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七十九章 美女动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七十九章美女动粗

    天空布满了黑云,不时的有闪电划过天空,轰隆隆的雷声随后而至,雨水瓢泼似的陨落下来。张柏泽这个时候不在玩什么心跳刺激之类的

    飞车表演,以时速六十迈左右呃速度开着车很小心的跟在季馨凡的股后面。这样的表现引来飞车美女的很大程度的不满,不时的要停下车等

    着这个还一心要做护花使者的色狼。

    洪华电影院。

    今天晚上的电影播放的是一部片,很适合人。虽然现在是午夜时分,但还是有很多人前来观看。

    电影放映完毕,电影院正门一下子拥挤起来,前来观看电影的人并没有离去,而是在这里观看起了闪电,看见像这样明亮的闪电,可是可

    遇而不可求的。连海市可是好些年都没有这样震耳的雷声,这样亮的闪电,这样大的雨水出现过了。不一会道路两旁的积水就满过了台阶。

    “这雨下得可真大”

    “你看这闪电,又来了,你看你快看啊!”

    “啊!这雷声真大,把我耳朵都给震疼了”

    男孩子牵着女孩儿的手从人群中挤了了出来,看着眼前的瓢泼大雨,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说话。

    “这么大的雨怎么回家啊?”

    “打车呗,还能让我的小宝贝遭罪不成!快点吧,一会就没车了”

    一队侣匆忙的跑下了楼梯,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随后三三两两成双成对的人也都模仿眼前这对男女,男的很有风度的脱下外衣罩在两人的头部冲向了雨中。现代人的模仿能力就是强,山

    寨版本惩处不穷,就连一个雨天脱衣的姿势都是一个样子。没有几人还有心在去观风听雨了,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计程车上。

    张柏泽没有想到她居然把车停在了这么一个地方,小跑几步跟上了季馨凡的步伐,挤开人群,来到大厅里。

    张柏泽跟在季馨凡的后,小声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季馨凡说道:“你管得着吗?我又没让你跟着我。”

    张柏泽惊讶的停住了脚步。

    “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走了?”

    “我真的走了?”

    “喂!给点反映好不。”张柏泽无奈的再一次对这位脾气大的有些不像话的大小姐放弃了自己的坚持,跟上了她的脚步。

    季馨凡回过头瞪着他,说道:“你怎么不走了,你不是要走吗?吓唬谁呢?”

    张柏泽无所谓的耸耸肩,轻声道:“我跟你开玩笑呢?我饿了,咱们还是去吃东西吧,我请客。”

    “稀罕!”季馨凡嘟囔了一句,接着说道:“带你来这里就是要吃饭的,天都这么晚了,你不饿,我还饿了呢。好心当做驴肝肺。”

    “这里不是电影院吗?”

    “谁说电影院就不能有东西吃了。”

    张柏泽好不容易吃完了这顿心晚餐。他不喜欢这种一切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的这种感觉,连点菜都得这小妞说的算,太霸道了。张

    柏泽虽然是一个处处尽量体贴美女的绅士。可是这娘们分别就是在作弄人,明明是一个比方人却偏偏点了一桌子的南方菜,天的有些发腻的菜

    ,再加上这会她阳怪气的语气。反正张柏泽吃的很不舒服。

    “雨停了!”张柏泽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跟在美女股后面走到了停车场。

    “别动,抢劫。把钱,手表,手机,戒指,项链统统给老子拿出来!”一把一尺来长的匕首定在了张柏泽的腰间。

    张柏泽站住了,把手举了起来。“兄弟,我没钱。”

    “穿的人模狗样的还说没钱?少蒙老子。”一只张满了汗毛脏兮兮的大手摸向了张柏泽的口袋。来人翻了半天,连一张纸都没有摸出来。

    “妈的,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的,竟敢不带钱就出门。”

    “我忘记带了不好意思。”张柏泽想转过头。却被匕首刺了一下。微微的感觉有些疼痛。

    “别动。转过头去,在乱动老子攮死你!”

    “好好好,我不动。你也别乱来。你只是抢劫而已,你要是刺死了我。那就不是抢劫了,就成了杀人犯了。”张柏泽没敢在乱动,

    心想怎么这样倒霉。看来过两天要拜拜菩萨,流年不利啊!

    “怎么那么多的废话。没带钱还敢出门,你真他找死啊!”

    张柏泽道:“哥们”

    “管谁叫哥们呢?少和老子近乎。你自己说说,现在这事怎么办吧?”

    “我先谢谢你,你还是把我放了吧。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我朋友还在那头等我呢。”

    “放了你?我要是把你放了也是抢劫。而且力气不是白出了。”

    张柏泽轻声道:“你放心,我不会报警的。”

    “放,老子还怕你报警,你连老子张什么样都没看见,报个的警。警察有个用,一群大傻冒而已。”

    “喂!你在哪里磨叽什么呢?”季馨凡站在车子的旁边看等着他。

    张柏泽心里这个郁闷,他这时候可真是有哭说不出。难道还真的让美女来救人吗?他想喊救命来着,也得这位拿刀的大哥同意才行啊!

    “你说的真是对极了,那你说现在这个况怎么办?”

    “你他少和老子踢皮球,现在是老子问,你答。你没有权利问老子。”这个带着鸭舌帽的哥们转头向后面这个很天籁的望了一眼,匆匆

    的一瞥,啥都没看见。

    “要不我下次带上钱让你再抢一次。”张柏泽小声说道,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但是连傻子都知道是逗傻子玩的主意。

    “你他当老子是傻呢是不是?”匕首又向前伸了伸。张柏泽向前急急地走了几步错开了匕首的攻击。

    “让你他别动你没听见”

    “啊!”

    季馨凡右脚一个后踹,踢在了他的手上。匕首掉在了地上“当啷”一声。紧跟着一个拳头离他的眼睛越来越近,然后,‘哐’一声,带着

    鸭舌帽的男子只觉脑袋一阵巨疼传来,便晕晕沉沉地软了下去。

    “醒醒喂别装死了。”季馨凡用脚踢了踢地上的抢劫犯。

    “”抢劫犯动都没动一下。

    “你要是在这么装死下去,我可是要报警了,本来我还不想报警的”季馨凡看着手中的匕首,自言自语的说道。

    “真的!”抢劫犯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望着张柏泽一脸高兴。

    张柏泽摇了摇头。说道:“报警太麻烦了。”

    “谁说的。”

    抢劫犯片刻后方才逐渐的这番话中回过神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狂喜道:“是啊!现在的警察办事效率太低,向我们这样的小事,说不定

    要耽误您一天的时间呢?”

    “呵呵你的效率倒是蛮高的。七个钱包你用了多长时间。”季馨凡望了他一眼。

    “三个小时”抢劫犯看了看他的脸色还不错。一脸巴结的样子小声说道。

    “看来你对你的成绩还很满意?”张柏泽冲他笑了笑。

    “也不是太满意,还有待提高,努力学习,干到老学到老,不骄不躁才会进步。”抢劫犯小声谦虚的说道。

    “你很谦虚嘛。”季馨凡看了张柏泽一眼。

    “你看我干什么?”张柏泽愕然的看着一脸不怀好意的坏笑的季馨凡。

    “没什么?”季馨凡笑道:“只是感觉看见了你的同类了。”

    “呵呵”抢劫犯低下了头偷笑。

    “你还敢笑?”张柏泽转头说道:“你个大傻冒还敢笑我,在一个地方抢劫了七个,不对,是八个人,你自己说说,你是不是个大傻冒。

    ”

    “呃”抢劫犯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干巴巴地望着他。被他这样的盯着,感觉浑不舒服。

    “你自己说说,现在这事怎么办吧?”张柏泽转过头望着远处,淡淡的说道。

    “您把我放了吧,您就当我是个,把我放了,您也痛快了不是。”抢劫犯一脸的苦笑。抢劫的让被抢劫的给抢了,现在都什么世道啊!

    “哦”张柏泽扬了扬眉毛。“我要是把你放了,我的力气不是白出了。”张柏泽也用起了刚才抢劫犯挤兑他的话。

    “这个”抢劫犯急得双手搓了搓。“那您说现在这个况怎么办?”这可真是自食其果。

    “别和我踢皮球,现在是我问,你答。你没有权利问我,你知道吗?”张柏泽笑了笑,把玩起手中的匕首。“这刀不错”

    “恩是不错。要不我把这刀给您了,您看怎么样?”抢劫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可真是折磨死人不偿命。抢劫犯的心现在

    就是在失望与希望之间徘徊。他知道只要一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就会跌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就说他今天抢劫的这些钱财加起来,也够判他

    个十年八年的了。

    张柏泽眼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还有那些钱,也一块给您,我一分都不要不要了。”抢劫犯想了半天,也没有好主意。现在他恨不得自己的个女人。这样还能牺

    牲一下色相来保命,可惜他不是。现在不管什么都是女人吃香,抢劫也是一样,这要是女人,那用来这么多的废话,直接把他拿下。

    “哦”张柏泽斜睨着他。

    “行吗?”抢劫犯小声的问道。

    “不行。”季馨凡干脆的回答道。

    “啊那您说该怎么办好?”抢劫犯愁眉苦脸,满脸的失落。“大姐,你就行行好吧,我家里上有七十岁的老母卧重病不起,下有

    三岁的小儿还要我去”

    “你是不是还要说你老婆和人家跑了儿子还小需要照顾,家里的妈妈需要钱来治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季馨凡打断了他的话

    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说过现在是我问,你答。”

    “我我不知道。”抢劫犯唯唯诺诺的回答道。

    过了一会。张柏泽说道:“那好吧,我说出一个建议,你看看行不行。”

    “行当然行您说的怎么会不行呢。”抢劫犯连连点头。脸上又神采奕奕起来。

    “站好了,别乱动。”季馨凡挥了挥手中的匕首,匕首在他的手中来回的旋转。晃得张柏泽呆头呆脑的体前倾,就这样的姿势愣在了那里。

    “就这样站着别动。要是动一下,我的建议可就没了。”

    “您说吧,我保证不动。”

    “我记得你刚才好像是说警察都是大傻冒,对不对?”张柏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抢劫犯的脸上已经见了汗,没有说话。这样的动作可真是要命。

    “其实我也觉得他们有点傻,就是不知道对不对。”张柏泽看了看手表。“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只要三分钟过后,警察没有出现,你就

    可以走了,怎么样?”

    “好的,好的。”抢劫犯连续点头称是。

    “恩”张柏泽点了点头。“这块表不错,能买个好价钱。看来你不是一个识货的人哦。”张柏泽摇了摇手中的手表。

    抢劫犯无语了,没想到在最后抢的这个人的上栽了个大跟头。一个娘们,居然这么厉害,一拳就把自己打得差点晕过去。

    “哎看来真要像你说的那样了,警察都是些大傻冒。”张柏泽说好要三分钟的,可是现在都过去五分钟了,早都有点等的有些不耐

    烦了,在仔细的看看了手中的手表。

    “呃!”

    这表咋还坏了,跟本就不走了嘛。准备放人吧,他可不是什么大善人,五好市民。抢劫的事天天都有,谁也都不容易。在张柏泽看来,

    这个抢劫犯胆小如鼠,也不想是个大大恶之人,也应该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再说了,他本也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

    “我我可以先休息一下吗?”抢劫犯的脸上满是汗水。

    “不行。”季馨凡坚决的说道;“你要是再动一下,我们这个游戏就不玩了,直接把你送到警察局”

    “别动警察放下人质,把刀丢在地上,你已经跑不掉了”

    “呃!”张柏泽惊讶的看着前方的警察。

    “立即放开人质,把手举起来”

    “什么人质。你们好像是搞错了!”季馨凡挥了挥手中的匕首。

    “救命啊!警察叔叔救我啊!”

    张柏泽听见这个抢劫犯居然喊“救命”,好叫“警察叔叔”又好气又好笑,用匕首拍了拍他的脸。笑眯眯得说道;“你找谁救命啊?”

    “救命啊!救命啊!啊”

    “别叫了,真难听,在叫在叫把你舌头给割下来。你信不信。”季馨凡一脸的凶相。

    “说说吧?持刀抢劫好劫持人质,你自己算算你应该判多少年?你以为你还能跑得掉吗?”青年警察劝说道。

    “呦警察同志,您这是在和我说话吗?”季馨凡说道;“看起来,威那一手你以前是没少干,你还真不知道与时俱进,现在

    都什么年代了。老一的我不喜欢。换个人和我谈。”

    “你”

    “你什么你,穿着制服就一定是警察吗?你是警察怎么连一把枪都没有?现在骗子多,我们应该小心上当。你说是不是。”季馨凡看着他

    微微一笑。张柏泽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这小警察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就在他要放人走的时候在出现。这个小妞也真是的,把人放了不

    就完了吗,干什么还要自找麻烦。

    张柏泽小声的说道:“咱们把他放了吧”

    “凭什么!又不是咱们抢劫”

    “救命啊”抢劫犯又大声叫喊。

    “还叫!”季馨凡狠狠的给了他一下。

    “你应该先把证件拿出来让我看看,这样也能证明你是警察是不是?而不是像你现在在个样子。拿一根烂木头你要干什么?要和我搏斗吗

    ?”季馨凡把刀架在了抢劫犯的脖子上。对他说;“告诉你了别乱叫,你是不是在考验我的耐心。告诉你,我说话可从来都是一言九鼎。”

    “哎我说你也不用拿什么证件了,现在的造假很流行,你就站在那里别动,打电话报警吧。”季馨凡抬头望着眼前的伸手就要掏证

    件出来的青年警察。

    “什么?我就是警察。”青年警察愤怒的挥了挥手中的木棍。

    “你是警察?干什么的,拍电影吗?警察不拿枪,拿木棍?你是以为你是成龙啊还是李小龙。”季馨凡斜睨着他。

    “你”青年警察无语了。愣了一下,双眼通红放着怒火,满脸愤怒的说道:“这样轻蔑一个执法人员,你你会付出代价的

    。”

    “你什么你先告诉我你的警号是多少,不许低头看。”

    “我”

    “我什么我,叫你拿电话报警。你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时间就是金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季馨凡皱了皱眉头,这看来是警察,不

    像是和这个抢劫犯的同伙。

    青年警察完全的让他给弄糊涂了。扔下了手中的木棒。双手微微颤抖地拿出手机。“喂是头嘛,我这里遇见一个抢劫的,很嚣张。

    多带上几个人。在我家在条胡同里”挂断电话。青年警察伸手指着季馨凡。“你等着,你等一会儿落在我手里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

    出来抢劫的,居然还这么嚣张!”

    “什么叫落你手里?你是国家公务员,你就要保持形象,看看你现在像是什么样子。”季馨凡邹着眉头。

    “怎么了?怕了?呵呵我看你还是赶快放了人质的好。你不是很嚣张吗?要是等一会我们队长来了,你就死定了。”

    “我说你弄明白是谁在抢劫吗?”张柏泽望着他的眼睛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不用多说废话了?”

    张柏泽无语了。这一会自己就成了抢劫犯了。

    “哎告诉他,是谁在抢劫。”张柏泽踢了一下抢劫犯。

    “不许伤害人质。”青年警察大声叫道。

    “你个大傻冒,别向我大哄大叫的。”张柏泽现在已经失去了耐心,他可是在跑路啊。

    “好吧我不叫了。但是你不许伤害人质。”青年警察小声说道。

    “我看你真是无可就药了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警察。是不是考关系上去的。”季馨凡轻蔑的看了他一眼。

    “我不许你胡说。污蔑我的人”青年警察咆哮着。

    “不许大声喧哗。”

    这时,警笛声响了起来。六七个穿制服的警察手拿着枪冲进了胡同里。

    ”别动“

    “放下武器”

    “把手举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