第一卷 天使来爱你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十九章 叶蓉之恋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上杉 书名:重生之极品大亨
    雪艮和红叶就这样分开了,闪电般的相见,闪电般的分开,没有告白,好像也没有开始,又没有结束,就像天边的两颗流星,偶然的两个轨迹相交接了一下,又各自的分开了。()约定的两年之期虽然是对两个人之间的考验的,但谁又能保证这其中不出变故了。

    难道老天就这么喜欢和他开玩笑,总是在刚刚还没有享受的甜蜜的时候,将这份美好从边抢走。

    雪艮看着红叶离去的背影,和七年之前,当年也是在最开心的时候,正想她表白时,老天爷却将叶蓉带走了,这一幕与今天何其相像。

    七年前……

    雪艮的大学生活在两个人的鸿雁传中平淡的过着,一直以后,雪艮都没有在电话或者书信中表白过什么,但是两个人的心中都细细的珍藏这份淡淡的意。

    虽然没有口头的承诺,但是每当叶蓉的生,圣诞什么的,雪艮都会送去各种礼物,有磁带,有小动物的玩偶,而更多的是两个人用宿舍楼下的IC卡电话煲上半天的电话粥,临毕业时保存的电话卡整整放了一个铁盒子。

    有时候叶蓉也会跟雪艮开开玩笑,你再没表示,那边可是有人有行动了,但是面对雪艮一副你办事,我放心的神,叶蓉只能无奈的承认了,有些木头真的是没法改变的。

    “知道明天是什么子吗?”

    “明天什么子啊?”

    “小猪,再想想。想不起来,明天可不理你啊。”

    明天没什么特点的子,雪艮寻思,生刚过,人节还没到,圣诞太远,这些都不是啊。

    女孩子总喜欢将一个普通的子,觉得特别神圣,有时,真跟不上这种节奏,不管如何,先蒙一下。

    “难道是我们相识周年纪念?”雪艮小心翼翼的问到,

    “算你个猪有点良心。到明天是我们整整认识1826天,你不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嘛?”

    “是嘛?,都五年了,想要什么,要不要我飞到你面前。”

    “真的,你不是骗我的吧,太远了,还是国庆一起回家碰到吧,不过,我过了明天,下周要跟学校的山区支教队做一个星期的山区支教实习,要不要带点特产给你。”

    “这么好,有好东西给我留点。”

    ……

    大半夜的给打电话原来是为了五周年纪念。惨了,明天就是,买个礼物寄过去也不够啊,怎么办了?挂完电话,雪艮寻思了起来。有道是生命诚可贵,价更高,为了见老婆,两者皆可抛。使人冲动,使人盲目。

    第二天一早雪艮冲到火车站,挤过满满的候车大厅,踏上了去铜城的火车。因为时间较紧,只能赶上发那种绿皮车。

    车厢中挤满着人,老式的电风扇在天花上无力的转着,车厢弥漫着各式各样的气味,因为没有买到座位票,雪艮一路站到铜城,虽然路边风景不断,雪艮却没有任何观看的心思,6个小时的行程,却没觉任何疲惫。

    当雪艮走出车站大门已是下午时分。雪艮找朋友借了个YAMAHA摩托车,径直开到铜城大学的校门口。不是有三三两两的大学生在那旁边走过。

    因为明天,叶蓉要跟随学校的大学生山区支教志愿队到山区小学支教,所以这个时点,叶蓉和她一起的室友,两个人约好了去买常用品。

    当叶蓉和室友走出校门,看到YAMAHA旁边站着的雪艮时,那因惊奇的张开的小嘴,可以放下一个鸡蛋,还是火鸡的。

    雪艮:“没想到吧?”

    “你还真飞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万一我不在怎么办?”

    “山人自有妙计,咱有线人的,是吧,茜妹妹”

    “记的欠我一人,我走了,不当你们俩的灯泡了,帅哥,你不会是开摩托开过来的吧”茜笑着离天了。

    “当然是开过的的,总不过会飞过来的吧。”

    叶蓉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你还在我这埋伏了线人了,没吃饭吧?”

    雪艮又拍拍摩托车的后座说:“刚在车上吃了点,这会离吃饭的时间还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做个向导,带我看下夕阳下的铜城。”

    铜城素有“五省通衢”之称,东襟淮海,西接中原,南屏江淮,北扼齐鲁。京沪铁路、陇海铁路在此交汇,京杭大运河傍城而过贯穿南北,北滨微山湖。

    境内公路四通八达,北通京津,南达沪宁,西接兰新,东抵海滨。

    地处古淮河的支流沂、沭、泗诸水的下游,以黄河故道为分水岭,形成北部的沂、沭、泗水系和南部的濉、安河水系。境内河流纵横交错,湖沼、水库星罗棋布,废黄河斜穿东西,京杭大运河横贯南北,东有沂、沭诸水及骆马湖,西有夏兴、大沙河及微山湖。

    夕阳下的铜城,如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从汉城墙雄阔到石刻馆的沧桑,无不使人流连其间。走过十里桃林,摩托车一路疾驰,扬起一地的落叶。

    “开慢点。”叶蓉提醒到。

    不知是呼呼的风声盖住了叶蓉的声音,还是雪艮的有意,车便没有减速,甚至有的时候,还来个急刹车,目的就是让她搂住他的腰。一阵丝丝的疼痛在雪艮的腰上传来,叶蓉明白了雪艮的恶作剧,用小手掐了下。

    两个人就这样,开车绕了大半个铜城。两个人来到一个叫“汉王府”的饭店门口,两个人谈着分开的各自见闻,忽然雪艮的说,我今天会遇到一个幸运的人,不知道会是谁。”叶蓉随口说道:“又来这一招,太老土了吧?”雪艮笑着点点头:“你就不能装一次傻配合一次,不知道有时女孩子太聪明了不好吗。”

    结账时,一下子过来三个服务员,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艳的玫瑰花。领头的那个服务员说道:“你是我们店今天的的第88个名顾客,作为幸运儿,本店不光对你刚才的消费进行免单,而且还送你一束玫瑰花。”

    叶蓉笑了笑,“虽然有点老,但是有时候,老有老的好处,对吧”

    “女孩子总这么聪明干什么了?”雪艮想。

    吃完晚饭后,两个人一起坐地铁回去。在被挤得七仰八歪的况下,雪艮居然努力将脑袋向叶蓉靠过来,同时向她耳朵里塞了一个耳机,两个人共用一个MP3。那是一首美丽的旋律:“

    因为梦见你离开

    我从哭泣中醒来

    看夜风吹过窗台

    ……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

    多少人曾慕你年轻时的容颜

    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的变迁

    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

    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边”

    望着雪艮被挤得几乎变形的脸,听着这首特别的歌,那一刻叶蓉轻轻的用手拧了拧雪艮的鼻子,有些感动是不需要语言表达的。

    雪艮送叶蓉回宿舍。站在宿舍楼下,雪艮问叶蓉:“今天玩得开心吗?”

    望着他有点淡淡的微笑,叶蓉忽然道:“今天的这一切,怎么这么熟悉啊。”

    雪艮:“你就是太聪明了,没觉这些桥段很熟吗?”

    “罗马假?”

    “答对了,不过没有奖。”

    第二天,叶蓉跟着校队起程去了山区,雪艮回了江城,两列车一南一北,两人依依惜别,却没想,这一别却成了终生的最后一别。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极品大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