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你不脱我就不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第九十七章你不脱我就不说

    大家都去投票啊!我想看看你们的想法

    黑衣老虽沉得住气,但也不得不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但要是真的弄死了他,黑衣老者又觉得有些可惜。他冷冷道:“你怕什么,我若要取你们命。”

    张柏泽笑道:“我怕什么,我要是害怕,还在这里跟你玩捉迷藏的游戏吗?”

    黑衣老者咯咯冷笑道:“不错,你是不害怕。那你老跑什么。”这语声又尖又亮,说话人的嗓子,就像是金铁铸成的,这语声虽然冰冰冷冷,但却又似带着稚气。说着话,人却突然转,消失不见了。

    赵伤离在树上惊惶爬起,抬眼望去,只见一个材瘦小的黑衣人,轻飘飘占在自己的面前。他不但全被一件黑漆漆的紧衣服紧紧裹住,一张脸也蒙着漆黑的面具,只剩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这双眼睛在夜色中眨一眨的,也说不出有多么诡异可怖。

    赵伤离没想到这人和张柏泽打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闪到自己的边来了耸然动容。脸色变了又变,强颜欢笑道:“大哥,您是来救我的吗?”

    那黑衣人怪笑道“不错,我就是来救你的。”

    赵伤离不知道他怎么会爬的怎么高,但是人家既然已经到了你的面前,咱也就不在装啥矜持了,道:“那多不好意思。”

    黑衣人道:“我本也是为你来的,但瞧见这小伙子,觉得很有趣。但现在我却觉得你比他有趣多了。”

    赵伤离大笑道:“想不到居然会有人将我瞧得比我们的大少爷强。”转头望着张柏泽道:“喂!你听见了吗?他说我有趣。”

    张柏泽当然知道他这是给自己争取时间,可是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救他,这神秘的黑衣人度实在是快的可怕,可是自己现在勉强能跑上一阵子,这要不是赵伤离在这里,他早就不在这里跟他玩了。

    虽然逃跑有些丢脸,但是这样也总比在这里丢了小命强。现在这老头居然跟他玩起了声东击西,他还真的是没有啥办法。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高明的计策。张柏泽无奈道:“你是有趣的。”

    黑衣老者冷冷道:“小子,我上来救你,你要怎么感谢我啊!”说着,一把拉住赵伤离的脖颈处,猛的一拉,就把他带了起来。赵伤离就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就被带到了地面上。但是现在还真的是受制于人。赵伤离没有想到他这么瘦小的体,居然会有着这么大的一双手,完全恰好能完全掌握住他的脖子,让他一时间使不出一点力道来。

    张柏泽看着他控制住了赵伤离,现在也只好跟人家谈判了,这事他虽然不擅长,但该说的该问的还是得跟人家好好的聊聊。现在主动权在人家手中,你如果在装哑巴装聋子,就是不给人家面子了。不给面子到也没什么,估计赵伤离的小命要是因此就交代了,就有些不好了。

    张柏泽轻描淡写的道:“你找我们到底想干什么,你什么时候跟上我们的?”张柏泽不相信这样一个可以说神通广大威力无那个穷的人会为个什么受人趋势,但人家的走狗啥的。但是现在他们在这个庄园里,确实是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张柏泽现在主要是谈清楚来人的目的。看看人家的底牌。如果双方都能达到自己的目的的话,那就皆大欢喜。他们现在是第一次见面,估计也没啥太大的恩怨,得饶人处且饶人。张大官人还真的不会和这老头一般见识。

    但是张柏泽这大少都放下了架子,跟你说话了,你这老头要是在端着就有点不给面子了,可是人家却还是端着碗筷拿着酒盅,就是个视而不见。黑衣老者冷哼一声,很不给面子的道:“你以为我找你干什么?”

    张柏泽道:“奇怪,我怎么知道。”

    黑衣老者冷笑道:“天下之大,还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你说说我能找你干什么。得罪我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张柏泽看着他瘦小的体,赵伤离被他按着跪在地上才面前能抓住他的脖子,这样的景还真的是有些好笑。笑道:“你年纪虽小,口气可真不小,你到说说,我们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刚才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是你先向我出的的手,要说得罪也是你得罪的我们。..”

    黑衣老者怒道:“谁说我年纪小。你这小娃娃就是给我当孙子都嫌小。”

    张柏泽道:“我听你说话,难道还听不出?你不仅仅年纪小,而且个子也小,以前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小的人,说真的,你到底是那里的人啊,就你这样的材,去马戏团肯定能红。”

    黑衣老者眼睛一瞪,怒道:“你胡说些什么。”

    赵伤离不住向张柏泽使眼色。让他别在说这些无聊的话了。要知道自己的小命可还在人家手里呢,这要是这老头一个不注意,捏死自己可咋办呢。赵伤离可是还没娶媳妇呢,这要是断了赵家的香火,死了也对不起赵家的列祖列宗啊。虽然赵伤离都没有见过爹娘长啥样,但也要让他们对不起他,他不能做对不起爹妈对不起自己的事啊。

    张柏泽却是想着激怒这老头,让他向自己出手,只有这样赵伤离才能得救。张柏泽却似没有瞧见,还是笑道:“很好!黑老弟,你的本事不小。”

    黑衣老者怒道:“你叫我什么?”

    张柏泽道:“黑老弟,你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你这样小的个子,我难道还能欺负你不成,欺负小孩子可不是啥英雄本色。”

    这话里的意思是说,你现在不正在欺负小孩子吗,你也不是什么英雄。

    黑衣老者现在不怒反笑,格格笑道:“你可知你现在已将大祸临头除了我外,没有人能帮你,你现在要是叫我声爷爷,说不定我还能帮你。”

    但心里却是气的牙痒痒,直恨不得捏断这小子的脖子,可是他手中还真的捏着一个。赵伤离现在就感觉道他手上的力道在慢慢的增加,现在竟然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也根本说不了话。如果他能说话,恨不得骂死张柏泽这个坏小子,不就是以前挖过你这小子的墙角吗,都多长时间的事了,咋还这么记仇。

    黑衣老者瞪着眼睛瞧住张柏泽,说话间,手突然一扬,只见他袖管中仿佛有条闪闪光的银线,笔直飞向自己。张柏泽没想到他竟然说出手就出手,根本没有丝毫的预兆,实在是太卑鄙了。本来还想仔细瞧瞧这是什么,哪知他眼睛才眨了眨。黑衣老者竟然如影随形,人已跟着飞了出去,就像是箭一般的跟着闪到了自己的跟前,从张柏泽的边闪过。

    张柏泽也不怔了征,这一下子的攻击对象竟然不是自己。可是随后,他就感觉到了,后不远出还真的有一个人。

    “嘭!嘭!嘭!”

    一声,两声,三声

    夜又变得寂静无声。

    张柏泽感叹,这老头还真的是有两下子,不仅仅度快,耳朵也还好使。不管现在生了什么,他现在也没这心去管了。走到赵伤离的边,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仔细的看了看,没啥大事

    但还是的关心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赵伤离咳嗽了好一阵子,脸色通红的望着张柏泽,怒道:“你这臭小子是不是想让我死啊,刚才我的小命可是在人家的手里,你竟然还敢公然调戏,太无耻了,太不要脸了,太没人了,太咳咳咳”

    说着话又开始弯着腰咳嗽起来。

    张柏泽伸手在他的后被上拍了拍,笑道:“你生什么气啊,他这不是走了吗,我要是不气他,他怎么会走。”但是心里却比较纳闷,是什么人,竟然让这老头这么忌惮。

    赵伤离咳嗽了几声感觉好了许多,站直了体,道:“谁知道他犯得什么神经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打就打,还真的是个怪人,他不是说你要倒霉了吗?我看还真是。”

    张柏泽道:“我怎么还没有倒霉,不用听他瞎说,危言耸听。”

    赵伤离也感觉这老头还真是有意思,吓唬人也没这么个吓的,跟下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突又长长叹息了一声,皱眉道:“我感觉他说的不像是假话,说不定还真的要倒霉了。”

    张柏泽笑道:“你别听他鬼话。”但说着话的声音却越来越小,已几乎听不出了,他的眼睛,也已紧紧盯在赵伤离的后,不知瞧见什么。

    赵伤离也觉了张柏泽的表有些不对,刚想去瞧。

    张柏泽却上前拖着他的手,道:“快走!”

    赵伤离比较好奇的道:“你瞧见什么?”

    张柏泽道:“没有什么。”

    赵伤离虽然心里比较好奇,但还是没有回头瞧上一眼,默然的跟他一起飞奔逃去。

    跑了一阵子,两人不清楚这里的地形,还真的是有点乱跑,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赵伤离看了看四周,道:“不能这么瞎走了,这好像还是我们刚才的地方。对了!你刚才究竟瞧见了什么?”

    张柏泽道:“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你不瞧也罢。对了!你不觉的有些奇怪吗?这么大的庄园,竟然连一个守夜的人都没有。”

    张柏泽把这话差了过去,赵伤离也就没在问。想了想道:“确实有些奇怪,咱们现在是不是迷路了?”

    张柏泽点头道:“有可能。”

    张柏泽看了看四周,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现在竟然还在光着股,看了看赵伤离,小心的问道:“伤离哥,你说咱们的关系是不是最好?”

    赵伤离眨眨眼,道:“不好!”

    张柏泽楞了一下,奇怪道:“怎么不好了,以前你说喜欢谁我都颠的给你去送花,在酒吧里,你喜欢那个女人,我都给你们先去把晚餐订好,有的时候,我还得跑腿去给你订房间,我们不好,我能给你办这些事?”

    赵伤离道:“我们这是属于相互利用,我还帮你打架了呢。还教你功夫你怎么不说。”

    张柏泽笑道:“你这么说可就是伤感了啊,怎么能说相互利用这么难听的词汇呢,太难听了。咱们这是相互帮助,相互帮忙,在说了,你不是我伤离哥吗?你不帮我帮谁。刚才我可是没有把你一人扔下,自己跑了。够意思吧?”

    “!”赵伤离不肖道:“你管我叫哥的时候准没啥好事,你在酒吧那是看不上,你要是有看上的,还能轮到我,告诉你,把我惹急了,别说我不将兄弟分,向我的两位好妹妹告你的状。”

    张柏泽无奈道:“你要是非要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但是现在兄弟有难,你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赵伤离仔细的看看他,问道:“你难道还真的相信刚才那个老头的话?算了吧,别没事逗我穷开心了。”

    张柏泽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赵伤离问道:“那是什么?”

    张柏泽道:“我说了你一定能帮助我?”

    赵伤离肯定道:“不能!”

    张柏泽无奈道:“那我还说什么?不够朋友。”

    赵伤离没好气道:“你难道把我当朋友了?”

    张柏泽瞪着眼睛看着他,道:“当然!难道咱们这关系,这还用说吗?”

    赵伤离道:“那好吧,咱们要是朋友的话,我有的问题,你回答我了,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张柏泽道:“好吧!虽然我比较讨厌你这样跟我讲条件,讨价还价的一点也不爷们的做法,但看在咱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就忍了。”

    “别!别!别!”赵伤离摆摆手,道:“别好像是我面前你似的,搞得你老大的不愿,别烙下啥心里疾病,咱啥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伤离哥从来不勉强别人,别说你一小老爷们,就是一漂亮的娘们咱都不勉强人家,都是人家自愿跟咱的。”说道这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仔细的看了看张柏泽,小心的问道:“我说!你还是处男吧,还是一小伙子,我这么说你是小老爷们有点过分,我向你道歉。”

    说着给张柏泽深深鞠一躬,跟着大笑起来。

    张柏泽无所谓的耸耸肩,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说吧,到底啥事?你说的还真没错,还真是相互利用,还真的高看你了。”

    赵伤离笑道:“别!你可别把这高帽子给我扣上,我可承受不起,再说了,我就一混子的小混混,可比不了你大少爷过得潇洒。现在是啥时代了,信息时代!有句话是咋说的来着,亲兄弟明算账?这信息就是金钱,咋说你想空手白狼的事,咱可不干。”

    张柏泽笑道:“知道你是不吃亏的主,去开房间都得别人给你付钱?”

    赵伤离道:“取笑哥呢?你还真别看不起人,哥现在也是有份的人,有钱!”

    张柏泽道:“知道你有钱,说罢,到底啥事,你可别忘记了,你那个小人还在人家手里呢,你不去救了。”

    赵伤离一把自己的脑门,懊恼道:“,你要不说,我还真的给忘记了。”看着张柏泽道:“我说兄弟,你咋记得这么清楚,是不是想挖伤离哥的墙角?”

    张柏泽道:“去死!你到底说不说,告诉你,咱们现在可是相互交换。别以为谁还求着你了。你这小人还天仙啊,就是天仙,咱也不稀罕,朋友妻不可欺,这道理我是知道的,咱咋说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不像有些人,就愿意干那些偷偷摸摸的事,别以为别人都是傻子。”

    赵伤离道:“我说,你这指桑骂槐呢?”

    “哇!哇!”张柏泽门帘惊奇的看着他。

    赵伤离道:“干什么一惊一乍的,什么毛病?”

    张柏泽笑道:“不错哦!都会说成语了,这可是四个字的呢?”

    “滚!”

    张柏泽一阵大笑。

    赵伤离满脸通红道:“行了,别笑了,现在说真啊!不跟你在这里没事拌嘴了。你到底说说,刚才是咋回事,你到底看见啥了?”

    张柏泽停止了笑声,看着他问道:“你真想知道?”

    赵伤离道:“当然!”

    张柏泽道:“那好吧,你要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赵伤离道:“拿来的那么多的废话?”

    张柏泽道:“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赵伤离无奈道:“别在这里拽了,快说?”

    张柏泽看着赵伤离,道:“本来不想吓唬你的,但是我说了你相信吗?”

    赵伤离肯定的点点头,没有言语。

    张柏泽道:“那好吧,我就告诉你。”张柏泽高深莫测的向他眨眨眼睛,过了好半天,等到赵伤离都有些不耐烦了刚要张嘴说话的时候,说道:“咱们刚才可都说好你,我说了你可不能反悔?”

    赵伤离气道:“你那里学来的毛病,到底说不说?”

    张柏泽叹了口气,道:“好吧,你先把衣服脱了,我在告诉你。”

    “脱衣服!”赵伤离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相信。

    张柏泽看着他,平静道:“是啊!脱衣服!这有什么的,我现在光溜溜的,你凭什么穿着衣服,你难道我高贵,在女人面前咱们可是人人平等,在男人面前,女人不一定都平等。所以我是为了兄弟意着想,你说一会你那个小人看见你兄弟我这样,不是让我占了便宜,耍流氓吗?这你不是吃亏了不是,这事,你兄弟我干不出来,所以啊!你还光着的好。”

    “放!”赵伤离怒道:“我不脱!”

    “你不脱我就不说。”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