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昏睡的时候,青以安寸步不离地守着她,不让任何人靠近,那一对儿子,也让人放在了病房,因为是早产儿,所以特殊地照顾着,他让人把这病房弄得一应俱全,保证了青宁和孩子的安全。

    外面的那些人,并没有散去,千方百计地想要去看看青宁,可是青以安的手段强硬,他们怎么都没有办法靠近。

    青家老爷子在酒店里,寝食难安,一直在想,青以安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按照他对青以安的了解,那时候青以安的表,绝对藏有猫腻。不让他们给青宁输血,这不像是青以安疼青宁的表现。

    难不成,青宁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老爷子被自己的这想法吓了一跳。旋即,他又想起来,青以安执意要娶青宁,还跟她生了孩子,那么这不是不可能的。

    所谓疑心生暗鬼,一旦怀疑了,就一刻也呆不下去了,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老爷子这样的人物,心思自然敏捷。只是他在纳闷,宁舒又是几时跟别的男人有染?对于年轻时候的这笔糊涂账,他想不起来了,这会儿竟然半点办法都没有。

    派出去查证的人回来说,一点线索都没有。老爷子当即摔碎了一上好的青花瓷,“好你个青以安!”

    明摆着的,这是青以安搞的鬼。也早该想到,青以安明知道青宁的世,还收养了她,就必然不会留下什么痕迹,等着你过了十几年时候再来查。

    头疼啊!他只能等,等着青以安来告诉自己。但是老爷子也不能保证,青以安那个混球,会说出真相!

    “查!都去给我查!挖地三尺!我要青宁和青以安DNA检验报告!我要青宁所有真实的资料!查出来,重重有赏!”

    老爷子发狠了,也见效了。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一大队的人吗,潜伏在医院里,最后从洗衣房里,找出了一根青宁的头发,拿回去鉴定了。

    鉴定结果只给老爷子一人看了,老爷子当即又摔碎了几个古董花瓶!

    “好你个宁舒!好你个青以安!”他竟然连骂什么都不知道了,被蒙在鼓里这么多年,他为了青宁,伤害了自己的儿子,这么多年来,青以安对他横眉冷对,他心存愧疚这么多年,原来,都是一场骗局!

    宁舒果然是不简单,她是怎么掩人耳目,让他们相信了,青宁是他的骨呢?又是怎么说服了青以安,让他帮忙欺骗,养大青宁的?

    不不不!青以安这混球,这畜生!他该是早就算计好了,为了报当年老子的夺妻之仇,精心策划了这么一场,让他疼了青宁这么多年,让他不能没了青宁这么个顶着孙女帽子的女儿,然后在一个适当的机会,告诉你,这根本不是你的种,你也是帮别人养孩子的!

    狠毒!果然是自己的儿子!

    老爷子那天发了大火,险些气病。但是他后来请醒了过来,不论如何,青宁留不得,把她送到越远的地方越好。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女儿,外界也都知道了,青宁是青以安的私生女,如果他们两个结婚,那么青家颜面扫地。

    坚决阻止青以安这一疯狂的愚蠢行为,这是老爷子的最新政策!

    而青以安那边呢,他不是没有准备的,只要青宁况好一些,他就带着青宁离开,这些年,他的生意也都转到了国外,他们出国,带着两个儿子,永远也不回来了。索就跟国内的一切人一切事,断绝了来往,重新开始。

    这段时间要做的就是,打发了青宁的那些孽障,并且永远地断了他们的念头。

    他打了几个电话,唇边的笑意也随着电话打的时间而加重,最后他很满意地挂了电话。

    几个小时之后,如他所料,医院里闹了起来。

    楚槐和秦歌的父亲一个来,劝说了几句,带走了自己的儿子。他们两个无奈的,不过是想来看看青宁,只要她平安了,他们不会再纠缠什么,可就连这么点要求,自己老子都不能答应。

    上车之后,秦歌受到了一份调令,他被派到边关,他这个年纪,这个职位,叫他去守边防?!可是,他再怎么反抗都没用,几乎是家都没让他回,直接送上了飞机,飞往了云南。

    楚槐看到自己亲爹的架势,知道自己要被出卖了,立刻表明心迹,但是为时已晚,你不是喜欢写书么,你不是自以为是个才子么,送你去欧洲读书,全程派人监视,没读完一万本书,不许回来。

    云尚是幸运的,他还能留在北京,只不过,老子给他弄了点事业,足够他人仰马翻了。鬼鬼在这件事之后哦,属于一个从犯之中罪过比较大的,他惨了点,你不是给人提供度假村么,那你从基层做起吧,没收了你所有的资产,你房地产混吧,从盖房子起。

    轮到顾兮明,上演了亲戏,他的妈妈来,眼泪鼻涕一大把,恨不得以死相,就为了断掉儿子的念头。顾兮明平时混蛋,但是他是孝子一名,见不得母亲这样,也就被他们带了回去。

    但是顾兮明这样顽劣分子,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他只等着妈妈稳定了绪,安顿好了家里的一切,他就找青宁去,哪怕天涯海角,一定找到她。他所不知道的是,从此真的是天涯海角。

    蓝幻走的时候,往青宁病房的方向看了看,慢慢地转,站定,长久之后,才迈出去一步,紧接着,他越走越快,不曾回头。

    最难解决的是尧叶,他在等机会,他绝对不会放弃青宁和孩子,他坚定那孩子是自己的,不管任何代价,他都要达到目的。

    一纸状书,尧叶将青以安告上法庭。他不怕闹大,他就是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他青宁,谁也不能分开他们。

    青以安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不过是笑了而已。

    青宁睡醒睁开眼睛,看到他这样的笑容,如同罂粟一样的美而妖艳,“你笑什么?”

    青以安端水送到她唇边,让她润润喉,柔声说道:“没什么,有人不自量力而已。”

    “青以安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是要落井下石啊?这笑容,坏人的成分太多了!”青宁撇嘴,颇为不屑。

    “哦呀!这都给你看出来了?我就是喜欢落井下石,要不,你也跟我一起落井下石?”青以安的笑意更浓。

    青宁翻了个白眼,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表明了,自己不跟这样的人为伍,“我得给我儿子积德!”

    青宁笑了起来,暖暖的,她在提起孩子的时候总是笑得如同光灿烂,青以安也跟着笑,将孩子抱过来,两个小家伙还是有点皱,小巧的让他都不敢用力抱,总是小心翼翼的。

    “儿子,叫妈妈!”青宁支起子,对着孩子傻笑。

    “他们现在要是会喊妈,我都跟你叫妈!”青以安忍不住打击。

    青宁瞪他,“你就见不得我好!”

    这话怎么说?青以安无奈了,他也没怎么吧。

    “我儿子叫什么好呢?青……”青宁自言自语。

    青以安顿时喜上眉梢,激动得声音都颤抖,“宁儿,你说孩子姓青?儿子跟我姓?你终于承认了?”

    青宁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我姓青,我儿子当然姓青,跟你有什么关系?”

    青以安眯了眯眼睛,是要发怒的征兆,但是他忍了下来,算了,反正都一样,孩子姓青就成了。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