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六十七章同床共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六十七章同共寝

    张柏泽抱着韩灵一路狂奔回了她的蜗居,轻轻的打开了房门,向四周看了看,屋里果然没没有人。张柏泽放下韩灵,一下子就钻进了韩灵的被子里把脑袋蒙上,现在的况是浑冰冷,头脑发

    “喂!你你怎么上我的。”韩灵瞪大了眼睛想用言语抗议,但是她随后就知道了,这小子是真的怕冷,想起这小子刚才脸都白了,嘴唇还有些发紫,她也就不在说什么了。转把房门关上,蹦蹦跳跳的来到前,伸手摸了摸张柏泽的脑门。

    韩灵自言自语道:“也不发烧啊!你这小子不是在这给我打悲牌装可怜吧!”

    转想到自家厨房好像还有点酒,又蹦蹦跳跳像个兔子似的去给他找酒。回来的时候看见这小子在上还在哆嗦,心里好笑。在被子上拍了拍。

    韩灵说道:“喂!起来!”

    张柏泽哆哆嗦嗦的问道:“干干什么!不起来!”

    “呵呵”韩灵捂嘴偷笑,说道:“你先起来,喝点这个就不冷了。”

    张柏泽把脑袋伸出来一点,看着韩灵问道:“什么啊?”

    韩灵说道:“笨蛋!你说还能有什么,当然是酒拉!”

    “喝酒!”

    韩灵点了点头,说道:“喝点酒就好了,酒壮熊人胆。”

    张柏泽辩解道:“谁谁熊气拉!”

    韩灵道:“快起来拉。”

    张柏泽小声问道:“喝酒管用吗?”

    韩灵肯定的点点头,说道:“当然,以前我上学的时候,住在宿舍里,有一次暖气管道坏了,整个屋子冷的,我们第二天就卖了点酒,晚上睡觉之前喝点酒就好了。”

    张柏泽接过酒瓶看着韩灵,说道:“我看你们是喝醉了。”

    韩灵向他瞪起了眼睛,说道:“那来的那么多的废话,你喝不喝?”

    张柏泽点点头,打开瓶盖,“咕咚”的喝了一口,登时浑一激灵,口为之一暖。

    韩灵问道:“怎么样?好多了吧?”

    张柏泽呼出口酒气,点头道:“好多了?”

    韩灵道:“那你就在喝几口,今天看你能喝的。”

    张柏泽随后又喝了几口,抬头问道:“我看你也能喝的,是不是上学的时候,喝酒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

    韩灵笑了笑,没有承认。

    张柏泽也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把酒瓶递给她,说道:“你也喝一口吧,暖暖子。”

    韩灵下意识的接过酒瓶,想也没想,“咕咚”的也喝了一口。可是随后就想到,这可是张柏泽刚才嘴对嘴喝的,上面好像还残留着他的口水,一时瞪着眼睛呆愣住,刚才还被他的嘴喊着的酒瓶,现在却在自己的嘴里含着,这岂不是韩灵的俏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赶紧把脸转过去。

    张柏泽刚才冷了要命,现在人蜷缩在被子里,而且又喝了几口酒,人也精神了,也有点缓过神来,但还是没有注意到韩灵的窘态。轻声问道:“就喝一口就够了吗?”

    韩灵转过看了他一眼就红着脸点点头,没有打理他。

    张柏泽道:“你还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你要是不喝的话,就给我吧。”

    韩灵那里会依她,刚才没有想到也就罢了,现在又岂能在让他占便宜。转砰砰跳跳的跑了出去。

    张柏泽感觉道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也太小气了,不就一丁点酒嘛,还当谁稀罕呐!把被子往头上一蒙,还别说,这女孩子的被子还真是香呢!嗅着枕边淡淡的香味,有一种韩灵的味道,张大少不由得一阵阵心猿意马,给人带来点点的遐思,不由得一阵迷糊,这一大天发生的事也太多了,张柏泽也真的是累了,迷迷糊糊的渐渐睡去。

    韩灵一个人躲在厨房半天不敢出来,女孩子有的时候就是脸皮薄,遇见一点事就没脸见人。但是在四月末这个时候,各家的暖气刚给停,这要是白天还好,到了晚上,接近零度的气温,还不是一般的冷。韩灵好不容易有勇气走出来,却看着这大少爷还睡着了,心里这个气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大着胆子在她的上睡着了。

    不说王洪亮,这要是让警察找上门,他们俩谁都别想跑。虽然说张柏泽有的时候很是气人,但韩灵还是不想给警方作证,指认张柏泽这个杀人犯。

    上前狠狠的把被子掀了起来。“喂!你怎么还睡着了,你给我起来。”

    张柏泽迷迷糊糊的也没有理会那么多,他现在正是困的时候,那天在地板上都能坚持一晚上的他,怎么会被韩灵的几句无声的呐喊给叫起来呢。

    韩灵捶打着他,叫道:“你快点起来啊!别在这里给我装睡,你晚上可不能睡在这里啊!这要是晚上警察早上来,可怎么办呢!”

    张柏泽还是无动于衷,现在别说是警察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起来,睡觉要紧,都几点了,明天不要上班嘛。

    韩灵的几次暴力方式都没有解决问题,也有些疲惫的放弃了,这个死人,你这个时候还在这里耍无赖,你不怕死,难道我这个陪衬还怕你不成。本来韩灵的腿脚就有些不方便,现在喘着粗气倒在上,也是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张柏泽睡了一会儿,感觉到室内的温度在一点点儿下降,浑上下凉飕飕的一阵哆嗦,轻轻的睁开了眼睛,看见这女人居然这样的无无义,居然把被子都抢过去了,一点都没给自己留,一时不有些恼火,狠狠的把被子夺了过来。

    韩灵刚刚躺在上,被子就被这个可恶的家伙抢了去,用力一拽,棉被又被夺了回来。

    张柏泽一阵无奈,现在在人家地盘上,都说最毒不过妇人心,这回张柏泽总算是长见识了,但是张大少咋说也不能女人一般见识不是,只好轻声商量道:“喂!韩灵!给我点被子啊!我冷啊!”

    韩灵转过子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在装死吗,咋又活了。”

    张柏泽无力道:“我哪有装死了,我真的冷,给我点被子好不好。”

    韩灵道:“你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不用在这里给我装可怜。”

    “喂!”张柏泽一时气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韩灵看见他跟自己翻白眼,一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但有感觉到自己这时候不太严肃,赶紧把头别过去,不去理他。

    张柏泽赶紧趁着这个机会悄悄的钻进被子装死,现在可真是冷的要命,张柏泽没有想到这房子这么破,现在才什么时候啊!居然连暖气都没有,心里大骂物业不要脸,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里根本就没有物业。

    韩灵这时候也准备任命了,第一次和男人同共寝,心里多少有点抗拒,转想离他远一点,像一边挪了挪。

    张柏泽这时候也想到了这一点,转头看向韩灵,说道:“我是真的冷,别以为我是想占你便宜,今天就对付一晚上吧,明天一早我就走。”

    棉被看起来很大,但被两个人盖着,又都小心翼翼不碰到对方,中间还用被压出一条边界,那就显得不够宽裕了,不一会儿,张柏泽就觉得被子后面嗖嗖的往里冒冷风,轻轻拉拉被子,想把后面盖好,却不想韩灵将自己那半边被压的瓷实,一分一毫也拽不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