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七十八章 一万块的友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七十八章一万块的友

    张柏泽平时在家里的时候就很少开车,就算是开也都是现抓来的车,也从来没有遇见这样的状况。看了看已经凹下去的轮胎,心郁闷到了极点。但还是付出与行动,把后备箱打开,看看里面有没有备胎。这一次又得麻烦上帝了,在心里默默的祷告了一句。

    还好,况不是太糟糕,他在后备箱里面比仅仅找到了备胎,还找到了一个工具箱。开始实际作到底如何,却不得而知。这个时候想找个人问问都难。四处看看四周,没有一辆车经过。

    张柏泽准备用最老但也是比较简单实际的方式,把轮胎拿出来放在地上,坐在上面开始守株待兔。这条高速路一开始还有许多车辆经过的,怎么这时候一辆车都没有了。张柏泽等了十几分钟,却没有见到一辆车,心里不又开始麻烦起了上帝。

    刚刚祈祷了两句,就看见打对面来了一辆车,那速度风驰电掣,眨眼间就来到了张柏泽的面前,张柏泽都看傻眼了,还没来得及招手阻拦,小轿车就跑的无影无踪了。心里大骂上帝这个老不死的也忒狡猾了。又开始祷告: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果然,又一辆小轿车马上又开了回来,张柏泽差点喜极而泣,这老头还真帮了大忙了。急忙站起来挥手阻拦大叫停车,车子还真的在他边停住了,可是他马上就住口了,瞪大了眼睛看了又看车里下来的人。

    “呃!”

    张柏泽疑惑的望着来人,道:“你咋又回来了。”

    季馨凡把车开出了好远之后,心里还是感觉到一丝委屈,昨天放自己鸽子也就算了,可是今天又在光天化大庭广众之下占自己便宜,这要是就这么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灰溜溜的走了,估计她整个假期都别想过得舒坦。一想起张柏泽那张冒死忠厚老实的脸,就忍不住咬牙切齿,秀眉一挑,方向盘一转,一个小漂移,车子整体挑头向原路返回,岂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但是真的看见这个色狼的时候,才想起来刚刚不久前才说过的话,脸色有些不自然却一时之间找不到找他麻烦的理由。突然,脑袋灵光一现,自己刚才不是给他瓶矿泉水吗,自己也不认识他,凭什么要给他水喝。伸出手大张旗鼓的说道:“给钱!”

    张柏泽微微惊讶,不解的问道:“给什么钱?”

    季馨凡脸色很是平静,语气不温不火的道:“我的水钱。”

    “哦!”张柏泽下意识的点点头,心道这娘们可真小气,不就是一瓶水嘛。我刚才还给你治好病了呢,向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去,啥都没有。抬起头向季馨凡笑笑,说道:“不好意思,你等等。”

    张柏泽把随手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从银行取来的一打钱拿了出来,表憨厚的看着她,问道:“你要多少?”

    “一万!”

    季馨凡气急,心道这个大笨蛋,难道本小姐还真小气的连一瓶水都舍不出来吗,这小子还真把钱拿出来了,竟然还拿出来这么多,还在这里显摆上了。

    “呃!”

    张柏泽目瞪口呆,随后脸一下子苦笑了起来,他知道这个漂亮女人是存心来找自己麻烦的,也没有什么表示,直接把钱递了过去。

    季馨凡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大方,还真的把钱给自己了,低头看了看手中崭新的一打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个这位小姐,我能不能在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季馨凡立即警惕的抬起头看着张柏泽,心道这个小气鬼不会是心疼了吧,能让这个无耻下落混蛋流氓外加色狼的人心里不痛快,季大小姐心里一阵小得意,可随后的一句话却让她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张柏泽表认真的说道:“我车的轮胎刚才爆了,请问,能不能帮我换上。”

    季馨凡没有想到这个无耻的男人竟然真的会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拿自己当什么了,好不容易宣泄掉一点的小火苗,又是蹭的一下往上冒了出来,随手把手中的一打钱狠狠摔在了这个流氓的脸上。

    张柏泽迅速的把头一歪,躲过了这美女的袭击,别过头看了一眼电影时场景中才能看到的粉红色钞票漫天飞舞。转过头看着季馨凡,表严肃的道:“你应该听到过一句话叫做士可杀不可辱。”蹲下子去捡起地上一张一张随处可见的百元大钞。

    季馨凡也知道刚才的举动有点出格,再看见这小子受气包一样的只顾低头捡钱,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季馨凡也跟着他蹲在地上开始捡钞票,不由得想起了一部电影《满地尽是黄金钱》。

    两个人把附近能捡到的全部搜索完毕后站了起来,相对无语,默默无声。季馨凡感觉到一阵尴尬,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生气了?”季馨凡首先打破沉默,要季大小姐跟你道歉,那是休想,长着么大还没跟人道过谦呢。

    张柏泽看这美女现在也像是知道了自己犯错了,低着脑袋像一个被抓到偷糖吃的小女孩,嘴角露出了微笑。他倒不是一个真的会和一位美女斤斤计较,利用小人行径去引接近美女的色狼,也不会真的要把一个女孩子到一个像自己刚才说得那样,两个人像要生死决斗非得斗个你死我活不可挽回的场景。

    退一步海阔天空,张柏泽虽然没有被父亲真的培养到宰相那个境界,动不动肚子里就得撑船吃饱了撑得慌,也不会真的跟一个女人计较这些无理取闹的玩笑话,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张柏泽就更不会动气了。

    拉过季馨凡的小手,把手里的钱放在她手里。说道:“以后不要在这么随便的糟蹋钱了,钱到用时方恨少。”张柏泽这几天是真的意识到了在没有金钱的子里,还不是一般的不好过。

    季馨凡“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掩嘴偷笑,眼神儿妩媚的扫了他一眼。说道:“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吧!”

    张柏泽表认真的道:“我最近就却钱了,还不缺输赢啥的,再说了,我喜欢赢,不喜欢输。”

    季馨凡一阵无奈,心里也知道这小子是在和自己说笑,也就没有再去理会。看了看手中的钱,抬头问道:“你真的要把这么多钱给我?”

    张柏泽笑道:“这不是你的水钱嘛,如果你是一个守法的好公民的话,你也可以去国家的税务机构去纳税。”

    季馨凡道:“我没跟你开玩笑。”

    张柏泽道:“我也没跟你开玩笑。”

    季馨凡心里一阵摇头,还真是个有钱人家的败家子,真不把钱当前啊!无奈道:“我承认,我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

    张柏泽看着她,没有说话,他知道这美女肯定还有话说。

    季馨凡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望着张柏泽说道:“我就是一时咽不下昨天你放我鸽子这口气,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对我是很不礼貌的事吗?”

    张柏泽道:“我可是向你道歉了。”

    “是嘛!”季馨凡把手中的钱还给他,说道:“我怎么不知道。”

    “呃”

    张柏泽心道,这美女不会又和自己玩失忆吧!

    张柏泽没有想到季馨凡真的会修车,而且技术看样子还很娴熟,手指灵活的舞动着手中的板子,几下子就卸下来一个螺丝,像是一个老手。

    “你的职业是修理师?”张柏泽比较好气的问道。

    季馨凡抬起头瞪了他一眼,说道:“就你这破车,换个轮胎还要找专业的?”

    张柏泽摇头道:“当然不是,只是看你卸轮胎的样子很专业。”

    季馨凡没好气的说道:“谁像你这么笨,连换个轮胎这么简单的活都干不了。你知不知道狗熊是怎么死的?”

    张柏泽老是的回答:“不知道!”

    “笨死的。”季馨凡嘴角挂着微笑,心不错。

    张柏泽没有听过这个冷笑话,还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诚恳的问道:“怎么笨死的?”

    这句话惹得季馨凡大小姐很不淑女的哈哈大笑,前仰后合,颠倒众生。

    两人不时的聊天说笑,也不会感觉到气闷,刚才的不愉快一扫耳光。季大小姐即将把轮子给他按上的时候,回头问了句很不应该问的话。

    “听你的口音比不像是京城人,老家是那里的?”

    张柏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跟这美女说实话,但是一想起韩灵来,还是算了。一个女人都和一个男人那样了还靠不住,他们这算是什么,不能说是酒朋友,但是就是一个泛泛之交。

    张柏泽装作一个痛苦的表,轻声道:“我连我妈都没见过,跟何况我妈妈的妈妈了。”

    季馨凡知道这小子在耍宝,也没有在意,其实她只是随便跟他聊聊,倒也没真的像张柏泽想的那么多。微微一笑,说道:“这个笑话不好笑。不想说就算了,也不用废了这么半天才想出这么一个笑话来搪塞我啊!”

    张柏泽到没有被美女马上就识破机关就有些狼狈不堪的表,无所谓道:“是真的,你不相信就算了。”

    季馨凡看着他怀疑道:“是真的还用想这么半天。”

    张柏泽定下神来转过,发现对面蹲着正给自己的小车上轮胎的这位材凸凹有形的妖娆美女正饶有兴趣地望着我,见他的目光投到她的上,笑道:“你这个人可真够怪的了,外面就那么好看?”声音清脆悦耳,是地道的京腔,很善解人意的差开了刚才的话题。

    张柏泽上没由来的感到一丝寒意,看了看天上的乌云密布,转去车里取出了一件衣服披在了上。看着她说道:“你蹲了这么长时间了,腿不麻嘛,换了个姿势会使自己更舒服一些。”

    季馨凡说道:“算你有良心。”笑面眉目如画,美艳不可方物。

    张柏泽突然见到这美女对自己笑面如花,感觉女孩儿的面孔隐约有些熟悉,象是在哪里见过似的。黄色的针织衫恰到好处的体现着前凸起的完美形状让张柏泽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多停留了几秒,可是随后就想到有些不妥,便转过头来仰望天空,脑子里却突然闪过一个人——纪礼虞。

    “陪我说说话嘛!我好闷呀!”季馨凡的话音里有些瞋怪,也许自己都没有想到,她这时更多的是有些撒的嫌疑。

    张柏泽转过,说道:“说什么?”

    季馨凡轻声道:“随便啊!我现在可是为你服务,你难道还想冷落我不成,这个我可不干。”她现在也不觉得这个男人是个无赖流氓的色狼了,相反,还是第一次给她的感觉,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张柏泽很违心的说道:“我很怕和女孩子接触,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

    “哦!”季馨凡对他这句马拍的显然很舒坦,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他的目光的去处,下意识的把胳膊缩回去护在自己的前,脸顿时了起来,瞋道:“你这个色狼,找打呀!”

    张柏泽咳嗽了几声,尴尬道:“是你让我和你说话的。”

    季馨凡现在脸上红的厉害,微微怒道:“我让你陪我说话,也没让你耍流氓啊!”

    “天快黑了,快修车吧。”张柏泽连忙转移话题。

    季馨凡又露出了戒备的神,就这样直勾勾的望着张柏泽,让他感觉到一阵不自在。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你蹲在那里”张柏泽赶忙解释,话里透着说不出的真诚。

    季馨凡巅的跺跺脚,道:“你还说!你还说!闭嘴!”

    张柏泽老实的闭上嘴,急忙转过去,说道:“我可不是你想的色狼。”

    季馨凡看他脸上通红,神尴尬,估计他也不是有意的,神放松下来,却没忘了给我一个白眼:“大色狼!”,接着“噗哧”一笑,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你是大色狼的。”

    张柏泽没好气的说道:“胳膊抱的那么紧,就像个受惊的兔子,我再不知道自己被人看成什么狼还不成白痴啦!”

    季馨凡的俏脸又红了起来,小声道:“谁让你……”,顿了一下小脚丫,却没往下说。

    气氛虽然变得尴尬,张柏泽却觉得原本陌生的两个人好像突然亲近起来。

    问道:“你一个人这是要去那里?”

    季馨凡笑了起来,说道:“你呀,就会顾左右而言他,这招斗转星移,乾坤大挪移用得不错。”又蹲下来给他按车轱辘。

    张柏泽狡辩道:“哪有,是你穿的太露的。”

    季馨凡气道:“你还说。我哪有露了,是你耍流氓!你还怨人家穿的”

    张柏泽说道:“都什么年代了,你咋还这么封建?”

    季馨凡气的脸红心跳,却不愿意在谈论这个话题,心里大骂这个大色狼,刚才还真的没有看错他。

    张柏泽小心的询问道:“美女!你不会又生气了吧。”

    季馨凡现在的眼睛明亮而又调皮,白皙水嫩的脸颊浮上一丝粉红,脑子里飞快的计算着,疑惑的大量着张柏泽。看他果然没有转过来偷看自己,心下豁然开朗,煞有介事的道:“你怎么知道我会生气。”

    张柏泽道:“就是随便问问,不会生气就好。”

    季馨凡道:“我才没有那么小气。”

    张柏泽自言自语道:“也是!朋友之间最好不要这么小气,一瓶矿泉水要一万块,确实不算小气。”

    季馨凡看他又煞有其事的来取笑自己,探出子狠狠在空中须打了几拳,微微瞋怒道:“讨厌!谁和你是朋友了。你算算刚才的钱少了多少,我给你补上。”

    张柏泽虽然没看见这张亦瞋亦喜颠倒众生的笑脸,但是能感到她浑散发出的那股阵阵的香气袭人。

    微笑道:“咱们怎么不是朋友,最起码有一万块的友。”

    都说友无价,但是真的要是两个人能用金钱来衡量一下,能有一万块的友,也是不错的了。但是张柏泽没有想到自己无心说出这话换来的却是美女的一顿好打。张柏泽又体会了一下野蛮的味道,但是却感觉这样跟美女打闹之间,又在不间断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季馨凡终于把轮胎给他安装好了,抬起头做了一个的手势。张柏泽上前伸手要拉美女起来,却被人家很不领的一巴掌给甩到了一边。张柏泽尴尬的笑了笑,心到,这小妞还是把自己当色狼了,都这么长时间了,还在防备自己。

    季馨凡不过是不太习惯和男人拉手,看见这小子有些吃瘪,心里偷笑,没有再去给与理会。

    问道:“你一会要去哪?”

    张柏泽摇了摇头,他现在还真的没有啥目的地,华夏这块国土他也不这么熟悉,也不清楚该去那里散心。

    季馨凡微顛道:“你傻了,问你话呢?”

    张柏泽问道:“你要去那里啊?”

    季馨凡笑道:“这么着。你还想做护花使者?”

    张柏泽笑笑没有言语。

    季馨凡微笑道:“你要真有胆量你就跟上来试试。”

    张柏泽目送这个妖娆的女人回到车上,一时之间还真没有什么计较可言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