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十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新年来的不算悄无声息,但是动静也不大。

    仿佛就是那天早上,青以安一睡醒,青宁扑了过来,压着他的膛说了一句,“你又老了一岁,男人四十一枝花啊!”

    青以安起气也是有的,随手推开了她,翻了个,嘟囔了一句,“家花不如野花香,再过一年,尧络也四十了。”

    青宁忍不住笑了起来,青以安这段子,就跟个小孩子一样,除了在上作威作福,还总奚落她,言辞那叫一个尖酸刻薄。绕来绕去,总要绕到尧络上去,也不知道人家哪里得罪了他。

    有一次,青宁问他,“是不是尧络比你好看,比你有作为,比你好,你就心里扭曲了,各方面都开始嫉妒了?”

    青以安当时噌地一下坐起来,一双眼睛跟小兔子一样的红,“他比我好看?他比我有作为?你那眼睛长在什么地方去了?”

    青宁头一扬,眼睛一翻,“人家双眼皮!”

    “丹凤眼流行多少年了,你不知道啊!”

    “我就喜欢双眼皮,双眼皮的眼睛看起来有神韵,特别的温暖。要去,你去做一个?”

    青宁明显就是糊弄他呢,她对眼睛没什么要求,但就是见不得青以安盲目自信,再说了,青以安那哪里是丹凤眼,完全是一双狐媚眼么!

    青以安看了她半天,骂了句,“滚蛋!”

    这一段时间,青以安都没有去公司,美其名曰的是在外考察,实际上是跟这儿度假呢。偶尔地开电脑,处理点工作,大部分时间就跟青宁大眼瞪小眼。

    这样忙碌的人一旦空闲下来,那就必然会蛋疼。吵架就是最好的消遣方式。青以安和青宁那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但今天好歹过年,青宁就想着,能忍耐就忍着吧,别跟他一般见识了。所以他今天提起尧络,青宁没有接话,就是笑了笑。

    可坏就坏在这笑。

    你想,按照往常,你说一句,她顶你十句,你说尧络半个不字,她能跟你打一架。现在她如此的淡然,她还笑,那说明了什么?肯定有谋!

    “你该不是要跟尧络暗渡陈仓去吧?”青以安想了想才说。

    青宁愣了下,的确尧络给她打过电话,她还算是尧络的未婚妻,大过年的理应去尧络家看看他父亲的,青宁是一口答应的。青以安又神通广大了,已经知道了吗?

    青以安冷哼了一声,“这几天哪儿都不许去!你跟我回爷爷家过年!”

    这让青宁愣了许久,距离她知道,爷爷不是爷爷,有可能是爸爸才三四天,心里还柠把着,完全无法适应,她现在谁都不想见。

    青以安皱了皱眉,拉过她的手放在掌心里,“你就算知道了,也要装不知道,不然没意思了。你跟我回去,万事有我,不用担心。你在老爷子面前,依旧喊我爸爸,喊他爷爷,知道吗?”

    青宁低着头,摆弄着青以安的手指头,就是不发一言。

    “听到了没?”青以安又重复了一句。

    青宁这才抬头,幽怨地看了他一眼,“不干!”

    “你!”青以安气恼,“你能不能懂事点?这么大人了,闹什么小孩子脾气?”

    青宁眼睛一眯,嘴巴一歪,这就是要吵架的样子,掐着腰指着青以安的鼻子,“我就恼了怎么了!你不喜欢看,你不看就是,我着你看我了那?你小老婆好,你找你小老婆去啊!你看我做什么?我还巴不得离你远远的呢,看见你就头疼!”

    青以安皱眉,他最讨厌青宁提起乔媚。他解释过一次,青宁读大学的时候,乔媚找过他几次,都是说青宁的事,好似定期汇报一样,把青宁在学校里的状况都说一遍,青以安也就慢慢习惯了。

    这就直接导致了,青以安一找不到青宁了,就找乔媚,乔媚总有办法知道青宁在哪里,就连青宁初次同蓝幻那伙人厮混也是。

    但是青以安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哪里看不出乔媚别有用心,只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能知道青宁的消息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有些人,就喜欢变本加厉,蹬鼻子上脸,乔媚开始频繁打电话给他,叫他出去,他起先以为是青宁怎么了,去了才知道,是乔媚自己喝醉了,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但凡是个男人,看见女人这样楚楚可怜,也不会立马掉头就走了,所以青以安那时候就皱眉,帮她买单,然后再走。

    一来二去,俩人有绯闻了,最严重的那次,在酒吧,被青宁撞见了。一直到现在,青宁还拿乔媚来戳他的脊梁骨。

    青以安这次真怒了,冷冷地一笑,“你看见我头疼?真是凑巧,我看见你就眼晕!乔媚的确是比你好多了,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你看看你,除了有股,你还有什么?大脑长了没?再退一步说,你当真以为,我青以安,就一个乔媚那样的女人?比乔媚好的,自然比比皆是,比你好的,那也跟星星一样数不完。你跟我唧唧歪歪个!”

    一击即中!青宁给他打击了,比乔媚还不如,这是何等地看不起她,最起码,他还比乔媚讲义气吧!

    青宁也冷笑,“那还说什么?你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你,那咱们就一拍两散。你去找你的乔媚,以及那千千万万的比乔媚还好的女人。我去找我的尧络,他纵然没有比全世界的男人都好,但是比你好就足够了!”

    青宁说着就站起,刚迈出去一步,就听到青以安说道:“你再走一步试试看!”

    威胁她?她还就不吃这一

    “我就走了,你能把我怎么着吧!”

    两人四目相对,怒火一点即燃。

    青以安抓住她的手腕,青宁往后挣脱,青以安另一只胳膊勾住她的脖子,使劲儿地往自己怀里一带,青宁双手抵在口,作势就要推开他。

    这么一来二去,两个人谁也不服谁,双双摔倒在上,扭在一起。

    只听咔嚓一声,青宁的衣服被他给撕坏,露出雪白的肩膀来。

    他压在她的上,她气喘吁吁地瞪他,酥一起一伏地,那若隐若现的样子,那软软的一团,蹭着他的口,肌肤瞬间就升了温度。

    他的唇毫无预料地吻下来,雨点一样地落在她的上。

    青宁由于惯,还想要反击,张口就要他的嘴唇。他却没再跟她斗法,唇温柔地封住,舌头抵着她的舌根,一点一点地侵袭她的唇齿。

    青宁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自己上当了!这家伙,拌猪吃老虎啊!

    青以安压着她的体,跟一座大山一样,让她喘不过气来,他握紧了她的双手,压在她头的两侧,他吻她,嘴唇像是一块烙铁,烙印在她的唇上,她仿佛听到了那刺啦一声,他给了自己印记。

    一点点的湿润,他与她的唾液混合在一起,他轻柔的吻着她唇,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脸颊。渐渐地成了蜻蜓点水一样的轻吻,像是在呵护一件至宝,怕一用力,就折断了这柔。

    然而,他的手却是不老实的,比之唇放肆了百倍。他用力的撕开她的衣服,将她剥光,上只剩下内衣裤,他抚摸着她的肩膀,一点点摸到了锁骨,手指划了一道弧线,顺着那两团软的缝隙,挤压进去。

    他的手掌扣住她的,突然用力的一捏。

    “啊……”

    她的背一僵,整个人向前,那两团软雪就更靠近他。

    他的力道松开,手掌摩挲着她的,那双唇,依旧是轻柔的落在她的脸颊上。

    突然一下子,他的另外一只手也腾了出来,从背后抱住她,将她的下体抬了起来,紧贴住自己的下体,他的手撩开她的内裤,手掌扣着浑圆翘的部,分开了她的两条腿,那最私密的地带就此打开,他却不急着进入,温的指尖,抚摸着她的瓣,郁郁葱葱的丛林探索流连着。

    上面是柔似水的亲吻,下面是奔放如火的撩拨,这样极端的两个感觉笼罩着青宁,她那敏感的体质,哪里抵挡得住?

    青宁在心里暗暗地咒骂青以安,这厮真不是个东西,如此的折磨她。

    他的唇突然一下子略过她的酥,唇峰触碰了下她的**,带来一阵的酥麻,她几乎要瘫软成一滩水了。

    “你……你这混蛋!”青宁喘着骂他。

    青以安眨了眨眼睛,颇为无辜的问道:“我怎么了?”

    那样子有够欠扁的,你把她的火撩拨起来了,不给她也就罢了,居然还问她怎么了,没天理了啊!

    她忽然笑靥如花,对他眨了眨眼睛,双臂水蛇一样的缠绕在他的脖子上,青以安一愣,青宁趁机踹了他缠着绷带的腿,他体一软,青宁就翻骑在了他的上。

    她低下头,长发扫在他的口,痒痒的,她凑过来吻他,舌尖在他的口勾画着,她的舌头卷了他小巧的**,嘴唇夹住,用力的吸了起来,他的皮肤片刻就红润起来。

    青宁笑呵呵的看着他口的草莓,趴在了他的上,手指还要一点点的在他的上打圈。

    “你是农民出?”青以安笑着问她。

    青宁昂起头来,一口咬在他的喉结上,他吃痛皱眉,她又迅速的吻上去,舌头在牙印上了一圈。

    青宁种草莓的技术可谓是相当的不错,只片刻,青以安的上就布满了她的草莓,当然除了脸蛋和脖子,凡事会露在外面的,她一概不种。

    青以安叹了口气,“我可还是个伤残人士,你轻点。”

    青宁眼睛一瞪,恨不得给他两巴掌。

    青以安呵呵的笑了起来,有一个翻,压住了她。

    这一次,她竟然是趴在上的。

    青以安半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手掌按住她的手掌,与她十指紧扣,她的下体不自觉的就抬起来,好似他上有魔力一样,不断的靠近靠近。

    他俯下,亲吻着她的背,偶尔张嘴咬她,并不疼,只是发痒,她咯咯咯的笑着,不安的扭动着。

    她汁液连连,他终于撩拨够了,才进入了她的体。

    这玉体,仍旧如最初般美好,细腻紧致,他被她吸住,引着他进入,他开始撞击,他们窝在一起的手越来越用力。

    “嗯……你……你慢点……”她呻吟起来,**已经到了极致。

    那软绵绵的声音,让他细胞苏醒,他非但没有慢下来,反而加快了频率。

    她只觉得,自己要一波三折了,若不是他压着自己,她早就落荒而逃了。

    那个坚硬的东西,在她紧致的缝隙里发疯一样的滋长,越来越粗壮,越来越深入。像是植物的根,在她的体里生长。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