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九章 梅开二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二十九章梅开二度

    张柏泽与他并肩而行,看着边的美人儿,心里很是高兴,最起码他挽救了一个即将堕落进孤独地域的女孩儿,而且美人儿还和他畅

    所言、谈天说地。所以这会儿的张柏泽野心勃勃,他斗胆的想知道这位结伴游行的美人儿的名字,张了张嘴,有感觉有些唐突,这么正经八

    百、正儿八经、扬了二正,反正就逃不出个正字。

    张柏泽不是一个正经儿人家的孩子,所以他的小心思有些肮脏有些邪恶,一个邪恶的人对这个正字总是有些抗拒的,俗话说:正邪不两

    立。可是张柏泽这么一个邪恶到处男之都考虑了二十多年,要给个什么样的女人的人,怎么好意思正面的问人家女孩子的名字呢?太唐突佳

    人了。

    “你想说什么?”女孩儿歪着头,一脸清纯的样子看着张柏子。她看出了他言又止的样子,张柏泽是一个有话不说就憋不住的人,完

    全表现在他的脸上。这就像有屎找不到卫生间,根本憋不住,但是还不能拉出来,哪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

    “不太好意思说”张柏泽红着脸,低头小声说道。张柏泽看上的女人不多,所以他主动追求的女人也不多。那个第一次甩张柏泽

    耳光,而且还差点要了他的命的欧阳沐香可以算一个,但是面对这个女人,张柏泽可是有足够的耐心,愣是在看台下坐了一个多月没和她说一

    句话。在认识以后也是人家姑娘主动告诉她的,现在让张柏泽这个内心邪恶,体纯洁的伪处男,要问人家女儿家的名字,这太羞人了。

    “不好意思说就别说了。”女孩儿很不给面子,继续走路。

    “哪哪我说了”张柏泽这会儿像一个大姑娘家家一样腼腆,刚才那寥寥而谈的气势跑哪去了。可现在张柏泽是有屎拉不

    出,有蛋他不下,他憋得慌!

    女孩儿别过头,对他眨眨眼,一脸的青无敌的样子。眼神儿中哪狭促的意味也太明显了,摆明了一小女人——小人加女人。

    “你叫什么名字?”张柏泽一咬牙、一跺脚,屎也拉了,蛋也吓了,咋咋地。

    女孩儿呆住了,这是问人家名字的吗?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搭讪问名字的,这分明是来吓唬人的,这么大声,你以为我是聋子啊!她

    可不知道张柏泽这句话说的有多么的辛苦,要知道他可从来不肖问女人的名字,既然注意到你了,你可就没跑了。

    张柏泽看见女孩儿果然没有打理他,哭丧个脸,跟他被破了处男金一样的委屈,张柏泽不是个死皮赖脸的人,西方国家的教育模式

    。一个男人在追求女士的时候遭到拒绝,就不会在去纠缠。张柏泽本也是一个及其高傲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被问个名字这么一个简单的不能

    再简单的问题给绊倒。

    他刚才也是为自己打气,一个人在极度兴奋的时候或是极度恐慌的时候都会用大声的叫喊来给予自己勇气和力量。张柏泽也是一凡夫

    俗子,所以他刚才慌了,他大叫了,这个样子可不是常见的,估计让一直淡雅脱俗的小周姐姐看见了,都会捧腹大笑。

    被拒绝就拒绝了呗!张柏泽是一个豁达的人,美女咱又不是没见过,是见过的太多了,都看花眼了。第一次被拒绝的滋味还不错,下

    一次继续努力。张柏泽很快调整好心态,脸上恢复自然,心跳停止加速。一个字——走,两个字——走人。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张柏泽可不会被一颗歪脖树给吊死,他的人生格言是:砍到一线美女,看到一面美女。线和面的大小比例,张柏泽还是分得清的,线是一

    维世界,面是二维世界。现在什么都讲究前卫,连看电影儿、玩游戏都弄个三维出来,就连妖精姐姐都经常的让张柏泽看看她的三围,还风

    万种的问:宝宝,你看姐姐的是不是又丰盈了不少?小蛮腰是不是又纤细不少?小翘是不是又翘了不少?

    纪礼虞傻眼了,她没想到这个温文尔雅、博学多才、腼腆害羞的男人居然又来了一次擒故纵的低级战术。对自己大哄大叫的不道歉也

    就算了,还露出了不满的神色转就走,什么意思嘛。自己还没有生气呢?他到来了大少爷的脾气了。纪礼虞何曾受过这样的冤枉气。

    于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对上一个犯了错还不知道悔改错误的人,纪礼虞感了一把,错误的追了上去,来了一把梅开

    二度。一定要问问清楚。

    纪礼虞也不估计淑女风范的边跑边喊:“你什么意思?”

    张柏泽这头倔驴怎么说也是男人,被父亲从小就往宰相上培养的社会主义好青年,怎么会没有这么一点点的容人之量。于是,大度的张

    柏泽回过头,等待美人儿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和他解释忏悔,应该给她一次承认错误悔改的机会,杀人不过头点地啊!

    心道:美人儿你要是给我道歉,在告诉我你的名字,在给我个拥抱,在苦苦哀求我追求你,在给我个初吻,再张柏泽不敢往下想

    了,他还没有看便世界上的美女呢?可不能就这样的把自己的处男金给交出去,要是就这样交代了,那也太掉咱张家花花公子的价了。

    纪礼虞跑到他跟前白了他一眼。一,没有道歉,二,没有说自己的名字,三,也没有拥抱,四,更加的没有初吻。这算什么?现实和幻

    想上的差距也忒大了。张柏泽不愿意了,你女孩儿家家的矜持是可以许的,可你不能不给初吻、不道歉,还不说名字上来就来翻白眼呀。这

    要是一个不小心晕了过去,咱难道还能见死不救落井下石不成,你这不是把自己陷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遭受世人所唾弃的卑鄙无耻的行列

    里去了吗?

    卑鄙!太无耻了!

    张柏泽也翻了一个白眼,小样儿吧,谁不会啊!大不了一起晕倒,谁也别救谁!

    “你干什么?”纪礼虞看他翻白眼感觉好笑,可又觉得自己应该严肃,可就是严肃不起来呢,暗暗生自己的气。怎么就追上来了呢,追上

    人家干什么,和他又不熟,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呢。难道是上来遭受人家的白眼来的。

    “没干什么啊!”张柏泽装傻充愣的憨厚道,样子实在是气的人牙痒痒。

    纪礼虞看着这个貌似忠厚老实一脸憨厚模样的小人就来气。瞪着眼张开她的小红嘴儿。“没干什么?你刚才哪是什么表?”纪礼虞难得

    气一回,尽露小女儿的神态无疑有她。

    “呵呵呵”张柏泽一脸的傻笑。美女回来的感觉真好!

    “傻样吧!”纪礼虞俏皮的说了一句,就采取了主动。走自己的路,让男人跟着股后面遛弯儿去吧。

    张柏泽这会儿颠的跟了上来。“你其实生气的时候比平时冷漠漂亮多了,脸蛋儿看起来红扑扑的,还促进血液循环,这样儿对皮

    肤好。”说着话还自我肯定的点点头,模样很是欠揍。

    纪礼虞像是不认识他一样,转过停了下来,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他一遍,就跟去菜市场突然看见了一个蹲在哪儿买牲口的人一样好奇。

    张柏泽被看得很不舒服,他一个男人都没有这样看她,她一个女孩儿怎么这样的不估计自己的份,要知道你可是个淑女,要淑女点。虽

    然咱是帅哥不假,可也不能这样的看人家呀,人家会害羞的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