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八十三章 张大官人之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八十三章张大官人之死

    张柏泽顺着道路两旁的这片绿化带的隐蔽,逆行而上,踏上了他的逃亡之路。张柏泽知道后面这三个人还在依依不舍的追寻着自己,但是这一次他后背上中了黑枪,要是不及时止血的话,说不定还真的让这群混蛋给追上了,当了俘虏。

    张柏泽知道目前他还是安全的,他不相信这几个混蛋真的敢在警察还在的况下明目张胆的向自己开枪,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体能始终是有限的。这又是可怕的夜晚,本来自己的小体就怕冷,这个时候上又大量的失血的况下,张大官人可谓是屡步为艰,不能不说遇到事都分好坏两方面来考虑,但是张大官人现在却只有坏的一方面,好的一面他却没有看见。

    张柏泽忽然听见后面的的杂草晃动的比较剧烈,他知道这急个人跟自己的距离比较接近了。心里大吃一惊,靠在一颗比较粗壮的小树上动都不敢动一下,静静的在这里守株待兔。现在张大官人也只有这一个办法可行了,他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但是现在这种况下已经不是体力在支撑的他,是精神。

    张柏泽浑一震,体紧绷,仔细的观察着边的形式。他还不想死,上一次英雄救美就是一时冲动,但是还是把美女就了下来。这一次冲动过了,头脑不在发,而是全冰冷。他在这个时候可以好好的清醒一下头脑了。但是这个时候张大官人要是在伤悲秋的,估计就真的要完蛋鸟也,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虽然已经把自己宝贵的处男之已经献出,但怎么还是有点不对味道,心里开始酸酸的,又开始麻烦上帝这老头,别让这群混蛋看见他。却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来人的脚步。

    一,二,三,四,五一百七十八

    张柏泽看着这急个混蛋一路前行,走的好不畅快,已经距离自己有一百多米远了,心里窃喜,大骂这几个傻帽的同时,没有想到在这关键的时刻,这帮人却停了下来。

    “熊哥!怎么前面没有这小子的血了。”一个嗓门粗狂的汉子轻声道,但是他这么小的声音,却还是能传进张柏泽的耳朵里。

    熊哥仔细的看了看附近的杂草,抬起头忘了他一眼,道:“把打火机拿出来,仔细的看看。”

    “熊哥,给!”另外一个声音比较尖锐的人悄声道。

    熊哥接过打火机,啪的一声,蓝色的火焰妖娆的随风舞动,几个人随着微弱的亮光在附近摸索着。

    张柏泽清楚,要是让这几个人向原路返回的话,早晚会找到自己,但是他现在却一点办法没有,刚才中枪的时候手里一抖,也不知道把枪甩到那里去了,现在要是有把枪在手,一定能接过了这几个混蛋。可是现在要是硬讲武力值的话,估计来一个七八岁的孩童都能打的自己满地找牙毫无还手之力。

    张柏泽左思右想,前方的草木晃动的声音又在远方剧烈的响起。张柏泽大吃一惊,抬头望去,没有想到这几人查找的好快,现在距离自己不过三十几米的距离,照着这样的况,用不了五分钟就肯定能找到自己。

    张柏泽环目四顾看见后方形式过来一辆小车,猛一咬牙,斜着子冲了下去。现在也只有这么唯一的办法能保证自己的小命了,如果这几个人稍微有所忌惮,不会向自己开枪,那么他可以拼着一口气的力气,穿过马路对面,对面的树林比他这面要茂密的多,这样以来,逃生的机会则大大的增加了。

    可是人算步入天算,就在张柏泽窜出去的一刻,枪声再次的响起。

    嘭!嘭!嘭!

    连续的击下,几乎把张大官人打成了筛子。

    “噗通!”

    张柏泽闷哼一声到在了地上

    季馨凡没有跟这个女警察多废什么口舌,她一出名门闺秀的大家族里的闺女在外人面前还是要保持淑女的。这虽然是她的一贯作风,虽然心里面也不有气,季馨凡何曾让别人在她面前指手画脚过,但是想想也就算了,没有必要跟这帮人斗嘴。

    季馨凡在车上一直保持着安静,她现在也没有力气来生这些人的闲气。她现在考虑的是怎么把这件事能够妥善的善后。张柏泽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失踪这是她没有想到的,一个人在几分钟之内就不见了人影,警察在现场居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这件事不能不说有它的奇怪之处。

    八个人死了五个,其余的三个人去了那里。季馨凡知道这次的案件一定会惊动上面,这样的案件别说是距离京城这么近的小县城,就是在全国来说这是不常见的。她知道这件事的想瞒也瞒不住了。拿出了上的手机给家里人打了个电话,但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从小到大没有闯过一次祸的乖乖女居然会和杀人命案牵扯上,这让她一时之间还真的有些说不出口。匆匆的挂了电话,还是决定先不要跟家里人说的好。

    拿起电话直接给王栋梁打了过去,电话接通以后她也没有跟他客气,直接切入主题。这事的经过简单的跟王栋梁说了一下。季馨凡不是什么事都好跟人家好意思讲的人。虽然有的时候跟着一帮富二代官二代一起飙飙车,打打拳,吃吃饭,没事的时候在去泡泡吧,其余的还真的没有在干什么。

    她知道如果真的遇见事了,这帮小姐妹也能帮上忙,但是她还是决定要让一个男人来解决这件事比较好。虽然平时不怎么待见这些围绕在她边的跟虫,但是想想,也就只有跟王栋梁比较熟悉,也就只好麻烦这小子了。

    王栋梁接到她的信息后,二话没有,只说让她在那里等着,他马上到。草草的结束了通话。季馨凡也不知道心里这时候到底是个什么心。她第一次杀人,是她亲手杀的人,那个人抛在空中的场景不时的在她的脑中出现。她不敢闭上眼睛,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刚才的场景。

    她现在恨死了张柏泽这个混蛋,要不是遇见他,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事。可是他刚刚想起了这个可恨可气的人,他却还真的出现了。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亲眼目睹了一个人被子弹活生生穿过体中那表痛苦的样子,一枪一枪的击中在张柏泽的体里,却是一枪一枪的击中在了季馨凡的心房。

    她不知道这到底是自己在做梦还是真的是事实。但是随后在车里的警察司机一个急刹车之后,她知道这是真的,她看见张柏泽在倒地时那一刹那时的微笑,那个可恨又可气的微笑,就这样的挥之不去

    死亡一般是指心脏与呼吸都已经停止在一定的时候状态下,血压逐渐下降,体温不断降低,瞳孔放大而言。当然此时的人已经完全在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下,人类的**活动上的必要机能一停止活动之后,就无法在恢复意识了。

    然而根据这些况来判断人类的死亡状况,一般就科学论证而言,这样的状态下的人就称为临死亡。

    人类的生命不只是心脏与肺,大脑也是其中之一。一般“脑死亡”都是生产在心脏死亡之后,但在医学发达的今天,“心脏死亡”的时间有时也会发生在“脑死亡”之后。

    “脑死亡”是指大脑机能已经完全消失的状态,但心脏切仍在继续跳动。维持“脑死亡”而不让人去世的技术,现在在医学界已经不在是难题了,“植物人”现在到处可见。

    早的阳光还是温暖如常,一个人的躺在冰冷的病上。两个护士小姐精心的为他轻轻的擦着体。

    “你说他现在到底是不是属于植物人啊?”一个材微微有点丰满的小护士轻声问道。

    “谁知道呢?”声音稍微有些沙哑的护工轻轻的把他的胳膊抬了起来,用微微有些湿润的毛巾擦试着他的体。

    “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病人,你看看他的脑脑电波多强,但是却没有心跳,还真是有意思呢?”小护士伸手轻轻的在放在这个永远不会醒来的病人的体上,轻轻的抚摸。呢喃着:“你看看他的体还这么的柔软,应该不会是死了,你看看他多帅啊!”

    声音沙哑的护工笑骂道:“死丫头,思啊!也不嫌害臊。”

    小护士呵呵一笑,道:“现在又没有外人,姐,你难道不喜欢长的好看的男人?你可别不承认,我看你刚才用手不是在给他擦子,是在揩油。”

    “死丫头,找死是不是。”声音沙哑的护工被他说的小脸微红,在她的上掐了一下,也不想了想刚才的场景,脸上又是一阵发烫。这个男人的体还真是有些强壮,她这个年纪,什么样的男人没有见过,但是刚才还是不由的有些心浮动。这还是第一次心甘愿的伺候一个男人呢?

    两人出去不久,这里就又一位穿白大褂的老人带领着几个人走入了这个房间。这些人都是来自自医学界、超心灵学界和宗教灵魂学界的人士前来观察探讨。

    “一个临死亡的人的肌会变的僵硬,可是这个人浑上下却还是跟正常人一样,除了浑上下处于在零上二十三度左右,还有的就是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而且也没有了呼吸,但是闹点破却还是依然的存在着,这让我当时不敢冒然把他解剖,从医将近四十余年,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况,今天把各位请来,就是要好好的探讨一下他的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能破开这个谜题,这也许会是医学史上又一个崭新的篇章。”大家都在聚精会神聆听着林宏博教授的讲解,林宏博不但是国际上“人体生理学”方面的著名教授,而且还是“急冻学”方面的专家。

    他继续介绍道:“一九七八年七月十七号,在北尔兰群岛的一个冰层内,挖掘出一只经鉴定是三百万年前的小蛇,增温后也活了两天。这趟不是三百万年前,而是三个月前,就在我的实验室内,便多次成功地把六千多年前的细菌精心培育,如果我们能找到能久远的细菌,我想使它们恢复了活力,继续生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假设可以好好利用,长生不死并非一个神话,但是无论动物的生命或是人类的生命,都可以运用超低温的方法加以延续。蛙类和蛇类都是生命冷冻学已成为一门综合的科技的领先动物。但是这个人的生命却是超乎一切科学论证,虽然我们也曾经试着把他的体加温,但是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所以才请大家来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众人听得低头不语,不时的打量着边这个活死人,这听起来确实是一个很好笑的事,但他却是真是的活生生的存在人就在他们边。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仪器上显示的脑电**动的强度。

    杨格是在场仅存的一位留美超心理学和人体学的双重博士。所谓的超心理学就是以超能力和心理学研究叠加在一起进行重组。所谓的超能力,就是指一般常人无法用五官感官去感觉出来的事物,有些人能通过自己的感官来透视心灵感应以及预知未来的超自然能力。

    此研究对象是在一八八二年在英国伦敦成立心灵研究学会以后,才算是真正开始被定义下来。在此心灵研究学会中,是由三位诺贝尔获奖得主,十八位英国皇家学会会员,一位首相以及数位大学教授所组成。一八八四年,美国也设立了一个这样的组织,成为美心灵研究议会。亨利希提维克是美心灵研究议会的第一任研究协会会长。他也是当时著名的精神学家和心里学家。

    杨格在美国研究过梦与无意识状态。他认为在人提内部皆隐藏着由祖先遗传下来的经验,而成为没个人说共有的经验。他的研究报告中表示人类在母体内时,是经过由细胞,两栖类,爬行类的进化过程,不断的改变外形,最后尾巴消失而成为人类。换言之,在人类数十亿年前的进化过程,已经被浓缩为现在在母体内的十个月,而此时的比例真正附件二进化阶段的时间,由一个西跑变为一个人体,维持变化是要让人类有再次体验以前所有的记忆。

    但是经由他的理论,观察是阻碍科学进步的一大难题,现在重要的是要把这个不清不楚的人进行解剖才是最好的论证科学的唯一办法。但是林宏博教授却不同意解剖,这让他很难理解作为一名医学博士,不解剖人体,他是怎么被凭为现在的荣誉职称。

    宗教灵魂学界的人士在这个时候也不好表态,他们的理论现在一般都不为人知所认同。但是在他们当中却是真是存在着这样的人。但是他们却没有见过。这现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科学论证,这一次前来只不过是为了某些人的一些面子。不得已才前来而已。他们的理论不是在学术界说发表声明的一种学科,但是现这个海内外名扬天下的大教授却让他们说出自己的意见,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所有人都不时的眼光交流,却没有一人来发表意见。

    可是最近科学认证,这些“植物人”在“脑死亡”时的重量和“脑死亡”前的重量在进行比较的试验中,所得的结果是,他们的重量比较相差重量约为三十五公克。

    心灵学者们认为相差的三十五公克就是人类的灵魂。

    灵魂与**连接线一旦断了,肌就会失去力量,**也开始松弛。一小时后,炼狱手脚变得冰冷,两小时后全变得僵硬,十小时候后完全僵硬。二十四小时后,全再度开始松弛,殷切开始出现红紫色的尸斑。

    死后的第三天,**的气体会使尸体肿胀,使大脑与内脏开始腐烂。一星期后腐烂的范围遍及全,四周的空气中也充满了尸体腐烂的尸臭的味道。

    百之后,全上下只剩下一堆白骨于毛发,这些东西到最后也会随着时间的消失而融入泥土中,**就完全消失,灵魂也就和**完全断开了。

    当然,现代在人死后是不会让他们尸体腐烂的,人类有着各种各样的手段,“植物人”已经“脑死亡”灵魂就会随之脱离**,飞往另一个世界,可是他们的**还没又毁灭,他们还会复活。当然,这些话他们是不会说出来的

    林宏博教授微笑着巡视着四周,笑道:“大家可以各抒己见,都说说自己的看法,请大家来就是要听听各位的看法的。”

    杨格看着这老教授一眼,言又止。

    林宏博干咳一声,有些尴尬的道:“怎么了,你们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