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章 跑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五章跑路

    (新书期间,咱还有点存稿,就不搞那些歪门邪道了,就是更啊更,大家收场把,还有下一章)

    “腿长在你上,你想走就走呗,谁也没拦着你,我不让你走了吗?是我让你留下来等我的吗?不是吧,分明就是你自己要留”

    “张柏泽!你你太过分了!你令人太讨厌了!你你就是个猪,你又欺负我,我我再也不想在见到你了,你太欺负人了呜呜你说好了说好了你不在欺负我了呜呜呜呜”苏晓柔捂着嘴推开大门,一路向西狂奔而去。

    她现在很委屈,在认识了这个她一直以为蛮不讲理的家伙以来,虽然屡屡遭受他的欺负,她生气归生气,可是并不伤心,在扑在他怀抱里的那一刻,她感觉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肆无忌惮,可尽的发泄,可以尽的撒,没有得到和家人一样的斥责,他的温柔耳语,他的默默无声,都已深深扎进了一个窦初开的女孩子的心,这时的苏晓柔知道了,自己一直在苦苦等待了二十多年的恋就要来临了,这是多么浪漫的邂逅,在心里暗想,只要他和自己再说几句好话,求自己当他的女朋友,然后张晓柔想想都有些脸红。

    自己校花的实力可不能就这样让一个脾气又臭又硬的人就这样的轻轻的给勾引过去,一定要让这个家伙在吃点苦头,然后苦苦的哀求自己,才能勉强答应,想想心里就有些小得意,有一些成就感,小样吧,姑看上的人,你就是煮熟的鸭子,怎么也逃不出老娘的五指山。可是刚才那一刻把她许久的一切美好都破灭了,就像一个正在烈火中燃烧的玻璃球,被人当头淋了一的尿,被炸的粉碎骨,而这玻璃球只能默默忍受,裂而不碎,让人感觉到屈辱,让人感到惋惜的留恋的疼痛。

    在苏晓柔大声叫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张柏泽就知道自己的计得逞了。可是在后面苏晓柔的愤怒的哭泣是他没有想到的,看来失策了。这个看起来很坚强的女孩子怎么就这么哭,看起来女孩子还真是水作的,这可真是一点也不假。

    既然都这样了,就别想那些没用的了,追吧!

    张柏泽、抬头、提、收腹一气呵成,像一只战斗昂扬的要付前线抗战杀敌的战士,表现出了威武不屈的英雄气概。当他窜出去的那一刻,似乎是所有的法国服务帅哥、美女都蒙了,这样一个表激昂,谈吐不俗,长相儒雅的潇洒男人,似乎为了甩女人不惜点了整整一桌子将近七万块的中餐式西餐,居然要逃单,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崩溃了,能来这家法国西餐厅消费的人基本上都是有份的人,谁想到会有人会来这样一个地方吃霸王餐,在一片哗然惊叹后,服务人员这才惊醒,脑子里就有一个字——一定要追上这个家伙,倒要看清这个无耻到极限的人的真正嘴脸。

    张柏泽也是提心吊胆了好久,终于在一口气喝光了大半瓶1987年的罗丝希尔酒园沙都拉菲后鼓起勇气窜了出去,可这红酒贵是贵了点,估计现在在张柏泽心里却连一瓶老爸喜欢和的京城的二锅头烧刀子都比不了,在喝了接近一瓶红酒后的况下,他依然感觉到,脸颊上那如火如荼的灼,恨不得赶紧念上一个不要脸的无敌咒语——看不看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让所有人都看不见他才好。

    可是咒语这玩意儿只能在心里默念,估计现在要是像个电线杆子似的,以为在那毅力万年不可动摇的话,大声呼唤自己的无敌咒语,肯定在第一时间被逮住,然后就是前往精神病院的噶活。

    不幸的事终于来临了,屋漏又逢连雨天,刚刚出门呼吸上一口清新的空气,就被逮住了。“哎”张柏泽也只能怪自己的运气不好,小心的回头望了一眼,他的心瞬息万变,多云转晴,屋子里头一个个的跟个呆头鹅一眼瞪大了眼睛好奇的望着他。

    张柏泽现在很兴奋,兴奋的想大声高歌,想在原地蹦上那么几下子,来让大家一起分享他的快乐,张柏泽不是个栗色的人,他许把他的快乐和世人分享。可是好景不长,还没等他的表展现出快乐的面貌时,一个冷酷的声音又把他拉回了现实。

    “你这个人怎么走路不长眼睛。”

    这时张柏泽才想到刚才好像是有一个很柔软的东西向自己扑来,难道不是保安,肯定不是保安,保安不会和自己这样客气。当然,这个人说话也不是很客气,但什么事就怕比较,想来这样的态度要比保安和蔼一千倍一万倍了。

    张柏泽回头匆忙的扫了这个声音一眼,看见一个黑色西装,黑色皮鞋,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就连那皮肤都有些泛着黑色的光。的,这简直就是一个黑煞神,可是黑煞神这时却正要扶起一位面相好的白衣女郎,男的一黑,女的一白。张柏泽脑子里飞快的闪过这样一个组合的名字——黑白双煞。

    不过这时也可无心的在研究这对穿越了千年的组合的名字,跑路要紧,就接着自己的逃亡之路。

    黑衣人呵斥了一声这个鲁莽的白衣男子就不再去理会他,甚至连他的长相都没有看清,就慌忙的去关心被他撞倒在地的同伴。上前小心翼翼的要扶起她,生怕弄的她有一星半点的疼痛。

    语气温柔的问道:“馨凡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季馨凡轻皱眉头,没去理会他伸过来的大手,双手在地上支撑一下,慢慢的站了起来。黑衣人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窘态,抬头寻找刚才撞到季馨凡的人,却发现这个无耻的家伙居然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就疯狂的逃走。一时气愤之下,居然连自己的份都没去理会,就要上前追赶。

    “正事要紧”一个柔柔的,弱弱的声音如天籁之音的飘了过来。

    黑衣大汉这时就如同一只下山猛虎突然变成一只柔顺乖巧的小猫,狠狠的瞪了一眼张柏泽的背影。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你。

    这时,三五个服务生匆忙的跑了出来向张柏泽逃跑的方向追去,还在不断的用蹩脚的中文大喊道:“站住别跑你这个吃饭不给钱的站住别跑”很怕别人听不见。可是这个时候,却体现了我们伟大祖国的伟大人民的团结一心,所有人都不去理会这几个黄毛大鼻子,还纷纷的给正在奔跑中的小伙子让路,

    这时门卫才从刚才看闹的心中清醒,都为来不及欣赏女衣女子的美貌而感到惋惜。

    季馨凡望着刚才撞到自己连一句道歉话都没有交代的男人感到好笑,原来是吃了霸王餐。不过她刚才在摔倒的同时也对这个长相优雅衣着高贵的男人一翻大量,他的表变化尽收眼底,这个男人很有趣,能进的了季馨凡的法眼里的男人要是让那些追求者知道,怕是三天三夜都乐的睡不着觉。

    她边这位黑脸大汉就是这只队伍里的一员,而且还是属于比较疯狂的那一种,如果要知道他心目中的女神对这个匆匆一面不到10秒钟的男人,给予了连自己从小就在一个大院里长大,属于青梅竹马的他来说,嫉妒一定会让张柏泽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地皮小流氓死上一千次一万次。

    季馨凡没有再去看他边这个黑脸大汉一眼,独自向餐厅走去,她想揉一揉刚才摔的生疼的小翘,可是她又怕他大呼小叫,小题大做,只好默默的忍受着疼痛,悄悄的拍打上的浮灰。黑衣大汉一的穿着像极了一个保镖,就差一副墨镜,女孩儿冷漠,男人更冷漠,这能说是一个绝配吗?答案是毫无疑问的。

    张柏泽三步并两步的向前急速的奔跑,这还不是他奔跑的最高时速,但以这样的速度,估计那帮呆头鹅也是追不上他了,要是在快一点的话,估计就能上明天的报纸——吃霸王餐的街头急速猛男速度超越刘易斯。

    很快,张柏泽就追上了苏晓柔,看着她漫步幽雅的走在希希嚷嚷的人群中,不时的用手摸着眼泪的委屈模样,就感到好笑,自己也没说什么啊,怎么就哭成了这个样子。

    笑嘻嘻的上前去拉住了她的小手,给她一个自以为可以迷倒万千少女的温柔眼神,神专注的望着她,嘴角的那一抹笑容在不断放大,慢慢的像一朵盛开的雪莲一样的圣洁纯洁。现在他已经逃离了那个让他终蒙羞的不祥之地有千米之远,这是才放下心来,安心的耍帅。

    这样的精彩表现,我们的小美女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一把甩开他的大手,又大又妩媚的大眼睛又挤出几滴委屈的晶莹,哽咽道:“你不是想让我走吗?你不是不想再看到我吗?干嘛还来理我?”

    张柏泽笑笑。“我什么说过这样的话拉”

    苏晓柔想想,他好像也没这么说,可是他那时说话的语气,那神态,那话语分明就是这个意思。一时不想去理睬他,转头继续想前走去。

    张柏泽于是又厚着脸皮上前去拉她的手。

    “干什么?”苏晓柔突然大声喊道,眼神倔强的盯着张柏泽的眼睛。

    张柏泽被吓了一跳,边的过路人也吓了一跳。不过路人被吓后由于心里素质问题,只能抓耳挠腮瞪着眼睛小心脏扑扑的跳个不停。而我们的主角大大这时却已经过百般磨难,不说已经到了泰山崩倒而面不改色的境界,却也是万千呵斥,左耳听右耳冒。

    厚着脸皮又上前去拉苏小美女的温软如玉、细弱凝脂的纤纤玉手。而这一次,苏小美女没有再一甩小手蛊惑人心。就是那么一直狠狠的瞪着张柏泽,像是要听到他的一个解释。看来女人的心还是太软,小美女又一次陷入了的眼神中,她又一次的沦陷了。

    第六章野蛮女友版的林妹妹

    张柏泽正要开口解释,后面的突然暴乱夹着一些呼喊声又不期而至,张柏泽回头看了看,真是魂不散啊!不是就几万块吗?用的着这么拼命嘛。

    苏晓柔这时也好奇的别过头去,隐隐约约的看见那不是刚才他们吃饭的那家餐厅的服务生吗?隐约中还听见。“给钱站住你这个吃饭不给钱的猪”

    苏晓柔诧异的目光转移到张柏泽的脸上仔细的大量着他。“你刚才吃饭没给钱?”

    张柏泽本来都把瞎话编好了,这几个法国大鼻子,真是的,有钱也不给你,心里狠狠的道。看来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脸上的神却没有了刚才的潇洒,尴尬道:“那个那个”

    “还那个什么呀!你个大骗子,赶紧跑吧,马上就追上来了”苏晓柔这会儿也不再理会刚才的委屈,拉起他的大手疯狂的向前狂奔而去。

    对于苏小美女的速度张柏泽可真不敢恭维,回头匆匆一瞥,那三五个法国帅哥就已经迫在眉睫,看来这些年他们不愧是吃牛排长大的,体力还是可以肯定的。张柏泽又一次无奈了,看见苏小美女那焦急的模样,他只好再一次惊世骇俗一次。

    猛地拦腰抱起苏晓柔,也不理会她那一脸惊讶的可,现在逃命要紧,虽然张柏泽可以完全无视后的这几个让他狼狈逃窜的垃圾,但是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怎么说吃人家的最短,拿人家的手短,吃完人家的在回头揍人,咱怎么说也不能干那种让世人唾弃的卑鄙行径,那是流氓的行为,咱是大少,是主角,怎么说也会文明一些。

    这一次的马拉松战役的胜利者,毫无疑问是我们的张柏泽同学站在了最后的领奖台上。可是遗憾的是没有奖牌,没有鲜花和掌声,没有女人疯狂的呐喊和漫天飞舞的内裤,在放下怀里的温香软玉的第一时间,我们的主角大大得到的也不是怀中美女的深一吻。

    “啪!”这一巴掌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张柏泽看着一脸小得意的苏晓柔打完自己完全没有那么一丝一毫自我反思的觉悟,也就放弃了自己本来要怨天尤人口水战术,他已经对这个外表野蛮的有些不像话,内心却柔弱的不得了的小女人彻底放弃了,他并没有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就是那个伟大的救世主耶稣,可以靠嘴皮子来感化世人,感化不来就来邪的,有事没事就捅自己几刀。信奉主在他的国家也只有接近百分之十三多一点的人信奉。毫无疑问,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奇迹的出现,张柏泽是属于那百分之八十七的那一类。

    在放弃了精彩演说的张柏泽正一脸的尴尬的正要制怒的时候,小美女开口了。“让你耍流氓!”很不给面子的又上去拍了拍那张从来没有被人摔过耳光的有着健康的古铜肤色的英俊脸颊,温柔抚摸,小声问道:“疼吗?”语气柔弱,眼神温柔,就连那动作也缓慢的感之极的撩人心扉,在这条人流涌动的一不小心就会出现个存心不良的大叔,意这一对红男绿女主动的做出一些出格动作的时候。

    张柏泽含着泪水吞着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美女那温柔似水的媚眼,那有些害羞而撩人心扉的红扑扑的脸颊,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可以让一百个男人有二百个男人心甘愿溺死在里面的白皙的柔嫩的沟渠,没有言语。

    完全忘记了刚才被这个貌似温婉善良的小女人那惊鸿一耳光,这摆明了是打一耳光再来一个甜枣的低级战术,可是张柏泽这样一个聪明的人却偏偏被迷惑了,看来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只要是美人计,估计张柏泽明知道是威虎山,却要偏向虎山行的架势。

    对于今天太多的人生中的第一次,张柏泽也有些麻木了,从小到大第二次被女人打耳光,这对于我们的主角来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埋汰人不揭短。就连那个一直让张柏泽鄙视已久的父亲也没有这么干脆的甩自己耳光。

    可是现在的张柏泽却范了花痴一样呆住,刚刚要点燃他那愤怒的小火苗被这一张妖娆的笑脸给瞬间扑灭,完全扼杀在摇篮里。

    苏晓柔眼色一寒,沉声道:“你活该!”高傲转就走,根本不给张柏泽再次说话的机会。

    张柏泽望着他那柔软的不能在柔软的小蛮腰,脑子里蹦出了一个词儿——百变女王。对这个一会儿冷酷无、一会儿羞可、一会儿妖娆妩媚、一会儿如女神一样的高贵女人来说,在短短的不到半天时间里,张柏泽根本看不透她,还好她走了,要在以这样的况下待下去,张柏泽还真怕发生点什么事,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意志力不坚定的人,特别是对女人,漂亮的女人他都喜欢。

    望着她妖娆的背影,张柏泽笑了笑,转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对于张柏泽来说,这个小美女就是他人生中的一位匆匆过客,他喜欢女人,特别是美女,这次偷渡来华夏就是来找女人的。在张柏泽毫无防备的况下被苏晓柔干脆的甩了一而光的况下,张柏泽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另外一个妖娆到祸水级别的女子——欧阳沐香,这是第一个敢甩自己耳光的可恶女人,高傲的如同女王一样的尤物。

    为了她,张柏泽把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了,而这个女人却跑回了华夏,太可恶了,这次说什么也要找到她,看我怎么打你股,不把你的小股打开花誓不罢休,张柏泽狠狠的想到。

    突然,一阵香风袭来,遭遇偷袭,张柏泽蒙一转抓住了那只要偷袭自己的小手。“呃苏晓柔。”可以肯定的是,张柏泽此时的表是,大嘴微张,眼球突出,表错愕,目光呆瑟,动作停止如同卡带一样的定在那里,她又回来了。

    苏晓柔心里很是得意,他肯定是喜欢自己的,要不然换一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甩了耳光肯定会甩回来,她有好几个朋友的男朋友都这么干过。想想这个世界上不打女人的男人还真没有,想想他刚才一脸委屈的模样就好笑,也感叹自己的胆子怎么就这么大。想回头看看他,又不敢回头,脸蛋红扑扑的,羞意正浓,想想刚才自己风入骨的表现就一阵脸颊发烫。

    没等多久就又在心里大骂,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再主动一点,刚才那拉自己手的勇气那去了,这个笨猪,已经决定了他要在拉住自己的手,她肯定不会在放手的,大蠢猪,有色心没色胆的大笨蛋。在心里想一定要矜持、矜持、再矜持可是没到一分钟,这个臭小子居然胆子突然大的不像话,在后敢抚摸自己的小翘,这光天化的,也太不注意影响了。

    我忍、我再忍、我再我再也忍不住了。小宇宙终于爆发,力量也不容小视。

    “啪!”又是干脆利落的一巴掌。

    不过挨打之人不是张柏泽,是一个面相貌似忠厚的中年大叔。苏晓柔彻底蒙了,她差一点就要晕倒,怎么会被这样一个人猥琐了半天,而自己竟然无动于衷。委屈,太委屈了。制怒下的苏晓柔拿起了手中的皮包疯狂的向这个猥琐男砸去。

    “哎呦!你怎么打人?”

    几个好事的人纷纷对这一对不伦不类的男女指指点点。

    苏晓柔无视这个比自己高了近一头的大个子的呼喊,就是打,打死你。突然想到,张柏泽那去了,他没跟上自己吗?停止了对猥琐男的殴打,四处寻找张柏泽的下落,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她把她的青蛙王子弄丢了,狠狠的推开眼前这个碍眼的男人,没在去看他一眼,就往回跑去,目光四处搜索。

    苏晓柔后悔了,后悔自己的任,后悔自己的无理取闹,后悔刚才的野蛮。刚才明明是人家上来跟你道歉的,你还拿上了,矜持个呀,还给人家耳光,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这样他肯定是生气了,他走了,苏晓柔现在恨死了自己

    当她又看见了那个让她又又狠的恨不能扑上去咬他几口的混蛋时,她委屈一扫而光,提起半天的小心脏终于归位。苏晓柔很生气,这个臭流氓,大坏蛋,怎么就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掉了,还让她遭受了那么严重的欺辱,她的小翘可是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碰过的,太可恶了,还好他没有走远,一时气氛之下加快脚步追了上去又甩上了耳光,看来她今天是打上瘾了。

    张柏泽看见她看着自己那双又长又媚的大眼睛,红彤彤的,矫然预泣,晶莹的眼珠在眼眶上来回的滚动,深款款的望着自己,一脸的委屈。张柏泽放开了抓住她的小手,小美女一个饿虎扑食就挂在了他的上,火山爆发,哇的一声惊天地,泣鬼神。

    张柏泽蒙了,这又怎么了。

    “谁让你走了,谁让你走的,你说过不再欺负我的,你个大骗子,你个大混蛋,刚才为什么没有追上我,你不知道女孩子都是需要矜持的嘛,你知不知道你刚才不在我边我让人家欺负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呜呜”

    张柏泽搂着她的小蛮腰,轻轻的拍拍她的后背,小声的安慰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去给你欺负回来。好了,不要哭了,在哭就不漂亮了,是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欺负你了,乖乖的啊,不哭不哭了”

    苏晓柔乖乖的抬起头,俏脸梨雨带桃花,让人看得好不心疼,张柏泽心想,这分明就是一个野蛮女友版的林妹妹。看着她笑了笑。“你说刚才我不在你边谁欺负你了?”

    苏晓柔现在绪也稳定下来,摇晃着小脑袋,轻声说道:“我不认识,估计早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