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七章 三生湖畔(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二十七章三生湖畔(上)

    正在感慨自己的无能之际,他发现了观察了九十分钟后背的绝美小白菜。这可不怨自己,是你自己撞我手里的,没办法了,再不上前认识一下,肯定会弄得天怒人怨、天打雷劈的,老天既然给了这次相遇,就是缘分呐!张柏泽的小心思动了动——跟踪。

    纪礼虞下课以后就漫步在场上,不时引来一片惊叹的目光,但是却都不敢上前搭讪,这个早已闻名三年于京大场的校花级神仙一样的人物,他们也只能感慨自己不是“董永”那个傻袍子能走狗屎运抱得美人归,而人家这个名副其实的“七仙女”却早已练成了金刚不坏的不恋的“金”。

    她一边慢慢踱步,一边思索着什么,不像那些现代少女一样昂首阔步、的骄傲的迈着猫步,而她却有些复古,良家少女婉约的低着头,怕是让她那张惊世骇俗的俏脸再现人间一样的冷藏起来。

    她来到了人工湖畔,人工湖接壤北海,取名三生,望川河畔有黄泉,奈何桥上常相,三生石边见孟婆,三生你我共黄泉。有点浪漫主义风的意味。

    四月下旬的京城还是有点凉飕飕的,只有那些不怕死的女生才穿着露背装、超短裙出来臭显摆,以为自己多么的美丽冻人。张柏泽跟着她来到了三生湖畔,紧皱眉头,上突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这小风儿吹的他有些冷,看了看四周,空旷的视野周围毫无人际可寻,有几颗不知道屹立多少年风雨中的苍柳,随风摇摆着刚刚冒出嫩芽的柳枝。

    微风中,女孩儿坐在长椅上打开一本书,张柏泽只能看到她的侧面,但依然觉得很美。风声、雨声、读书声,现在太阳高照,没有雨声,缺少了一样儿,张柏泽也不觉得大煞风景,他现在注重的是美人儿,哪还有闲心考虑这份意境。

    女孩儿很知的并腿而坐,弯着腰,手中不时的翻着书页。淡青色的磨纱长裙,沟过于深邃,部过于浑圆,长发过于飘逸,眼神儿过于执着。好似一个刚下凡尘的九天仙女,对外界的一切都不理不睬、不管不问一样,只关心手中书上的内容。

    一阵微风袭来,拂起她轻柔松散的长发。她没有去理会,像是看到了动人的节,眯着眼睛,如入定老僧一样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柏泽的耐心还是有的,就是让他站在哪里看上一天,他都愿意。偷窥这事儿是张柏泽的最,估计只要是男人都有点这个嗜好。偷书者自古以来就视为雅贼,被抓到以后还会被人歌颂一把,如果那个书店的老板良心发现一回,说不定还把书送给他也说不定。可像张柏泽这样偷窥美女的就会被世人称呼为贼,这种人理所当然会被世人所唾弃,男人见了恨不得立即把他打死,仇恨之心尤过于女人还强烈,恨不得自己是那只禽兽,也偷窥一回,可见男人对这事儿是多么的衷和偏

    “青香沉映倒影,清浅池塘里鱼,绿柳红墙动静,夕阳斜照雨亭。”

    张柏泽烈焰高照观美人儿,不知不觉中到了下午、到了傍晚,不知不觉的包的嘟囔出一首小诗。他必以为自己还有几分才气的,从小就四书五经,唐诗宋词的。作诗如做一样的简单,可是张柏泽是一个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奋不顾的好青年,他高调的提倡晚婚晚育,所以对于一方面,张柏泽只说不做。

    免费偷窥了一下午还没有看够的美女,这时转向张柏泽的藏之地看来,张柏泽玩藏猫猫的本事不大,从小玩这个游戏的他,从来不是胜利者,家里的两位姐姐无论是谁,不到三分钟,必能找到这个没事就藏在同一个地点而好几年都不变的傻瓜。

    张柏泽开始还知道藏于树后,隐蔽、隐晦、隐忍、韬光养晦了一把,可后来人渐渐多了,在大庭广众、青天白下的男男女女、搂搂抱抱、卿卿我我、恩恩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完全不在乎那个偷窥狂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张柏泽也就不怕了,你敢做我就敢看,小样儿吧,吓唬爷儿呢?可爷儿不在乎。他也找了一个长椅坐下,刚才站了那么久,腿还真有点酸酸的。舒舒服服大模大样的坐在哪里看他的美人儿。对边这对正在亲的进入的**部分的狗男女根本不去看一眼,这样的货色估计连大少爷眼睛里留出来的眼屎都进不了。

    美人儿这会儿合上书,习惯的轻轻挽起挡在她眼前随风飘扬的长发,估计是坐了一下午有点口渴,伸出滴的红色轻轻哪柔软红润的嘴唇,目光淡然的向张柏泽这边看来。

    张柏泽凭借多年间观察了无数美女的阅历,凭借经验,这种女人常常会渴望能和一个相互了解的男人谈天说地,她们有时候最痛苦郁闷的时候就是没有一个异朋友可以相互诉苦钟,这种女人大多很孤独,孤独的女人大多是正经女人。这种温婉典雅一派淑女风范却独看书的校园丽人,却有着熟女具备的动人气质的感妖媚。张柏泽对这种双重惑是抗拒不了的,所以他大声的念了首诗,为她写的诗。

    她向张柏泽点点头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张柏泽,站起向他这边走来。走到他边,轻声说道:“你在这里坐了一下午,不闷吗?”

    张柏泽坐在哪一动不动,压抑住内心的动,笑了笑,没有言语。

    “你很有耐心,看了一下午,看够了吗?”女孩儿言语犀利,问的张柏泽哑口无言。她可不是果儿哪个小丫头片子,看见张柏泽没到三分钟就厚着脸皮让人家追求她,果儿其实也没觉得这个哥哥有多帅,她就是觉得在她的晓柔姐姐边出现的男人比较好奇,好奇是女人的天,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好奇,她就会接近,接近了就会被吸引。

    现在纪礼虞也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奇,他的俄语说的很好,但他却不时外语学院的学生,外语学院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她基本上都知道,只是她不说。这个男人不是外语的学生,却把俄语说的这么好,可见难得。他坐在这里安静了一下午,比自己还安静,最起码自己还有一本书,可他就作在椅子上偷看她整整一下午,纪礼虞觉得他有些意思。

    女人对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是不小一顾的,但是如果这个男人既有色心又有色胆,相信女人就会对这个男人产生憎恶,很不客气的大骂一声——色狼!张柏泽既有色心又有色胆,但是他是属于欣赏派的,不是实战派。他在接近一个女人的同时是更清楚的把这个女人的全都仔仔细细的观察一遍。

    女孩儿的嘴唇很薄,带有一些执拗倔强的意味撇着嘴,让她清新孤傲有如鬼斧神工刀削过的狭长瓜子脸添了一丝俏皮可,把成熟妩媚的风带走,留下了一丝朝气蓬勃的青靓丽。

    鼻梁直,细致润泽的皮肤在夕阳的照耀下更显光亮,两排眼睫毛想两只小扇子一样的忽闪忽闪的,漆黑的眸子带着一股子茫然的看着张柏泽,等着他的的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