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水晶雕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阅读本站请将分辨率设置在1024768以上效果更佳!!

    第八十九章水晶雕像

    季馨凡和叶百合两个人都出大,季馨凡就有些耐不住子了,就如实的把当初的景跟这个自称是张柏泽姐姐的人详细的说了一下。.她本人不是想表面上那样的沉稳持重的人,对于一个喜欢飙车的人,你很难把这个词汇和她这样的人联系到一起,但是现在却偏偏装作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季馨凡知道叶百合这次找她是为了什么事。张柏泽自从被送到医院以后就下落全无,连她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她托人打听了两天,接过都是毫无音讯,也就放弃了。本来就是两个陌生的人,何必要牵强在一起纠缠不清呢。

    但是就在前天,家里来了一位不之客,这位客人季馨凡是认识的,一位海归的医学博士,也是季馨凡打小就崇拜的人。如果一女人心里有了一个男人,相信很多优秀的人都不可能再入她的法眼。季馨凡虽然是一个比较高傲的人,但却还是有自己崇拜的偶像,只是这事要追诉到许多年以前。

    杨格的突然出现,让她有些举足无错,但是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杨格还是把她当做是那个表面上子冰冷的小丫头,微笑的和她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很友好的拥抱。季馨凡能许这样的亲密接触纯属于当时看见突然出现的杨格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被这人拥抱过后,却脸颊绯红,却连一句话都不会说。

    杨格这次的来意很明显,是来找季馨凡的父亲。他对那天的那具可以说是尸体,又可以说不是的人,感觉到了好气,这么多年来,对于解剖这一门学问他可谓不能用精通来形容,这是要真正的实践才能完全体会到其中的快感。杨格的父亲和季馨凡的父亲是同学,可是不幸的是父亲早年移民道美国了。这一次他回国也是奉了父亲的命令前来看望他的老同学。

    但是杨格却是抱着另外一个目的而来的,他知道季伯伯是华夏科学院的院长,他应该有办法,把那具他想要得到的尸体弄到手。但是却要说的比较委婉才是。可是有一点他却没有想到,他感兴趣的东西,科学院不一定感兴趣,季爸爸不一定感兴趣。

    杨格看见自己的请求被对方四两拨千斤的方式给打得体无完肤,也就不在执着下去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比较极端的办法,虽然这个办法不太被世人所认同,但是目前位置,也就这么一个办法可行了。

    杨格除了对解剖学感兴趣之外,可别忘记了他的另一个份。他还是一名心理学博士,而且在美国这么一个达国家这么多年来,也见过不少异能人士,虽然他们表面上根常人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但是内在却是完全不同的。

    杨格认识几位怀绝技的朋友,现在这个词汇比较廉价,他没有想到因为一次交易,他们就成为了朋友。而且合作的还不是一次两次,而且每次都还很愉快。从季馨凡家里出来的时候,他就打电话交代了一下,这一定是一笔好买卖。

    又过去了两天,杨格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但是这一次在他的眼里,这具尸体已经完全的变了质。杨格看见这样的景也呆住了,他无法想象这具水晶雕像是从哪里的弄来的,难道是玻璃,他心头有这样一个疑问。水晶人像雕刻的栩栩如生,有如活人一般。

    他要的东西不是这个,但他们却说没有现他要找的那具尸体。这样的况让杨格士摸不着头脑了,他不知道这倒地是不是那具尸体,怎么会变成了雕像?而且水晶人像倒地又是怎么回事?

    随后的几天他做了仔细的研究,现这水晶人像确实已经石化了,不是玻璃,而且水晶人像的重量不过百斤往上,和水晶的重量差距实在太大,而且其神态又都那么的真,有如真人一样,连眼睫毛,头这样细微的东西都被雕刻出来,而且完全是按照真人的比例来雕刻的。看书请到就 要讠卖还能获QB记住我们的网址.91Du.nèt杨格正在敲打着电脑,做出一样样的分析,数据对比。那天杨格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然后就把目光锁定在脑电波仪器上,所以都他的容貌没有多大的印象。他回忆着当时躺在病上那具冰冷的尸体的容貌,现在应该可以确定就是那具尸体了。

    法国巴黎的夜景是很美的,夜晚灯光闪耀。

    凯旋门大酒店是一间五星级的酒店,今晚将在这里举办一场拍卖会,参加拍卖的人也都是一些持有邀请函的人,就算你再有名气,再有钱,如果没有本次活动的邀请函那你也是进不来的,陆陆续续的人进了拍卖场。晚上九点整,本年度最大的拍卖会开幕了。拍卖师简单的致辞完毕后,又介绍了拍卖会的规则后,就宣布拍卖开始。

    紧接着,拍卖师就用投影仪展示了本次拍卖会的拍卖品。

    “第一件拍卖品是印度青铜小雕像《舞者》,大家都知道,近年来,已经很少有这样珍品流传于世面上了,天竺之魂——印度古国青铜雕像展,古代印度是神话之邦,宗教、哲学异常达。因此印度古代的青铜造像往往是神话的象征、宗教的偶像和哲学的隐喻,融铸着诸神之灵。印度青铜造像的传统非常悠久,可以追溯到约公元前25oo——15oo年印度河时代的青铜小雕像《舞女》。公元前9——6世纪相继兴起的婆罗门教印度教的前、佛教、和耆那教,为古代印度艺术包括青铜造像提供了永恒的主题。印度中世纪公元7——13世纪,印度青铜造像达到鼎盛时期。尤其是这样的珍品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这样的稀世珍品已经到了有价无市的地步,显示了极高的艺术技巧和广搏的艺术修养,新颖而独特的雕刻风格,是这件珍品的收藏价值会更高,会受到更多的收藏家的烈追捧。这款青铜雕像的《舞者》的低价是2o万美金”拍卖师介绍道。

    拍卖师的话让场下一阵动!感兴趣的人也都开始跃跃试起来。

    第一个喊出报价的人,就直接把价格喊到了“4o万美金,而且还是起拍价格的两倍。而真实的成交价格,绝对不可能是2o万美金,估计要比这个高出一倍不止。

    第二个人把价格又翻了5倍,喊道:“1oo万……”当然这些都是美金,好像这些钱都不是自己的,只要叫的痛快,就成倍的往上喊。不过这个人给出的价格还是比较有冲击力的,再他给出1oo万以后,再没有人敢往上叫了,都在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可能有的人会骂他是个冤大头吧!这样的东西连个‘款’都没有介绍,竟然敢开到1oo万,要不是这个人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舞者》的成交价最终落在了1oo万美元上,拍卖师一锤定音。

    紧接着拍卖的是一个没有年代,没有作者落款的花瓶,成交价居然也是过百万美元。后面紧跟着是一位六十年代著名画家的油画,成交价格居然没有前面个作品的价格那么高,也是令人费解。看来现在有名气的还没有无名的东西值钱。赵伤离心想,他可是舍不得用这么多钱来买一些破烂回来摆放在家中,看来这些人的脑子都是有毛病,花钱如果是这个花法,那还真叫‘花钱如流水’。

    赵伤离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他这次是被莉娜硬给拽来的。

    莉娜本来对他的态度还有些不满意,心里正有些生气,她一位养处幽的大小姐,生下来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人那么大声的和他说过话。

    莉娜有一间不大不小的金融公司,‘凤凰金融’这是个很国家,特别是在法国。这个名字还是很招风的,从公司一开始成立,到现在已经转变为一个集团。

    莉娜看了一眼昏昏睡的赵伤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来这里还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要睡觉,真是气人。莉娜用她那细弱葱的白嫩小手,轻轻的拂在赵伤离的大腿上拧了一下。

    “啊!”赵伤离猛的大叫一声,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莉娜,说道;“怎么了,拍卖会结束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现有好多人都向着自己这边看来。拍卖师这时正为一件拍卖品踊跃的介绍着,听到这样一声嘶声力竭的尖叫也停止了说话,所有人都向出尖叫的声音这边看来。赵伤离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英语说道;“你们继续,现在没事了。”转头看了一眼莉娜,小声询问着说道;“你干什么掐我?”

    “让你干什么来了?来这是让你睡觉的吗?”说着话瞪了他一眼。

    赵伤离不再言语了,转过头看向拍卖师,听着他介绍着现在的拍卖品。

    由于刚才的突事件打断了拍卖师的话语,拍卖师也忘记刚才要说的话,只好舍弃了长篇大论,直接说道;“这件珍品的低价为3oo万。”

    全场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说话,都在细细的品味着这件珍品的价值,不敢冒然出价,他们知道先开价钱的都是开胃菜,后来的才是大餐。

    “什么东西这样贵?”赵伤离小声的问了一句。

    “顾恺之的‘神农图。’”莉娜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没有看他。

    赵伤离有些尴尬,苦笑了一下,没有话了。这时已经有人开出了4oo万的价格,紧接着又过了一会儿又有人叫出65o万的高价。时间也在这时停了下来。

    赵伤离看现在气氛有些尴尬,他也意识到刚才自己的不对,只好讨好的说道;“我也可以买这副花吗?”

    莉娜差异的目光转向他,她不知道赵伤离怎么突然来了质,说道;“当然……”

    赵伤离刚才已经大致明白了一些拍卖人的心里,只要是一次叫价的幅度比较大就能镇住所有的人,刚才第一间商品就是这样卖出去的。李凤白大叫了一声;“1ooo万!”也像其他人那样举了一下手。果然,所有人被这个价钱给弄的措手不及,不知道该不该接着往上加价。就这样一阵错愕的时间,拍卖师敲定了手中的木锤。

    赵伤离一阵得意,转过头看了看莉娜,说道;“怎么样,我也能在这卖到东西的,就是不愿意张嘴而已。”其实花这么多钱而卖一副破花,赵伤离的心里还是有些心疼,只是碍于面子,来这里一回,什么也不卖就回去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莉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可真是厉害啊!花这么多的钱卖这张画,你知道这张画的价值吗?。”

    赵伤离哑口无言,强行辩解道;“谁说不知道了,我……我怎么会不知道?再说了,们老祖宗的东西,怎么能落到洋鬼子手中。”其实这倒是没话找话了,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国,还是没有到要花自己的钱来卖回本国的画,有好的画还是要出口的,让洋鬼子花冤大头的钱买冤大头的画,赵伤离心想。

    莉娜说道;“那你是说我也是洋鬼子了。”

    赵伤离赔笑着说道;“怎么说来说去说到你上来了。”心想你可不是洋鬼子,你是混血儿,要不是中西合并也培养不出这样的品种啊!接着又说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就算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他现在的枪伤还没有好,而且现在被这个死女人看的死死的,就差上厕所这个时间不跟着自己了。赵伤离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跟虫,看来外国娘们要不要脸的多。赵伤离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的小叶妹子解释,事办砸了了,他有些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惆怅。今天好不容易才说得动莉娜带自己出来透透气,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估计在有两天的时间,他就有把握逃走,坚持就是胜利。

    “不行……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莉娜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还是板着脸装作生气的样子,莉娜满脸的委屈,说着话就要哭出来的样子,我见犹怜让人于心不忍。

    赵伤离不知道该怎么样解释。

    “好吧,你说吧,什么事?”赵伤离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不说了,看你的样子连一点诚意都没有,好像是我强迫你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莉娜又板着她那张俏脸,眉头微邹,转过头不再理他。

    “这是谁说的,我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呢?是你我愿的事?”赵伤离一脸讨好,乖乖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在等待大人的惩罚的样子。但是他的手却悄悄的伸向莉娜的大腿。莉娜今天穿的是一件低淡蓝色碎花一体的短式连衣裙,坐着的莉娜淡蓝色的短裙又微微升高了一些,赵伤离的眼珠只要微微的一转,就能看见他露在空气中雪白光洁的大腿以及圆润的膝下修长优美的小腿。由于莉娜的喜欢穿长裙的缘故,所有她很少穿丝袜,但今天她穿的是短裙,露在裙外的皮肤让人看见是如此的人遐想。

    莉娜虽说是个洋人,但骨子里却是个相当保守的女人,对婚前行为极度反感,所以赵伤离平时想碰她一下,那是千难万难。现在嗅着边佳人浑上下散出淡淡的百合香味,心里又在胡思乱想了。

    莉娜啊的一声轻叫的出来,赶紧用她那柔软细腻的小手死死的按住在她大腿上作怪的大手。转头满脸红晕,急急的说道;“你干什么,赶紧把你的脏手拿开,要不然我……我要生气了。”

    赵伤离也不是一个急色之人,只是想把莉娜的主意力给转移开,每次莉娜刚要生气的时候,他就要上去故作亲密的举动让莉娜受不了,然后就把话题给转移了,屡试不爽。

    赵伤离就当做什么事也没有生的样子,把手拿了回来,满脸认真的听着拍卖师讲述着最后一件拍卖品。心里想到可算是要完事了。

    莉娜癫的白了赵伤离一眼,伸手在他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才算是饶了他。但现在棵没有心去听要拍卖的东西了,只是在回味刚才亲密接触的感觉,这不是她受到的第一次袭击了,但每次都像是第一次那样紧张刺激。

    “现在我介绍的将是本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商品,《玲珑水晶人像》。这是一块完全模拟真人的肖像,而且像这样大的水晶也是历史上所罕见的水晶雕刻制品,技法于一体,显示了极高的艺术技巧和广搏的艺术修养,水晶雕刻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巨大作用,创造了新颖而独特的雕刻风格,更是古今少有的佳作。这件珍品的拍卖低价是3ooo万。”拍卖师介绍道。

    这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重量级的稀世珍品,当全场的人看向大屏幕出现的水晶雕像,都难以移开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水晶人像晶莹剔透,眼神温柔似水,凄凄艾艾,见者犹怜,浑上下雕刻的浑然天成,让人见了有种说不出的安详宁静。

    赵伤离也被这件雕像所吸引了,只是静静的端详着这让人见了难以忘记的水晶雕像。不是自己眼花了吧,赵伤离心里暗暗的想着。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