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锁二乔(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陶谦等人在天然居护卫的带领下来到了天然居,此时陶商正在撒野道,赶紧把那两个小娘交出,否则本公子就拆了这破酒店。快点••••••••••••••陶谦听完后,大怒道,逆子,尔敢,还不给我住手。说完便命人上前擒住陶商,陶商也发现了陶谦,准备逃离天然居,谁知道这时出来一年轻人道,你以为天然居是想来就来的吗?来人给本将拿下。话刚说完,便从他后,出来几个护卫捉住陶商,陶商随被捉住了,但是还不服软,竟开口大骂。

    陶谦那个气啊,别人不知道那年轻人是谁?他可是知道的,那人自称本将,当然是大汉的大将军王了,若是大将军动怒,荆州数十万军马直扑徐州,他陶谦一家都会完蛋了。他便赶紧上前道,不知道大将军光临徐州,谦真是有失远迎啊。说完便带人向王行礼。

    王看到陶谦等人认出自己,便不再隐瞒份道,陶徐州,赶紧请起,如今也是逃亡之人啊,当不得你们这样的重礼啊。没想到一声为大汉着想,最后竟被小人算计啊。兴得老天眷顾,让本将逃脱了。没想到竟走到了徐州地界。

    陶谦听完王的话,也跟着怒道,没想到袁绍袁本初等人竟是如此可恶,他们不仅擅自离刘岱为帝,还竟敢纠集其他人围攻大将军。真是罪不可饶恕啊,幸好上天眷顾啊,使得大将军逃离了。我等期望大将军赶紧回洛阳主持朝政,否则大汉就将灭亡了。

    王听完陶谦的话,道,陶徐州,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你给随我到后院去吧。

    陶谦当下命人把陶商押回州牧府,他则带着陈登等人给随王进了天然居的后院,到了后院,王命吴老三带人把守四周,他则准备和陶谦商谈一下天下大势,希望陶谦能够看清天下大势,归顺他。以便他以后的称霸之路。

    王等众人坐下后,道,少帝及陈留王的死,本将也离不开关系,若是本将不离开洛阳出征幽州,相信陛下及陈留王也不会被人所害啊。袁槐及丁原等人为一己之私,竟让陛下巡视河北之地,陛下自以为离开洛阳就安全了。便把本将留给他旁的护卫全部留给陈留王了。董卓便派人刺杀了陛下,陈留王则是袁绍等蠢人所为,自以为自己的注意是多么高明,殊不知,董卓旁的李儒李文忧就希望他们把陈留王带出皇宫呢?结果害得陈留王被毒死,他们便随便从皇室宗亲中找出一个小娃娃为帝啊。真让本将寒心啊。说完泣不成声。

    陶谦旁的陈登赶紧劝道,大将军,不要伤心了,陛下之死及陈留王的遇难,并不是大将军的过错,大将军也是为大汉好啊,若是大将军不亲自出征幽州,相信鲜卑及乌丸不可能会那么快退兵的。还有董卓旁的李儒善于算计,他们不仅在洛阳拥立一个孩子为皇帝,还派人去幽州刺杀了先皇的亲叔叔刘虞,使得幽州无主啊。自从袁绍等人立兖州牧刘岱为帝后,扬州的刘繇、益州的刘焉纷纷称帝。就连刘虞的儿子刘和也在公孙瓒等人的拥护下称帝了,加上董卓的离得小皇帝,大汉此时也有五个皇帝了,以登看来,大汉就要灭亡了。大汉将会恢复秦朝以前的局面了。

    王一听此人的话语,便知道此人就是陈登陈元龙了,此人和他的父亲陈珪都是以家族为重,不惜出卖刘备及吕布,不过此人却颇有才能。便道,先生,可是鼎鼎大名的陈登陈元龙?

    陈登赶紧回道,大将军,廖赞了,登不过是一庶子吧了。不值得大将军这样说,簦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大将军有没有问鼎之心啊?

    王听到陈登的话,知道他是在试探自己,便大笑道,若是汉室能扶就扶之,不能扶则取尔代之,总是一句话,“幸,百姓苦。亡,百姓苦。”本将会以黎民的事为重的,其他的暂时不想。不知道陶徐州,知不知道洛阳现在的况啊?

    陶谦听完王的话,道,自从袁绍等人在汜水关准备讨伐大将军,谦及西凉马腾、陈留张邈、广陵张超便带人离去了,便不再知道洛阳的消息了。谦等以为大将军旁拥有不少军马,一定不会被袁绍等人所攻破的,没想到大将军全部把大军派到去追寻董卓逆贼了。不过谦听说,大将军的属下赵云等人闻到袁绍等人迫大将军,使得大将军不知所踪,已经回军围住洛阳城,准备替大将军出气了。谦有一问,不知道该不该问?

    王听到陶谦的话,道,有什么?陶徐州请直说吧。

    陶谦便道,不知道大将军是如何从洛阳赶到徐州的?

    王道,其实我是被亲卫打晕的,然后什么事都不记得了,等我醒来,便发现我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幸好屋子里还被关着两个美女,使得本将才不那么孤单,后来本将得知我们是被劫匪劫持了,他们认为我是贵族公子,便准备敲诈我,我便让他们去新野送信给征南军的张颌将军,希望他能够救我,后来我一想,寿离新野不近,便贿赂了一个小喽啰,让他送信给寿的天然居的掌柜,让他们得知我被绑架了,好派人来救我,有一次,我去小解发现一个小洞直通山寨的外面,于是趁着他们换班时,便带着大乔、小乔逃跑了。谁知道我们竟然迷路了,然后就转到徐州来了。

    陶谦等人听完王的话,也是深信不疑啊。糜竺上前道,没想到,天然居的东家竟是大将军,怪不得竺花费几年的时间,去查询只查到天然居是从襄阳开始往外扩展的,就再差不到什么东西了。大将军果然深藏不漏啊。

    王打哈哈道,糜子仲,过奖了,本将建立天然居也是为了天下百姓,天然居每年利润的三分之一。本将会拿来资助那些贫困的百姓,三分之一拿来给寒门读书,希望他们能够成为栋梁之才。好为我们大汉的百姓谋福利。百姓时大汉的根本啊。好了,不说这件事,希望你们能够替本将保密这件事,以免其他人得知,这天然居就无法卡下去了,百姓们又该吃不饱了。希望你们以百姓为重啊。

    几人赶紧道,大将军,放心,这件事,我等不会说出去的。便纷纷发誓。

    王等他们发完誓言后,便开始给他们商谈一下国家大事了,•••••••••••••••••••••••••••••••••••••••••••••••••••••••••••••••••••••••••••••••••••••••••••••••••••••••••••••••••••••••••••••••••••••••••••••••••••••••••••典韦在帮助贾诩等人抢回董卓在洛阳抢的东西后,准备带人会洛阳保护大将军王,这时,却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大将军王的亲卫全部被袁绍的盟军所杀,大将军王下落不明。典韦当场就要去找袁绍等人为王报仇,却被旁的贾诩阻止了,贾诩道,子满,勿急,据探子来报,大将军在袁绍等人围城时,已经被人带离洛阳,只是现在不知所踪,估计大将军还活着,我们只要多派军马去查探,相信不久就会有大将军的消息了,到时,你再带人去保护大将军也不迟。就算是大将军真的不再了,我们也要按照大将军前的嘱咐立大公子王凝为主,建立一番霸业啊。

    典韦听到贾诩的话,便不再冲动了,而是向洛阳的方向跪道,大将军,是韦对不起你啊,韦不该离你而去的,若是有韦在旁,相信他们也不敢伤害你的啊。仲康啊,俺老典对不住你啊,俺没有好好的保护主公啊。若是主公真有个三长两短,俺老典也会去陪主公的。说完,头朝地应磕头。

    贾诩赶紧让旁的张辽等人扶起典韦,然后,张辽劝道,子满将军,主公他福大命大,上次他被人暗算,慎重剧毒,不也是过来了吗?这次只不过是带着人离开洛阳,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兴许此时主公已经在襄阳了呢?贾长史已经派出我们的探子去打探了,相信不久就会得到主公的消息的,就算真的是大将军不在了,我们也要替大将军报完仇后,再去陪大将军啊。

    典韦听完后张辽的话,道,不错,即使是大将军真的不再了,俺老典也要为大将军报完仇再去追随大将军的。然后对贾诩道,长史,我也想带人去去寻找大将军,不知道行不?

    贾诩立即阻止道,不可,人多了会再次引起其他诸侯的注意的,再说了,我们此次截获的东西及百姓需要人马往荆州押运,我看子满就暂时先随我们一起回襄阳吧。说不定此时主公已经在襄阳了呢?

    典韦那个气啊,无论他怎么向贾诩求,贾诩就是不准,王的军马都是比较害怕军纪的,典韦等人也怕,只好作罢,随贾诩一起押运东西会襄阳,其实他心里希望在襄阳能够见到王。他出草莽,而且还负血案,王竟然敢大胆的启用他,使他颇受感激。王不仅让他做了大将,还厚待了他的家人,如今他也娶了一房小妾。自己的家庭生活美满,自己的儿子典满如今也已经十二岁了,再过几年便可入伍了,王曾经道,等典满十五岁后,便让他担当王凝的亲卫队长。典韦那个激动啊,王竟是如此相信他们父子,他怎么不以相报呢?现在王突然失踪,他心里那个•••••••••••••••••••••••••••••••••••••••••••••••••••••••••••••••••••••••••••••••••••••••••••••••••••••••••••••••••••••••••••••••••••••••••••••••••••••••••••••••陶谦回到自己的家中,便让人把陶商及陶应都叫了过来,陶商及陶应来了过后,陶谦便道,陶商,还不赶紧给为父跪下?

    陶商知道自己做的事,便当场下跪道,父亲,今都是孩儿的错,请父亲责骂。孩儿以后再也不敢了。说完便匍匐在地。

    陶谦听到陶商主动认错,心里的怒气变少了一些,此时,陶应也给陶商求,陶谦便道,商儿,你先起来吧。知道错了就好,以后可不要再犯了,你可知道那年青人可是我们大汉的大将军啊。今若是他追究起来,连为父也不一定能够救的了你啊。

    陶应听完陶谦的话,道,父亲,孩儿怎么没有见到御林军护送大将军啊,这大将军是不是假的啊。我们还是赶紧派人把他抓起来吧。省的他到处招摇撞骗。

    陶谦怒道,混账,难道你老子我是瞎子吗?当年在洛阳为官,老夫曾经和大将军在一起吃过酒,大将军还多次照顾老夫,老夫怎么会认错呢?商儿,为父知道你好色,可是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女人啊?从今天起,你们两个三个月内不准出州牧府的大门,在家好好的给我读书写字。你们不要以为大将军年纪小,但是他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当年洛阳第一名卞玉就是被大将军给摘去了。

    陶商及陶应听完陶谦的话,不做声,他们知道若是不答应,待会有可能家法伺候的。陶谦看到他们默不作声,便道,好了,你们下去吧,若是敢私自溜出去,老夫决不轻饶。

    陶商及陶应赶紧向陶谦行礼告辞了。陶谦看到两个儿子的表现直摇头。然后便一头钻进书房去处理徐州的公务了。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