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十章 缘定三生(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三十章缘定三生(上)

    张柏泽很不自然的别过头,不让她看。“看什么呀!”说着话,又逆转了刚才女孩儿来之不易的大好形势。悄悄的我走了,我擦一擦眼泪,带走一块眼屎。

    纪礼虞突然发现她被男人偷看时感觉很不舒服,可现在自己以堂堂正正、浩然正气的目光看回去,他们险恶的嘴脸就暴露无疑,就突然爆裂的见光死。这种感觉,就像被压抑太久,每天都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突然向这个道德的礼、义、廉、耻、忠、义、仁、孝的道德制高点吐了他一脸的口水。爽!这感觉不错。

    纪礼虞悄悄的跟了上去,她毕竟还是一个淑女,所以她感觉爽了以后也就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放过了这个敢对自己无理了两次的家伙。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女人总是没有男人大度的,她没事的时候还是要小小的记恨一下这个有时还知道害羞的家伙,可是她想在心里小小的报复一下的对象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喂!你叫什么名字?”知道了称呼你可就惨拉!等着被诅咒吧!

    “不说!”张柏泽很牛叉的干脆道,就跟咀嚼干脆面一样的干脆。

    不说!这个名字太太纪礼虞没办法形容了,以她博学广记书香门第的世家女的学问来评价这个名字,还真是有点难度。不说就不说,稀罕!

    张柏泽接着说道:“我刚才先问你的,你不告诉我,我也不告诉你。”

    接下来张柏泽的话又让她哭笑不得,这也太孩子气了,自己刚才也不是不想告诉你呀!可是你问别人名字的时候也太另类一点了呀。纪礼虞也不是个气的人,干脆一点,告诉这个小气的家伙得了,免得又弄出什么笑话。

    可突然想到了他在三生湖畔偷看自己时,故意朗读的那首诗句。小心思动起来了,悄声说道:“你刚才念的哪首诗句里就有我的名字。”

    “哦!”张柏泽立即来了精神,猜谜语!这个张柏泽喜欢,对于一个从小就舞文弄墨、刀、枪、剑、戟、斧、鞭、鈎、叉,都样样精通的花花公子来说,就差没有一个在美女面前表现了机会。

    张柏泽想了想,别过头,来了个飞眼。“青香!”她喜欢青色的衣服,上又这么香,肯定叫青香。这名字不错,和他的沐香美人儿一样的香。

    纪礼虞微笑摇头。

    张柏泽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真美!

    一时看呆了眼,没有继续去玩这个猜名游戏。他现在大脑空白,眼前的视觉冲击力太过于震撼人心,他还哪有哪个闲心去猜美人儿的名字呀!要是小心思去想别的事,哪也太丧尽天良、没心没肺了。

    嘴里不经意的嘟囔了一句:“真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张柏泽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他对他看见的美女都会不求回报的加以赞赏。

    纪礼虞看见他嘴角流出了口水,一脸呆色的望着自己,嘴里还嘟囔了一句真美!心里气急,这个人太流氓了,怎么能这样。虽然平时也有不少追求者对她毫不栗色的加以赞美,但她听都懒得听,根本不给你机会。今天这个流氓儿平时看上去还正人君子的,怎么这会儿又向色狼一样的看着自己。

    纪礼虞忘记了这个流氓跟她在河边坐了一下午的时间都在干什么了。他要是不流氓,怎么可能看了纪礼虞这么长时间。但是这个流氓有点文化,流氓咱也流氓的高雅一点,不让美女觉得他讨厌就是了。可是流氓毕竟是流氓,在怎么装文化人,也该不了他那骨子里的邪恶本质。

    看见美人儿一笑倾城,就忍不住流口水了,刚才偷看美人儿的时候还能往肚子里咽,可是到了真要动刀动枪的玩实战了,张柏泽就不行了。他有色狼的本质是不假,但也只局限于一个为处男的境地,毕竟还是刚刚出道的小狼,牙齿还没有锋利到见到美女上去就咬的境地。

    而且这条小狼还挑三拣四,挑肥拣瘦的,很难伺候。人家色狼差不多点的就拉,说上就上。这小子,一根筋,非极品不要,而且极品之中还要再三过滤,要不咋这么多年家里就两位姐姐呢。

    纪礼虞刚才哪看破红尘,看光男人的伟大理想早就被丢到爪哇国去了,羞的她根本抬不起她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却也没有力气遁形于五行术数的妖精一样的逃生绝技。

    可张柏泽这头牲口也没有一点自我反省的觉悟,人家美女都不好意思了,你还在那看上瘾了,你是爽了,可人家的小脸都红透了,在红就要熟的掉地了。

    纪礼虞现在是把头低的不能在低了,再低就要缺氧了,这要是晕过去,可不得把边这头牲口给乐翻天了。他还能放过给自己作人工呼吸的色狼们都梦寐以求的伟大理想。纪礼虞勉强抬起艳无双的绝美俏脸,毫无杀伤力可言的严肃道:“看够了没有?”

    张柏泽这头牲口可是过足了眼瘾,可是这点时间根本不够啊!多于美女的鉴赏能力颇有些心得的小狼难道能就这么放弃了自己的理想。很诚实的回答道:“没有!”

    纪礼虞这个气呀!可又没办法不让人家看,纪礼虞用上了美女们无师自通的防狼绝技,跺脚,可是这一跺脚,跺到了张柏泽的脚上去了。

    张柏泽清醒了一些。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尴尬表,就这样呆呆的望着眼中的美人儿,一脸的询问干什么踩我脚?

    张柏泽和纪礼虞漫步夕阳,眉目传,眼语无声。

    张柏泽和苏晓柔在一起漏*点刺激,和小可果儿聊天随便写意,张柏泽此时就是感觉到幸福,可你要问他什么是幸福,他就会告诉你幸福就是牵手。

    张柏泽现在是想在比幸福再幸福一小下,可是他不敢,唐突佳人的事他可干不了,所以他也就是想想,真要付出实际,他比谁跑的都快,边这个美人儿可不是苏晓柔那个野蛮女友能比的,你看看人家,那可是淑女,碰一小下,张柏泽都感觉到她心疼。可不碰,他的心疼。

    “你知道这座人工湖叫什么名字吗?”美人儿张嘴开始讨论问题了,张柏泽知道这是一个知识爆炸后的时代,没有点核能量,敢来和美女谈

    可是张柏泽现在连美女名字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人工湖的名字,地图上也没有啊!要知道这可是人造的,审美观一项苛刻的张柏泽,对于人造两个字很是不肖。咱就喜欢天然的,你弄出个人造美人儿,在美咱都不看,看了也白看。

    张柏泽很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表示自己的无知。他的,怎么现在和美女谈还考世界地理啊!以前和美女们什么都聊过,可就是还没聊过地理这一学科。哎!看来回去得补补了,知识这玩意儿,就跟美女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蹦出个高难的,让你看着就眼馋的要了命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