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壶关之战(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牛辅果然听到心腹的劝告,第二,便让人把李榷及樊稠叫到大营,当众向二人道歉,并说自己太急了,才至于昨损失那么多军马。并深的要二人原谅他。那个神真的很庄严。使得李榷及樊稠不知所措,这时,牛辅的心腹李蒙道,难道二位将军不肯原谅车骑将军吗?若是长安的太师知道我们诸将不和,肯定会大怒的,到时,你我如何能够承担了这责任啊,相信你们也知道太师的厉害吧。

    李榷听到后,道,车骑将军,太客气了,昨之事不能怪罪将军,都是某太激进了,才至于损失那么多军马,若是太师怪罪,傕愿意一力承担。

    牛辅赶紧道,我们不谈这事了,今来一是向二位将军道歉,辅恳请二位将军原谅,若是二位将军不肯原谅辅,辅就长跪不起。说完便真的跪在李榷及樊稠的面前。

    李榷及樊稠赶紧扶起牛辅,并道,将军,折杀我等,我等不怪罪将军就是了。不知道今将军找我们来,还有何事啊?

    牛辅听到二人的话,先是向二人道谢,然后,道,本将昨晚思考一夜,再加上昨的试探,这并州军马已经做好了防守的准备,我们若是一味的强攻,即使攻破壶关也会死损失很大啊,到时可能无法再向前突破一步了,本将想派人打探壶关周围的地形,看看是否有小道通往壶关后的,若是有,便可命人带军绕道壶关后,然后前后夹击壶关的并州军马。若是此计行不通,本将还有种计策,本将派王方带着三万军马从羌族的聚居地经过,攻打并州的云中等地,让他们守卫无法照应,到时,我们便可趁机攻破壶关了。

    李榷及樊稠听完后,感觉道甚奇怪,他们昨晚也只是想到第一条计策,没想到牛辅这厮竟想到派兵去攻打并州的云中等郡,那样丁原必会大惊,到时肯定会分兵的,这壶关就好攻破了。李榷便当下道,车骑将军的第一条计策和我们不谋而合,我们今也打算不再强攻壶关,而是带人求援勘察这壶关的额地形,期望能够找出一条小道通往壶关的后面,然后前后夹击壶关的并州军马。这第二条是我们万万想不到的。车骑将军果然睿智啊。

    牛辅听到李榷夸赞自己,心里那个美啊,但是面上却道,这没有什么啦,本将这次被太师辅以重任,就要全面考虑。现在既然二位将军也想出这样的额计策,以本将看,这打探壶关地形的事,就麻烦二位将军了。

    李榷及牛辅赶紧回道,这是末将该做的饿,若是将军没有什么事?属下就告辞了。

    牛辅道,没有什么事了?二位将军下去处理这件事吧,本将预祝二位将军成功。

    李榷及樊稠听完牛辅的话,向牛辅行一礼便带人告辞了。等二人走后,牛辅对旁的李蒙道,怎么样?本将今天做的还可以吧,只是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挽回啊。

    李蒙回答道,将军,这事不能太急,还得慢慢来,他们今也是受宠若惊啊,将军,还需加强,每都拉他们一起用餐,然后商谈军中大事,让他们知道将军的怀是多么的宽阔及多么睿智,相信他们不就就会主动的投靠将军了。

    牛辅听完后,笑道,好了,你下去吧,记住,要派人注意壶关的一举一动,以便我们好尽快的攻破壶关。

    李蒙听完牛辅的额吩咐,便带人下去了。牛辅等其他人走完后,便出的大营,带着自己的亲卫去巡视西凉军各营了。

    ???????????????????????????????????????????????????????????????????????????????李榷及樊稠离开牛辅的大帐后,便带着军马去探查壶关,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一条通往壶关背后的捷径。路上,李榷道,樊将军,今这牛辅煞是奇怪啊,他今竟会向我们赔礼道歉。你不觉得这有点太不可思议了吗?

    樊稠笑道,李将军,不要多想了,估计这牛辅是想通了,若是我们诸将不和,并州的军马便会趁机进攻我们的,到时兵败,太师肯定不会轻饶他牛辅的。相信他以自己的前途考虑,才不得不放下架子向我们赔礼道歉的。

    李榷听后不以为然的道,绝对不是这样的,肯定有什么隐啊?说完便开始去思考了。

    这时,李榷的旁的额亲卫道,将军,这很好猜啊,太师讨人家无子啊,若是将来统一天下,必会从他的女婿及族子和兄弟中选出继承人的。太师的族子及兄弟,那可是烂泥巴扶不上墙啊。太师肯定不会让他们继承的饿,然后只有从军师和车骑将军二人中,选出一位啊,现在军师无论各个方面都比这车骑将军强啊,再加上车骑将军的脾气已经得罪好多西凉军的将领了。若是将来真的是军师继承太师的皇位,相信这车骑将军以后的子是不好过的,所以他便开始提前行动,拉拢将军等人,估计这还是第一步,将来?????????????????????????李榷听到亲卫的话,恍然大悟,原来这牛辅是在为他的将来做准备啊。正准备说话,却听樊稠道,依我看,估计这牛辅旁肯定有高人相助啊。这个时候竟然开始为以后做准备了。真是想得远啊。李将军,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办啊?

    李榷道,这还不好办吗?这牛辅只是在用着我们的时候才想到拉拢我们,若是等不用我们了肯定会把我们一脚踢出去的,军师,就不同了,上次我们几人若不是军师求,恐怕我等早就被太师给杀了啊。军师屡次救我们,并没有向我们所求什么,而且军师的人缘极好,太夫人也是非常喜欢他。估计,若是将来太师娶得天下,太夫人还在,她老人家一定会建议太师,立军师为皇储的。我们还是跟着军师混,稳妥。牛辅对我们好,我们承这就是,就当他在奉承我们吧了。

    樊稠听后笑答道,不错,我们与牛辅虚与委蛇就是了。好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赶紧去看地形吧,若是这次成功的拿下并州,我等就不会受牛辅的气了。

    李榷听完后,也不再说话,而是对旁的侍卫讲,让他们拿出壶关的地图来看一下。樊稠也过来和李榷一起去研究者壶关的地图,以便能够选出一条小道,直通壶关的背后。无奈二人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只能让人慢慢的去寻找,期望能够寻找。但是一天过去了,却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牛辅却不想放弃,而是命令李榷等人继续寻找,他认为肯定会有的。李榷等人也与牛辅虚与委蛇,出力不出工啊。就这样十天过去了,竟没有找到一条可以通往壶关的道路。牛辅非常生气,最后大怒道,我们来壶关已经有数十了,竟然没有什么进展,若是太师知道了,肯定责罚我们的。本将决定明亲率大军进攻壶关,争取几之内攻破壶关,打开并州的门户,到时并州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了。若是我们攻占并州,太师肯定会重赏的。

    众人听完牛辅的话,便道,谨遵将军吩咐。于是牛辅便开始发布命令,命众将第二带着大军进攻壶关。

    就在牛辅他们商议强攻壶关的时候,并州牧丁原带着大军驻进了壶关。张扬闻到丁原亲自带人来援,张扬赶紧带人去迎接丁原,张扬见到丁原,便跪道,末将张扬,携上当诸将,拜见主公。

    丁原赶紧扶起,并让众人也起,然后道,稚叔,及众将辛苦了,等击退西凉军,本将在一一封赏诸将。

    张扬等人再次向丁原道谢,然后由张扬在前给丁原领路往壶关守将府赶去,现在丁原来了,这壶关守将府,当然由并州的最大长官丁原来居住了。

    丁原等人赶到了守将府,便开始升帐议事。只听丁原询问道,稚叔,最近西凉军有没有攻打我壶关啊,还有不知道我壶关还有多少守军啊。

    张扬便赶紧回答道,回禀主公,西凉军十余前,曾经猛攻我壶关,幸好壶关在我军的守护下,西凉军未能攻破,我们的士卒和西凉军激战一,双方各有损伤,西凉军大概死亡两万余人,我军死伤八千,现在壶关还有三万守军。

    丁原听闻张扬的话后,道,稚叔的意思,是说十余来,他们直进攻壶关一次,这可有点反常啊,据本将了解的西凉军,他们可是不达到目的不罢休啊。你有没有派斥候去打探最近西凉军在干吗啊?

    张扬听到丁原的询问,便道,回禀主公,末将派过斥候打探西凉军的消息,据说他们在找通往我们壶关后的道路呢?不过据末将所知,并没有一条可以同往壶关的道路。他们近十来,可是白忙了。

    丁原听完后道,稚叔,说的不错,这壶关是天险,根本就没有可以通往壶关后的道路,若是西凉军绕道云中,就麻烦了。云中等郡的兵马可是很薄弱。稚叔,赶紧传本将的命令,命云中周围的军马赶紧增援云中,以免云中被西凉军攻破,到时壶关可就成了一座孤城了。

    张扬听完丁原的话,赶紧下去吩咐了。等张扬下去后,丁原还是不放心,便命宋宪带着三万军马去支援云中郡,以免云中被西凉军攻破。

    就在丁原到达壶关的第二,牛辅带着大军亲自压阵,准备强攻壶关,试图攻破壶关。来到壶关城下,牛辅便让李蒙带人骂战。城上的丁原大怒道,来人随本将出城迎战,张扬准备劝阻丁原,担当他看到丁原生气的样子,便没有劝阻,而是给随丁原带人走出了壶关。牛辅看到壶关有人走出,便大骂道,尔等庶子,还不快快赶紧投降,省的本将动手了。

    丁原听后,气道,竖子,本将和那逆贼董卓有仇不公与天,尔等还是赶紧离去吧,以免受那刀枪之祸。

    牛辅一看对方阵中的大旗。,便知道丁原亲自带兵来了,便对后的诸将道,谁敢上前给本将拿下丁原的人头。太师有令,若是拿下丁原的人头,他会向陛下给那人请封万户侯。金万两,土地五百倾。在牛辅重利的惑下,西凉军诸将纷纷上前请命,牛辅便明他们一个一个的上前请战。

    丁原看到西凉军中有人挑战,便准备派人去迎战,这时,张扬旁的穆顺上前一步道,让俺去拧下那贼人的头吧。丁原看到有人请战,便许了。

    穆顺上前便枪去战那将,不到十回合,穆顺便一枪刺死那将。牛辅赶到自己的将领杀死,心中那个气啊,便又派两人去迎战穆顺,期望他们能够斩杀穆顺。以增西凉军的士气。并州军的杨丑及睦固二人看到西凉军又出两将,便从阵中奔出,去协助穆顺。并州军的三人和西凉军的二人的打的那是天昏地暗的,奈何西凉军人手少,不到一会,便成败事,李榷及樊稠赶紧迎上。

    丁原看到西凉军军中又有大将出,便大手一挥,让并州军马全部押上,准备上前去厮杀。西凉军的牛辅看到并州军攻来,便也让大军上前迎上,顿时两军相互交锋。渐渐的西凉军的优势便现了出来,但是并州军马多余西凉军。数十万军马在壶关外杀的天昏地暗。牛辅在自己的亲卫带领下退出战场,战场上刀枪无眼。

    这场战役从上午一直打到下午,虽然并州军吗比较多,但是西凉军比较悍勇,他们却是一点好处也没有落得。而且西凉军善于奔,若不是张扬等人护着丁原,丁原真的有可能会被西凉军给杀的。丁原看到战场上的优势不利于并州军,便准备让人鸣金收兵,奈何并州军死死的被西凉军缠着,根本抽不开子来。丁原看到自己的并州军死伤心里那个痛啊,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招募的士卒啊。并州自从吕布带着狼骑投靠大将军王后,并州军的战力迅速落下,再加上这次他带的士卒大多都是才受降的山贼军,一看到西凉军的强悍,便开始畏战了,纷纷想要逃开,但是西凉军是不会给他们机会的,顿时大片的并州军马被西凉军杀死,丁原心里那个痛啊,但是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果断的放弃这些人,开始往壶关撤去。李榷及樊稠看到这一幕,二人赶紧带兵去追那逃跑的丁原,希望能够获得丁原的人头升官。就在这时,壶关再次奔出一支军马,只听那带头的两个将领道,州牧大人无需惊慌,我等来也。说完便带人去迎战李榷及樊稠二人,李榷及樊稠二人随武勇,但仍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若不是有亲卫保护,二人真的可能把命交在这里,二人赶紧带兵往后撤,那人则可善罢甘休,便带着军马追去。丁原便在张扬等人的护送下,退到了壶关。牛辅看到并州有军马增援,自己的西凉军已经战了一下午,怎么可能是并州援军的对手呢?而且并州援军的那两个将领那么厉害。牛辅果断的鸣金收兵了。

    那二将稍微追赶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命令人打扫战场,等战场打扫的差不多了,二人让人吧伤员带着,和他们一起回了壶关。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