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十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尧叶比任何人来的都直接,他要就是要,就是,他管你是谁,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他一旦上一个人,那就是彻底的缴械投降了。

    那颗心,就那么大,认清楚了也不难,尧叶这种异常冷静的人,现在是认准了青宁了,所以他以后会对青宁好,发自内心的好,按照他自己的方式对她好。

    他比任何人都勇敢,他在发现青宁对自己很重要的那瞬间,他就保住了她,跟她说,我你。

    尧叶又有一个决定,他得去探探尧络的口风,看看他老爸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如果尧络真的对青宁有意思,那么他也得想办法,把那个意思给断了。

    整整一天,尧叶在办公室里思考着,他得把这件事想透彻了,怎么办才能成功,怎么做才能没有损伤。

    最最关键的一点,尧叶不知道青宁的想法,他隐约能感觉到,青宁心里有人,但是青宁藏得太深了,恐怕青宁自己都不知道心里的那个人是谁。

    枢?这个名字有点久远了,尧叶还记得,青宁梦回的时候喊过,但是次数不多。青以安,这个名字尧叶也熟悉,青宁梦里喊过很多次,大多是是咬牙切齿的,跟自己的父亲,有多大的仇恨?

    还是说……

    尧叶不敢想下去了,他也是猴精的一个人,适可而止那些想法是最好的。

    青宁从尧叶那里离开的时候,摆了摆手,眉头皱在一起,似乎是大的难处,“算了算了,我不问你了,我先回去了,我自己想办法去!”

    还是个没心没肺的样子。

    尧叶一直把她送出去,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上了车以后,青宁送了口气,尧叶的那句我你,她不是没听到,不是没听进去,她有点怕了,她不想跟任何人认真,而尧叶认真了,这游戏就得结束了。

    那颗心,再也经受不了什么所谓的真了,她给不起任何人。原本好不容易累积了一点信心,也已经被苍空给泯灭了,她还想相信谁?

    尧叶的心思清楚了,就别招惹了。她还可以找尧络玩,她看得透彻,尧络这个人就算真的看上你了,也会明哲保,不跟你玩真格的,大家完全可以在玩过了以后,一派两散,所以她的目光瞄上了尧络。

    也实在是因为,尧络太他母亲的好看了,太他母亲的有味道了,太他母亲的合适她了。

    青宁开始对尧络诚了,每天去他的办公室晃悠,水蛇一样的腰,扭动的样子,连尧络都无法忽视了。

    他在一堆的公文中抬起头来,皱了皱眉,“青宁啊,可不可以别扭动了,够风万种的啊。”

    青宁一看,他有反应了,立马靠过来,眨着大眼睛看他,甜甜地一笑,“夸我呢?”

    尧络也笑,点了点头,“你今天没吃药吧,腰疼吗?”

    青宁也不生气,笑得更甜,坐在他的办公桌上,手指挑着他的下巴,轻佻地说道:“浑都疼,你给我按按?”

    尧络哦了一声,“怎么不早说呢?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青宁哈哈地笑起来,“省委书记翘班了啊!”

    尧络点了点她的鼻子,“我这是带你去基层视察工作,懂么?”

    青宁坐在尧络的车里,还想着一会儿去什么好地方呢,她使劲浑解数,一定要吃了尧络。

    当车停下来的时候,青宁傻眼了,按摩院!

    再进去没多久,青宁愤怒了,大骂道:“尧络你混蛋!啊!!”

    然后是一连串的尖叫,那哪里是按摩,简直是给你剥皮抽筋!

    尧络在包房里,喝着咖啡,抿着唇,他是想笑。

    青宁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想哭。

    按摩这东西,都是一开始疼得要命,等你的筋骨舒展了,那就舒服得要命。可是青宁受不得半点疼痛,她刚才真是叫的撕心裂肺了。

    她穿着白色的袍子,拖鞋都没穿,光着脚站在那里,头低下来,头发遮挡了脸颊,她看着自己的脚尖,不动不说话。

    尧络起先还在看报纸,“要不要喝点凉茶润润喉?我还真没发现,你分贝那么高,幸亏这建筑是防震的,不然啊,明天就得上央视,长大地震。”

    青宁还是没回话。

    尧络觉得不对劲儿了,他站起来,低下头去看青宁,当他看到,她满脸泪痕的时候,尧络惊了,“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贝齿咬着朱唇,小巧的鼻子一紧一紧的,眼睫上带着泪珠,脸蛋红润,她这个样子,疼死个人了!

    青宁突然一下子扑到尧络的怀里,却不是抱紧他,而是打他。

    “你,就是你,你太缺德了,尧络你太欺负人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她一边哭,一边怒斥。

    尧络下意识地抱紧了她,“别闹,这么多人看着呢,我哪里欺负你了,丫头,别哭了。”

    青宁哭的更凶了,因为就在方才,她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每次在她腰酸背痛的时候,都会给她按摩,一双手,温柔地在她上游走,力度适中,让她昏昏睡。

    那个人,就是青以安。

    原来,他们也曾那样温柔地对待过对方。原来,她心里,还会想起他。

    只是,这么长时间,她跑了,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青宁又恨,恨自己犯。你不是要离开那男人么,你不是要独立要自由么,怎么一离开了,他对你不闻不问了,你就开始惦记了?

    心就那么大,却,如此的复杂。

    尧络无可奈何,抱着这个丫头,整整一天。

    直到有人喊他,“爸,我找你有事。”

    是尧叶。

    尧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青宁在他怀里睡着了,他们还躺在按摩院的上。

    尧叶之所以这么迫不及待地赶来,就是怕青宁的子,真把尧络给睡了。见到这个场面,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但是再不开口,青宁离他肯定越来越远。

    因为,尧络几时如此温柔地看过一个女人了?他叫青宁丫头,可是那丫头已经二十三岁,是个场老手,是个绝对有味道的女人。

    “以后再说。”尧络这一句话,打发了尧叶。

    尧叶不肯走,站在那里看着。

    尧络抬起头来,温柔地笑了笑,“你回去。”

    竟然如此的威严。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