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十五章 青以安禁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大门吱嘎一声打开,青宁似乎看到了掉落的灰尘,青以安异常的烦躁,西装随便一扔,然后就去扯自己的领带。

    他扯了好几下,领带都没被扯下来,似乎拉错了方向,领带变得越来越紧了。

    “!”青以安咒骂一声。

    青宁有些震惊的看着他,青以安爆粗口了,这太难的了。青宁恨不得把这段用DV拍下来,太有纪念价值了。

    “我来吧。”青宁伸手去解青以安的领带,慢条斯理的。

    青以安送了手,站得笔直。

    领带被他拽成了死结,牢牢地拴住,青宁无奈,只好张嘴去咬,她的指甲实在是解不开,只能用了牙齿。

    青宁踮起脚,凑到他的脖子前,咬住领带打结的一端,慢慢地拉扯。

    她温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脖颈上,青以安低眉垂目,心似乎平静了一些,没有方才那么烦躁不安了。

    “为什么生气?”她终于解开了他的领带,抬起头来问他。

    青以安看了看她,一声不响地推开她,显然是不愿意多说的,那个别扭的样子,让青宁见了十分的不爽,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强行地将他拽回来,揪住了他的衣领,翘起脚来与他对视。

    “衬衫皱了。”她微微地笑着,带了点妩媚。

    青宁松开他的衣领,手掌在他的口抚摸了几下,抚平了那衬衫,然后开始解他的扣子,一颗跟着一颗。

    青以安仿佛一点都不惊讶,老老实实地站着,让她服侍着,像一个高贵的王者。

    青宁眉眼含,满脸的笑意,对青以安柔声细语地说道:“要洗澡吗?”

    说着,已经将手插进他的衬衫里,放在肩膀上,手轻轻地一推,青以安的衬衫就滑下去,掉落在地毯上悄无声息。她的手掌却还没有离开,体靠近了几分,抚摸着他的背,指甲留下了抓痕,她昂着头,笑而不语。

    青宁喜欢好看的男人,喜欢材好的男人,喜欢沉默的男人,喜欢有个的男人,喜欢技术好的男人,她尝过那么多男人的味道,榨了他们那么多的精气,可那么多下来,都不如眼前的这一个。

    不得不承认,青以安是个妖孽,比青宁还要祸害。青宁的手在他的体上抚摸着,她喜欢这样光滑紧致的皮肤,青以安不年轻了,可这材保持的太好,皮肤也太好。

    他是有点小麦色的皮肤,光滑的似水,她抚摸他体的哦时候,总感觉,是水在自己的指尖流动着,他这倒三角形的比例,也是她所喜欢的。

    这样腰,抱起来舒服得很,这样宽阔的膛,依靠起来,安全的很。可唯独,这样的男人,你要不得,危险得很。

    她要吗?她能要吗?对于这个妖孽来说,想要谁是不行的呢?她玩得起,因为从来没有投入过真心。

    青宁呵呵地笑了起来,将自己贴在青以安的口上,脸颊蹭着他的膛,嘴唇似是无意地划过他小巧的**,手从背上一路下滑着,悄悄地冲破了皮带的关卡,捏了捏青以安的部。

    青以安却动都没动,就低头看着她,额前的碎发垂下来,那双深邃的眼睛,你看不明任何感。

    “没意思!青以安我都要怀疑你无能了。”青宁有些挫败,叹了口气,从他上下来,离他半步远。

    男人最忌讳的是女人说自己无能,他们那自尊自傲,永远都不会想要被人蔑视,尤其是蔑视他们的小弟弟,蔑视胯下的活。

    可青以安一点都没生气,赤着脚站在那里,上**着,腰带低低的,看得到那精壮的小腹,几块腹肌。

    “不过股还是很的,怎么保养的?”青宁嬉笑着,又拍了一下他的部。

    青以安突然抓住了青宁的手腕,迅速地向前走了一步,青宁本能地后退,他一用力,青宁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青以安的俊脸立刻靠近,他俯下来,鄙视着她,一字一句道:“别玩大了。”

    “玩你?我怎么敢。”

    “青宁!”青以安瞪了眼睛,明显是在生气。

    越是这样青宁就越是开心,搂住了他的脖子,笑着问道:“有事吗?”

    青以安的脖子有些僵硬,潜意识里直了体,思虑了一会儿说道:“你出去散散心吧,上次去过的那寺庙,你再过去住几,等我忙完了这边就去接你回家。”

    “好。”青宁爽快地答应。

    她反对也没有用,她说的好听点是青以安的私生女,说的直白点,她什么都不是,她有什么地位?还不是一只皮球,谁想踢就踢一脚。青宁也想过要问他到底出了什么大事,可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这样自以为是的男人,必然是要解决了所有的问题以后,才叫你知道曾经出过多么大的事

    以此来让你震惊,来满足他们的虚荣心。青宁答应了,纵容了,头一次这样听话了,那寺庙,说句实话,她还惦记着,很难以置信地惦记了。

    “不问我为什么?”

    青宁的沉默和顺从,忽然让青以安起了好奇心。

    青宁呵呵地笑了起来,“你不会让我在别人那里吃亏。至少是你认为的不吃亏。青以安我等着你来接我,最好是一辈子的时间。”

    “那么不想见到我?”

    “你应该用肯定语气。”青宁的脸忽然凑近了些,在他的嘴唇上飞速地啄了一下。

    青以安的瞳孔放大了一些,青宁有些计得逞地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为什么皮肤这么好了,因为你。爸爸,这样伤……呜呜……”

    那个体的字还没有说出来,她的嘴唇就被一双冰冷的唇给封住,她的脑子瞬间是空白的一片,嗡嗡作响,好似在空旷的山谷里,突然出现了的声音,让你惊恐无助,同时也在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