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她这算是票了吧?真真是,人生难得几次绑架啊!这也算是个奇遇了,青宁想,她要是有耐,也把这些事写出成一本书,她也出版,到时候怎么也比楚槐强吧!

    也是,她这样的人生际遇,一般人还是难以得到的。

    再说说这眼前把,青宁躺在酒店的大上,颇为的悠闲自得,这几天一直赶路,她睡在车里,不安稳的,好不容易出了那风景区,他们找了个酒店住下了,青宁可是要好好地休息一番了。

    那两个绑匪,这一路上可算是被她折磨惨了。直嚷嚷,这可不得了了,这年头,当个坏人,比当好人还难啊!他们这是个什么命啊!就遇上这么个人!跑他们这里来养子了?

    青宁每当听到他们这么说,就极其地不耐烦,扔给他们一句,又不是不给你们钱,你们赶紧让孩子他爹来交书款吧!

    他们可没傻到家,青宁给的那个电话号码,指不定是谁的呢,到时候别把警察招来就好了!不过,他们想,这女人能开蓝幻的车出来,又从蓝幻的房子出来,还是个孕妇,那么必然是蓝幻在外面养的小老婆了,这孩子说不定也姓蓝啊!

    想到这里,他们又觉得豁然开朗了,这是一大一小,可比蓝幻一个大人值钱多了,带回去给老大发落,嗯,稳赚不赔的买卖!

    所以,这两个人一路上,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就算被折腾的不轻,也就是几句牢,对青宁是客客气气的。

    要不然,青宁还能住上酒店?他们这可是亡命天涯呢,能住个地下的小旅馆就不错了,酒店根本都是痴人说梦。但是为了不得罪青宁,又看她怀孕辛苦,所以咬咬牙开了间房。

    开房的份证用的是青宁的,全都是因为,他们来投宿的那天,这两个人因为份不怎么光彩,不敢拿份证出来,于是青宁拍上了自己的份证。

    青宁跟他们闲聊就知道了,两个绑匪一个叫宋元,结巴的角胡巴。他们带着青宁往北走,这可不是回北京的路,青宁想,不回北京正好,她得躲着那些人。可是走了一两天之后,青宁觉得纳闷了,直问他们:“你们什么时候给我孩子的爹打电话啊?让他拿钱来啊!”

    两个人相视一笑,那意思是,你以为我们真傻啊?

    “你们该不会是以为我骗你们把?你们不信的话,打一个试试么,我把他办公室的电话也告诉你们,你们一个个地打过去,他只要知道是我,一定会拿钱过来的。”青宁急着解释。

    那两个人还是笑而不语。

    青宁猛地扔了个枕头过去,若是聪明人这个表看起来还不奇怪,但是这两个人,明显是头脑不灵光的,做这么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怎么看怎么欠抽!

    青宁叹了口气,忽然之间想到,“是不是打电话没人接啊?他们公路管理局这个时候工程多,肯定有很多饭局,你们再打几次,肯定能找到人的。”

    对的,她给人家的是尧叶的电话。她也一直都以为这孩子是尧叶的,没有理由的,她就这么想的,当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一反应就是尧叶。

    她是抵触青以安的,就算可以接受跟他花天酒地,但如果真的让她给他生孩子,青宁还是觉得别扭的。

    所以主观上,她认定了这是尧叶的种。

    宋元撇了撇嘴,“姑,您就休息一会儿吧,要赎款的事儿,不劳您心了!”

    其实,宋元和胡巴也纳闷,这个票太配合了,配合的跟演电影一样了。

    青宁瞪了他们一眼,气鼓鼓地转过去躺着,也不知道该骂他们几句什么来。

    “当当当……”

    突然有人敲门,打破了这房间里的平静。

    宋元和胡巴对视了一眼,心里疑惑,会是谁来了呢?他们没记得叫过任何的服务,但是本着做贼的心理,怕敲门时间长了,引起旁人的怀疑,他们还是去开了门,那个小心翼翼。

    地上滚了一圈,然后跳到沙发后面,再慢慢地绕过去,活脱脱地是在上演警匪片里警察突击。

    青宁愤愤地哼了一声,站起来,几步走过去,恨铁不成钢地说了句,“我怎么就让你们给绑架了?没用的!”

    说着就去开门。

    “当心有埋伏!”宋元还小声地制止,可惜已经晚了。

    房门吱的一声打开,门口站了个男人,纵然是炎炎夏,他也穿着西装革履,仪表不凡的,看到门打开了,他微微地笑了小,只是声音出卖了他,其实他也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淡然,是激动万分的。

    他说:“还要贪玩多久?不知道我在家里等你么?宁儿?”

    青宁站在那里,在开门的一瞬间,整个人就石化,她万般没想到,竟然是青以安,他竟然会一个找到她。一下子,她眼睛里有了泪水,模糊了一片,咬着嘴唇,盯着青以安的脸,怎么都瞧不真切。

    青以安张开了双臂,对着她微笑。

    青宁鬼使神差地,投入了他的怀抱,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青以安抚摸着她的背,声音放柔,“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来接你了么,哭鼻子做什么?”

    青宁哭的更大声,狼嚎一般,揪着他的衣领,“谁要你来接我了,谁稀罕!”

    “哦呀!合着我自作多了?你还想继续留几天不成?那我先回去?”青以安故意推了她一把,青宁一下子抱得更紧了,青以安就笑了起来,这个傻丫头。

    青宁这一次真是委屈到家了,她原本不想出走,不想去泰国,不想东躲西藏,更不想就这样怀了别人的孩子,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当蓝幻他们六个人带走了她,给她一个有瓦遮头的地方,她就那么住下了,不想再多想了,但是后来,他们靠不住啊,这才跑出来,流浪的子哪有想象中的好啊!

    她想,如果这一切没发生,她还在家里作威作福,那该多好?

    现在,青以安来了,她压抑了这么久,总算是找到了突破口,所以,她在他怀里哭,不计形象的。

    青宁这一哭,吓坏了那两个绑匪了,他们想,自己没虐待她把,不至于这么凄凉把!还有,那男人什么来历?

    青以安的衣服彻底是要不得了,眼泪鼻涕一大堆,他抱她,手碰到了她的肚子,圆圆的鼓鼓的,突然之间,肚子动了,有个什么踢了他的手,他眼睛瞬间睁大,他知道那是什么,是孩子!

    惊讶,狂喜,难以置信,青以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慢慢地去感受怀里那个柔软的人儿,以及那个浑圆的肚子。

    青宁感觉到他抚摸自己肚子的手了,子像是触电一样,弹开了,拢了拢头发,有点尴尬地看着他。

    青以安的手空了,有些呆愣,旋即笑了笑,“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进去慢慢聊吧!”

    说着,他拥着青宁进去,顺手关了房门。

    “坐吧!你们两个别客气!”青以安和青宁坐在了沙发上。

    两个绑匪战战兢兢地过去坐着,青以安却再也没看他们。

    青以安仔细地看着青宁,气色还不错,人也风韵了不少,这大半年没见,他想她了。

    可是青宁呢,想他哦也是有的,但是更多的是怕他。她这会儿在他面前,低眉顺目的,完全像是个做错事被大人抓住把柄的孩子,她在他面前,忐忑地等着他来训斥。

    青以安叹了口气,“想回家吗?”

    青宁摇了摇头,不能回去,她还没准备好呢。

    青以安略微地思考了一会儿,“那你想去哪里?”

    青宁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青以安颇为无奈,将目光转向了那两个绑匪,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跟二位商量一下,你们既然绑架了她了,那么也顺便把我给绑架了吧!你们看,我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绝对逃不出去。”

    宋元和胡巴听着他的话,嘴巴越张越大,简直可以把对方都放下去。

    青以安把钱包掏出来,扔在了桌子上,“里面还有点现金,拿着先用,就当作是我的伙食费,不给你们添麻烦。”

    宋元翻了翻,钱包里的先进起码两万,疯了,这男人简直是疯了!哦买糕的!他们这是走运了,还是马上要倒大霉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