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十三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是执拗的,这个事实无数人都知道。她倔的比驴还过,若是在其他的事上,青以安是打算顺从她的,但是今天,生孩子的这个问题,在纠结了这么长时间,再看她那么痛苦之后,青以安决定了,你得听我的!

    “剖腹产!”青以安说,更像是在宣告一个事实。

    青宁手突然发凉,“不!”

    青以安看着她,柔似水的样子,“宁儿,这件事你答应我,以后森么事我都依着你。”

    青宁还在犹豫,但是肚子的疼痛,以及医生的叮嘱,她已经开始动摇了。

    “你让我听你的可以,但是你得保证,这孩子出生之后,我跟我孩子的一切事,你得让我自己做主!”青宁瞪大了眼景看他,目光灼灼。

    青以安不假思索地说道:“行!我听你的!”

    青宁把眼睛一闭,“你们动手吧!”

    还真的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这人脑子一点都不糊涂,都到了这种紧要关头,她还能为自己将来打算一下,有了青以安的这个承诺,她生了孩子之后,估计不会过的太多的艰难了。她不怕别人指手画脚,就怕青以安管着她。

    医生和护士忙而不乱地开始准备剖腹汗,可是青宁心里还是想要再试一试,就咋那准备的过程中,听到青以安的惊呼,医生拍了拍孩子的股,先后听到了两声孩子的哭声。

    “生了!”青以安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他凑过去看孩子,太小了,还不如他的脚掌大,那两个娃娃血红色的,皱巴巴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他却怎么看怎么觉得长得像自己,觉得这孩子长得好看。

    青宁在听到这哭声以后,眼眶里的泪也默默地流了出来。

    “儿子。我有两个儿子了!宁儿你看,咱们的儿子。”青以安抱着孩子给青宁看。

    青宁想笑,却觉得吃力的很,她终究还是顺产,把这个孩子生了下来,她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就连看一眼孩子的力气都没了。

    “我说青宁,你够厉害的,肚子里居然装了这么两个宝贝。宁儿,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送到你眼前来。”青以安都弄着孩子,完全不顾一遍的护士劝说。

    孩子是早产儿,应该早点送到育婴室,青以安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

    “宁儿,你说,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宁儿?”青以安觉得不对劲儿了,他将孩子还给了护士,趴在了手术台的旁边,拍了拍青宁的脸颊,“你说话啊,怎么了?”

    “不好!病人大出血!立刻手术,准备血浆!”

    医生的一句话,像是一把重锤,砸在了青以安的心上,他看到青宁面无血色,虚弱地躺在那里,双目紧闭,嘴唇发白,好似一片飘零的落叶,如此的孤单无助。

    青以安抓住了医生的衣领,“我要你保她平安!”

    医生点点头,“请放心。”

    青以安没再多说什么,俯在青宁的唇上亲吻,“我会守着你的。”

    然后他起出去,他不能在这妨碍手术,他一定要冷静,要镇定,青宁肯定不会有危险,他调来了这么多专家,要是连生个孩子都保证不了安全,那还叫狗专家。

    青以安像是在给自己打气,换下了隔菌服,出了产房。

    他一出来,立刻被这阵仗给惊了。他看见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堵塞了整个走廊。

    再说说外面的这些人,当他们听到婴儿啼哭的时候,脸上的表,那叫一个精彩。妖冶得腿脚像是不听使唤了,向后退了半步,然后跌坐在了地上,猫一样的眸子里流淌出晶莹的泪水,他是喜极而泣。

    尧络起初扶着尧叶,听到孩子的哭声,双手垂了下来,好似尧叶那手臂是烫手的山芋一样,他默默地抓过去,面对着那净白的墙壁。片刻之后,他拍了拍尧叶的肩膀,对尧叶笑了笑,“这是好事,别哭。以后……多陪陪她。”

    蓝幻听到哭声,握紧的拳头送了开来,唇角慢慢地漾出笑容来,她生了,真好。

    顾兮明的反应是震惊,紧接着她眼眶红了。

    “你哭什么鼻子?”鬼鬼瞪了眼睛,他是觉得一颗心放了下来,岂料顾兮明哭了。

    “老子愿意!”顾兮明不愿意多说,其实他是难过了,青宁怀胎七月,终于生下了别人的孩子,这个孩子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在往后的子里,这个孩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跟自己有关系LE 。她顿时觉得,悲剧啊!

    苍空那张刀削一样坚毅的脸垮了下来,分不清是喜是忧,他微微地闭上了双眼,像是在跟什么告别。

    动静最大的是青老爷子,他是闻讯赶来,正好赶上了末尾,护士出来说,青宁生了个双胞胎,男孩。

    老爷子瞪大了双眼,惊喜也惊恐,他喜的是,那是自己的亲人,两个男孩,惊恐的是,“孩子的爹是谁?!”

    他一点都不知道青宁怀孕的事,这大半年,青以安都告诉他,他带着青宁出去玩了,短时间之内不回来。老爷子想再问问,青以安就一张死人脸对着自己,老爷子也无奈了,只好作罢,由着他们去吧。

    对于青以安这个儿子,老爷子是觉得亏欠。宁舒那个女人,他其实并不知道是青以安的恋人,只是一时的错误,酿成了如今的局面。他为了保全面子,在宁舒闹大之前,将青宁塞给了青以安,让青以安认作女儿。

    如今,谁嫩告诉他,记忆中那个乖巧的青宁,到底跟谁私通,还生下了一堆孩子?!

    青以安出来,正好听到这一句话,他淡定自若地走过来,那股子其实,让周围的人不得不给他让路,他走到老爷子的面前,目不斜视地说道:“我的。”

    “你说什么?!”老爷子不敢相信自己大脑反馈的意思。

    “我说,青宁刚刚生下的孩子,是我的。”青以安平静地重复了一遍。

    老爷子倒吸了一口冷气,连连后退,摇了摇头,怒目圆睁,“不可能!”

    青以安冷笑,“我跟她在一起十九年,我未娶妻,甚至一个女人都没有,你以为是为了什么?父亲大人。”

    老爷子手起巴掌落,啪的一声,甩了青以安一个巴掌,到底是军人出,打得青以安一个踉跄,脸颊立刻红肿。

    “混帐!你这畜生,少在我面前胡言乱语!”

    青以安还是笑,转过,与老爷子对视,“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我跟宁儿,马上就结婚了。你参不参加,随便。”

    老爷子再也不能镇定了,他几乎是哭天抢地地举起拐棍打着青以安,“你这畜生!她是谁?你怎么能跟她在一起?你这畜生!我当初就不该把她交给你!你怎么能跟她?!”

    青以安起初是任由他大妈,但是听到当初之后,他就再也忍受不住,一把抓住那拐棍,“当初?你也好意思跟我说当初?我亲的父亲!”

    “你……”老爷子气结。

    青以安扔了他的拐棍,“想必你也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提起这些,有话我们以后再说,现在宁儿最重要,她大出血。”

    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无疑是平地一声雷。

    “愣着做什么,我给她输血!你也别闲着,输血啊!”老爷子吼道。

    青以安却没动,他知道,他们两个人的血型都不对,青宁根本就用不了。他早就察觉,在青宁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的血型不一样,也知道,青宁并不是宁舒跟自己父亲的孩子,但是他没有说,他想着,等到哪一天,等老爷子对青宁疼有加的时候,不能没了青宁这个女儿的时候,他再说出一切,让他的父亲也常常这种被人背叛的滋味。

    但是在不久之前,他犹豫了,不能让老爷子知道,不然,按照他的心狠手辣,能毁了宁舒,那么宁儿也说不定会遭殃。

    可是如今,他又想要说出来了,他想跟青宁结婚,就必须证明,他们不是父女,也不是兄妹,只是不是现在。

    “输血的事不用我们心,这么大的医院,难道没有血可以用吗?”青以安安慰道,已经暗中吩咐,对于血型的事,绝对保密。

    整个医院乱糟糟的,在焦急和不安几小时后,终于产房的门开了,青宁被推了出来,医生说,她没有危险。

    这些男人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一窝蜂地围上来,纷纷叫着,“青宁,你看看我啊。”

    青以安皱紧了眉头,怎么会这么多人?看来要好好处理掉这些人了,“看看看,看什么看,她麻药还没过呢!”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