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十四章 清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被青以安的一个电话弄得一头雾水,这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了,能让青以安也乱了阵脚。

    这貌似还是头一次见呢,青宁的唇角忍不住就开始上扬了,青以安抓狂一直都是她乐于见到的,最好就把他的肺也气炸了。

    “哈哈……”青宁笑出声来,一路走一路笑的,像个小疯子的模样。

    这让旁人看了,很是惊奇,这到底有什么开心的事呢?

    不过,青宁还是听了青以安的话,跟站长请假回家,倒不是因为畏惧青以安的权威,只是她现在迫不及待地回去,想看看青以安抓狂的样子。

    大宅也是在郊区了,她这边离得很远,平时都是青以安派车来接她回家的,今天这突发况,她只好一个人坐公车过去,整整横跨了半个北京城,外面烈炎炎,公车里冷气充足,也不难熬。

    青宁寻了个过道的位置坐下,旁边也空着的,她并没有靠窗,因为太阳晒得,当了窗帘也觉得烤人。

    青宁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其实也睡不着,只是不想睁开眼睛,看见那些成双成对的小侣们,他们都太年轻,他们都太甜蜜,看在眼里烦躁。

    脑子里忽然想起,前几天新闻报道的,因为温度太高,有公交车自燃的事,青宁脑子一闪,突然想到,若是这辆公交车也自燃了,她有没有那么好的命逃出去,毫发无损呢?

    “抱歉,姐姐打扰下,里面有人吗?”

    青宁睁开眼睛,昂着头看站在她旁边的这个人,年轻的男孩,白色的衬衫,清爽的头发,个子高高的,被头顶上的空调吹着,头发轻飘飘的。这男孩皮肤白得有些过分了,映衬了红唇,说话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带了友好的笑意。

    这个男孩很纯,这是他给青宁的一印象,像一张白纸,好看的白纸。他的样子,让青宁恍惚之间想起,很久之前,有人陪她一起看本动漫,那里面的男主角通常都是这样的,有着白白的皮肤,高挑的材,头发略微有些长,风吹过刚好能拂起来一点的程度。

    还是个学生吧,青宁看到他斜挎了个书包。这么站着看了好一会儿,青宁有点恍惚了,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红色的小领带一条,校服打扮,可却熟悉,很久之前,也有人这样清爽地出现在她的面前,高高的个子挡住她的阳光,低着头捧着她脸,然后用额头蹭着她的额头。

    “姐姐,里面有人吗?”男孩见青宁一直盯着自己看,微微地有些脸红,眼睛向一边看去,其实车子里不是没有其他的空位,尽管人不少。可是他一上来就想要坐在这里,一来是因为靠窗,二来是因为青宁,她是这车里最好看的一个,她那种好看,让你觉得惊艳,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他走过来要坐在这里,也是人之常

    “啊?”青宁恍恍惚惚地应了一声,然后稍微地侧了子,“没有的,进来吧。”

    “谢谢。”男孩笑了笑,有些羞涩的样子。

    他将书包放在腿上,头仰着,比起眼睛开始睡觉。青宁看了他许久,这个男孩的侧脸很好看,很舒服的,她见过太多惊艳的男子,却很少留意这样舒服的,她怕一旦她觉得一个人舒服,就会贪恋下去。

    毕竟,貌美的男子,不过是视觉上的享受,时间久了,你看的厌倦了,也就作罢了。可是让你觉得舒服的男人,是感官上的享受哦,时间久了,你习惯了,就会变得可怕,因为戒掉的可能不大,就算戒掉,也该是像戒毒一样的难受。

    男孩忽然皱眉,嘴巴也跟着张开,慢慢地用嘴巴呼吸着,喉结一动一动的,似乎在吞着自己的唾液。

    青宁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人晕车。招了招手,让乘务员拿了塑料袋过来,青宁才刚打开,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那男孩就吐了出来,青宁就给他撑着袋子,看着他呕吐。

    一些黄色的液体,并没有其他的东西,他大部分是在干呕。过了好一会儿,他停止了呕吐,青宁拿了自己的手帕给他,“擦擦嘴巴。”

    男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过手帕,“谢谢,麻烦你了。”

    “没有。”青宁竟然也对他笑了,一个纯净的笑容,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笑过了,连她自己都没感觉到,这个笑容的清澈。

    想了一会儿,青宁又拿了瓶水给他,“我喝了一点点,不嫌弃的话,拿去喝了吧。”

    男孩再次结果来,咧开嘴笑了笑,有些傻气,“谢谢你。”

    他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地喝了好几口水,不斯文,也不粗鲁。青宁再一次怔住,看着他发呆。

    他喝完了水,用手帕擦了擦嘴唇,不好意思地看向青宁,“让你见笑了。”

    “没关系。”青宁抬起头来,她不想再看他了,似乎对他没有抵抗力,她心里痒痒的,想就这么看着这男孩,什么也不做,只是看他,可看了也没什么用,所以她制止了这行为。

    男孩挠了挠头,笑得憨态可掬,“刚才我貌似跟你叫姐姐来着,可能我叫错了,你估计没我大。”

    “随便吧,无所谓。”青宁淡淡地说道。

    “我把你的手帕弄脏了。”

    “没关系。”

    “手帕上绣的是……紫竹林吗?倒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这样刺绣,你绣的?”

    “嗯。”

    青宁是有些惊讶的,这手帕是前些子在家里绣着玩的,给了青以安一块,被他丢了,自己绣了那么多,本也打算丢掉的,可是看到这一块忍不住贴带着了。他竟然注意到了,这人心细如尘了。

    “洗干净了我还给你,我在这附近的S大教书,我叫桑夏。这个是我的联系方式,洗干净了我会还给你的。”他说这拿了张名牌塞在青宁的手上,过了会儿又惊声说道:“该是你留个电话给我,不然也找不到你。”

    “真的不用了。”青宁收回了手,之后没再说话,默默地待在他边,闻着他上淡淡的柠檬气息,很舒服。

    这种感觉很舒服,像是很久之前,她和那个人躺在草地上,从指缝之中看着蓝天,那个时候也是如此的惬意。

    这的确不能说是个男孩,不过是打扮的青了些,实际上年龄比青宁大了两岁,被那张脸蛋给欺骗了。

    头越来越沉,突然一垂,青宁醒了过来,旁边还坐着那个男人,看到她醒来微笑了下,“醒了?”

    青宁注意到自己是靠在他肩膀上的,并且,他的口有一摊的水渍,莫非是她的口水?

    公车刚好报站,青宁慌慌张张地就下车了,离她爷爷家不远的地方。回头看了眼,竟然发现那个男人还跟着自己,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那人笑道:“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不过是坐过站了,要再坐回去而已。”

    “过站了?是因为我?”青宁想起,方才是枕着他的肩膀的。

    他微微地笑了,有风吹拂过,白衬衫的一角被吹拂起来,让他看起来略显单薄,唇角上扬着,“让你多睡一会儿,舍不得叫醒你,你睡得跟小猪一样香甜。”

    青宁瞬间瞪大了眼景,眸子里闪过惊讶,也有惊恐,他这样笑起来,像极了一个人,那人也是白衬衫黑裤子的清爽打扮,也是这样微笑看着自己,也会说舍不得的话。

    “你怎么了?”桑夏按住了青宁的肩膀,低头问她。

    “啊?!”青宁一瞬间的慌乱,推开他向后退了一步,“没什么,再见。”

    青宁拔腿就跑,简直是落荒而逃,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是她眼花了吧,是她的错觉吧,桑夏,怎么会那么像他?

    她慌张地车都忘记打,一路奔跑着,不多时,一辆汽车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青宁又是一惊。

    车门打开,青以安从里面走出来,西装革履的,伴着那张冷脸,森森的感觉,他皱着眉头,气冲冲地抓了青宁的手腕,“怎么才过来?上车,我们回家!”

    青宁略微地怔了下,然后被他拽上车,方向却是青宁来时的方向。于是问道:“怎么走这边?不是去见爷爷吗?”

    “你爷爷老糊涂了,等他没病了我们再来!”青以安口气不善,还在生气的样子。

    青宁狐疑地看他,“青以安谁惹你了?拿我爷爷撒气呢?我爷爷那么和蔼的一个人,你又气他?”

    “放!统领过千军万马的将军,会是个好人?会和蔼?你做梦呢吧!”青以安怒斥了一句。

    青宁更是纳闷了,“我爷爷把你怎么了?他让你给我找后妈?”

    青以安瞪了她一眼,“是你自己把嘴巴闭上,还是我想办法让你闭嘴?”

    青宁白了他一眼,这人莫名其妙的,不问就不问,以为她闲着没事做?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