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十八章 真相(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苍空突然捏住青宁的下巴,“他高烧四十度,整整两天,怎么都无法退烧。即使这样,那傻瓜也跑出去了,就为了找你。那个时候,青宁你在哪里?”

    青宁将头转到一边去,“别说了,我不想知道这些。”

    “最后,他被车撞了,倒在血泊里的时候,你在哪里?他在抢救台上,手里还攥着你给他的生礼物,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你口口声声地说他,你有什么资格?你倒是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

    他一声高过一声的质问,这长久以来挤压着的怒火,似乎要一瞬间释放出来。

    青宁怔了怔,“枢,枢他在哪里?”

    “我实话告诉你,我接近你,就是有目的的,我想看看,那个让我弟弟送了命的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可你真让我失望,青宁你跟那么多男人群交,你都不觉得恶心?你这样的下,怎么配得上我弟弟?”

    她瞪他一眼,“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你只这点好,孤傲!不管到了什么地步,你还是那么骄傲。八年前的一切,我带你回忆过了,感觉如何?”

    苍空竟然笑了起来,不可思议。

    青宁的确是骄傲,她见不得别人奚落自己,那跟杀了她一样的难受,过去的那一段记忆,她要忘记,可是频频被人提起,她是对不起枢,可是就算真的要骂,也该是枢本人,而并非假手他人。

    即使,他已经死了。他那高傲也不许任何人来鄙视她,来欺压她。

    “你看这高楼,如果从这里掉下去,肯定是一潭酱了。”他说着,将她往前推了一些。

    青宁丝毫没却步,她就站在那里,摇摇坠,看着苍空微笑,“其实,哪里用费这么大劲儿。苍空别具的你自己聪明,你就跟我直接说,你是枢的哥哥,跟我促膝长谈一番,我也保准后悔得跟什么似的,你何必换个份来骗我,你何必对我虚假意,你真的是闲的蛋疼!”

    “的确,所以我后悔了,所以我收手了,就此停止了这一切。我也不想再跟你玩下去了。原本我可以把你推下去,让你陪着枢。可是不久之前我改主意了,青宁你得好好地活着。我知道,你我。可我这辈子,都不会你。”苍空放开了青宁,翻个从栏杆跳回来,迈着轻松的步伐。

    “等等!枢,他真的死了吗?”

    “我不会诅咒自己的弟弟,虽然我也希望,我说的是假话。”

    “还有一个问题……”青宁言又止。

    苍空侧脸看她。

    青宁咬了咬牙说道,“你滚吧!永远别再出现了。”

    苍空转,自嘲地一笑,这一走,估计是再也不会见到了吧,也好,再也不要见她。

    他的影走远,青宁慢慢地蹲下来,她刚刚想问的是,你有没有过我,哪怕一点点。是个俗的问题,可是她在那一瞬间,真的想要问他,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去自取其辱吗?

    苍空那句话真的说对了,她是上他了,在八年之后,上了二个男人,因为他对她好,无微不至。可如今知道,他是虚假意。可那段子,所有的一切,真的以为她感觉不到是真是假吗?

    他大爷的!青宁咒骂了一句,然后当年在天台上,放声大哭。

    青宁这次是沟里翻船了,苍空这么玩了她一回,照例说她是该去狠狠地报复吧,可是一回想起来,她还觉得自己对不起人家,连骂人的力气都没了。

    蹲在天台上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哭到腿软了,坐在地上,最后是苦都哭不出来了,嗓子整个哑了,喉咙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好生难受。

    忘却了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青宁站起来的时候,腿整个是麻的,她艰难地迈出去一步,险些摔倒了。

    夜黑得可怕,这大厦突兀地树立着,看不清楚周遭的景象了,夜太黑,她却不怕了。尝试着走了一会儿,还好,这腿没废掉。

    电梯按了几下并没有反应,青宁只好绕道去走安全楼梯。

    楼梯间的感应灯亮了,竟然是三是二楼,青宁倒吸了一口气,这要爬到什么时候?

    皱了皱眉头,她开始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好在这还有灯。

    心里那个凄凉啊!

    她心复杂,好不容易又对一个男人心动了吧,还是这么个况,那她以后还能相信谁?

    青宁自嘲地一笑,这脑子什么时候也开始如此地幻想了?你不是早就不相信了么。

    青宁局的有些闷,想到窗口去透透气,突然脚下一崴,高跟鞋啪的一声断了跟,真真是够倒霉的!

    她气鼓鼓地脱下了鞋子,走到窗口,搜的一声扔了下去。嘴里念念有词的,老娘还不要你了呢,给我滚!

    扔了一只还不过瘾,索另外一只也脱下来,搜的一声扔出去。

    只听到下面哐当的两声,然后是破碎的声音,夹杂的还有一声男人的惨叫。

    这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尤其的突兀,青宁一下子愣了,砸到人了?

    她弹出子看了看,下面听了一辆车,她那只还带着跟的高跟鞋,钉在那辆车的挡风玻璃上,更巧的是。另外一只鞋不知去向,但是车的旁边,躺了个男人。

    青宁一下子明白过来,她砸着人了。

    喵了个的!也太他母亲的巧合了!

    二十几楼扔下去的高跟鞋,砸在人脑袋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青宁心里蹬蹬的,万一真出了人命怎么办?

    她快速地飞奔下去,光着脚跑得倒是比穿鞋快了。推开大厦的旁门,一下子扑到那个男人的边,抓着他的肩膀摇晃了几下,“先生,你没死吧?你没死就说句话啊!”

    这是真的吓着了,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可没几秒钟的时间,青宁瞪大了眼睛,这男人真眼熟,尤其是那嘴唇,她猛然间想了来,这男人就是那天午夜里,她在街边吻过的那个男人。

    青宁又哀叹了一声,真他母亲的巧合!于是更加用力地摇他,“你敢死我跟你急啊!”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