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二章玩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准拟佳期 书名:暗扣青色
    青宁还迷迷糊糊的,被这几个人像皮球一样的扔来扔去,落入不同的怀抱,冷不丁听到有人喊她,神还没回过来,眼睛眯着,那个慵懒的享受模样,真是让人想抽她。

    青以安也没动,就站在那里,等着青宁过来,收费站的人跟他说的是,您女儿被一群男人给抬走了。

    说的多吓人,跟绑架似的,青以安那么有钱,他女儿被绑架了也正常。

    可青以安去看了当时的录像,镜头里的人眼熟,貌似就是前阵子跟青宁在酒吧里鬼混的那几个小子吧。

    青以安以前不管青宁,是因为她还没玩的那么疯,跟这几只在一起的那一次,可真是疯了。一个女孩子,再怎么堕落,也不至于同时跟几个男人搞在一起。所以那一天,他去了,所以今天这一次,他又来了。

    再看那五个男人,傻眼是因为没想到这么个尤物是青以安的女儿,没想到青以安有个这么大的女儿,更没想到的是,他们正玩的高兴呢,有个家长级别的人物来打扰。

    你说他们能乐意了?管你是谁呢,他们眼里还没有怕的人,不过碍于青宁,他们只能沉默。

    这几个人今天出奇的一致,谁也没闹下去,各自心里想的都是,算了,一会儿就算是挨揍,也忍了,谁让那是青宁的亲爹呢,谁让这个青宁他们不释手呢!

    他们默默地起,齐刷刷地脱下自己的外,裹住了青宁,然后站在了一起,像个等待首长视察的士兵。

    青宁看得直想笑,方才这几个人可不是这么乖巧的。

    要知道,看一群疯魔了的人突然变得乖巧起来,是个什么样的感觉,着实是喜感了。青宁哈哈大笑,在地上都要打滚了的样子。可这么一滚,那该在上的衣服可就跑到了一边去,布满吻痕的露出来。

    “喂!当心啊!”顾兮明赶紧喊了一声,蹲下去将衣服拉好。他还会怕她走*光?

    青以安倒是不慌不忙地走过去,推开顾兮明,自己蹲了下去,脱下西装,扔给青宁,说道:“自己走,还是我拖你走?”

    青宁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笑嘻嘻地看着青以安,旁若无人地站起,当着这一群男人的面,穿上了青以安的那件西装。

    青以安的材高大,青宁穿上以后,西装的下摆刚好盖住部,她抿着衣服,瞥了一眼青以安,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带,笑道:“借用一下。”

    然后迅速地抽走,系在了自己的腰间,固定住那件衣服。

    青以安满意地点点头,“走吧。”

    青宁嗤之以鼻,顺便还翻了个白眼,绕过青以安一个人走到前面去。

    “青宁!”鬼鬼叫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叫她什么,只感觉就这么走了,他心里不舒服,只觉得,这么跟青以安走了,回家她会不会挨揍?

    青宁回头,青以安上前一步,挡住了青宁,微笑着对那几个小鬼说道:“你们几个,我记住了。玩到我女儿头上了是吧,回头我告你们家长。”

    “喂!你不是吧!”顾兮明惊呼了一声,这青以安怎么还敢这种事儿,该不会是真的要跟他们家老头子说吧,虽说不怕什么,他们这也算是自由恋,可是被长辈念叨总是烦躁的。

    鬼咧!谁跟他是自由恋?估计也就顾兮明这么想,还好意思说自由恋,人家连他们的名字都还记不住。

    青以安点了点头,“我还就打算这么做。”

    “这是小学生干的好吧!”鬼鬼也恼了,他是不怕老头子教训,但是怕老头子教育,那是三天三夜也教育不完,能从远古时代一直给你讲到新中国解放。

    “叔叔我对待什么人用什么办法,你爸没教过你?!”青以安依旧是笑着,他这笑容灿若桃花。

    若是让他那些员工看见了,铁定是会觉得天塌下来的,青以安一笑准没好事。瞧这人,还好意思称呼自己是叔叔。

    “呕……”青宁听了一阵的反胃,青以安这人不是不要脸,而是根本就不知道脸是个什么东西。

    青以安回头看了一眼青宁,“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青宁瞪他,“我说我看见你恶心,你能消失吗?”

    “宁儿,又耍小孩子脾气。”青以安似是嗔的一句,似乎还带了慈

    青宁听得浑不舒服,当即就翻了脸,“到底走不走!”

    父女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车里的空调依旧是能冻死人的温度。

    青宁把自己缩在后座上,抱着腿,头埋在膝盖里。

    青以安发动车子,直到上了高速公里,才从镜子里看了她一眼,不冷不地说了句,“这是忏悔什么呢?”

    青宁没吭声,青以安又接着说道:“玩的不错啊,我把你放在这么个地方,你还能跟五个人一起玩,青宁我倒是小看你了。”

    青宁埋着头,低声说道:“彼此彼此,你种的种子,结出来的是什么果子,你该清楚,不是有句,上梁不正下梁歪么。”

    “赖到我头上来了?!”青以安还是没发火的样子,然而微笑着才更可怕些。

    “爸爸,你刚才可真是帅呢,欺负人啊。你要告他们家长?你怎么说?说你儿子玩了我女儿?还是五个人一起玩的。”青宁突然抬起头来,她有些挑衅地说。

    青以安的目光再次落在青宁的上,“做的时候,戴了吗?”

    青宁瞬间瞪大了眼睛,“青以安!”

    青以安踩了油门,加速行驶,同时将空调关小了一些,又说道:“带了没?我估计是没有吧,五个人轮着来,哪有时间啊。你这体也受得了,回去给你补一补子,下次争取十几二十个都没问题。到底是我小看你了,这要是回到古代,你去当军都没问题了。”

    “青以安!”

    青宁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句话,她有多讨厌他,这牙齿咬的就有多紧,恨不得咬碎那一口银牙。这是一个当父亲的该说的话?这一切都是从八年前开始改变的,她忍了整整八年。

    青以安再次瞥了青宁一眼,发火了,很好。

    可他还是接着说:“他们几个有病没?可别染上什么病才好,**可不是个好事。青宁你以为自己很会玩吗?我玩的时候,还没你呢!”

    青宁翻了个白眼,“废话!你是我爸,我要是你比先出来,那你得跟我叫妈!”

    青以安轻笑出声,“啧啧,这是跟谁学的?伶牙利齿了。”

    青宁不想再理他,躺在后座上,腿翘着,她看了眼窗外,忽然觉得这里不大对劲,她立即坐起来,这方向不是去市区的,汽车突然一下子停下来,青宁这个没系安全带的就一下子撞在了前座上,她爬起来,问道:“青以安,这什么地方?”

    青以安解了安全带,下车将后面的车门打开,俯看着青宁,“自然是好地方,你不是愿意玩么,在这里,让你好好玩玩。”

    “我要回家!”青宁头一甩,怎么都不出去。

    “回家急什么,爸爸得教你怎么玩啊。免得你以后出去了,有人笑话我青以安的女儿不会玩。下车!是你自己下来,还是我拖你下来?”

    青以安说的不容拒绝,那阵仗还真是,你不下来,他就动粗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暗扣青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