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六章 野蛮女友版的林妹妹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六章野蛮女友版的林妹妹

    (说实话,都不知道朋友们一般在多少字的时候愿意收藏,但还是要呼喊一声。对于收藏本书的朋友说声,谢谢了)

    张柏泽正要开口解释,后面的突然暴乱夹着一些呼喊声又不期而至,张柏泽回头看了看,真是魂不散啊!不是就几万块吗?用的着这么拼命嘛。

    苏晓柔这时也好奇的别过头去,隐隐约约的看见那不是刚才他们吃饭的那家餐厅的服务生吗?隐约中还听见。“给钱站住你这个吃饭不给钱的猪”

    苏晓柔诧异的目光转移到张柏泽的脸上仔细的大量着他。“你刚才吃饭没给钱?”

    张柏泽本来都把瞎话编好了,这几个法国大鼻子,真是的,有钱也不给你,心里狠狠的道。看来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脸上的神却没有了刚才的潇洒,尴尬道:“那个那个”

    “还那个什么呀!你个大骗子,赶紧跑吧,马上就追上来了”苏晓柔这会儿也不再理会刚才的委屈,拉起他的大手疯狂的向前狂奔而去。

    对于苏小美女的速度张柏泽可真不敢恭维,回头匆匆一瞥,那三五个法国帅哥就已经迫在眉睫,看来这些年他们不愧是吃牛排长大的,体力还是可以肯定的。张柏泽又一次无奈了,看见苏小美女那焦急的模样,他只好再一次惊世骇俗一次。

    猛地拦腰抱起苏晓柔,也不理会她那一脸惊讶的可,现在逃命要紧,虽然张柏泽可以完全无视后的这几个让他狼狈逃窜的垃圾,但是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怎么说吃人家的最短,拿人家的手短,吃完人家的在回头揍人,咱怎么说也不能干那种让世人唾弃的卑鄙行径,那是流氓的行为,咱是大少,是主角,怎么说也会文明一些。

    这一次的马拉松战役的胜利者,毫无疑问是我们的张柏泽同学站在了最后的领奖台上。可是遗憾的是没有奖牌,没有鲜花和掌声,没有女人疯狂的呐喊和漫天飞舞的内裤,在放下怀里的温香软玉的第一时间,我们的主角大大得到的也不是怀中美女的深一吻。

    “啪!”这一巴掌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张柏泽看着一脸小得意的苏晓柔打完自己完全没有那么一丝一毫自我反思的觉悟,也就放弃了自己本来要怨天尤人口水战术,他已经对这个外表野蛮的有些不像话,内心却柔弱的不得了的小女人彻底放弃了,他并没有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就是那个伟大的救世主耶稣,可以靠嘴皮子来感化世人,感化不来就来邪的,有事没事就捅自己几刀。信奉主在他的国家也只有接近百分之十三多一点的人信奉。毫无疑问,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奇迹的出现,张柏泽是属于那百分之八十七的那一类。

    在放弃了精彩演说的张柏泽正一脸的尴尬的正要制怒的时候,小美女开口了。“让你耍流氓!”很不给面子的又上去拍了拍那张从来没有被人摔过耳光的有着健康的古铜肤色的英俊脸颊,温柔抚摸,小声问道:“疼吗?”语气柔弱,眼神温柔,就连那动作也缓慢的感之极的撩人心扉,在这条人流涌动的一不小心就会出现个存心不良的大叔,意这一对红男绿女主动的做出一些出格动作的时候。

    张柏泽含着泪水吞着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美女那温柔似水的媚眼,那有些害羞而撩人心扉的红扑扑的脸颊,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可以让一百个男人有二百个男人心甘愿溺死在里面的白皙的柔嫩的沟渠,没有言语。

    完全忘记了刚才被这个貌似温婉善良的小女人那惊鸿一耳光,这摆明了是打一耳光再来一个甜枣的低级战术,可是张柏泽这样一个聪明的人却偏偏被迷惑了,看来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只要是美人计,估计张柏泽明知道是威虎山,却要偏向虎山行的架势。

    对于今天太多的人生中的第一次,张柏泽也有些麻木了,从小到大第二次被女人打耳光,这对于我们的主角来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埋汰人不揭短。就连那个一直让张柏泽鄙视已久的父亲也没有这么干脆的甩自己耳光。

    可是现在的张柏泽却范了花痴一样呆住,刚刚要点燃他那愤怒的小火苗被这一张妖娆的笑脸给瞬间扑灭,完全扼杀在摇篮里。

    苏晓柔眼色一寒,沉声道:“你活该!”高傲转就走,根本不给张柏泽再次说话的机会。

    张柏泽望着他那柔软的不能在柔软的小蛮腰,脑子里蹦出了一个词儿——百变女王。对这个一会儿冷酷无、一会儿羞可、一会儿妖娆妩媚、一会儿如女神一样的高贵女人来说,在短短的不到半天时间里,张柏泽根本看不透她,还好她走了,要在以这样的况下待下去,张柏泽还真怕发生点什么事,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意志力不坚定的人,特别是对女人,漂亮的女人他都喜欢。

    望着她妖娆的背影,张柏泽笑了笑,转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对于张柏泽来说,这个小美女就是他人生中的一位匆匆过客,他喜欢女人,特别是美女,这次偷渡来华夏就是来找女人的。在张柏泽毫无防备的况下被苏晓柔干脆的甩了一而光的况下,张柏泽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另外一个妖娆到祸水级别的女子——欧阳沐香,这是第一个敢甩自己耳光的可恶女人,高傲的如同女王一样的尤物。

    为了她,张柏泽把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了,而这个女人却跑回了华夏,太可恶了,这次说什么也要找到她,看我怎么打你股,不把你的小股打开花誓不罢休,张柏泽狠狠的想到。

    突然,一阵香风袭来,遭遇偷袭,张柏泽蒙一转抓住了那只要偷袭自己的小手。“呃苏晓柔。”可以肯定的是,张柏泽此时的表是,大嘴微张,眼球突出,表错愕,目光呆瑟,动作停止如同卡带一样的定在那里,她又回来了。

    苏晓柔心里很是得意,他肯定是喜欢自己的,要不然换一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甩了耳光肯定会甩回来,她有好几个朋友的男朋友都这么干过。想想这个世界上不打女人的男人还真没有,想想他刚才一脸委屈的模样就好笑,也感叹自己的胆子怎么就这么大。想回头看看他,又不敢回头,脸蛋红扑扑的,羞意正浓,想想刚才自己风入骨的表现就一阵脸颊发烫。

    没等多久就又在心里大骂,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再主动一点,刚才那拉自己手的勇气那去了,这个笨猪,已经决定了他要在拉住自己的手,她肯定不会在放手的,大蠢猪,有色心没色胆的大笨蛋。在心里想一定要矜持、矜持、再矜持可是没到一分钟,这个臭小子居然胆子突然大的不像话,在后敢抚摸自己的小翘,这光天化的,也太不注意影响了。

    我忍、我再忍、我再我再也忍不住了。小宇宙终于爆发,力量也不容小视。

    “啪!”又是干脆利落的一巴掌。

    不过挨打之人不是张柏泽,是一个面相貌似忠厚的中年大叔。苏晓柔彻底蒙了,她差一点就要晕倒,怎么会被这样一个人猥琐了半天,而自己竟然无动于衷。委屈,太委屈了。制怒下的苏晓柔拿起了手中的皮包疯狂的向这个猥琐男砸去。

    “哎呦!你怎么打人?”

    几个好事的人纷纷对这一对不伦不类的男女指指点点。

    苏晓柔无视这个比自己高了近一头的大个子的呼喊,就是打,打死你。突然想到,张柏泽那去了,他没跟上自己吗?停止了对猥琐男的殴打,四处寻找张柏泽的下落,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她把她的青蛙王子弄丢了,狠狠的推开眼前这个碍眼的男人,没在去看他一眼,就往回跑去,目光四处搜索。

    苏晓柔后悔了,后悔自己的任,后悔自己的无理取闹,后悔刚才的野蛮。刚才明明是人家上来跟你道歉的,你还拿上了,矜持个呀,还给人家耳光,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这样他肯定是生气了,他走了,苏晓柔现在恨死了自己

    当她又看见了那个让她又又狠的恨不能扑上去咬他几口的混蛋时,她委屈一扫而光,提起半天的小心脏终于归位。苏晓柔很生气,这个臭流氓,大坏蛋,怎么就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掉了,还让她遭受了那么严重的欺辱,她的小翘可是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碰过的,太可恶了,还好他没有走远,一时气氛之下加快脚步追了上去又甩上了耳光,看来她今天是打上瘾了。

    张柏泽看见她看着自己那双又长又媚的大眼睛,红彤彤的,矫然预泣,晶莹的眼珠在眼眶上来回的滚动,深款款的望着自己,一脸的委屈。张柏泽放开了抓住她的小手,小美女一个饿虎扑食就挂在了他的上,火山爆发,哇的一声惊天地,泣鬼神。

    张柏泽蒙了,这又怎么了。

    “谁让你走了,谁让你走的,你说过不再欺负我的,你个大骗子,你个大混蛋,刚才为什么没有追上我,你不知道女孩子都是需要矜持的嘛,你知不知道你刚才不在我边我让人家欺负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呜呜”

    张柏泽搂着她的小蛮腰,轻轻的拍拍她的后背,小声的安慰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去给你欺负回来。好了,不要哭了,在哭就不漂亮了,是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欺负你了,乖乖的啊,不哭不哭了”

    苏晓柔乖乖的抬起头,俏脸梨雨带桃花,让人看得好不心疼,张柏泽心想,这分明就是一个野蛮女友版的林妹妹。看着她笑了笑。“你说刚才我不在你边谁欺负你了?”

    苏晓柔现在绪也稳定下来,摇晃着小脑袋,轻声说道:“我不认识,估计早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