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事实就是那样,他那天给苏苏打电话,故意那么说的,其实哪里有什么婚礼,为了青宁,他也不会娶了乔媚,哪怕那女人真的自己,他的人多了,没必要都去负责任,之所以他见过乔媚几次,也都是因为青宁。

    乔媚跟青宁闹翻了事青以安知道,所以当他不能出面去找青宁回来的时候,只能利用这愤恨,引青宁回来,也是在赌博了,赌青宁咽不咽得下那口气。

    “你这混蛋!”青宁气得狠狠地捶了一下他的腿,同时,她心里也是高兴的,虽然青以安没有明说,她也知道那不是真的了,她竟然如此的开心。

    青以安闷哼了一声,皱紧了眉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滴答滴答地落下来。

    “你就跟我装模作样吧,有那么疼?”

    青宁还讽刺他,可是慢慢地发觉不对劲儿了,他被子下面的腿,怎得如此突出?她趁他不注意,一下子掀开了他的被子。

    青以安一愣,也没来得及阻止她。青宁看着青以安的腿顿时就傻了眼,右腿打了石膏,那么粗那么粗,左腿缠了绷带,隐隐地还透了血迹出来,是方才他挣扎弄裂了伤口。

    “这怎么回事儿?”青宁瞪大了眼景问他。

    “一点小伤,不碍事儿的。”青以安淡淡地说道。[网罗电子书:www.WRbook.com]

    “我问你怎么回事儿,怎么受的伤?!”青宁厉声问道,声音都开始颤抖了,她的青以安怎么能受这样的伤,就算是要受伤,也得她动手啊!

    “车祸。”青以安说的简单明了。

    他跟老爷子闹翻的那一天,他开车打算去找青宁回来,因为脑子太乱,心里太烦躁,就出了这车祸。被发现了送到医院抢救,好在命保住了,只是断了腿。所以这么多天,他没办法去接青宁回来。

    几乎是刚动了手术,他就执意来这里养伤,也是怕外界知道了,因为他正在跟人争几个项目,所以受伤的消息要隐藏好了。

    青宁看着他还对自己笑,隐忍着疼痛的样子,一下子就忍不住眼眶发红,眼泪紧接着就掉了下来。

    请你给以安当时真的是震惊了,去给她擦眼泪的手都颤抖了,她这是为自己哭了?

    “疼吗?”她问他。

    青以安点头,青宁就骂他,“活该!让你开车那么快,以后不许自己开车了!你要出门,我开车送你。”

    青以安的脸色瞬间灰了,青宁连单行线都不知道的人要开车送自己?

    青宁皱眉,“你那什么表?”

    青以安摇了摇头,淡淡道:“饿了。”

    “怎么没有人照顾你?”

    青宁自从来了,就发觉,这房子安静,一个佣人都没有,青以安这行动不方便的,怎么过活?

    “你这不是回来了。”他说。

    早就料到她要回来,所以人都给遣散了。

    “你想吃什么?”

    青以安刚想说,青宁就瞥到了他的腿,“等等,你伤口裂了,我先把你的这条腿给处理了吧!吃饭不着急。”

    她说着就去拿了药箱。这里的东西很齐全,就算是以前没有人住,冰箱也都是满的,更不要说这些生活用品了。

    青宁拿来了药箱,看着青以安说了句,“脱裤子!”

    “我伤的是腿……”

    “让你脱你就脱,哪来这么多废话!我还能把你怎么着不成?”青宁盯着他的伤口看,口气不耐烦。

    右腿打着石膏,估计没事儿,左腿是刮伤的,所以流血了。

    青以安有些为难,他这个样子,没办法脱裤子。

    青宁还以为他是害羞,随口说了句,“我也不是没见过你一丝不挂,你扭捏个什么劲儿!”

    青以安的脸色铁青,等着青宁,“你给我脱!”

    青宁愣了下,慢吞吞地凑过去扒他的裤子。他穿的是卡其色的真丝睡衣,轻薄贴,她慢慢地脱,手自然是不经意地就碰到了他双腿间的东西,她怕伤了他,全神贯注地对付裤子。

    青以安动了一下,有些异样。

    青宁的手按在他的大腿上,“别动,马上就好了。”

    “这是早晨。”他无奈地说道。

    “就是晚上你的伤该治疗也得治疗啊!别不相信我的技术啊!”青宁趴在他的边,手依旧是不老实的,她的本意是给他脱掉裤子,然后帮他重新包扎伤口,她似乎没想到,她手里还拿着剪子,只要把裤腿剪掉就可以了。

    她也没仔细想,青以安的那句早晨是什么意思。

    这男人的材真好,她看着他的上想入非非了,腰细,小腹的肌块也人,她脱裤子的时候,掐了他的部,紧致得很啊!

    当她把裤子脱下来的时候忽然发觉,他那物变得大了,青宁惊讶地抬头看他。

    青以安的脸上是隐忍的神色,看见她看自己,满是无奈的小,一开口透露了**,“我说了,不让你碰的。”

    青宁挑眉,笑了笑,“怎么这订立不如从前了啊,你也开始吃荤了吗?”

    他腿受伤了,可是上半还是完好无损的,他突然搂住青宁,一翻将她压在下,嘴唇纲要吻下来的时候,突然尖叫了一声。

    青宁似乎听到,利器插入血里的声音。她脑子轰隆的一声,想起来,自己还拿着剪刀呢。

    青以安躺在上疼得大汗淋漓,青宁跪在一旁,看着他被剪刀刺伤的腿。

    “叫医生来!”他大喊。

    青宁却慢慢地把裤子给青以安穿上,穿裤子的时候还问他,“要不要先帮你把火灭了,你憋着难受不?医生来了看见也不好啊!”

    “滚!”青以安怒吼一声。

    青宁笑着跳开了,打电话叫医生过来医治。

    事实证明,青宁给他穿裤子是正确的,因为来了几个女护士,她们哪里是来看青以安的伤势的,完全是来偷窥他体的么。

    青宁不动声色地个过去,给青以安盖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

    好在伤势不严重,医生也不敢多问什么,只是安静地处理好了,临走时吩咐了几句,让青宁注意照顾。

    她一一点头应下,唇边忍不住的笑意。她越是笑,青以安的脸色就越难看,最后她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着,青以安一个枕头扔过去,“你有完没完?!”

    这位爷是觉得自己颜面扫地了,所以才动怒。

    青宁咳嗽了一声,勉强止住了笑容,重新趴到青以安的边去,“我给你降将火把,那地方还憋着呢吧。”

    他一眼横过去,青宁的手伸进去,抚摸上他的那物,果然一下子有了反应。

    “啧啧,你说的果然没错,体是不会说谎的。”她巧笑嫣然。

    “青宁你别胡闹!”他急了。

    “我知道自己干什么呢,你躺好了就行。”她说着,脸蛋就贴了上去。

    青以安倒吸一口冷气,“青宁!”

    可是再怎么怒斥也没用了,青宁向来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主儿。

    她的脸颊隔着薄薄的裤子摩擦着他的阳物,她感觉到那东西在一点点的变化,她突然张口咬了它一下,青以安突然一颤,呼吸急促了起来。

    青宁慢慢的扯下他的裤子,那阳物一点点的露出来,慢慢的抬起了头。

    青宁盯着那东西看了看,问道:“洗澡了吗?”

    青以安睁开眼睛,瞪她。

    青宁就笑着吻了那阳物一下,她故意气他的,青以安这人几乎是有洁癖的。

    她的舌头伸出来,在他的阳物上划过,从尖一直到了根部,他双腿夹紧,似乎是在极力的隐忍。

    青宁就笑了起来,“还行,你没废,这我就放心了。还要吗?”

    青以安听着整个人都要气背过气了,她这么一老折腾,就是想知道自己有没有不举?她刚刚竟然怀疑过自己被车撞得不举了?作为一个男人,不举是多么大的耻辱,她竟然如此的想他?

    青宁嘿嘿的一笑,“我这不是关心你么。”

    “你少心!”青以安还是忍不住发火。

    青宁眨了眨眼睛,突然一口含住了他那物,从尖部一点点的吞下去,她觉得那东西在她的嘴巴里硬了起来,并且长了起来,一直要顶到她的喉咙里去了。

    她小心翼翼的,牙齿避开,怕刮伤了他。青宁之所以如此,说到底是因为她觉得青以安脆弱了,那东西也脆弱,得慢着点,温柔着点来。

    他重重的喘了口气,膛起伏着,“宁儿。”他忘的叫着她的名字。

    她的嘴巴突然松开了他的阳物,又快速的含进去,唾液充当了润滑,他们交合的如此融洽。

    青以安瞬间就失了理智,手插进她的发间,按住了她的头,似乎是无意识的按向自己的胯间。

    她坏笑着,吐了那阳物,一口咬在他的大腿内侧上,仰起头来笑他,“你转了,急什么?”

    他发誓,他恨死她那笑容了,若是这腿好了,他一定压住她,让她知道厉害。可他又有点惆怅,青宁为什么突然这样对自己?她给自己**,对她来说,可算是屈辱?毕竟之前,她那么抗拒自己。

    这转变太过突然,他反倒是不适应了。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