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十三章 搞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三十三章搞定

    还好,张柏泽感觉到了她的沉坠下去水里的波动,慢慢的,张柏泽感觉到了一个温暖的酮体,他如游鱼一样灵活的体,一下子就到了纪礼虞的边,他横着把她抱起,双脚蹬地,飞快的浮上了水面。

    张柏泽没费什么力气,就把这个因为没多大点事就跳河自杀的女孩儿救了上来。摸了一下她的颈部,还有脉搏,应该没事儿,用不着人工呼吸。这要是刚才美女没说那几句话,张柏泽这牲口,不抢着干这活啊!不要钱也干啊!

    可现在,张柏泽对她没胃口了,就算是你跳河寻死也不行,张柏泽不是狠心,是狠不下心,要不然他也不会听见美女尖叫,第一时间就往回赶呢,有些话说的只是安慰自己。

    张柏泽用力向下按了按纪礼虞的腹部,一下,两下,三下。

    “呃!呃!呃!”

    搞定!

    看见美女在痛苦的吐着湖水,张柏泽看着她笑,还真是个倔丫头,咱们交不上朋友也用不着跳河呀,不过看见你这么不要命的面子上就原谅你这一回了,要是再拜金女一次,看老子认识你一回不。

    美女苏醒的样子看起来很美,朦胧月下,眼前的美女全湿透,曲线毕露,还是熟女好看呀,这可不是果儿那个小丫头片子可以比的。但张柏泽现在还算是君子一回,没有趁人之危的夺掉人家的初吻。可是你现在就像不穿衣服一样可不怨我吧,是你自己跳的河,命还是咱救的,你这个样子让人不看,说出去岂不天打雷劈。

    纪礼虞现在没有心理会她的外表,咳咳咳的咳嗽个不停。一个人在饿了的时候就是想着要填饱肚子,冷了的时候就是要加几件衣服。饱暖思,她现在又饿又冷,哪里还有心思在乎其他的。

    “我说,你不是叫鲤鱼吗?咋还进了水里就跟个旱鸭子一样就知道瞎扑腾,对的起你爹妈给你起的名字吗?”张柏泽现在落井下石,看着美女的大好材,嘴里还说些恶毒的话,这可报了刚才她叫自己是穷小子的仇了。看不起人,还就是你看不起的人救了你的命,这回,看你还看不起谁。

    纪礼虞终于是停止了呕吐,但是体虚脱无力,也懒得理他。她刚才那里是要寻死觅活呀!这个学校也是太可气了,你说你建栏杆就建呗,咋还一段一段的。纪礼虞刚才比较着急,奔跑起来也没顾忌什么淑女风范拉!就是个跑啊跑,跑啊跑,到了个拐弯的地段,不知道是那个没有公德心的混蛋,吃完了橡胶,乱扔香蕉皮。

    纪礼虞也是流年不利,被张柏泽今天弄成了倒追美男第一季,接下来又来了一把梅开二度,然后就是梅花三弄。现在又脚踩香蕉皮,还是个拐弯的没有栏杆的地带,就这样,我们的大美女以一个极其不美观的姿态,第一次下水了。还好哪个时候没让张柏泽看见,这要是看见了,还不知道要说多少风凉话呢?

    “我饿了!”张柏泽看着美女,心大好,心好食就好,吃嘛嘛香。

    “饿了就去吃。”纪礼虞没好气的小声说道,现在她的体力没恢复多少,但最起码说话的力气还是有的。

    “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行吗?”张柏泽还是很注意人道主义的,问问人家,客气客气。

    “可以,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纪礼虞气急眼了,自己跑上来追他,都不小心掉河里了,上来以后也不来关心自己一下,不关心也就算了,还在哪里说风凉话。也太气人了。现在还好意思说他饿了,要走,难道自己不饿吗?自己现在是又冷又饿的。小心思很委屈,很想哭,她这可是二十多年来,第一次遭这样的罪受。能不委屈吗?

    “好吧!那您自谋多个福吧!”张柏泽笑道。站起拍了拍上的衣服上根本没有一点灰尘可言的牛仔裤。

    “张柏泽!你就是个混蛋!”纪礼虞也不淑女了,也不矜持了,看见这家伙真要走,她气的哭了出来,平生第一次为男人哭泣的眼泪晶莹的掉落于红尘。这个家伙说走就走,那可不是吓唬人的,她今天可算是领教够了。

    “你哭什么呀!我就是拍打拍打上的灰尘而已,刚才和你闹着玩呢?我怎么的也得绅士一回不是。不走在这干什么,喝西北风呀!走也得带上你呀,快别哭了,走喽”张柏泽感了一把,横着抱起美女就走。

    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怎么老是抱美女呢?张柏泽得了便宜还卖乖。

    纪礼虞看着张柏泽狼吞虎咽的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肚子里就一阵翻江倒海,偷偷的咽了口口水,眼巴巴的看着张柏泽这个牲口在那大吃二喝的。刚才心里那点小感动立即烟消云散,被难以下咽的这口气吹的不知道飞到那一块该死倒霉的地方狂风暴雨去了。

    张柏泽刚才抱着她一路狂奔,没有在说风凉话的时间,面对着一些人诧异的目光看着一衣服被水浸透后曲线毕露,光若隐若现的纪礼虞。她很是害羞的把头埋藏在张柏泽的怀里。但是还能感觉到一些不怀好意的色迷迷的目光向她看来。

    张柏泽跑的很快,一路没有停歇,就近找了一家酒店就住下了,他把纪礼虞放在了上,让她把衣服都托了,免得着凉生病后,就出去了。看着他全湿透的衣裳,纪礼虞还是很感动的。

    这个男人有的时候是很气人,但是他很真不是吗?一点也不做作,而且很多时候还很讨人喜欢,很有学问,有的时候不经意间还露出一点孩子气,很能逗人开心。

    不一会儿,张柏泽回来了,向被子里面光溜溜的美女笑笑,很友好的笑容,不会让人感到尴尬。他很快的钻进了卫生间,纪礼虞就听见那羞人的哗啦啦的水声。真是讨厌呢,怎么这样,这家宾馆的隔音效果也太差了。

    纪礼虞把被子蒙上了,可还是能听见这羞人的声音,她狠不能立即就逃离这间屋子,可是她没有衣服,一个女人在没有穿衣服的时候是就听话的时候。纪礼虞虽然是个美女,但也是凡人,也还是女人,所以也和大多数女人一样,躺在哪里很安静,很乖。

    张柏泽洗澡洗个没完,就是不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