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十五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荒唐,但是又很刺激的事

    她把自己的继子给睡了,青宁单方面是这么认为的,那天她和尧叶,是她强势。

    事实上呢,男女那事,你说不上是谁占了上风,你要真的刨根问底起来,那就是尧叶把青宁给骗上了,把青宁给睡了。

    但是青宁这人好面子,她就觉得是自己再一次染指了这个“纯洁”的男人。

    那天一回到家,她就开始洗澡,一遍遍的,不厌其烦的,生怕一会儿尧络回来了,闻到自己上有偷腥的味道,闻到尧叶的味道。

    她自己为什么那么害怕呢?出自于她和尧络的婚约,她已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良家妇女,就等着跟尧络相夫教子呢,可事实上,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好在,因为是年关了,尧络和尧叶这父子两个都比较忙,谁也没回来一趟。青宁班也没上,就在家里自怨自艾。

    青宁有时喜欢钻牛角尖,但是她一旦想通了一件事以后,就会掀起一阵大风狼,她是一个自己不安生,就要搞得全世界都不得安宁的主儿,她已经决定,要祸害了尧络和尧叶这父子俩了!

    尧络回来的时候,青宁正躺在他的上,她喜欢尧络的这张,舒服是一方面,味道是另外一方面,她喜欢尧络上的味道,成熟的男人总有种安全感,她腻在尧络边的时候,就觉得温暖。

    当然不是所有的成熟男人都有这种安全感,青以安就除外。

    尧络有点疲惫了,也没看上是不是有人,自顾自地开始脱衣服,他是打算洗个澡的。

    尧络的材真不错,线条优美,肌是有的,但是不夸张,肤色是古铜色的。**着上的尧络,一下子让青宁想起了尧叶,那小子太白了。

    这么一个绝色的男子,站在青宁的面前,还半着,对青宁来说是个挑战,她几乎是不经过大脑的,就爬起来,手抚摸着尧络的背。

    这突如其来的一只手,让尧络愣了一下,旋即他笑了笑,“还没睡啊。”

    竟然不惊讶!

    很好,青宁喜欢宠辱不惊的男人。

    手掌传递过来的温度很低,房间里很暖,光纤很暖,青宁不知不觉地,整个人贴上去,更是温暖,她嗯了一声,小鼻音软软的,像是在跟他撒

    尧络低头看了看自己口的手,她已经抱住了自己,细长的一双手,冰冷的指尖,他捏住了她的手,“怎么了?”

    青宁贴在他的背上,撅着嘴,嘟囔地说道:“想你了,尧络我特想你,你干什么去了?这么多天都没回来。”

    “出差了,我没来得及跟你说。”尧络说完,自己都有点愣了,干嘛跟她解释呢?有着必要吗?

    “哦。”青宁淡淡地应了一声。

    尧络转过来,看到青宁抱着被子,露在外面的部分是**的,他笑了起来,“青宁你衣服丢了啊?要不,我带你去找找?”

    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那个预期再暧昧不过,青宁你脱光了,躺在他上,这是想干什么?

    “不用,这样好的,你去洗澡吧。”青宁又在尧络的上躺了下去。

    “你睡吧。”尧络拿起自己的衣服,转竟然要走。

    青宁有点恼怒,“尧络!”

    “还有事?”他站住,回头看她一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青宁盯着他的脸,许久才勾勾手指,“你过来,让我亲亲。”

    尧络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微笑着说,“晚安。”

    “尧络!”青宁从上跳下来,跳到尧络的背上,勾住他的脖子,张口就去咬他。

    尧络闷哼一声,这丫头跟小兽一样,容不得半点的怜悯,也容不得半点的同,更容不得半点的不理睬,所以她咬了他,咬着他的脖子。

    他不动,由着她闹。尧络总感觉,这丫头心里苦,别看表面上风光无限,其实她内心里恐惧,所以他不想碰她,即使那年轻的体,真的让他也惊艳,他可以压抑住,脑子不去想那个女孩。

    是什么,让青宁变成这样,尧络忽然想要知道了,原本,不过是逢场作戏,她帮他渡过一个难关,抹平一个丑闻而已。带她回来,是这个理由,如今看来有点牵强了。

    “你寂寞了。”尧络轻声地说。

    青宁牙齿上的力度减轻了,慢慢地送开口。她的唇吻上他的颈,在方才咬过的地方,细细地亲吻,舌尖一点点地触碰他的皮肤,“尧络,你也寂寞了。”

    尧络波澜不惊,丝毫没有被青宁的吻蛊惑,或者说,他隐藏得很好,“的确,长夜漫漫啊!”

    青宁伏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口气,“我们找点有意思的事做吧,尧络,好不好?”

    最后的那个好不好,那个尾音漾着,是要飘进人的心里去了,她妩媚至极,也妖娆至极了。

    尧络慢慢地抬头,唇峰擦过她的嘴唇,四目相对,他看着他,眼睛里有她美艳的脸蛋,她看着他,眼睛里有他精致的容颜。

    尧络笑了起来,颇为玩味地重复道:“有意思的事?”

    青宁轻轻地点头,手从他的肩膀摸下去,在他的口打着圈,蛊惑的声音响起,“嗯,有意思的,你不是说长夜漫漫么。”

    尧络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好吧,就做点有意思的事,青宁,咱们两个去上……”

    他顿了顿,青宁笑起来,尧络又接着说道:“去上斗地主把!我出差的时候,飞机上跟人学的,你要不要玩玩?”

    青宁瞬间瞪大了眼睛,惊讶,惊恐,难以置信,最后是愤怒,狠狠地又咬了他一口,“喵了个的!你自己斗地主去吧!老娘不伺候!滚蛋!”

    青宁从尧络的上跳了下来,然后开门,揪着尧络绕过去,抬起一脚,将他踹出门去,碰的一声关上房门,咔嚓地反锁上。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尧络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青宁气鼓鼓的,她都说的那么明白了,今夜想睡他,而他还跟自己打哈哈,斗地主,斗你个毛线!

    跑到浴室去降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是老样子,怎么就不受男人欢迎了呢?怎么就一点美丽都没有了呢?还是说,尧络这老狐狸修行了千年,狐媚子功夫比自己强,所以不受惑?

    一定是这样的,她遇上了一个比自己道行高深的人。

    不能就此作罢!

    就不信那男人软硬不吃!青宁又跟人家杠上了,她还就要把那老狐狸骗上

    二天一大早,青宁就起,像往常一样对尧络笑得甜美,一起吃了早餐,送尧络出门。

    尧络前脚一走,后脚她就跑出去,直奔尧叶的单位。

    这一次接待员问都没问,直接说了,领导有空!

    领导就是尧叶,尧叶似乎早就料到青宁会来一样,很早之前就跟底下的人打好了招呼。

    青宁象征地敲了敲门,然后就闯了进去,对尧叶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她走过去,坐在了尧叶的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对着那双唇就吻了下去。

    尧叶不为所动,嘴巴闭的死死的,不给她一点钻进去的机会。

    青宁纳闷了,怎么老的不配合,小的也不配合了?她盯着尧叶纳闷。

    尧叶指了指办公室的门,“先去把门关上。”

    正式上班的时间,办公室的门大敞四开的,办公桌正好对着门口,外面要是有个人路过的话,肯定是会看到他们刚才接吻的。

    青宁讽刺地笑了起来,“怎么了?你换上别的衣服,就怕被别人看到了?倒不如你做和尚的时候来的大方!”

    尧叶并不生气,那万年的冰川脸一点变化都没有,他只是靠近了青宁,将她抱起来,放在办公室上,然后开始慢条斯理地解自己的皮带,“行,你不介意就行,我就让他们看,给他们看个够!”

    青宁连忙摆手,从桌子上跳了下去,飞速地跑去把门关上,并且反锁了,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我来找你,有正事儿呢!”青宁与他保持了距离。

    尧叶瞥了她一眼,不冷不的,“什么事?”

    那个意思就是,你找我还能有正事儿呢?你青宁的正事儿能使什么好事!

    青宁有点讨好地笑了笑,“尧叶,我问你,你爸爸都喜欢什么?”

    一大清早的,这么,合着就是来问他这个?

    尧叶的脸又冷了几分,一字一句,“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那可是你爸爸啊,你赶紧告诉我,你爸爸喜欢吃什么,平时喜欢去哪里,喜欢什么香味啊,哪里最敏感啊?”青宁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

    每一个问题抛过来,尧叶的脸都要冷上几分,她这是要干什么?

    青宁发觉尧叶没回答自己,猛地抬头一看,“呀!你脸色发青啊,怎么回事儿?”

    她还好意思问,自然是被她给气的。

    可是转念一想,尧叶惊呆了,为她生这么大气,原因呢?喜欢她?

    他无法忘记,在寺庙的那一段混沌的子,他脑子里混乱的很,时常头痛,是那个夜晚,肤若凝脂的青宁闯入了他的怀里,他本能地接受她,然后开始出现很多的片段,他过往的事就这样慢慢地想起来,然后他回来,找到了自己的亲人。

    青宁对他来说,是意义深刻的,这个女人在他心里的位置不容小觑,到底是个什么定位,他自己原来不清楚,可这会儿他明白了。

    尧叶站起来,将青宁拉进怀里,“青宁,我你!”

    青宁愣了下,哦了一声,“这个问题,一会儿再说,你先回答我,你爸爸他到底喜欢什么。”

    尧叶几乎吐血,他表白了,她还说等会儿再说,有这样的吗?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