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是十一章 缘定三生 (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三是十一章缘定三生(下)

    求收藏票,现在一般收藏在500以上就能签约的,想要长久,收收了)

    纪礼虞悄声说道:“西湖边上有一块石头,取名三生,这块三生石是一块状貌奇钦磊落的巨石,在与飞来峰相连接的莲花峰东麓,是“西湖十六遗迹”之一。该石高约10米,宽2米多,峭拔玲珑。石上刻有“三生石”三个碗口大小的篆书及《唐圆泽和尚三生石迹》的碑文,记述“三生石”之由来。石上多唐、宋时的题词石刻,大多已不可辨认,只有元至正元年秋九月太史杨瑀、翰林张翥等人的题词仍清晰可见。”

    张柏泽一脸询问的样子,问道:“那和这人工湖有什么关系?”可问完就后悔了,人家这不是正给自己上课呢嘛,平时自己可没这个问东问西的习惯啊,怎么见了美女就这德行了,太丢人了。

    纪礼虞没有理他,接着说道:“这种石头是一种泥质石灰岩,呈泛红、玄黄、土黄等色。石头产于孔子故里曲阜城北的九里许,三生石手链仙山上,其质地柔软、文理精腻,山体前面的三生石为紫红色,经打磨抛光之后可现类似于木纹的图案,所以又有“石中紫檀”的美誉;而山背面的石头多呈玄黄色或土黄色,并有黑色天然画面装点,构成高山流瀑、古木枯枝、飞禽走兽、风流人物等图案,清晰真,各得其妙,有水墨画的清高淡雅。”

    美女一口气介绍完三生石的产地、特,休息了一下。这一次张柏泽乖乖的做起了缩头乌龟,没有再插嘴。

    “三生石是姻缘的象征,缘定三生。三生“源于佛教的因果轮回学说,而三生石又产于儒家思想创始人孔子故里的九仙山上,传说中的缘池仙翁又为道家的代表。华夏的宗教文化经过长期的演变之后,释、儒、道三家已经互相渗透、互相同化,某种程度上已经“三教一体”了,所以,三生石更是一种灵石。”

    美女别过头看了张柏泽一眼,看他老老实实的孺子可教的虚心受教的样子,很是好笑,不过这一次,美人儿比较矜持。

    “建校后不久,有一对男女特别的恩,女孩儿家在当地很有些势力,瞧不起这个男孩儿,女孩儿家里不同意两个人在一起,可是早年见,女孩儿和男孩儿在西湖旁的三生石畔一起缘定终,所以女孩儿和男孩儿私奔,不久却被家人找到,抓了回去。男孩儿被女孩儿家里打了个半死,后伤愈,但心悲愤下跳入眼前的湖水之中,却没有打捞到他的尸体,女孩儿得知后当天,来到湖畔大哭一场,也跟着跳入湖水。后来为了纪念这对苦命鸳鸯,有人从曲阜城运来一块三生石,改名三生湖”

    美女讲完故事后转看着张柏泽没有说话,悄悄的来到湖畔,爬在栏杆上欣赏湖面的平静。

    张柏泽也跟了过来,不过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却在欣赏美女。要知道刚才美人儿可是给你讲了一个多么感人的凄美故事啊!

    “我从小就是在单家庭长大的,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我开始还很狠自己的爸爸,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我没有。可是后来我长大了,懂得了一些事后,就不埋怨他了,我知道家里经常来的一位叔叔就是我的父亲,我的亲爸爸。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爸。他和我妈的感很好,我妈也从来没有埋怨过,有时还劝说我让我叫他爸,但是我就是怎么也叫不出口。不过相比较起这对纷纷坠河的男女,我妈已经很幸运了”纪礼虞的声音好像是从天上传来的,飘渺虚无,像是对着空气诉说着自己的心事。

    张柏泽小小的震撼了一把。也学着女孩儿的模样靠在栏杆上,他看着女孩儿的绝美的脸有些心疼。感慨道:“幸与不幸,谁又能说的清呢!想知道我的事吗?”也不等女孩儿的回答。

    他就开始说道:“我家里的况比你好不了多少,你家是单妈妈,我家是单爸爸。不过我爸可没你妈好,我要是有你这么好的命,有一个知疼知,怜自己的妈妈在一起生活,估计我得幸福死。我小的时候,我爸他天天喝酒,没事了就给我上上课,教育我一顿,要是喝高兴了我的股可就惨拉,我老爸的高兴方式我有点不赞同,高兴打儿子,这谁受得了,小的时候我还跑,哭闹着。后来大了,他打我都是硬抗着,就是不求饶,你不能打嘛,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呀,可是我老爸他忒坏了,就打你个半死不活的,这不,我都二十多了,前几天又给我揍了,我现在属于离家出走,他再想打我也打不到了。哈哈哈估计现在正在家发火呢,我就是他的出气筒,没了我,看他怎么过。哈哈哈怎么样?我也坏的吧。”

    “哎!看来我比你幸福多了”纪礼虞有些伤感,但没有过多流露出来,看着这位强颜欢笑的男人,她心里有些心疼。

    “是啊!你还能见到你的爸爸,还能和他说话,他也很疼你吧?我可从来没见我我妈长什么样,我爸也真是的,连个照片都没给我留下。真想看看她呀!”说着话,张柏泽脸上留露出一丝神往的模样。

    “你也不用伤心,会见到的。”纪礼虞小声的安慰道。要知道这个没心肺的牲口平时可是连一次都没有提过他想妈妈的事,现在在这打起了悲牌来泡美眉,真是丧尽天良。“我没伤心呀,就是有时候想想。我爸说她是丢下我们父子,自己跑的,我就是想知道这个狠心妈妈到底长什么样。”张柏泽无奈的说道。

    “我想她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纪礼虞对上他的眼睛,没有一丝的慌乱,很坚定自己的说法。

    “恩!”张柏泽点点头同意。“你爸也有苦衷。”

    “同是天涯沦落人。”纪礼虞轻声笑道。

    张柏泽的免疫力还是很好的,刚才见过一次美人儿的倾城一笑,现在就没那么傻了。呆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哭丧着一张脸道:“我可还想和你认识一下呢?”

    纪礼虞没有小气的收回笑容,而是把她的笑容完全绽放开来,就像一多圣洁的牡丹一样高贵典雅。

    张柏泽这时深吸了一口气,强制压下内心不安分的动。伸出手,严肃道:“弓、长张,柏树的柏,恩泽的泽,张柏泽!”

    纪礼虞伸出芊芊玉手和他盈盈一握。看着他道:“纪律的纪,礼貌的礼,尔虞我诈的虞,纪礼虞。”

    张柏泽握住手就没准备撒开,这可是你先牵我手的。还尔虞我诈的虞,就是虞姬的虞,果然是美人儿的名字,不错!不错!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