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兖州易主(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于及张范二人来到昌邑的城墙上,发现外面确实是有一支打着“济北、鲍”的字样,于开口道:“这可能是鲍信的先头部队,麻烦先生替我收好这城墙,我带人去击破这支军马,让那鲍信知道,齐孝王虽薨,可是他手下军马聚在,任何人都不许攻占这昌邑郡。“张范也同意这于的想法,要是不给他们一点厉害看看,他们还不知道这昌邑无人呢?

    于带着五千军马出城迎战济北的军马,统帅这只济北军马的将军是那济北相鲍信的堂弟鲍任,鲍信的弟弟鲍忠当年在虎牢关外被华雄给斩杀了,他的堂弟鲍任也是有几分武力,而且头脑好使,鲍信便让带着一万军马来攻打这昌邑。鲍信的算盘的大的不错,可是他忽略了昌邑的军马数,及刘岱手下第一大将于,鲍信在那坐井观天,还以为现在的昌邑空虚呢?还有就是他等着曹*及张邈出兵三家瓜分这兖州呢?注定鲍信是一个失败者,他此刻根本不知道这些况,若是知道后,肯定不会再派兵进攻者昌邑郡了。

    鲍任一看到昌邑郡有人出来应战,便赶紧带人去应战,于看到鲍任大骂道:“何方贼子,竟敢入侵我郡啊识相的赶紧下马投降,否则就别怪本将不客气了。”

    于冷笑一声,道::“本将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不过本将手下不杀无名之人啊?赶紧报上名来。”

    鲍任听到于的话,大怒道:“你爷爷我,鲍任是也,若是你下了地狱,阎王问是谁送你来的?你可不要忘了报上我的大名啊”

    于听完后,大笑道:“鲍任,某到没有听过,今就让某送你上西天,你可要记住了,本将,于于文则。”

    于说完,便提刀来站那鲍任,鲍任一听到对面的将领是于,心里大吃一惊,这于怎么会出现在这昌邑啊,可是时间不容他多想,于的大刀已经伸了过来,鲍任只好提枪去应战于,二人普一交手,鲍任就发现这于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厉害啊,他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去应付,可是就算他提起十二分精神来,他还是不是那于的对手。于一把抓住鲍任的长枪,一刀看下去,那鲍任的人头便飞了起来。

    济北的军马看到鲍任被杀,他们立即开始逃亡了起来,这鲍任可是他们军中第一猛将啊,没想到不过几个回合,便被人杀死了,他们可不想成为那人的刀下之魂啊,于看到他们四散逃跑,便闪先士卒的去追赶他们,他想消灭这支济北的军马,让那鲍信知道虽然齐孝王刘岱亡,可是他还在啊,还有就是齐孝王的后人也在。他鲍信想占领这兖州之地,只是痴人说梦。于是战场上出现一股奇怪的现象,济北的军马一直在跑。昌邑的军马在后紧追,于带人追上济北的军马,狂杀一番,,当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便开始命人受降俘虏。结果鲍任带过来的一万军马竟有五千人马投降了,战死两千,其他的全部逃走了。于也不派人追赶,而是命人打扫战场。

    就在于刚带着俘虏回到昌邑城的时候,晏明及韩营子带着刘岱的遗体赶到了昌邑城下,于等人闻到好,便给随刘方一起去迎接这刘岱的遗体,刘方看到刘岱的遗体,顿时伤心的昏厥过去了,张范一边命人救治,一边让人把这刘岱的遗体运回灵堂。

    于看到晏明及韩营子大怒道:“你们二人是怎么保护王爷的啊,走时,我不是特别交代要紧跟王爷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啊。你们还有脸回来见本将啊?”

    站在二人旁的王域出言道:“文则将军,误会了,不是他们不去保护王爷,而是这次的事太突然了,王爷他严谨我们我给随啊,没想到他田楷等人竟是如此的卑鄙啊,假冒;临淄城中王爷的亲戚写信给王爷说,里应外合拿下这临淄城,王爷深信不疑啊,结果中了他们的计啊,若是将军责罚,请连某一起吧》”

    张范刚刚处理玩刘岱的遗体的事,来到这儿听到王域的话,对于劝道:“文则,此时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啊,既然王爷已经战死,我们就应该让他风光大藏,而且现在外面的人对这兖州虎视眈眈,我们应该思考接下来该如何保护好王爷留下的基业啊。”

    听完张范的相劝,于不在说话了,而是带人去拜祭刘岱;了,••••••••••••••••••••••••••••••••••••••••••••••••••••••••••••••••••••••••••••••••••••••刘岱的死可是震惊好多人啊,也有拍手较快的哦,冀州的袁绍闻到刘岱死临淄的消息,那个兴奋啊,若不是这刘岱阻挠,他早已经拿下这邺城的韩峰了,以至于他现在两线作战啊,尽管幽州的公孙瓒有孙坚他们牵制,可是现在的孙坚自顾不暇,他怎么可能会来住自己呢?使得袁绍现在很被动。

    孙坚起初答应袁绍一起进攻幽州的公孙瓒,他也实现自己的诺言了,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公孙瓒竟然和辽东的公孙度结盟,使公孙度进攻辽西,孙坚不得不带兵回救。使得公孙瓒后房屋有,便一心一意的和这冀州的袁绍作战,袁绍此时的实力虽然不弱,可是和历史上的袁绍实力相差很大,历史上的他的手下大将颜良、文丑、高览、张颌及鞠义都投靠了其他人,就连谋士也少了好多,虽然这样不至于以后的勾心斗角了,可是缺少了许多有才能之人啊。

    这,袁绍召集众将道:“如今兖州的刘岱已经战死,本将打算率领军马全力攻打这邺城,不知道众将以为和啊?”

    虽然袁绍手下缺少许多有才能之人,可是他目前的手下还是能够看清事实,荀堪首先出列道:“主公,万万不可,这邺城的韩峰并不值得我们这样去做,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把这公孙瓒给驱逐出冀州啊,若是这公孙瓒不驱逐,他早晚是我们冀州的一大祸害,而且此时他的势力已经深入到青州了。”

    荀堪的话,刚刚说话,就被审配给否定了,审配出言道:“所谓‘攘外必先安内’,这韩峰一不除,我们冀州可是一不安啊。况且韩馥以前在冀州深有威望啊,上次信都不是差一点被韩峰攻破吗,这可是教训啊?韩峰不除,公孙瓒就会更加的猖狂,若是让这韩峰和这公孙瓒结盟,可就麻烦了啊。所以,属下赞成主公的观点,先除这邺城的韩峰,再去攻打幽州的公孙瓒。”

    袁绍现在主要依靠的就是在渤海郡投靠他的逢纪,他听完二人的话并没有出言,而是转脸看那逢纪吗,逢纪也是察言观色之人,他望见袁绍看向自己,便出言道:“主公,我们现在当务之急却是应该去拜祭那刘岱,并顺便立他的儿子刘方为帝啊,这刘岱可是主公等人拥立的皇帝啊,若是主公再次拥立他的儿子,主公的在天下的声望,会再次提高的,现在天下随乱,可是还是汉室的天下啊,而后主公趁机相劝刘方把都城迁到这信都,我们便可以“携天子而令诸侯”了。到时主公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讨伐其他诸侯了,就像这公孙瓒一样,他如今霸占这幽州,立那刘和为帝,独霸幽州啊。”

    荀堪及审配二人相望一眼,意思说,我们怎么没有想到啊。这次竟然又让这逢纪给抢了先啊。

    袁绍听玩后,思考一会道:“不错,甚好,我打算亲自带人去拜祭那刘岱,你们意下如何啊?”

    审配一听赶紧劝道:“主公,不可,你怎么能够以冒险呢?若是那韩峰趁机在半路阻击主公,到时可就麻烦了。还让让其他人去吧。现在冀州是百废待兴,可不能够少了主公啊。”

    荀堪再次反驳道:“若是主公,不去,怎么能够显示我们的诚意呢?再说了主公可以不从邺城走啊,主公可以带人从青州走过啊。青州的张牛角可是和我们较好啊,若是那韩峰想要派人拦截我们,他也要考虑一下青州的张牛角的实力啊。相信这韩峰还是能够看到这一点的。”

    逢纪也赞成荀堪的观点,袁绍听完几人的话,道:“好了,本将决定亲帅军马去祭拜刘岱,这里的守护,就有正南及我拿外甥吧,现在朱灵及王双在界桥和那公孙瓒对峙,我们冀州并没有多少军马了,本将决定带领一万军马,有吕旷及吕翔兄弟统帅,从平原郡赶往昌邑去祭拜刘岱了。逢纪及荀堪,你们二人给随本将一起去吧,要是遇到什么变故,也好应付。”

    荀堪及逢纪当然没有异议了,审配只好答应下来,他自从投靠袁绍以来,做的一直是后勤工作,这使得他很烦恼,如今荀堪有何那逢纪混到一起去了,使得他现在感觉到很无力啊。但是没有办法,在他心目中袁绍可是明珠啊。

    于是,袁绍便亲帅一万大军直走平原郡去兖州祭拜刘岱去了,顺便去劝刘方迁都信都。袁绍不知道的是,已经有好多人顶上这兖州的刘方了,这也包括邺城的韩峰。

    ••••••••••••••••••••••••••••••••••••••••••••••••••••••••••••••••••••••••••••••••••••••在刘岱的遗体被运回昌邑的半个月后,东郡的曹*带着一万军马赶到了,不过曹*并没有想上次济北的军马那样耀武扬威,而是命令大军驻扎在昌邑城二十里外的地方,而后便带着曹洪及曹仁等人带着礼物去昌邑祭拜刘岱了。

    于等人也闻到曹*带着军马来了,刘方已经把这昌邑的军事交给于了,于立即命令大军封锁城门,以免被曹*的大军给攻进这昌邑郡。谁知道曹*并没有带兵来围城,而是让大军驻扎在城外的二十里的地方,而后便带着少量的军马来了。

    曹*来到城下,曹洪按照曹*的话,对称上的人喊道:“快点打开城门,东郡太守曹*曹孟德前来拜祭兖州牧刘使君。”

    城上的于此时也不知道怎么能办?这是张范走到于旁道:“文则,打开城门,看样他们确实是来拜祭王爷的,他们只有一百来人,谅他们也先不起什么风浪的。这个时候是王爷的打击的子,若是不让他们拜祭,其他诸侯肯定会笑话我们的。”

    于听完张范的话,便亲自去打开城门迎接曹*进程城,曹*旁的曹洪见到于笑道:“于将军,。好久不见啊》”

    于笑道:“是的,好久不见。请”说完一个请的姿势,曹*等人也不客气,便随于进入了这昌邑,进入昌邑后,曹*确实一句话,没有说,而是在仔细观察这昌邑的一下况。于看到曹*的表现心里暗暗的吃惊吗,这曹*看来是所图不笑啊,张范接过于的责任带着曹*等人先去拜祭刘岱了,曹*一听到张范的大名,便开始和这张范交谈起来了,对于这张范曹*还是了解的,虽然在洛阳的时候,没有见过,可是张范的祖父及父亲曹*还是见过的。曹*说话也非常有度,并没有替什么敏感的事,只是说了一写以前在洛阳拜访张范家人的事,张范也是闭口不谈这兖州的大小事务。

    由于曹*的到来,使得于不得不崩起神经,以免其他的人也想趁机分一本羹啊。随着陈留张邈及冀州袁绍的到来,使得于的神经差点崩溃了,他现在搞不清楚,他们这喜人的目的,每个人都是带兵过俩的,不只于搞不懂,就连那张范也是很糊涂啊,最后张范劝道:“暂时不要问,我们说不定还可以坐山观虎斗呢?”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