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十六章 不速之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将两个孩子放在自己的边,拿手指轻轻地碰触孩子的鼻子,小宝宝还在睡梦中,被她弄得不舒服了,偶尔会动一下子,每当这个时候,青宁就忍不住笑起来。

    她笑得明媚,却不再妖艳,宝宝这两个道具真的让青宁脱胎换骨了一般,她竟然也能如此美好,如此纯良。

    病房的门无声无息地打开,缓缓地走进来个人。青老爷子看到青宁恬静的模样,恍惚之间会想起青宁小时候,她常常围在自己边,喊着爷爷。那个时候只看到这丫头的可,完全忽视了爷爷还是爸爸的称呼。

    老爷子也是舍不得青宁的,可是相比较来说,青宁这个外人自己再怎么疼,也不如青以安这个亲生儿子。相比较下,老爷子决定舍弃了青宁,保住青以安。

    “宁宁,孩子好吗?”

    老爷子出声,吓了青宁一跳,她有些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的老爷子,不知所措。

    老爷子慈祥地笑了,“孩子长得真象他们的父亲,这么一堆麟儿,只可惜以安没福分。”

    这话里有话,青宁听的出来,只是老爷子这么说,是知道了什么吗?

    “宁宁,你长这么大了,以安为你,没少付出,这么多年了,他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了,也哭了他了,以后的子,我真希望他能太平点,哪怕是过得平淡一点,也比什么都强。”老爷子语重心长,尽量说的通俗一点。

    青宁处在一个戒备的状态,根本没听明白老爷子说的是什么。不过,就算她现在清醒着,她也不懂,这些人官场混久了,说话都是莫名其妙的。青宁糊涂,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老爷子说完了这一番话,看了看青宁的反应,有些恼怒,青宁脸上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他好生受挫,又迂回了一番,青宁还是没反应。

    其实,青宁是觉得尴尬,不知道跟他该叫什么,索不说话了,让他一个人绕去吧,费脑子的事,她不做,等他绕烦了,自然而然地就会说大白话了。

    果然,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宁宁,你不能跟以安在一起,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名义上的父亲,世俗礼法,你们就都不管不顾了?总要为以后考虑,谁会想自己的孩子,将来被人指指点点,说自己的父母**的?”

    青宁顿时一惊,她看向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需要父和母。很显然青以安给不了,我出面阻止,他再怎么,还是得听我的。你们两个成不了,并且,宁宁,你也应该知道,你不是以安的女儿,也不是我的女儿。但是这么多年,青以安也没说出来,是什么目的,你知道吗?”

    老爷子在说女儿这个问题的时候,还真是把自己给纠结了,索,青宁听了也纠结了,青以安不说出来真相,甘心帮别人养孩子,绝对不会是因为宁舒曾经是他恋人如此简单。青以安不是那么喜欢做赔本买卖的人。

    老爷子有些动,闭了闭眼睛,“都是因为我!因为宁舒!因为我夺了他所,他想要报复我,所以他将你养大,然后用你来羞辱我,他知道,我最面子,他娶了你,就是对我最大的打击,这羞辱,会让老头子我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那脑子好似一瞬间被抽空了,慢慢地涌现出来两个字来,竟然是个谋,那字越来越大,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似乎头都要被挤爆了。那痛苦来的,比什么都痛,他难以置信,更是不能相信,十九年的感,竟然不过是个骗局?

    “还有一件事,你一定不知道。这是你宝宝的DNA检验报告,这不是青以安的亲生骨。宁宁,如果方才我的话你不相信,你不妨看看这个。你觉得,青以安是那么傻的人,会一点目的也没有,为别人养两次孩子吗?”老爷子将鉴定报告送到了青宁的手上。

    青宁一把抓住,却不大敢看,慢慢地打开那报告,那结果活生生地刺了过来,扎进了里,拔不出来,只是疼。

    如果这一切都成立,如果青以安都知道,那么她算什么?他到底把她当成了什么?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自己好好考虑。我希望你幸福,也希望你放过青以安,放过青家。”老爷子站起来,抖了抖衣服。

    “等等!”一直沉默的青宁突然叫住了老爷子,“您以为我会相信吗?青以安要是真的搭上了自己的青,来布置一个骗局,那么我被骗我认了,他太他爹的牛了!”

    老爷子皱了皱眉,太他爹的,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不过,青宁几时变成这么彪悍的女子了?

    更让老爷子不爽的是下一句话。

    “您老要吃吃饱了撑得,就去公园遛鸟,打太极,实在不行打麻将,怎么都好,别来这里挑拨离间,没人信你!一把年纪了,没安好心!”

    青宁气鼓鼓地说了,然后搂着孩子躺下,“麻烦您,从外面把门关上!”

    这就是在赶他走?罢了,他知道,青宁这是气话,为自己找回面子而已。不然青宁不会这么生气。

    老爷子走了之后,青宁一颗心乱得七上八下,她开始回想这些年所发生的事,想青以安对自己做的一切。

    一方面,她觉得,青以安没有那么悠闲,十九年来骗人,他不难受么。另一方面,她心里有个疙瘩,这孩子不是青以安的,他很可能知道,但是却不说,并且最近,他神神秘秘的,总有事瞒着自己。

    本来就不太舒服,这会儿心里更加的烦躁。青宁是害怕了,要是青以安都有目的的,那么她还能依靠谁呢?以前说过,她要靠自己,可是她自己这种况,自己显然是不靠谱的,她还有两个儿子,总不能让儿子吃苦。

    孩子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哭了起来,大概是不舒服了,青宁怎么哄都没用,后来,她干脆自己也赶着落泪,多愁善感了起来。

    “小宝宝哭,不是饿了就是尿了,你跟着哭什么呢?我看看,宝宝是不是尿了?”

    青宁听到这个声音,猛然地抬起了头,满眼都是泪水,委屈至极了,“尧叶!”

    “我在。”尧叶回答,铿锵有力。

    青宁鼻子发酸,咬着下唇,半天不能言语。

    尧叶一手抚摸着孩子,一手拥她入怀,抚摸着她的长发,“傻瓜,哭什么呢,我这不是来了么。我这不是在你边么。”

    “尧叶!尧叶!”青宁哭的越发的厉害了,她把眼泪鼻涕都蹭在了尧叶的衬衫上,搂着他的脖子,鼻子间是他淡淡的檀香,“小和尚,你诵经给我听吧。”

    尧叶轻轻地笑了,“施主想听哪段?”

    “金刚经!”青宁吸了吸鼻子。

    “好。”尧叶放开她,找了孩子的尿布出来,果然是尿了,他一边换着尿布,一边诵读道:“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诸大菩萨及比丘众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

    他的声线华丽,似乎有着金属的质地,听得出里面碰撞的火花来,青宁喜欢他的声音,诵读这样的经文,让她觉得心安,方才那烦躁,也慢慢地沉淀了下来。

    不知不觉中,宝宝在尧叶的经文中睡去,青宁靠在他的肩膀上,并不想与他多说什么,只是如此安静地聆听,就觉得美好。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尧叶脱下了她上的衣服,她却全然不知,他嘴里诵读的经文声音慢慢变小,最终消失。

    “啊!”青宁恍惚地回过神来,看见自己口趴着的尧叶,再一看自己上的衣服消失无影无踪,她就惊慌失措地去打他,“孩子看着呢,孩子!”

    她的双颊羞红,全因为尧叶此刻正做的事,他正含着自己的,用力地吸着,他的唇上打了一些凉爽,刮过她的皮肤,一阵阵的颤栗,是太久没被男人碰过,所以她敏感,也兴奋。

    尧叶闭着双眼,眼睛的线条狭长,睫毛卷翘,他在贪婪地吸着她,而她慢慢地忘,手指插在了他的发间,抱进了他的头颅,双腿不自觉地夹紧,眼睛也闭了起来,咬住自己的嘴唇。

    那肿胀的**似乎变得轻快了,她的体变得舒服了。

    尧叶松开了唇,慢慢地突出了她红润的果实,嘴唇上濡湿一片,唇角还有白色的液体,他对着她嫣然一笑,“有没有好一点?这里还疼吗?”

    他说这指了指她的部,青宁的脸唰地一下红透了,她方才是有邪念的,而他竟然一点都没有。

    “你的水很好,给宝宝吃,别以为进口粉比母还好,知道了吗?”尧叶道。

    青宁点了点头。

    “我现在不能守在你们母子边,你要照顾好咱们儿子。”

    青宁还是点头,她还是羞得无地自容,以至于没有听出尧叶话里的意思,他已经知道了孩子的世了。

    “我不能在这里多呆,不过,青宁你相信我,我们一家四口,一定会团圆的,不管多么大的代价,我都要试试。你等我!”他抓着她的手,万分的有力。

    青宁一定是被他的美蛊惑了,男人自信的时候美,男人深的时候美,男人许你承诺的时候也美,这一切的美都给尧叶占全了,所以青宁看呆了,她一直都是他的颜的。青宁点头,自己都不知道为何。

    尧叶吻了下她的嘴唇,“我走了。千万等着我!”

    青宁脸红着点头,等到房间里只剩下她跟孩子,她想起来穿衣服之后,才恍惚有点印象了,刚才尧叶说什么来着?

    完了,她这脑子,真是浆糊了!这个小女人,越来越被美色所迷惑了!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