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四章 关于开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桑陌笑起来比阳光还要温暖,纵然他方才看见,校门口一对侣拥吻对学校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但是看到了是青宁,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只是看着他们傻笑。

    苍空挥了挥手,“晚上来接你回家。”

    青宁点了点头,“路上小心。”

    苍空愣了下,青宁鲜少这样关怀别人的。

    苍空走后,青宁和桑陌一起,这才知道,桑陌一直都在这里读书,今年研三了,现在是助教。只是青宁没怎么来过,所以没有什么印象。

    青以安那杀千刀的,给青宁选了经济学,真真是要了她的命,她对数学一窍不通,看见财经就昏昏睡,大学时代都过去了,偷偷学了文,研究生时代还要被他摆布。

    又刚刚凑巧,桑陌就是带青宁他们的助教,于是,他偏要她叫自己一声老师。他天天带着青宁上课,完全防止了青宁逃课。

    教室在3号教学楼,宽敞的一间,学生并不多,完全是陌生的面孔,有人跟青宁打招呼,她只好微笑,其实一点印象都没有。

    桑陌拉着青宁坐在一排,最靠前最中间的位置。老教授在讲台上口沫横飞,气如虹中,听得青宁耳朵隐隐作痛。

    桑陌倒是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戴一副黑框的眼镜,低头做着笔记,他额前的发丝垂下来,遮挡住他的眼睛,青宁看到他翘的鼻子,纤薄的嘴唇,轻轻地抿着。青宁突然伸出手,手指在他的嘴唇上划了一下。

    “别闹。”桑陌头也没抬,只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认认真真地做着笔记。

    青宁却来了劲儿,戳他的肋巴骨,跟她之前见他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这挑眉的神态,像极了一个人,像苍空?又或者说,他也像枢。

    青宁皱紧了眉头,她开始觉得奇怪了,为什么最近她频繁地想起枢?为什么最近边的人,都会让她想起枢呢?这种感觉极其的不好,尤其是对于苍空,她似乎开始依赖了,她似乎开始习惯他了。

    而现在的桑陌,他们同进同出,她似乎也开始习惯他了,习惯每天吃饭有他帮自己买来,全都是自己以前喜欢吃的东西,习惯他给自己做笔记,习惯他每天在下课之后,将教授讲过的内容,简洁地灌输给自己。

    很多时候,那一瞬间,青宁觉得回到了过去,她边的这个人就是枢。枢以前学习成绩很好,他也曾经这样给她补课,像是喂养一只雏鸟,自己咀嚼了的食物,喂给青宁。

    “怎么了?”桑陌推了推眼镜,有些奇怪地看着她,“脸色这么苍白?不舒服吗?”他压低了声音问道。

    青宁呆呆地看着他,桑陌伸出手来想要抚摸她的额头试试温度,青宁一下子弹开了体,噌地一下子站起来,桑陌的手就僵在那里。

    “那位同学,请坐下!”教授有些愠怒。

    桑陌焦急地看着青宁,小声说道:“先坐下,上课呢。”

    青宁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转就跑,满座哗然。

    她一路奔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个什么地方,已经是秋高气爽,天气凉了下来,这个午后,纵然阳光刺眼,也不见得暖和,她跑出了一的汗,风一吹过来,瑟瑟发抖。

    她那一颗心思,不知道用在了什么地方,这诺大的学校,她也差不多还是一次这样乱逛,不一会儿青宁就迷路了,最可恶的是,这位主儿,自己迷路了还不知道,一个劲儿地奔跑,旁人看了都惊讶,这是躲谁呢?

    迎面开来一辆宝马,宝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给灌上了一个暴发户的名号。可这车也要分人开,有些人,放在哪里都扎眼。这车要是换个人开,还真容易被人说成是暴发户,可是人家云尚来开,往车门上一靠,那就怎么看怎么是香车美人那个级别的。

    首先,这男人长得精致,其次,他活得精致。他今天开这车出来,完全是因为他老子一句话,你丫就天天醉生梦死吧!一点都不知道低调,你丫就给我惹事儿吧!

    云尚鼻子一哼,顶了老爷子一句,我是你和我妈生的!

    老爷子彻底的怒了,追着云尚满院子跑,军区大院那天下午那叫一个闹。谁不知道,北京话里,你丫是说你是丫环生的,云尚这么跟老爷子顶,那老爷子还能放过你这小兔崽子?

    后来,云尚就买了这宝马,档次中等的一辆,外形是最笨拙的,开着满世界招摇。他们家老爷子知道了,又发了怒,又骂了一句,你丫竟给我丢人!

    言下之意是,你开这车不对,丢份儿。云尚又回了一句,我还是你生的!

    结果自然还是挨打,他家老爷子总把他当个小孩子,只要有一点错误,那就是打,往死里打。这下更好了,云尚死活不换车了,天天就开这一辆车,挨家挨户的串,他老爹的那些同僚,可都见识到了,你们老云家,就这么个品味?

    宽敞的车里,正放着当下的流行歌曲,副驾驶上坐了个顶清纯的姑娘,在那儿自我陶醉的,云尚满脸的黑线,这都听的什么跟什么?他无数次想将那张盘从CD里扔出去,可奈何,旁边的丫头太喜欢,他就忍耐了下去。

    “云尚,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女孩问道,脸稍微的有些发红。

    云尚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去酒店。”

    女孩的脸蛋更加的红了起来,“我,我晚上还有课。”

    明显的一句谎话,大学生了,晚上你还有什么课,顶多是个自习。这姑娘云尚交往了有一个月了,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打算找这样的一个学生妹,跟了青宁以后,他又陆续交往了几个女人,千百媚的,可就是不如青宁,那个**的劲儿怎么都不对。

    云尚索就换了口味,来找个清纯的。跟这姑娘在一起的这一个月,云尚就跟一样,最多也就是抱她一下,这姑娘的滋味他根本就没尝过。一来,她总脸红,二来,他也下不去手,每每靠近,他那脑子里,就好死不死地想起,青宁在他下时候的模样。

    他一个愣神突然路口窜出来一个人,直直地就撞在了他的车上,因为是在学校里开,所以他的速度不快,也只是把那人给撞倒了。

    “呀!”旁边的小姑娘惊呼了一声,摇着云尚的胳膊,“撞人了,怎么办啊?我们撞人了!”

    云尚轻笑了一声,“我坐牢,你等我出来吗?”

    女孩呆愣住,“什么?”

    到底不是真心的,瞧她那个惊讶和后悔的样子,云尚开了车门下去,地上爬了个小女人,蜷缩着体,那背影,怎么那么像青宁?!云尚一瞬间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靠近了她听到她嘴巴里碎碎念着,“个暴发户,学校里开什么车!”

    云尚一听这声音就傻了,险些就是泪盈眶,他一下子冲过去,抱住她,“青宁你他妈跑哪儿去了?我想你啊,我他妈想死你了!”

    青宁回头一看,云尚的这张脸近在咫尺,她突然就觉得委屈,捶打着云尚的膛,“你干嘛开车撞我?你开的这什么破车,你干嘛,你到底要干嘛?!”

    云尚抱着她,那心里都乐开了花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跟这儿高兴个什么劲儿,不就一女人,不就一个青宁,他怎么就念念不忘了?

    云尚陪着笑,拍她的背,“好好好,这破车我回头就卖废铁去,别生气了好不好?”

    青宁竟然开始呜呜地哭起来,云尚顿时手足无措了,这姑竟然还跟他怀里哭了?他哪见过这阵仗,直问她,“这是怎么了?让谁给你欺负了?说出来,哥几个弄死他!”

    人在觉得自己委屈的时候,又恰好有个你认识的人来安慰你,那你特别容易哭。所以青宁在云尚的怀里嚎啕大哭,车上,云尚那小女友,看得目瞪口呆,那可是她男朋友啊!

    小女友下车,一扭一扭地走过去,颐指气使地,大有捉的样子,“云尚!她是谁啊!”

    云尚只顾着青宁了,完全没注意他还有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友,小女友就急了,踹了云尚一脚,尖锐的味道:“她到底是谁?”

    云尚一下子就恼怒了,他顶烦人家打他,毫不给他留面子,抱起青宁,回头就瞪了那女孩一眼,“这是我姑!”

    小女友还好死不死地问了一句,“你姑这么年轻?你蒙谁呢?!”

    云尚说了句能气死人的话,“我们家穷,我姑发育不良。”

    小女友打量了他,大概是回想这段时间云尚的派头。云尚直接说了句,“我这一都是A货,这车是我借的,我欠一股债。”

    “谁图你的钱了!”小女友跺了跺脚,转气冲冲地走掉。

    青宁倒是不哭了,趴在云尚的怀里啊看好戏的样子,“你女朋友?不去追啊?”

    云尚将她塞进车里,系好了安全带,“想你了,先带你开放。”

    “这可是白天!”

    “晚上的话,你觉得我们可以野战吗?那咱就跟这儿等天黑!”

    青宁气鼓鼓地不说话了,云尚已经将车开出去,看着她那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的。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