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一章 高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顿时停住了,低头看着苍空,长发垂在他的口,瘙得他痒痒的。她的手慢慢地缩回来,放开了他的男部位。

    苍空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邪魅地一笑,“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啊?”青宁一声惊讶,已经被苍空压在了下。

    他与她四目相对,他抱着她柔软的体,她勾着他的脖子。他微笑着,眸子深邃,他如画一样的手,轻轻地挑开她上那件宽大的衣服,那衣服源自于他,他轻车熟路地解开。

    她嫩的躯,一点点暴露在他的面前。精致的锁骨、饱满的部积压在罩里,一条缝隙,深邃人,雪白的半球呼之出。

    男人最的还是女人的体,部要够大,腰部要够细,腿要够直,**要够紧。这几点,青宁全都占了,所以在视觉上和触觉上,她都给男人一种享受。尝过她味道的男人都忘不掉。更有些像是上瘾一般,比如说顾兮明。

    苍空是属于那种你捉摸不透的男人,他将她脱了精光,仔细地打量她的体。她半推半就地配合着他的动作,脱掉了自己全部的衣服。只因为那个感觉太过熟悉,她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这算是肤若凝脂了吧,他的手游走在他的上,只感觉是在抚摸一块美玉,光滑细腻,且丝丝冰冷。他的手掌温,这一冷一的触碰,妙不可言。

    他的手指在她的部慢慢地滑过,抚摸了她的半球,绕过那一个弧度,慢慢地来到了腰,指尖轻轻地点几下,引来青宁的颤栗。他不多停留,手指徘徊在她的双腿之间,从大腿面一点点地渗透进去。

    她不经意夹紧了双腿,他的手指就顺着大腿的侧面挤进去,慢慢地抬起她的一条腿,让她支起了一个弧度,幽幽的洞微微敞开。像是一张小嘴,散发着女子人的香味。

    青宁盯着苍空看,她的手已经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好了,这个男人绝对是在折磨她。她抓着单,努力地不去看他的眼睛,那双眼睛,再看片刻,她都要缴械投降了。

    她望着天花板,这个陌生的环境。青宁忽然之间开始不确定了,这里真的是医院,为什么除了药水的味道,再无其他医院的迹象了?就连他们躺着的这张,也不是一般医院的头等病房可以比拟的。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咬住嘴唇,艰难地挤出这一句话来,她的体已经有了反应。

    苍空的指腹贴着她的瓣滑过,轻声在她耳边吹气,“算是我家。”

    青宁向后缩了缩体,耳根发痒,面颊潮红。

    “要不要喝一杯?”苍空如是说,抱着她起,缓步走出了房门。

    客厅的摆设也简单得很,很像是谜里苍空的那件休息室,三面是玻璃,一面是墙,酒柜铺满了整面墙,一个长长的吧台,没有一把椅子,显然这是苍空一个人的天堂。

    房间里酒香四溢,你分不清到底是那一种酒,有陈年的伏特加,有葡萄最甘甜那一年的红酒,有神秘的白兰地,更有各种各样的白酒,辛辣猛烈。

    苍空将青宁放在了吧台上,她的体有些发软,胳膊支撑住自己。苍空站直了,两个人刚好是平视的。他转去酒柜,抽了几瓶酒过来,每一样取一点,放在调酒的容器里,然后由引子,一点点地倒入杯子里。

    他将一杯色彩并不是很鲜艳的鸡尾酒递给了青宁,“这叫**。”

    她放在鼻翼前闻了闻,酒的味道醇美,多种酒混合在一起之后特有的味道。她摇晃了一下杯子,舌尖触碰到了鸡尾酒,小口地嘬,不住地点头赞叹。

    苍空的体突然靠近,贴着她的嘴唇说道:“这酒叫**。”

    “你刚刚说过。”

    “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吗?”苍空轻柔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

    青宁忽然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了,他带给她一种压迫感,她小心翼翼地回应道:“你说什么是**?”

    苍空咧开嘴笑,额头顶着她的额头,“我给你**。”

    “什么?”青宁疑惑一声,紧接着猛地皱眉,尖叫了一声,下体突然传来的冰冷,让她无所适从,“苍空!你拿出去,你别这样!”

    “让我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青宁,别急躁,慢慢地享受吧。”他亲吻她的唇角,将她的两只手固定在背后。

    “不,不要!你拿出去,好凉,我不要,苍空!你别闹了,快点拿出去!”青宁十分的不舒服,她摇着头,略带了祈求。

    苍空却不听,看了看她的下体,那是他的杰作。他打开她的双腿,他趁她不注意,在她的私密花园塞下了一块冰,他抓着冰的一头,另一头在她的甬道里,那冰棒的粗壮,足足将她塞满了,她浑战栗。

    冰水从她的缝隙里流淌出来,她的温将冰块融化,他握着冰块,同样感受到了冰冷,这冰冷之中,还传递了她的一点点温度。他将冰块送进去几分,又慢慢地拉出来,伴随着冰水的,还有她的汁液。

    他的动作缓慢,也算是温柔,他的一双唇,亲吻在她的体上,他去咬她的脸颊,咬她的肩膀,咬她的胳膊,咬她的部。她前那颗红色的果实,被他的舌头玩转着,慢慢地变得坚硬,他吸着她的,脸颊轻轻地蹭着她的

    他站在她的双腿之间,他用力将她的抬起一些,他的坚硬蹭着她的缝,用力地摩擦着她。与此同时,她前面的幽幽洞,无限的冰冷,冻得她浑颤抖,双腿像是痉挛了一样。她抱住这个男人的体,哀求他不要。

    “苍空,不要,不要了,我难受。”她强忍着眼泪。

    苍空吻她的脸颊,“乖,才刚开始呢,我说过要给你**的。”

    “我已经**了,我知道**了。苍空你拿出去吧,我冷,我冷。”她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对着他撒,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会撒

    苍空重重地吻住了她的嘴唇,狂野的让她无法呼吸,她下体的冰块在慢慢地融化,他将她抱得紧紧的,按在了吧台上,丢掉了冰块,解下自己的裤子,一个,进入了她的体。

    他快速地进出,用力地撞击,她整个人瘫软,下体突然涌上了火,与尚未消退的冰冷打斗在一起,真真是冰火两重天。他卖力地演出,让她喘连连。

    “嗯……”长长的一声呻吟,青宁觉得满足,这个男人的尺寸不错,足够将她的空虚塞满,技术也不错,足够挑逗起她的漏*点。

    他越来越用力,加快了自己的频率。青宁喘息着,“慢点,你慢点……苍空,慢点……我受不了……你别这么用力……啊!求你了,慢一点,我会被你撞坏的……”

    苍空勾了勾唇角,“只是这样就受不了了?我还有很多可以跟你玩的呢。”

    他说完,抓住了她的大腿,用力地一拖,将她从吧台上拉了下来,腿挡了一下,不至于让她摔在地上,她整个人被倒了过来,那私密完全打开,他一顿一起,都插得极致。

    青宁开始后悔了,这男人给的**,要让她干了。

    苍空抱着她在地毯上翻滚,不给她片刻的停歇,就算他自己不进去,也一定要在她的体里塞个东西,慢慢地进出她的体,看她妩媚的放模样。

    而青宁也感觉到,她被苍空玩了,玩的极致了,以前没有人敢这样玩她。她明明想恨,她明明想推开,她明明喊了不要,可他真的给自己的时候,她还是有无尽的快感,这体还是犯

    她要这个男人,她要他给的刺激,她要他,要苍空。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