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一章 回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苏落 书名:极品花花公子
    第一章回国

    蓝天白云,海天相接。

    三五只海鸥,尽拍打着有力的翅膀,在半空中翱翔,不时的冲向海面,拐了几个弯后飞向空中,再突然俯冲向闪闪发亮的澄蓝海面,搜寻看在近水面处不小心露出形迹的美味鱼儿。

    一艘游轮出现在这海天相接的一线,看起来非常惹眼,打断了海鸥进食的乐趣。队形整齐的盘旋在游轮的上空,似乎抒发他们对这位不速之客的不满。

    张柏泽闭着眼睛躺在轮船甲板上的靠椅上,呼吸着海面上不时吹来的海风,夹杂着微微的鱼腥味,睁开眼睛看了眼这几只叽叽喳喳的海鸟,就又闭上眼睛假寐,嘴角抹过一丝让人不经意察觉的笑意,心是那么的舒适写意,说不出的高兴。

    在心里大声的呐喊——美女们,我来啦!!!

    这是张柏泽有生以来第一次回国,回到自己的国家——华夏国。

    在张柏泽小的时候有一次问父亲,为什么他边的小朋友和他长的不一样还管他叫黄皮猴子的时候,父亲告诉他,这里不是自己的国家,等他长大了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国家看看了。

    小柏泽问父亲,什么时候算是长大了。父亲告诉他,等他上玩大学的时候就是长大了,就可以回到我们自己的国家。

    看着边的人都成双入队的进进出出,张柏泽感觉到很孤单,他不喜欢这些蓝眼睛的大鼻子姑娘,他还是感觉像姐姐这样的华夏国女人比较漂亮。

    在这样的况下,张柏泽从小学到大学的十三年里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期待的一天终于来临了,今天上午,他刚刚拿到学位证书,就迫不及待的要回国,终于要离开这个让他厌恶了二十年的讨厌的国家,张柏泽异常的兴奋。

    可是管家告诉他飞机是下午四点的航班,现在只有一艘前往华夏国京城的一艘游轮要一个小时后启航。张柏泽看了看手中的百达翡丽,这还得等七个多小时。他等不了了,一分钟都不想在等了。

    张柏泽上船的那一刻,还威老管家福伯不要告诉家里人。张柏泽在不久前一次无意当中在酒吧看见了福伯,而他竟然还搂着一个着暴露的黄发小姐在胡作非为。今天正好就拿出这件事来要挟的福伯,只要他敢告密,张柏泽就把这件事告诉茗姐。

    茗姐是福伯的女儿,叫周凤茗,也在父亲的华安集团上班。不过不久前周凤茗去了华夏国任华夏区华安集团分公司的总裁,从此就失去了联系。这一次要不是想知道周凤茗的联系方式,他才不会让福伯知道他的行踪呢。

    现在还有三个多小时就要到达他的目的地了,应该给姐姐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的行踪,反正现在已经快要到京城了。就算让他们知道了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拿起手中的电话开始拨打姐姐的手机。

    嘟嘟——嘟嘟——

    “你这个死小子,这么多天你都死那去了?你知道不知道,这几天老爸都急疯了,整个努美阿城都翻了个底朝天”

    从手机接起的那一刻起,张柏泽就把电话放在了一边,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将近十分钟了,他拿起了电话小心翼翼的放在的耳边。

    张柏泽的耳朵一接近电话,就听见了姐姐那边的河东狮吼。“喂喂你倒是说话啊!在不在听”

    “姐,我能听见,你不用这样大声的说话,我的手机质量很好的。”张柏泽有些无奈了,接近十分钟的时间,老姐那边的怒气好像还没有发泄完,这要是给一项对自己‘宠有加’的老爸打过去,还不知道会弄成个什么样子。

    “你这个死小子,家里还以为你被绑架了,都四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你知不知道,老爸都发出赏金了,不论谁找到你,一天涨一千万,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赏金已经涨到了三千万了。”

    “呵呵那我去领赏钱行不行,我现在已经给你打电话了,我自首!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老爸已经开出了价了,我现在应该算是自首了吧,你老弟我不是个贪心的人,三千万,我分你一半。”

    “你还好意思笑?还开玩笑?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四天不回家也不给家里来个电话,这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哦!赶紧坦白吧?这几天跑那去疯了?不过你也真的很厉害,这么多人找你竟然连你的影儿都没找到,我看你现在真有点特务的潜质了。”

    “我说姐姐,你的这个特务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啊!我这么听着感觉那么怪啊!”

    “你说呢?你赶紧回家吧!等着老爸的皮带吧,看来你真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都不知道这天有多么蓝地有多么宽。我看你这次回来,非得让老爸把你股打开花不可”

    张柏泽抽搐着小脸委屈道:“姐这次你可真得替我向老爸求求,要不然被抓回去,说不定还真的要股开花不成。”

    “你还好意思求我?你这几天不回家,不告诉爸爸,也得告诉我一声啊!你可到好,连我你都不告诉,还好意思让我给你求,等着回来挨揍吧。”

    “姐我现在回不去了”张柏泽小心的说道。

    “什么!回不去了?什么意思?你不是真的让人给绑架了吧?”

    突入起来的巨大声音把张柏泽的耳朵震得生疼,用手轻轻的揉了揉。把电话那到了左耳边,张柏泽没好气的说道:“我说老姐,你能不能别这样一惊一乍的,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我没被绑架。”

    “没被绑架就好,吓死我了”

    张柏泽能想象的出姐姐在电话的那头一惊一乍的神,这不是第一次了,他相信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还吓死你了?我看是你差一点吓死我!”

    “你个死小子,没大没小的,竟然还赶跟姐姐这样说话,看回来老爸打你股我还给不给你说。”

    “姐你也不用吓唬我,你肯定会给我说的,谁让你是我亲的美美的亲姐姐呢。我现在已经在万里之遥的美丽国度,老爸就是想揍我也打不到的,下回见到我的时候说不定什么时候了,估计生的气已经消了的无影无踪,海枯石烂,烂的连骨头都烂得看不见了”

    “啊!你不是和姐开玩笑吧,万里之遥?你有护照吗?没有护照你这么出国?难道是偷渡?”

    “开玩笑?你弟弟我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的偏偏美少年佳公子,这么能去偷渡呢?”

    “非法入侵他国领土就是偷渡。”

    “啊!不是吧。怎么说咱们都是华夏儿女,龙的子孙。怎么要回到自己的国家怎么就能用偷渡这么难听的词儿呢?”

    “你难道是去华夏国?”

    “怎么了?不行吗?”

    “谁让你去的,谁许你去的!哪个国家都能去,就是不能回华夏国!”

    张柏泽听将姐姐这句话说得异常的坚定,而且语气是从来都没有听见过的。就连自己在偷了姐姐珍的史诺比狗拿去送给美丽感的茗姐也没见得姐姐这样的生气。

    张柏泽小声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赶紧回来,别问那么多了。”

    张柏泽听出了姐姐现在说话的语气很生气。是非常的生气。这是从小到大都没有遇见过的。由于张柏泽的母亲去世的早,从小就是被大自己五岁的姐姐带大的。父亲经常的是三五天也见不上一面。姐姐就相当于他的母亲一样的疼她。

    每次惹祸在父亲的皮鞭下,姐姐都奋不顾的上前阻拦,好几次父亲盛怒之下竟然连姐姐也一起挨了几皮鞭。但姐姐依然护着他,不让父亲打他半下。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位亲的姐姐竟然对他发脾气,这还是头一回,张柏泽觉得这很新鲜,姐姐难得的生自己一回气,看来是有点舍不得自己,可自己有何尝不想姐姐呢?

    张柏泽甜甜的叫了一声:“姐你放心吧!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我现在已经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电话那头居然出奇的沉默,难得姐姐安静一回。

    “姐,我你”

    “我也死你了!”

    张柏泽放下心来,自己那个咋咋呼呼的姐姐又回来了。看来是不生气了。

    “姐是爸爸说的,他说只要我大学毕业就可以回国,我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只是提前了一点点,你在那头赶紧给我把护照办了啊!还有给老爸多上上课,别一见到我就像猫见到耗子似的,总想蹂躏我几下才舒爽,我是不和他一般见识,告诉他,还以为他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呢”

    “行了行了,别贫了。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回来了是吧?”

    “呵呵姐,还是你了解我。”

    “现在你在华夏国哪儿?我让茗茗去接你去她呢?也好有个人照顾你!那你说你从小到大还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姐边呢。这一次居然就不声不响的跑那么老远,怎么能让人放心?”

    “姐我说你这又开始煽上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有事我会联系茗姐的,就这样吧,告诉老爸,我会想他的,不过下次要是见到他的时候我可不想看见他的皮鞭。亲亲我美丽的姐姐,拜拜”

    挂了电话。张柏泽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时间,这么快,还有几十分钟就要靠岸了,他没带什么行李,只有一个挎包,背上就可以走了。现在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对面的陆地了,抬头看了看头上的天,竟然是这样的蓝,这就是故乡的天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花花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