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十四章 脱衣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尧络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

    他能严谨到个什么程度?

    他一出校门就考了公务员,一名的成绩录取,然后成为了当时最年轻的市委书记,从此平步青云,十几年过去,他没有让人指出半点不是来。

    这么说吧,他就跟个完人一样。工作上没有丝毫的马虎,作风上你查不出半点问题。你就是有心来给他使绊子,你都无处下手。

    这样的人,其实可怕的。你对付不了他,看起来一点弱点都没有,当真的清正廉洁,但是事实上呢,谁还没有一点猫腻?社会这么大的一个染缸,你能独善其吗?尧络厉害之处就在这里,谁也抓不到把柄,想扳倒他?困难!

    不过,尧络还真不是个草包,正经科班出,家里的背景也硬。他拒绝留在北京也因为这个,树大招风,他在地方上逍遥一些。

    要是你真的要挑剔点什么,尧络唯一不光彩的,也就是年轻时代的一笔糊涂账。他十八岁的时候就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给他们家生了个儿子,取名尧叶。

    这孩子可真是够摇曳的,命运够得上写一本小说了。母不详,送到尧络边的时候是三岁,白净的一个娃娃,跟瓷器似的。尧络宝贝的跟命一样。老爷子一看,长得像的,就算母不详,不验DNA,也信了,这就是他们家的种。

    尧叶跟神童一样,继承了尧络的优良基因。

    估计又验证了那句话,天妒英才,尧叶钢琴弹得好,九岁获了个大奖,在去参加世界质的比赛的时候,车祸来了,右手的小指骨折,伤了筋骨,从此不能弹琴。

    后来迷上赛车,别所,真是干什么行什么,又获奖了,但是拿了奖杯的二天,车祸又来了,手臂骨折,基本告别了F1。

    十六岁那一年,风花雪月来了。尧叶别男,好女。玩了无数的女人,马失前蹄,玩了个棘手的女人,被此女的人发现,于是再次车祸。这回没断手断脚,从悬崖上掉了下去。不过庆幸的是,没死。

    奇迹了吧,消失了四年的人,突然回来了。长得越发的英俊,全家人更是宝贝。只是尧叶变得沉默寡言了,总那么深沉。你问他去哪里了,他不告诉你。你问他这发型哪里剪的,如此的光亮,跟和尚似的,他无视你。

    尧叶的好似乎只剩了一个,他有事没事,会给你诵经,你听他念金刚经,那绝对是个享受。尧叶的爷爷更这个孙子了,尧络对这个儿子更欣赏了。尧络舍不得儿子,寻了私,给尧叶安排在政府工作,交通厅,绝对的肥差,哪里修路都得通过他们,尧叶官职不大,就管盖章。

    一个工程能不能通过,全看尧叶的一句话。这也真是个考验,尧络对自己儿子有信心。人民群众可没信心,好在,尧叶给他老子长脸,上位的这一个月,没出一点状况。

    尧络正发呆,突然听到那边有人沉声说道:“拿来!”

    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十七八岁的模样,穿一灰色的西装,头发很短,五官精致得很。那双眼睛有意思,深沉,与他年纪不服的深沉,让你觉得这个人冷漠。

    这人是谁?尧络那失而复得的儿子,尧叶。人家今年二十岁,可是长得跟十七八一样,就一个字,嫩。

    男人护住自己的相机,死不承认地问道:“什么?”

    看样子是个记者。

    尧叶向前近,伸出手,“拍了不该拍的东西,不应该拿出来吗?嗯?”

    最后那个尾音上扬,着实的妖孽,也着实的骇人,愣是唬住了那个记者,记者乖乖地送上自己的相机。尧叶取出内存卡,物理地毁掉,任谁也回复不了数据。记者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长大了嘴巴可惜。尧叶最后掏了点钱给那记者,嘱咐去买个好一点的相机,别跟这么近偷*拍,谁发现不了?

    这记者胆子也大,不知道是谁的指使,还敢来偷*拍尧叶。又好死不死的,走了大运,碰到青宁强吻尧络,内心狂喜,以为头版头条来了,结果刚准备走,被尧叶给碰上了。

    尧叶自然是没看清楚跟他老爸缠绵的是谁,他也不过问,他在尧络的面前极其的乖巧。

    “爸,回去吧。”尧叶开车,两父子一起走了。

    尧络满意的,这儿子算是青出于蓝了,这几年到底去了哪里,修炼了这么个模样回来?

    再说青宁,她哪知道自己亲的是谁,只觉得这男人有味道,就吻那么一下,苏苏麻麻的了,她开始幻想,这男人到底是个什么味道。这得试过了才知道。

    先前就说过,她不是良家妇女,没有那么资本,也没有底气。

    她在回家的路上,下了一个决心,她看上尧络了,她得想办法搞到手。然后她兴冲冲地打电话问了一圈,但是没人能回答她,她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这些小爷们都有通天的本领,也查不出来是谁啊!

    正兴奋呢,突然接到离渊的电话,诧异得很。

    “宝贝儿,在哪里?”

    青宁一的鸡皮疙瘩,实在受不了离渊这个口气说话。换做别的女人,该是要扑过去了吧。

    “你干嘛?”

    “宁宁……”

    那尾音拉长了,青宁简直要崩溃,厉声问道:“你到底要干嘛?大半夜的,少恶心我!”

    离渊叹了口气,似乎很无奈青宁的不买账,“苍空找你。”

    “青宁,我错了。”苍空说。

    青宁呵呵地笑着,“怎么了你?”

    “这是最后一次,相信我吧。以后,在没有别的女人。”

    “信你?”有鬼!

    青宁在心里说了句,对于一个到现在都份不详的人,怎么相信?

    “怎么才肯相信?”

    “三分钟之内,出现在我面前,然后给我跳脱衣舞,我就信你。”青宁坐在车里,随口说道。

    “好!”苍空挂了电话。

    青宁摇摇晃晃地看着车,她那技术,真的很一般。

    但是有辆车更一般,摇摇晃晃地开到了她前面去,然后戛然而止地停下,她猛地一脚刹车,险些撞上去。

    青宁在心里咒骂,这他妈谁啊,比她的技术还烂,这也敢开车?

    车上下来个人,站在青宁的车前面,外一脱,甩到一边去。青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苍空!

    真要跳脱衣舞了?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