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脱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第九十八章脱了

    张柏泽和赵伤离从小斗嘴打架,从来就像是家常便饭。看书请到玖 要讠卖还能获QB记住我们的网址.9│Du.nèt虽然赵伤离年纪大点,但大多数的时候还真的不是在张大官人的对手。当然!我这里说的所指的是在智力上。赵伤离从小也没少揍张柏泽。

    张大官人以前打不过赵伤离,而且他的说法还多,说什么要想揍人,就得先挨揍的一些歪理邪说。弄得张大官人一直以来都是以挨揍的份而视人。难得的英雄一会两次的,不是落荒而逃如丧家之犬,就是小命不保,命游黄泉。

    但是怎么说张大官人还是福源双智,到现在还能留着一条小命在和赵伤离在这里斗嘴打,不能只说是他的智商的问题还是武力值的问题了。

    都说是一理,二命,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

    张大官人书读的不多,祖辈也没积啥德,至于风水一说就更别提了。祖坟由于张大官人的老爹显得麻烦。直接把张大官人的爹的爹的爹的小坟头放在了他们家后山的小花园里,弄得张柏泽小时候还能去玩耍的儿童乐园成了现在的鬼魂寓所。

    张大官人的爹把祖坟是一迁再迁,而且所谓的去找个算命先生,风水先生啥的就跟没有了。张大官人的爹不能不说是一唬人。在这种事上还自己做主,还真的可谓是大权在手,无所事事。

    张柏泽知道赵伤离从小到大就有一毛病是说什么都该不了的,那就是如果他开口向你询问的事,不管他表面上装的多么的不经意,那都是在表面上,其实他内心的渴望,不外乎月潮时候的海洋呼啸。

    张柏泽记得在他小的时候最见不得他的百合姐姐对自己好,只要一见到一丁点的风吹草动,他就颠的赶过来讨好他的漂亮姐姐穿着百合色泽的水花洋群,小脯稍微初具规模,但也是清新的邻家有女初长成了。不能跟那些大股大脯的洋妞相提并论,但是要说勾引一下当时十五六岁的赵伤离还是手到擒来,跟本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他拿下。

    赵伤离当时也是真的不争气,刚来他家的时候,还真的跟乡下农村来的土包子傻袍子,一进家门眼睛都看傻了,不能不说这哥们的眼力也实在是比较强悍。要不是第二天他跟张柏泽把屋子里面当初作者的三十二个女人都评价了一番,而且还把他的百合姐姐推举之,让他心里一乐之下,才把这小子留下来。要不然就充这小子一进门差点没流出口水把眼珠子瞪出来的丢老人的表现,张大官人虽然年纪小,但在家里的地位可不小,说话从来是说一不二的。

    张大官人当初要是赶走一个人,那你就是谁求也不好使,你要是不走。张大官人也不给你玩啥娘们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一些无趣的无聊至极的把戏,但是张大官人这离家出走这一说也不怎么光彩。但还好他用了一次两次,张柏泽的爹就知道了这小祖宗的脾气,一般也不去理会和他辩解一些孩子气的游戏。在家里也就渐渐的让这小子说的算。其实主要是培养他的霸道和专权。

    张柏泽的爹是有打算的,儿子就一个,得好好的利用一下。他不用为了啥养儿防老的低能儿思想,也没有思想老到为了啥传宗接代儿奋斗,更不是望子成龙心切儿恨铁不成钢。

    张老爹就是要把儿子培养成跟他作对了将近十年的老对头那样的人,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很不消这厮的一些唯唯诺诺的做派,但是心里还是佩服人家的才气和思想。要不咋能在自己的脑瓜顶上呢。虽说张老爹现在在咖厘尼亚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当家人,但是这么一个弹丸之地还真的还有一人是皇帝,张老爹就赶称作是太上皇。

    但是这太上皇说的好听点就是退居二线,可是张老爹还没到退休的年纪呢。只是他的思想有点跟不上行事。现在是和平年代,人家都不跟你真刀真枪的动手,主要都是玩君子动口不动手,别后却小人行径无疑的被鄙视的行为。..

    可是在表面上却都还是好朋友,好同时。张老爹近年来也学起了这一把戏,只是玩起来有点驴唇不对马嘴,都说铁杵磨成针,熟能生巧,可是张老爹就是学不来呢。看着儿子渐渐张大,就动起来张柏泽的注意。

    可是这老爷子的教育理念还真的是不敢恭维。张大官人小的时候好好的一个粉雕玉镯的胖嘟嘟的小朋友,竟然被他教成了个小土匪。比较讽刺的是这小土匪还就是跟他作对唱对台戏。你说东来我说西,就是不听你的。

    张老爹由于边也没啥师爷军师啥的小跟班给他出主意,一般看着他的人只要一看着他老人家火,大气都不敢喘。谁还敢给他提出自己的意见,还真的是不要命了。可是张老爹这么打岁数的人却有一个小弟弟,虽然说是以兄弟相称,但是却也一直当儿子养着。这哥们也算是当时唯一一个能跟这小暴脾气的人能说的上话的人。

    他的一个注意让家里也突然闹起来。

    张柏泽知道赵伤离一直在打叶百合的注意,可是张大官人看的死死的,而且他的百合姐姐还是真的比较争气,一直不受赵伤离这厮的勾引。所以也没有让这厮得逞。但是赵伤离的小心虽然比较郁闷,也渐渐的打消了这个念头。但两人多次较量之后,他的一些小毛病还是让张大官人尽收眼底。

    赵伤离看着张柏泽那气人的表,还真的一时间来了男子汉的脾气,要知道赵伤离也不是啥好鸟,虽然小的时候尽欺负张柏泽。再一次他要和百合小妹妹去单独看电影,却被这个小王八蛋像个跟虫似的总是跟在他们的股后面给破坏了之后。赵伤离一气之下,连续给这小子八个背摔,六次点炮,七个连续两组的组合拳。打得张柏泽这小体还真的有点不分东南西北。还好在赵伤离之后的左右开工的哄着这个张家大宅子里的小祖宗,再加上以在连续的保证。张柏泽才没有向家里告状。饶了这小子一命。

    可是从这以后,赵伤离有些时候就有些气愤不过,总是接着机会想欺负一下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多的臭小子。现在。赵伤离就在压着火,瞪眼恼怒道:“你这小子是不是又欠揍了,上有痒痒了是不是,竟敢拿你哥穷开心?”

    张柏泽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看着这个吹胡子瞪眼睛的气的不行的还让别人管他叫哥的人,道:“这只是一个公平的交易,你不脱我就不说,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难道你说过的话,不算数,你要是说话不算数你就是那啥。”

    赵伤离气道:“啥啊!”

    张柏泽笑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你知道的,有何必多此一举一问。”

    赵伤离道:“懒得跟你废话,快点说,看见啥了。”

    张柏泽道:“啥都没看见!你不守规则,我就不说。”

    赵伤离道:“我什么时候不守规则了,你不说是叫唤吗,但你一开始也没说让我脱衣服啊!我只是说答应你一件事好不。”

    张柏泽瞪着眼睛看着他,道:“我的交换条件就是你把你的衣服给我,我告诉你,不然免谈。”

    赵伤离一时间无语,他的说话不算数可是出了名的,看来这一次张柏泽这小子还真学乖了,竟然不上当。心里琢磨着怎么忽悠这小子。

    张柏泽看见他眼睛咕噜噜的乱转,就知道这老小子没在想着啥好事。张口说道:“你也不用费劲了,我告诉你,你给我条裤子,这公平吧,也不为难你了,你看咋样?”

    赵伤离听见张柏泽松口了,心里一下子松气了不少,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拿出来以前谈判的口气,摇头道:“不行!”

    张柏泽道:“怎么不行,难道你没穿内裤?”

    “放!”赵伤离一时急之下又开始爆粗口了,他可不想张柏泽有的时候就玩些人家江南小书生似的玩儒雅。他这年纪对这些已经不敢兴趣了,到现在他总算是已经明白了,家里的两个美女妹子都不是他的菜,也就不在打主意了。虽然一直鄙视张柏泽这小王八蛋的运气好,能得家人青睐,估计他也没一次的好好的自我反思一下。就赵伤离那一脸的色狼嘴脸表现的淋漓尽致,是谁谁不害怕啊!

    张柏泽道:“你不同意拉到,别以为谁求着你呢?”

    赵伤离比较无奈,就这一件破事,他没想到会和张柏泽墨迹到现在,有的时候赵伤离都想他是不是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怎么老是被这小子克制。无奈道:“好吧!既然咱们谈不妥,那就谈判!”

    张柏泽看见赵伤离抛出这么大一地雷,还真的不知道他打的啥注意,但是张大官人也不管你是啥花花肠子,咱就是一条道跑到黑了。也不跟你磨叽。

    张柏泽道:“没什么好谈的,咱们兄弟之间还是这样吗?会说的怕会听的,这要是让人家听见了传出去,不是影响咱们兄弟之间的感吗?”

    赵伤离道:“那你说怎么办?”赵伤离现在也是没了什么办法,以前一直是张柏泽一直愿意和他谈判讲条件的,可是现在这小子却不和他谈。这不是对牛弹琴吗,赵伤离是一阵的无奈,要不,就这么算了,可是心里又比比较还真的是好气的要命,心里面抓心挠肝的。

    “凉拌!”张柏泽很气人的抛出了一个水泡。

    气的赵伤离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接口。过了好半天,才道:“你先说!”

    看见赵伤离已经吐口了,张柏泽也就不再跟他绕弯子了,小心的道:“你还是先脱裤子吧,小的时候你没少揍我,我可还是记得呢,这一次这样也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报复,你要是有啥不服气的,你就说,别憋屈在心里不说,这样不把体憋坏了吗?”

    赵伤离没想到这小子竟敢当着自己的面前挑衅自己,大声道:“好啊!你是故意看我笑话是不是。你这小子太没良心了,你知不知道你哥我这次就是因为你才来的欧洲,这次差点连小命都没了,你还在这里跟你哥斤斤计较的,太不人道了,太他”

    张柏泽接口道:“他什么,告诉你,你要是再问候我他老人家,我可真告诉我爸,让他收拾你,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你也不怕我,你敢说你不怕我爸。”

    赵伤离怒道:“我没想说,你这小子太没良心了,我不问了,能有啥的,不就是看见一个狗的能把你吓的够呛的狗玩意吗,有啥好问的。”

    张柏泽无所谓道:“不问更好,还懒得跟你说呢。”

    赵伤离道:“稀罕问你,就是你给我钱告诉我,我都不说。”

    张柏泽道:“我咋就那么呢,既然咱们都没话可说了,你还提到钱的话。你不说你不差钱吗,那把你借我的钱还给我。”

    赵伤离瞪大眼睛看着张柏泽生出来的小手,问道:“我什么时候借你钱了?”

    张柏泽道:“不承认是不是,用不用我一笔一笔的跟你说啊!从八岁到前几天去酒吧的时候你借我的钱加在一起估计够买一栋不错的别墅了,你可别说你不得了啥失忆症。”张柏泽小心的惑道:“如果你要是给我条裤子,这笔钱就一笔购销,而且我还告诉你,刚才我看见了什么,怎么样,够便宜你了吧,一条裤子好几百万,你怎么说也不值这个钱。”

    “你说什么?”赵伤离一开始还在算计着是不是要和他交换一下,可是后面的这一句他听着就有点不太顺耳了。怒道:“瞧不起你伤离哥是不是,不就是钱吗,你哥我还真的不差钱,你以为向你这么小气,还八岁,你咋不说你从娘胎里我就向你借钱了呢,德行!”

    张柏泽笑道:“算我说的不对,但是你向我借钱的事不假吧,而且这钱数你可是一直没记着,看样子,你也是不想还钱了。”

    赵伤离道:“谁说我不想还钱了,就这急个小钱,你哥我还真的没放在眼里。”

    张柏泽道:“看来这一次是谈不妥了,那就算了,你还钱吧。”

    赵伤离一把打掉他生过来的手,道:“你可说话算数,不就是条裤子吗,给你?”

    张柏泽看见赵伤离把裤子脱了,看着里面的红色内裤,一时间强忍住笑意,表眼色的接过裤子,穿了起来。之后就在也忍不住开始开怀大笑。

    赵伤离怒道:“你笑个,快说,刚才看见啥了,告诉你,刚才可是你求我的,可不是我求你说的,你要是在磨叽的话,就把裤子还我。”赵伤离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其实钱不钱的不说,他借钱从来不还,他也知道这小子根本也不会朝他要这个钱,可是却没想到这小子来了一个声东击西,刚才一个没反映过来,竟然让他看了笑话。刚看看见他光股的时候近和他生气来着,竟然忘记了嘲笑他,还真的是后悔啊!现在两个人的份到了过来。赵伤离怎么能不心里哭泣,表面愤怒。

    张柏泽捂着嘴道:“我不行哦,看着你捂着自己的宝贝的狼狈的样子,我就忍不住。”

    赵伤离怒道:“把裤子还给我,我不换了,回去把钱给你,你看见啥狗东西,老子也不想知道了,赶紧的。”

    张柏泽严肃的看着他,道:“谁跟你说笑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咱大老爷们说话算话,我不笑你了还不行。”

    赵伤离这时候也是没了办法,现在裤子在人家上,自己终不能上去拔一个大男人的裤子吧,这也太不像话了。

    赵伤离无奈道:“那就快点说,我可没这功夫在这里跟你废话,我可还有正经事要干呢。”

    张柏泽道:“其实我刚才也没看见什么。”

    赵伤离一下子扑了上来,张柏泽悄悄的躲过。赵伤离怒道:“你小子我是不是,我可是你哥,你竟然干我。”

    张柏泽看着他笑道:“你先别生气,别着急,我这不还没说完呢不是。”

    赵伤离看着他,道:“有快放。”

    张柏泽道:“我就是看见两个人。”

    “两个人就给你吓的那个样子,来拉着我跑了那么远,瞧你哪像你老子,就你那点出息”赵伤离瞪大了眼睛,知道没有张柏泽说的那么轻松,问道:“这两个人是谁,你认识?”

    张柏泽没有理会赵伤离的冷嘲讽,平静道:“我认识一个。”

    赵伤离好气道:“是谁啊!”

    张柏泽道:“泰利!”

    “什么!”赵伤离失神大叫道:“不可能,他不是死了吗?”

    张柏泽道:“我那里知道他死了,他什么时候死的。”

    赵伤离想了想道:“这事说来话长,你不会看错了吧。这么黑的天,你能保证。”

    张柏泽道:“我能!”

    赵伤离沉吟不语,过了一会儿道:“还有一个人是谁?”

    张柏泽道:“一个女人,外国女人,我不认识。”

    “哦!”赵伤离道:“她穿的什么衣服。”

    张柏泽道:“一件礼服,黑色的。”

    “是她!”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