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八十一章 你还是个男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八十一章你还是个男人

    吴德忠终于把这两人瘟神送走了,心里突然一阵轻松。虽然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来头,但这么大岁数,大半夜的被市长骂的狗血淋头也是头一次。转头看了一眼还很不服气的楚琴音,微微摇头,言又止。今年已经五十八岁的的吴德忠马上就要退下去了,他也没有心在去理会这些上这里来镀金的官二代。

    楚琴音还是有些不服气的瞪着眼睛,气道:“局长,您怎么可以就这么把人放了,我们刚才可是人赃俱获,这件事我要向上面反映。”

    “呵呵”吴德忠笑了笑,道:“你看看这都晚上几点了,我这把老骨头可不比你们年轻人,我不给你处分就不错了,你这小丫头居然还要告你吴叔叔的状?”

    楚琴音道:“法律面前认人平等,他们犯的是国家的法律,这跟告状不告状没什么关系,我们这几天的努力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浪费了吧。”

    吴德忠道:“你这个小丫头啊,还是年轻啊!你有的时候做事怎么不动动脑子,真是”吴德忠把平时教育老婆的那一句口头禅差点说了出来,还好及时刹车,制止了自己的为老不尊。尴尬的看了看楚琴音,看她没有听出来什么,也就懒得在和她解释,告去吧,自己就是受上面的指示做的,他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呢?

    楚琴音道:“局长,今天的事您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凭什么就这么把人给放了。我们可是三天三夜都没睡觉,就为了尽早破获4抢劫案,今天好不容易有点眉目,可却被您的一句不明不白的话,就把人给放了”

    吴德忠打摆摆手打断她的话,道:“小楚同志,你知不知道人家什么份,他们会来咱们这个小地方来抢劫吗?人家没事吃饱了撑的。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你回去好好的找找自己的原因,人家不告你就不错了,还在门口找了个站岗放哨的。咱们在会上都强调多少次了,要文明执法,你呢?你自己说说,这都是第几次了,你因为什么来的,这你自己应该清楚,怎么还犯同样的错误。”

    楚琴音咬着嘴唇,气的把头别向一边,没有在理会这个大胖子。心里却暗暗的道,明天一定要去找回个公道。

    吴德忠笑呵呵的道:“你也不用跟我稚气,我刚才还被上面骂了一顿呢,等着吧,咱们都得写检查,没什么事都回家休息去吧。”

    吴德忠刚要向外走,手刚刚要触摸到门把手上,房门就被人大力的推开了,还好吴德忠闪躲的及时,这要是在慢一点的话,估计鼻子肯定见红。

    “怎么回事!莽莽撞撞的,进来为什么不先敲门,那里养成的规矩?”吴德忠气愤的紧鼻子瞪眼睛的。他这个局长当的也是比较别扭,居然让下属当着他的面前明目张胆的要告他的壮。他虽然能忍下口气不去跟这个小丫头计较,但是局长的权威却不能被人侵犯,现在惹了一肚子的气,正好没出发火呢,还真遇上个不怕死的。

    “对不起!局长!公安部急电!”青年警察低下头悄声道。

    “哼!”吴德忠问道:“什么内容!”

    吴德忠接过他手中电文,仔细的看了看。四月二十八,一名叫张柏泽的男子在京城雪满天酒店七楼洗手间内殴打一名男子,后逃逸,该男子被送到医院路上经抢救无效,已死亡这里还有那名男子的画像。但他看见照片的时候,脑袋嗡的一下。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小子吗?怎么市长还下令立即放人呢?心里一时间没了注意,这要是明天让这小丫头告上去,公安部要是真查下来,他还真是难辞其咎。

    楚琴音看见局长脸色连续的变换,心里一阵好奇,是什么案子,能让这大胖子吓成这样。好奇的把头凑了过去,想要看个究竟。

    青年警察小声道:“局长,我感觉,咱们刚才放的那个男的,跟照片上的这个人很像啊!连穿着都描绘的一模一样”

    楚琴音抬头问道:“局长,就是这小子,化成灰我都认得他,这可是公安部的命令,咱是抓不抓啊!”

    吴德忠左思右想,终于下定了决心。

    大声道:“抓!”

    张柏泽坐在副驾驶上闭上了眼睛,这一天过的,跟放电影似的,还真是精彩。来到华夏的子虽然精彩,张大官人还是比较喜欢以前悠哉游哉无拘无束的子。没事的时候找个美女谈谈说说,两个人你我愿的,谁也管不着。虽然这几天边的美女也不少,但是张大官人也没少出力啊!而且连最大的便宜都让人占了,还真的有点哭无泪的感觉。

    季馨凡很是好奇,这小子手上带着手铐还怎么能对那个长相不错的御姐警花做出一些非礼的事,但是问了张柏泽好半天,这小子都跟死人似的一声不吭,也还真的是拿他没有办法。

    现在的子虽然精彩,但也很是无奈,对于季馨凡的问题,张大官人就吭哧了半天,愣是没有回答出一个字。季大小姐的好奇心还是很旺盛了,也根本没有打算放过这个色狼。刚才看见这小子嘴角上还有一色血迹,满脏兮兮的都是脚印,就知道这小子肯定吃了不少的苦。心里一阵痛快,她的目的达到了,但是没有预期的好,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大的力气,虽然感觉还是有点不太过瘾。但是一时之间还真的是有点想不出什么好点子来对付这个坏小子。

    “你这是要带我去那?”张大官人闭着眼睛突然问出了一句很没有营养的话。

    季馨凡别过头看了他一眼,心里这个气呀,这小子也太大爷了,跟自己说话头不抬眼不睁,你以为你是谁呀?季大小姐虽然现在是邻家女孩儿装扮但也掩饰不住她的绝代风华艳光四的姿容呀!这样被边一个大男人无视,内心深处还真有点接受不了。

    张柏泽睁开眼睛,道:“怎么不说话?”

    朦胧的霓虹照在她光洁无暇的小脸上,看着她脸上无悲无喜的板着一张跟老佛爷似的小脸,张柏泽差点笑出来。这大小姐也太发脾气了,自己今天也算是倒了血霉了,遇上的美女没一个温柔体贴的,不是跟你动手动脚的就是给你板着一张木乃伊的脸。

    季馨凡道:“你笑什么?”

    张柏泽笑道:“没什么?”

    季馨凡道:“什么叫没什么。”

    张柏泽道没有跟她继续这个话题,女人有的时候都是蛮不讲理的。张柏泽找就知道了这个。以前没少跟妖精姐姐玩这种弱智的游戏,只是问的喜欢不喜欢的问。这种从小玩到大的问题,小周姐姐就从来不会问他。

    张柏泽有的时候就把边的姐姐们做一个比较,他真的不清楚一个男人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是安静还是喧闹。对于两个比较极端的对比,是个人都想把两人的优点综合一下,可是真的要改变一个人,那妖精也就不在是妖精了。

    张柏泽道:“我说你开你的车,做好你的司机得了。”

    季馨凡突然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她现在有点讨厌这个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凡事都不放在上的男人。季馨凡这一次独自出来就是为了散心的,可是却没有想到遇见了他。但一个女人在车上讨厌一个人的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滚。可是这一次季大小姐还很文明的道:“下车。”声音不温不火,但却是让张大官人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自己也没有得罪她呀,这娘们咋说翻脸就翻脸。

    张大官人的底线也被触怒了,如果这是一个男人如此跟他这样说话的话,张大官人必会挥出自己的拳头,好好的给这为仁兄舒舒筋骨。可是现在是一位漂亮的女士。张柏泽还是很绅士的推开车门。张柏泽刚要下车的时候,后面跟上来的一辆车“嘭”的一下就撞了上来。张柏泽子向前哆嗦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季馨凡,还好他们现在已经把车停下来,而且上的安全带都没有摘下来。但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还是把季大小姐给惊动的够呛。

    仓促的问道:“怎么回事?”

    张柏泽道:“我怎么知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从倒车镜中就看见从后面的车里钻出来几个男人,他们分成两拨人从两面阻截过来。手中拿着抢,对着张柏泽的脑袋道:“出来!”

    张柏泽道:“这是干什么?我想,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季馨凡抬头看了一眼指着自己头上的黑漆漆的枪口,道:“你们是谁派来的,想要干什么?”

    持枪的黑衣男子道:“到了地方会有人告诉你。”

    张柏泽道:“你们要找谁呀,是她还是我,我们可是刚刚认识的。”

    “呃!”季馨凡转过看着张柏泽,她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混蛋竟然把他们的关系撇的这么干净。怒道:“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不是要带我走吗,我现在看见他就恶心。走!我们走!”

    黑衣人楞了一下,然后看着张柏泽道:“你确定你还是个男人?”

    张柏泽确定的点点头,道:“当然!”

    黑衣人嘿嘿一笑,道:“先生,小姐,我们现在不是在拍电影,我们的时间宝贵,请你抓紧一下时间好吗?”

    “哼!”季馨凡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张柏泽道:“你们要带她去哪儿?”

    季馨凡道:“跟你有关系吗?”

    黑衣人道看了张柏泽一眼,转面向季馨凡,道:“小姐,我想您有点误会我们的来意了,我们找的是这位先生,不过,您也只怪自己倒霉,真的是抱歉了。”

    季馨凡愕然道:“你们找的不是我。”

    张柏泽道:“我想你们肯定是找错人了,我们根本就不认识吗?”

    黑衣人看着张柏泽沉道:“你再这么废话我们就会为难了,我们不想杀人。”

    张柏泽道:“你说的真是太好了,杀人不好,你是个好人。”

    黑衣人有些不耐烦了。怒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另一个黑衣男子道:“老大说了,这小子很厉害,熊哥!别跟他废话,把他一对招子先废了。”

    黑衣男瞪了他一眼,道:“我说过,在外面做事的时候不要叫我名字。”转头对张柏泽说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别跟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的,你看看你边的这位小姐都比你勇敢,快点出来。”

    张柏泽道:“我刚才说了,我跟她没有关系。”

    黑衣男子这会真的是怒了,大声道:“我知道!”

    “哦!”张柏泽点点头道:“那你们就应该放了她呀!”

    “草你妈,熊哥,咱还跟他废什么话啊,老大不是说了,不管死活吗?做了他得了。”

    黑衣人转看着他道:“可是老大也说了,最好是活的。”

    张柏泽一听这话,就放下心来。道:“你们把这女的放了,我就跟你们走。要不!你们把我放了也行,反正是放了一个人,你们随便挑。”

    季馨凡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他还惦记着自己,难道刚才是误会他了,一定是误会他了,他要和自己撇清关系的原因是让自己走。心里不一阵小感动。可是随后张柏泽的一句话却让季大小姐有杀人的举动。

    “不可能!”

    那个开口叫黑衣人熊哥的男子显然是没有一丝矜持,就这一句话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把拉开车门上前就去抓张柏泽的胳膊。

    张柏泽这个时候知道机会来了,反手抓住男子的胳膊就把人拉了进来,然后想是变戏法似的就把这小子手里的手枪夺了下来,男人的手枪落入了张柏泽手上的一瞬间。他就把枪口对准男人的脑袋,然后把男人的体拉到自己面前,像是个挡箭牌似的,望着黑衣人,笑道:“熊哥,是把!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条件了。”

    角色瞬间的对调对所有的人来说,谁都没有预料到的。直到这个时候,所有的人才各自掏枪来对准车里的张柏泽。

    叫熊哥的人这个时候却还是从容不迫,淡淡的道:“老大说的不错,你的伸手不错。”

    “熊哥,你不用管我,开枪打死这小子,替我报仇。”

    张柏泽把钱凑近了这小子的脑袋顶了顶,道:“闭上嘴,我还不想杀人呢。”

    转头对熊哥道:“把你们手里的枪放下。不然我就要开枪了。”

    熊哥呵呵一笑,道:“你不说你不想杀人吗?”

    张柏泽道:“是啊,所以我才说让你把枪放下的。”

    熊哥道:“你可以杀了他,但是我们也会杀了你,他说的很对,我会替他报仇。而且我们还会伤害了这位美丽的小姐,他也会为我兄弟陪葬,你们两条命换我兄弟一条命,值了。”

    张柏泽道:“你是一个好的说客,你说服了我,你赢了,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熊哥道:“你我们是不会放的,要么你现在死,要么跟我们回去,你也不一定会死。”

    张柏泽道:“没了!”

    熊哥道:“没了。”

    张柏泽皱眉道:“刚才还夸你来着,我放了一个人,你们就没有什么表示的吗?”

    熊哥道:“我们本来也没打算麻烦这位小姐。”

    张柏泽道:“是吗?那太好了,你把人放了吧。”

    熊哥道:“放开这位小姐。”

    抓住季馨凡的两人得到了命令,放开了她。季馨凡没事人一样她知道现在不是儿女长的时候,道:“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张柏泽到:“等等!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这么走啊,在说这里夜黑风高的,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啊。”

    熊哥道:“现在我把她已经放了,至于你说的车我们可就没有义务了。”

    张柏泽道:“好吧,我现在要出来也有点不方便,我现在要是出去就必须放了这个笨蛋,这样子我很不安全啊!你能不能先给她一把枪,然后我出来的时候,把车还给她,然后在和你们走。”

    季馨凡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还关心自己呢,心里面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但是表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作为一名红色子弟,该有的担当还是有的。只是这为女中豪杰这个时候却要含蓄,如果真的表现的锋芒锋必露就有点惹人怀疑了。

    季馨凡可不是一个在家里闲着没事吃饱饭的乖乖女,整天转悠在这些红色子弟中拳来脚往的,虽然这些人一般都有拍马的嫌疑,只不过为了逗美人儿开心,博的红颜一笑。但是季大小姐跟着师傅学习剑术可是真才食料,丝毫的没有弄虚作假,武力值张大官人可是领教过的。

    对于玩枪更是从小不会走路的时候就开始把这玩意当玩具玩,表上没有半分的喜怒哀乐,表现的有些不温不火的让这些人一时间拿不定注意。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