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章 强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醒过来的时候,头还是有些疼的,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有些朦胧,一张男人的睡颜映入眼帘。

    只一个朦胧的轮廓,她觉得熟悉,心里似乎暖了起来,伸出手,慢慢地抚摸着那张男人的脸,好似多少年之前也曾如此。

    男人的睫毛动了动,睁开眼睛,握住了青宁正在抚摸自己的手,问道:“还疼吗?你这傻瓜,下次可别犯傻。”

    青宁抿着唇笑得甜美,轻声说道:“枢,我下次不会了。”

    “你叫我什么?”

    冰冷的声音让青宁彻底地清醒过来,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没了先前所有的温暖,有些尴尬得笑了笑说道:“苍空是你啊。”

    “你把我看成了谁?你还想是谁呢?”苍空突然靠近了青宁,眼睛盯着她的眼睛,鼻翼贴着她的鼻翼。

    青宁忽然觉得,气压有些不对劲儿,向后缩了缩体,苍空却突然按住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峰若有似无地扫着她的嘴唇,眼睛一点一点地深邃下去。

    “苍空?”青宁迟疑地开口叫他。

    ……

    “苍空?你怎么了?”

    “没什么。”苍空回过神来,扶她起来,将枕头摆好,让青宁靠在上面,“饿不饿?”

    青宁摇摇头,感觉到一阵的晕眩,苍空连忙按住她,“你的头受伤了,别乱动。”

    青宁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地窝在上,悄悄地打量这房间,看色调像是苍空的风格,可是从味道中辨别,就猜得出,这里是医院。她猛然间想起,跟一群看似黑道的男人冲突了。青宁瞬间握住苍空的手,急切地问道:“苏苏呢?”

    “好得很。离渊照顾着呢。”

    “离渊?那还有好吗?”青宁想起了苏苏前阵子一直躲着离渊,想到那两个人的关系,不由得为苏苏捏了一把汗。

    “那……”青宁言又止。

    “还想问谁?”

    “跟我们一起的另外一个女孩呢?”

    “还是关心你自己吧,其他的人别管那么多。个个都比你好。”苍空显然是不愿意多说什么的,就此打住了这个话题。

    对于乔媚,她是恨得牙痒痒了,她想质问乔媚为什么这样,可是还没什么资格指纹乔媚的私生活,唯一有资格质问的,也只是乔媚为什么上了青以安的,但是这一点,她也不敢去质问了。

    青宁这人有点奇怪,对于乔媚也产生了那种护犊子的感,自己怎么打怎么骂都不解恨,可就是不能让别人碰了乔媚。

    “吃点东西吧。”苍空端了一碗白粥进来,很是清淡的。

    青宁躺在上瞥了一眼,自然而然地皱眉头。

    “吃点东西吧。”苍空陈述的语气,似乎告诉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不饿。”青宁缩进了被窝里。

    苍空一把掀开了被子,“你睡得够多了,吃点东西。”

    青宁扁着嘴说道:“你放着吧,我一会儿吃。”

    “一会儿真的会喝吗?你可别骗我,你要是敢骗我,我就天天煮白粥给你喝,喝到你求饶为止。”苍空略带了一点威胁的语气。

    “宁,乖乖喝了,你那个小脑袋别给我想些乱七八糟的来对付我,你要是敢欺骗我,我就天天煮白粥给你喝,喝到你求饶为止。”像是电影回放一般,这一句话突然从青宁的脑海里闪过。

    那也是一个如此的午后,她病怏怏地躺在上,有个少年端了一碗白粥过来,看得到上面的袅袅气,淡而无味的白粥,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反胃了。青宁不肯喝,少年执拗地要她多少喝一点,两个人僵持着,最后还是少年妥协了,放弃了让她喝粥,吻住了她的嘴唇,无限地叹息,“我该那你怎么办?”

    “在想什么?”苍空突然出声,打断了青宁的思绪。

    她的眼前动,画面慢慢地模糊,然后清晰了,最终定格在苍空的脸上,她歪着头看他,无限的疑惑,“你是谁?”

    “苍空。”他回答。

    青宁咬了咬嘴唇,“你跟一个人很像。”

    “哦?我还是一次听说,我长得像谁?”

    “不是长相,是感觉。”

    他的眸子锁住了她的眼睛,淡淡地问道:“那人给你的印象很深刻?让你看见我,都联想起那个人来了?”

    青宁瞥了一眼窗外,天气并不算好,淅淅沥沥地下着雨,仔细地听,还听得到雨水的敲打声,长久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声,“过去了。”

    “很好。”

    “什么?”

    “喝粥!”苍空命令的口气,眼睛也睁大了,让人不得拒绝。

    青宁有些委屈了,看着那一晚粥发呆,“你怎么还没忘了这茬啊!”

    “你要跟一个商人比谁的脑子转得快吗?”

    青宁挫败了,却也无可奈何,跟苍空在一起,除非他不说话,只要他一开口,那绝对就是占上风的。她说不过他,他那嘴巴,可以很毒辣,也可以很冰冷,柔的时候还真是少有。青宁总觉得,他像是一潭水,有时候可以很冷漠,有时候可以融化了你。

    苍空舀了一勺白粥,放在自己的唇边吹了吹,舌头点了一下,确定不烫了,才送到青宁的唇边去,“啊,张嘴。”

    他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张开嘴巴师范。青宁再一次发愣,苍空就捏了她的下巴,强行地将那一勺灌进去,“吃饭才好的快,你现在体虚弱呢,你当我愿意这么吃力不讨好啊,你当我愿意让你嫌弃啊。这小傻瓜,还不都是为了你。我怎么舍得……呜……”

    哐铛一声,那一晚白粥打翻在地上,精致的瓷碗在地板上滚了几圈。而苍空被青宁压在上,她整个人覆盖上来,嘴巴贴着他的嘴巴,疯狂地亲吻着苍空。

    她的唇火,她的舌滑腻,她像一条蛇,缠绕在他的上,温体与他摩擦在一起,她着他的唇,手掌在他的口来来回回地抚摸着。她探索了许久,苍空的牙关依旧是紧闭的,她只好放弃,一路吻下去。

    吻着他的下巴,吻着他的喉结,吻着他的锁骨,发出啧啧的声响,她咬着他衬衫上的纽扣,舌头卷起,一颗颗地扯掉,她的舌尖滑过他的口,手伸向了他的裤子,握住了他的男部位。

    “青宁,你这是要强暴我吗?”苍空突然开口,他自始至终都是木讷的,一点都不反抗,像一具尸体。

    青宁突然一震,抬起头来看着他,这张脸不像、这声音不像,这体的感觉不像、可怎么就是觉得,他是他呢?

    苍空伸手抚摸了青宁的脸颊,“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强暴了你。如何呢?”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