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二十六章 色中之狼(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二十六章色中之狼(下)

    在心里大骂这个大骗子混蛋,他就是个猪,愚蠢的懒猪可是她却突然听见了这个混蛋的声音,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出现幻听了吗?回过头看看,我晕!他居然站起来和我说话,他居然这么大胆,在班级里咆哮公堂,他没有和表妹谈啊!太好了!心里美滋滋的,这就对了,你只要好好的表现,说不定老娘一高兴,把第二次初吻给你也说不定呢。

    可是他在和自己说什么呢?当苏晓柔听清了张柏泽的说出的是普希金的《窗》时,她又一次要晕倒了,这个大骗子又来了,又开始骗人家的眼泪,心里的小幸福不知道跑到那个九霄云外逍遥快乐去了。

    潘益阳是现役京大外国语学院最年轻的俄语讲师,今年三十一岁的他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这绝对是一个少女富婆级别的场杀手,如果说他貌似潘安,那有点夸大,在现代现实的社会中,男人的相貌也就是那些少女无知、大龄富婆们喝茶闲聊讨论的话题,但这个潘益阳绝对有一双胜似西门的眼睛。

    当然,我这里说的西门就是西门庆,哪代表着什么,邪恶的眼神带着迷茫、忧郁的气质散发着炙、清秀的面孔散发着独特,综合起来这个男人就是带有狼,没错,就是这个字——狼。

    色中之狼!

    潘益阳在看女的时候总是带有侵略,那种不经意间的回眸一笑,足以打动女孩儿的心,特别是那种无知少女而言,这更是致命的魅惑。潘益阳上散发那种书卷气,哪种知识,哪种慵懒中透着一股子的倔强,也足够能让一个中年美妇卧倒在他的牛仔裤下。

    潘益阳现在就用哪张可以迷倒万千少女的笑脸向张柏泽肯定的点点头。“这位同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读的很好,能把普希金的作品的崇高思想和完美的艺术中所表现的对自由、对生活的,对光明必能战胜黑暗、理智必能战胜偏见的坚定信仰表现的淋漓尽致,他用语言把人们的心灵燃亮的崇高使命感和伟大抱负深深感动着我们。我们应该为这名同学股掌。”说着话,他已经先带头拍了起来。

    这一番话把张柏泽一下子又抬高不少,也同样概括出普希金的诗句的精华,但是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疼。张柏泽可不相信这个色中之狼能有这么好心,他这不摆明了在炫耀自己的语言有多么华丽吗,而张柏泽在他的眼中看见了一丝一闪即逝的恨意。张柏泽抢了他的风头,他能不很他吗?

    张柏泽也不在意,呵呵的笑了笑,还向他挤挤眼睛,表示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大家心知肚明,你既然也找回了场子,我也看见了美女,打家各得所需,各有所求。张柏泽默默无声的坐了下去。

    没事了,和边的小萝莉妹妹聊聊天也是人生一乐事,可是小可的思维跳跃太强大,从俄国文学一下子说道怎么攀登喜马拉雅山,从华夏足球一下子说道在南太平洋、夏威夷群岛、海上冲浪。这把张柏泽弄得晕头转向的,很是跟不上她的思维模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代沟!

    在快要下课的时候,张柏泽又惊世骇俗了一次,同样的用普希金的诗句结束了这堂课。

    “无语的,坐在你面前,我白白的感觉到痛苦,我看着你也是枉然,幻想留在我心间,我不能实话对你说出。”

    果儿最终还是让表姐苏晓柔给撵走了,她的晓柔姐姐在这一节课后,就拉着她的心上人漫步出教室,像是在证明这个男人就是我的一样,牛掰得不得了,果儿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片子也跟着他们股后面狐假虎威,耀武扬威的兴奋了半天。

    可是好景不长,苏晓柔就发现了这个竟敢挖她墙角的小间隙,上去就险无比的挖了一个大大地坑,等着大白兔跳下去,等个三年五年以后费劲个九牛二虎之力爬上来,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苏晓柔上前拉住果儿的小手走到一边,和颜悦色的说道:“果儿,你年纪还小,不能这么早就谈恋啊!你们班级上的很多同学都比你大。而且他们都不是好孩子,你看小柔姐姐和馨凡姐姐这么大了都没谈恋对不对?你不是最喜欢小柔姐姐和馨凡姐姐了吗?等你大学毕业,咱们想和谁谈就和谁谈,他想不同意,就让王栋梁那个傻大个绑了他,咱们在他面前使劲和他谈。果儿多听话啊,是不是?你最听晓柔姐姐的话拉!对不对?”

    一连几个思维上了跳跃加上甜言蜜语把小丫头弄得晕头转向,不分东南西北、中发白,反正就是你晓柔姐姐需要什么就给你什么,无条件给你点炮。果儿开心的点点头,也不知道这是个陷阱。自大今天看见了晓柔姐姐,她就没给自己好脸色,现在终于和颜悦色一回,小丫头还不赶快表现,就是你要签署不平等条约都答应你。

    “你现在好好的回去上课,等这个周末,我就去和姑妈说说,周末带你出去玩,咱们去爬长城,你不就喜欢去哪玩吗?晚上咱们还去‘梦迪’,还去南义飙车。但是你得好好的学习,不能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知道了吗?”苏晓柔现在就像一个拐骗无知少女去干些不良勾当的老,那眼神儿、那神,啧啧啧就别提哟偶多精彩了,连一些空头支票都弄出来了,下周末就是五一黄金周,她说不上跑哪疯去了呢。

    果儿高高兴兴、蹦蹦跳跳的走了,走的时候都忘记了她今天刚一见面就让人家追求自己的柏泽哥哥说再见。可见小丫头被苏晓柔的这颗毒药蛊惑的有多么的病入膏肓。

    苏晓柔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她达到了她的目的,虽然有些不择手段,但她究竟是胜利者,赢家总是以怜悯的方式俯瞰和蔑视失败者,不管这个人是谁,哪怕是至亲至之人。要不然古代帝王之家怎么会有那么多骨相残的悲剧。

    乐极生悲这个成语现在正好用在苏晓柔的上,她快乐了、高兴了,所以接下来她就要面对一件比较悲惨一点的事。都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可在苏晓柔的眼里,现在这都是狗,她都快哭了,为了教育好祖国下一代为四化建设的花骨朵,她付出了代价也忒大了,眼神儿四处机枪般的扫,她知道了,她又一次弄丢了她的青蛙王子

    张柏泽看见苏晓柔狼外婆一样的拐果儿这个大白兔就感觉好笑,有意思的姐妹,要是家里的妖精姐姐和小龙女姐姐也能这样和平相处该多好呀!天下歌舞升平,人民富裕安康。想法不错,可就是实现不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