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十八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狐疑的很,这几个人怎么就突然来了呢?

    他们来又是想干什么呢?

    青宁前思后想,都不得而知,她想不通啊,来这里拜年,有什么好处么?为了红包来的?

    青宁这次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几位来的时候,可是带了大把的礼物的,他们会为了点红包来拜年?他们还不是为了她。

    所谓想不明白的事那就别想了,那就静观其变吧。

    蓝幻是个场面上的人物,心里再怎么急,也还是面不改色地跟老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只把老爷子哄得眉开眼笑了。

    旁边的几个人却着急了,一个劲儿地给蓝幻使眼色,蓝幻都置之不理。

    “老爷子我们也该回去了,您休息吧。”蓝幻站起来,整理了下军装,英姿拔的。

    青宁在一边看着,唇不自觉地就扬了起来,她发现,蓝幻好看的,尤其是这样一板一眼的样子,那裤线真直啊!再一看其他几个,也都是个顶个的帅啊,这几个人站在一起,活脱脱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要是这几个人天天跟在自己后面。

    蓝幻瞥了一眼青宁的眼色,虽然他不知道青宁正在构想美好的出行仪仗队,但是也大概看出来,青宁心不错,目光在他们上流连过。这样目的就基本达成了!

    本来,他们今天来的时候也是悉心地打扮了一番的,为的就是让青宁眼前的一亮,对自己多看几眼。

    “要不,吃了晚饭再走吧!”

    这是青宁开口留他们了。

    那几个人也不冲动了,纷纷婉言谢绝。

    “不打扰了,时间还早,我们先回去了,改天有时间再来。”

    说着就各自道了别,离开了青家。

    青宁有点舍不得,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如此赏心悦目地开始,怎么就那么快的结束了呢?她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们。

    她趴在桌子前,开了窗户,眼睛是瞥着外面的雪景的,但是却一点都没看进去。

    农历新年的一天,下了很大的雪,北京许久都没有下过这样大的雪了,让人看着都心旷神怡。因为房间里暖气充足,所以一点都不冷,青宁还把手伸出去,接几朵雪花,沾了掌心的温度,不一会儿就融化掉。

    她郁闷,心里堵得慌。

    想着,要不去看看青以安吧,好歹养养眼,顺便调戏一下再回来。可是却被人告知,青以安一大早就被拉出去了,至今没回来。

    她认为,那几个男人是她的美色,可却没让她看上几眼就走了,极其的不厚道啊!

    可没过多久,青宁就不郁闷了,反倒开心了起来。因为尧络给她打电话了,他带着尧叶来接她。青宁这才想起,先前约好了,要给尧络的父亲拜年。

    那两父子,多养眼啊!

    换好了衣服,欢呼雀跃地就出去,有人问她,她就说去苏苏家了。

    没让尧络来家里接她,不是见不得人,这是见不得老爷子,她单独面对老爷子的时候还是不习惯的,而尧络的份是她的未婚夫,那就更不习惯见老爷子了。

    约在了一个折中的地方,两父子在咖啡厅等她。

    青宁穿了火红的大衣,里面紧裤,黑皮靴,煞是好看。她一推开门,咖啡厅的时光有那么几秒钟是静止的,纷纷看着这个火一样的女人,如此的张扬,如此的好看。

    尧络扬了扬手,青宁笑着走过去,将大衣脱下里,随手的一扔,正巧就扔在了尧叶的头上。

    青宁还完全没注意到这个细节,端起咖啡就喝了几口,捧着杯子笑嘻嘻地看着尧络。

    尧叶把青宁的大衣放号,脸拉得老长。尧络见了想笑,却忍着了。

    “愣了?”尧络看她的鼻尖通红于是问道。

    青宁吐了吐舌头,“咖啡好苦啊,你怎么不加糖啊?自虐啊?”

    尧叶的脸又黑了几分,尧络的笑却没有再忍着了,但也没有说破。

    三个人又重新叫了咖啡来,青宁加了一半的牛,许多的糖,看得尧叶都皱眉头了,这样搞,那还不如叫一杯茶。

    “会不会太甜?你最近不是咳嗽么。”尧络有些担忧。

    青宁对他温柔地一笑,“没关系,我就讨厌苦涩的东西。”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狠狠地踩了尧叶的脚。她的潜台词就是,看看你爸爸,再看看你,差距啊!

    尧叶端起咖啡,一饮而尽。颇有几分旧时军人喝酒的气势。

    尧络满是无奈的笑容,这两个人没办法。尧叶是冰山面瘫脸,对什么都冷漠,青宁那个子,就喜欢逗他。其实,他们两个人这样一来也有意思的,般配的。

    般配?尧络顿时愣住,自己怎么会想到这个词呢?当真是过年过傻了。

    他笑着摇摇头,对青宁说道,“今天麻烦你跟我回去,还得演一场戏。去了以后,你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青宁想,她既然是人家儿媳妇,不说回去尽孝道吧,好歹也得都老人开心,于是说道,“我得跟你爸爸聊聊天,我嘴巴很甜的,老爷子会喜欢我的。”

    尧络笑了笑,“这个就不必了,你就见谁都微笑就可以了。”

    尧叶却是暗暗地摇头,青宁要是开口,指不定说出什么彪悍的话来呢。他爷爷还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主儿,还是不讲话为妙。

    青宁老大的不愿意,“你嫌我是不是?”

    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尧络摸了摸她的头,“傻瓜,这是怕你嫌他们,那些个人都打官腔,无聊得很,你别委屈了自己。咱们走吧。”

    青宁的心里顿时一暖,尧络对她可真好。

    其实,青宁平常没心没肺,偶尔还是个有有意的人,你对她好她知道,她也感动,但是这个偶尔是建立在开天眼之上的。开天眼有多难啊?她看见你对她好就有多难。尧络算是幸运的,他那个年纪,让她觉得靠谱。

    到了尧家,大学还在下,青宁挽着尧络的胳膊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尧叶,他两手提着东西,是刚才青宁执意去给老爷子买的,自然付钱的人是尧络。

    尧叶心里是老大的不愿意,但是这小子能忍,一句话不说,只是偶然翻个小白眼什么的。

    尧家没多少亲戚在,尧络一早打了招呼,让青宁来可以,闲杂人等该干嘛干嘛去。浴室,那一大群人的好奇心,就这样被驱赶了。

    老爷子不是一次见青宁了,这一次却更为的客气。

    “姑娘最近还好吧?”老爷子问。

    青宁点头。

    “姑娘你家里人还好吧?”老爷子又问。

    青宁还是点头。

    然后就相对无言了。

    也是尧络的交代,别问东问西的,人来了你见见就好了。尧老爷子这会儿怕了,听儿子的话了。儿子单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八字有一撇了,可别让他给搅和了,他担不起那个责任。

    离吃完饭还在,尧络带着青宁去楼上客房里休息。尧叶就陪他爷爷下棋去了。

    尧络在前面带路,青宁默默地跟着,进了房间,她随手将门关上,她回头对尧络嫣然一笑,那一双朱唇,真是要嫩出水来了。

    青宁走过去,双手搭在尧络的肩膀上,两个人慢慢地后退了几步,尧络的后腰顶在了,他笑了笑,没有反抗,但是也没有回应她。

    青宁自己的嘴唇,秋水双瞳,恨不得都要泛起涟漪来了。

    “尧络。”她软软地叫了他的名字。

    “嗯?”他挑了挑眉。

    青宁媚笑,“你看,我们这么呆着多无聊啊。”

    “有吗?我倒是觉得,大眼瞪小眼的有意思。”

    “尧络。”她撒,“你就不想做点什么?”

    尧络若有所思,“要不,叫尧叶过来斗地主?”

    青宁皱眉,“他下棋呢。”

    “那就随便叫个人来。”

    “尧络!你装傻呢?”

    “好了好了,别发脾气,不斗地主了,咱们打麻将吧。”

    “尧络!”青宁的脸冷了下来。

    “嗯?”淡淡地应一声。

    “你给我出去!”她说着,胳膊就拿了下来,也不对他小鸟依人了,本来是找他降火的,没想到,他反倒来气她。

    尧络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嘴巴嘟起来,红艳艳的,像个饱满的樱桃,看起来美味,吃起来如何呢?

    青宁转过以后,就后悔了,怎么还跟他生气呢,他不是一向如此么。尧络这样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假正经,二是不举。

    青宁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真希望尧络是假正经,不举的话,那可是个大损失啊!想想这么多年来,尧络都自己一个人过,洁自好的,难不成真的是不举?

    尧络想,大过年的,别惹她生气了,她想干什么就由着她吧,大不了就是被占一点便宜呗,他一个大男人还在乎这个?

    尧络刚想叫她,青宁同时转,张口就问了句,“尧络,你该不是不举吧?”

    尧络一听,眼睛一瞪,粗气一喘,差一点就背过气去。他尊重她,反倒被说成不举了?这年头,正人君子还有活路吗?

    青宁一看尧络的表,如此的哀伤,完了完了,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他真的不举?太可惜了!这简直是个噩耗啊!青宁一下子就扑到了尧络的怀里,抱着他差一点就哭出来,她安慰他,“没事儿没事儿,这病能治的,你别着急啊!”

    尧络万般无奈,只能笑着看她,“你这丫头,脑袋里想什么呢?”

    青宁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了上去,就算你不举,亲亲总还是可以的吧!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