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说的就是,你丫过得太好了,慢慢的你就得出事儿。

    说的一点都不错,人在一个自己营造的,以为绝对安全的地方,就是会放松警惕,开始享受生活,慢慢地忘记了今夕是何夕。

    青以安觉得,不要被人打搅了二人世界,所以那些负责保护他们安全的人,都被他放在山脚下了,而他们住的地方是半山腰。

    以前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会被发现,会有任何的危险,青以安是安逸了太久了,把这些都给忘记了。

    月上中天的时候,别墅的一层着了火,青以安在闻到烟的味道之后,幽幽地醒了过来,而青宁还在睡梦中。

    青以安起,穿上衣服出去,似乎是厨房着了火,冒着浓烟,青以安皱了皱眉,立刻有佣人过来解释,“对不起先生,厨房失火了。”

    “我看见了,怎么回事?”青以安并没有慌乱,全因为这火不大。

    “鸡汤给炖干了,守着的人睡着了,所以厨房着火了,并没有大碍,我们马上救火。”

    青以安点了点头,跟着佣人去巡查了一下,确定是个无关紧要的小火之后,他交代了几句,便回房去了。

    他在路上是有点纳闷的,心里惴惴不安的,他总是觉得是要出什么事。他想,就算是有人故意放火,也就是想拎点钱财吧,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火还真是有目的的,并且拿目标是青宁!

    青以安要是知道,打死他,他都不会离开房间,定然会守护着青宁的。

    打开房门,他还蹑手蹑脚的,以为青宁还在睡觉,可是到了跟前一看,被子里面是空的,那一大一小,竟然不见了?!

    青以安整个人呆愣住,“青宁?!”他四处地呼喊,把房间找了个遍,却也没见到青宁的踪影。

    他的喊声惊动了佣人,于是大伙一起来寻找。

    宋元和胡巴也被惊醒,迷迷糊糊地出来,看到青以安那张失魂落魄了,但是依旧帅的惊人的脸,有点嫉妒,冷笑着说,“这还用说么,肯定是有人趁着防火,然后把人绑架了,这雕虫小技,我们哥俩都不屑使用!”

    青以安一眼横过去,这兄弟两个人顿时觉得变天了,夏末变成了寒冬腊月。青以安的那个眼神,真的让人寒到了骨子里去。青以安明白过来了,这是有预谋的,他猛地锤了一下墙,震掉了墙壁上挂着的画,掉落下来,哐啷一声,玻璃碎掉,落了满地。

    青以安仔细地想了一下,既然来人是为了青宁,那么不外乎是两路人马,意识尧叶那小子,二是顾兮明那一伙人。顾兮明他们是没有那么大胆子了,明知道他在这,还敢来动土。那么尧叶的可能最大。

    尧叶又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呢?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神通?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派了人过来,在他家防火,然后劫走青宁。

    不过这样一想,他也略微地放心了,是尧叶的话,青宁不会有危险,孩子也肯定是安全的,他要做的就是冷静,迅速地想出个办法来,把青宁给找回来。

    想明白了之后,青以安打了个电话,叫山脚下的人都注意了,封锁了这山头,谁也跑不出去?他也不担心直升飞机,这里树木太茂密,飞机无法降落,就算是有小型的飞机降落,那航空的这一块也可以放心,他还就不信了,这航线你敢飞?

    青以安离开房间以后,青宁还在睡梦之中,她似乎深处一片云雾里,白白的一团,蒸腾在她的边,她好似失重了一样,飘浮在空中。

    渐渐地,云雾里走出来一个男子,那个男子精美绝伦,那张脸看不真切,又或者说你不敢去看得真切,怕这样的观望是亵渎了他一样。

    那个男子慢慢地走近,对青宁伸出手来,他微微地笑了起来,脸上梨涡乍现,“青宁,我来了。”

    “尧叶!”青宁一下子惊醒了,躺在上伸了个懒腰,她几乎确定了,梦里的那个人是尧叶,他美的不真切。她开始想念尧叶了,想念那美色了。

    不过是一个梦境,她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有些失望,伸手在空中挥了挥,企图寻找那个梦境的残留,突然一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是一双男人的手,大掌粗糙,有些冰冷。

    “啊……唔唔唔……”青宁刚要失声尖叫,就被人捂住了嘴巴,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边站了四五个男人,清一色的黑衣劲装,像是警匪片里的坏人。

    “我们是来救你的。”为首的那男人压低了声线说道。

    青宁说不出完整的话来,疑惑地看着他们,眸子里还有怒气,她不需要谁来拯救吧?

    那男人不由分说的,将青宁抱起来,从窗子爬了出去,外面有人接应他们,四个男人将青宁小心翼翼地弄到了楼下。

    青宁并没有惊慌,看他们的动作如此轻柔,想必不是要害她,安全就好。青宁不动神色地被他们抬下去,她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里青以安只穿了单薄的衬衫,站在那里发号施令,他的膛微微地露出来,感妖娆。

    青宁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男人果然是好的。

    抱着青宁的男人有些发愣,这女人笑起来好看,明媚地能让你沦陷进去,但是她笑的不合时宜,她怎么能在这样的处境之中笑出来呢?

    他们很有规律,动作一气呵成,片刻工夫,青宁就在车上了,但是他们的方向不是下山的,而是要山上。

    “对不住了,方才急,所以出此下策。”为首的男人松开了捂住青宁嘴巴的手。

    青宁揉了揉自己的脸蛋,被他捏的有点疼,她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脸型是刀刻一样的有棱角,脸蛋也跟刀削过一样,又几道疤痕,破坏了这男人的美感。

    “你们打算到山顶之后,坐飞机走吗?”青宁轻声地问道。

    男人点点头,并没打算瞒着她。

    青宁皱眉,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我儿子有点晕车,可能也晕机,你们作为专业绑匪,应该还有二方案吧?”

    男人微微发愣,对她的话很是奇怪。他其实也不是专业绑匪,只不过是黑道里混久了,现在他们的老大做的生意也不干净,他们时常地出来做一些有利于生意顺利进行的勾当,仅此而已。

    青宁见他没回话,于是又问道;“你做不了主的话,跟你头说说,反映一下我的况。”

    男人又是一愣,他们做这样的生意,他们老大是很少过问的,只是老大回保证他们不会被警察为难而已。但是现在,这女人的要求,嗯,有够大胆的。

    转眼之间,后有了追兵,男人不慌不忙,将青宁的嘴巴堵住,手也绑了起来,但是并没有用力。

    “暂时委屈你了,上了飞机就好了。”男人不卑不亢,倒是让青宁诧异了,这伙人什么来路呢?

    后追赶他们的就是青以安,他发现觉得人没有往山下走,那必然是要到山顶空旷的地方,然后坐飞机走,于是带着人一路狂追,但到底是晚了些,只能远远地看到前面的车影子。

    车越开越快,青宁只觉得反胃,并且车上颠簸,她感觉到腹部一阵阵地疼痛,她皱紧了眉头,额头上渗出了汗珠来,豆大的,她叫不出来,只发出呜呜的声音。

    那些个男人只顾着甩掉追兵,并没有注意到青宁的不对劲,人就是一路狂奔。

    前面的路窄了,车开不上去,他们是被的走错了路,一时之间只好打电话回去求助,想问问路线。竟然听到了他们老大的声音,于是跟老大简单地汇报了一下。

    老大听着他的话,越来越沉重,“小心点,一定要保证孕妇的安全,实在不行,生意不做了,不要让大人跟孩子有危险。”

    “是。”简短的一声回答。

    为首的那男人扶着青宁准备下车,前面没路了,他们只能步行,走一会儿就可以到山顶,他们就安全了。

    青宁没有一丝的力气,靠在他上,男人有些诧异,看到她的面色不对,拿掉了塞着她嘴巴的东西,只听到青宁无力地说着:“我的孩子,我肚子疼,你们几个我记住了,你们给我等着,我的孩子……”

    电话那边未挂断,那边的男人听了如遭雷击,这个声音,这个女人,他以为自己可以忘掉,可是闲着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他因为弟弟的惨死,欺骗了那女人的感,可到头来发觉,自己赔上的东西竟然也那么多。

    “青宁!你们绑架的人竟然是青宁?!立刻把她送回去!她要是有一丁点的危险,我要你们的命!”

    为首的男人惊了,老大还未曾如此地发火,怀里的这个女人果然是不简单。

    突然又有人喊道:“血!她流血了!”

    青以安的车停下来,他还是衣衫不整的样子,他跑过来,几乎要摔倒,他看到青宁裙子上的血迹,“青宁!”

    这一声,撕心裂肺。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