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三章 关于男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九月秋高气爽,她却变得懒散起来,不是窝在上,就是窝在沙发里。一个人的时候,看看电视,翻翻杂志,甚至还会给苍空打扫卫生。

    苍空其实很忙,青宁知道他做生意,知道他做的生意不干净,能经营谜这样的酒吧,他是个简单的男人吗?青宁不多过问苍空的事,只是他回家的时候,两个人总是要拥抱一会儿,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抱着。

    每每这个时候,苍空就来问她,她却总是拒绝,只安静地抱着他,感受他怀抱的温暖。苍空每到这个时候就很无奈地笑了,“青宁,我只是个男人。”

    “我知道。”她回答。

    苍空再不多说,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淡下去。她明知道,还跑来这么勾引他,勾引了,还不让他碰吗?

    而且你,只是想要他这片刻的温暖,来慰藉自己莫名的寒冷。

    “饿不饿?”苍空抱着她问,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没起来,饭都是他定点叫人送来的,她总是吃得很少。

    青宁用力地点头,苍空掐了掐她的脸蛋,“怎么跟着我还瘦了呢?我虐待你了?”

    青宁推开他,“什么叫我跟着你。”

    苍空过来抱她,无奈地笑了,“那是我跟着你,这样总行了吧。”

    青宁的表还是没有什么波澜,趴在他的怀里,偶尔蹭他几下,像一只猫。其实,青宁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在这里,每天看着苍空出门,然后又等着他回来。只觉得如此,心里便有了个期盼,她还能微笑地活下去。

    眼睛看到的这是苍空,可是心里想起的又是谁?那一个个重复的梦境,那个记忆力本该模糊了的枢。

    苍空拍了拍青宁的背,抚摸着她的头发,他对她总是极尽的温柔,像是呵护一件宝贝,“我给你做饭去。”

    青宁这才松开了手,亲自为他换了衣服,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影。他的材高大,在灶台前总是不合适的,那背看起来很温暖,很宽阔。

    她住在苍空的家里,已经半个多月,这期间,青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完完全全地把自己隔绝了。

    她不知道,自己消失了,青以安有没有找她。最好是他忘记了自己,让她彻底地消失了吧。她也不知道,这期间多少人惦记着她,多少人奔波着寻找她。她不知道,苍空这样藏着她,费了多大的劲儿。

    青宁不知道的事太多,多到,她已经不敢去知道了。

    不过偶尔,她会问一些苏苏的况。苍空每次都拿了电话给她,叫她打给离渊,离渊比较清楚苏苏的事。青宁就萎靡不振了,问离渊还不如不问!

    苍空煮好了饭,青宁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她吃起东西来也很狼吞虎咽的,苍空笑着看她,擦了擦她嘴角的汤汁,“慢点吃,没人跟你抢。青宁,我要似乎不再,你是不是就要饿死了?我以后要是不在你边,你怎么办?真的让自己饿死吗?”

    青宁随口就说了一句,“你不在我边,你能去哪里啊?你可是说过的,要一辈子陪着我,宠着我的,想赖账啊!”

    苍空脸上的笑容僵了片刻,青宁在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也是整个人僵硬在那里,端着碗的手开始颤抖,满嘴的食物卡在那里不上不下,她如同嚼蜡。

    苍空摸了摸她的头,“你这是在暗示我,让我一辈子宠你吗?”

    青宁勉强将嘴巴里的食物咽下去,放下了碗筷,站起来说道:“我吃饱了。”

    言罢转准备上楼去,苍空一把拉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的离开,另外一只后用力地扯了一下桌布,满桌的佳肴金属落地,他将她压在餐桌上,粗鲁地扒光了她的衣服,狂风暴雨一样地吻上去。

    他啃着她的唇,吸着她的舌头,他让她窒息。他抚摸她的体,挑逗她体的敏感部位。她半推半就,被他折磨得疲惫。

    苍空经常会如此,突然一下子**大增,会各种各样地要她。不管他们在什么地方,这餐桌,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了,他们经常在这里做*,**流淌在这里,他直接丢掉桌子,再买一张新的回来。

    家里其他的家具也是如此,只要是不幸沾染了他们欢痕迹的,就一律丢掉。他们每次做*,家里都跟被打劫了一样,满地狼藉,衣物撕得到处都是碎片,还有散落的家具摆设。

    等他要够了,就抱着她去楼上睡觉,也不从她体里出来,就插在里面,抱着她睡去,她起初不习惯这样的姿势。因为他仰着,她就一定要趴在他上睡,腿还要被迫的岔开。可是时间久了,她就无奈地习惯了。

    她睡得沉,因为累了,他却没有入睡,摆弄着她的头发,青宁迷迷糊糊地醒了,像一只小猫一样地挠他,组织他弄自己的头发,苍空就又来吻她,她痒得四处逃窜。他再次压她,轻声地说道:“青宁,你是不是又要开学了?”

    青宁一愣,貌似是有这么回事。

    苍空叹了口气说道:“明天我送你去学校。”

    青宁诧异地问道:“为什么?”

    苍空反问:“你会洗衣服吗?会煮饭吗?会调酒吗?”

    青宁一一摇头,苍空就叹气,“你看你什么都不会,还不赶紧去学校?没知识真是可怕!”

    “哈?!”青宁一阵的目瞪口呆。

    因为苍空的一句话,青宁不得不回到学校去,这一段子,她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学生。

    拜青以安所赐,她报送了本校的研究生。得知她自己真的被录取的时候,青宁一阵的冷笑,青以安真是下了血本了,砸了多少钱让她进去的?又去卖弄他老爹的脸了吧!

    青宁知道,她这学校校长向来是严谨的,作风正派,鲜少会因为钱财对你通融。青宁能这么横行,也全都是因为青以安有个好爸爸。

    原本青宁是想要出国留学,就算她一无是处,出去了散散心也好。可是青以安愣是将她留在了国内,留在了这一座城市,一座牢狱。

    是苍空开车送青宁去学校的,她一次坐苍空的车,很包的一辆车,兰博基尼最新款的跑车,青绿色的,像一只虫子,可动起来,比虫子快得多。

    “好好学习!下课了我来接你。别乱跑。”苍空一边给她整理衣服,一边说道。

    旁边的同学不断地驻足回望他们,大多是女生,大多是在看苍空,他这长相,放在古代的话,绝对是个祸国殃民了吧,即便他是个男子。

    青宁突然踮起脚来,在他的脸上啄了一下,眼睛的余光瞥向了那些围观的女生。苍空眸子里全是笑意,搂住她的腰,耳语道:“你想要只说么。”

    然后他就抱着青宁吻了起来,发出啧啧的响声,她的腰都快要被他弄断,四周响起了惊叹声,有男生的口哨,有女生的窃窃私语。

    突然有人拍了他们的肩膀,起初还是客气的,后来就十分用力地在拍打他们,“这位同学!这里是学校,注重影响!你们俩,先别亲了,分开一会儿!”

    苍空放开青宁,她喘息着回头,看到了这个拍他们的人,他眉清目秀,眸子里全是骄傲。有那么一瞬间,青宁呆愣住,伸出手去想要抚摸他的脸颊。

    “咦?是你啊!还记得我吗?我是桑陌啊!”男生笑了起来,明媚动人。

    青宁一下子回神,桑陌?哦,想起来了,她曾经在公车上遇到的那个男孩,她睡在他的肩膀上,害他坐过站。

    世界真是小了。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