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驰援辽东(十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王回到大将军行辕,许褚便把王走后一个时辰后,大将军行辕所生的事完完全全的告诉了王,最后道,主公,要不要,我这就带人去公孙府抓捕公孙恭?

    王道,不用了,本将相信他们已经把你交给他们的人全部处决了,这件事就此打住吧,我们只是来驱逐三韩联军的,如今三韩联军已经差不多被驱逐了,我们也快离开这里了,何必再树敌人呢?相信他们也不好过,他们此时应该在想瞒住本将的事吧。(.)估计这次我们又能一笔钱财,正好让子泰和国让他们组建军队,分化乌丸人,为我们将来统一大草原做准备。也不知此时洛阳的局势如何了?

    许褚道,还是主公的心宽阔啊,要是俺,非得把公孙恭抓住,鞭笞他一顿,才能解气。由于这段时间的大雪,洛阳已经三个多月没有传来信息了,看样况不妙啊。属下回去,再派一些人去打探洛阳的况,争取尽快把消息送到主公这里。主公,要是没有事,某这就下去办了。

    王道,那事不急,仲康就留下来吧,本将晚上准备宴请玄菟郡的士族及富豪吃饭,准备敲诈一笔,这个黑脸当然有你来唱了,子满到时,唱白脸,我们就可以小一笔,在幽州多募一些士卒,留着将来,有用。我们此次回去,洛阳将没有本将的容之处,本将要尽快回到荆南,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江东,作为我们的根据地。

    许褚道,不错,主公,连某这粗人也看出了,朝廷等主公这次大胜,肯定不会容下主公,主公已经功高盖主了,他们必然享尽一切办法对付主公啊。

    王道,子满,你命人守住大门不让人靠近这里,本将有话要跟你们说。

    典韦道,诺,便出去吩咐了。

    等典韦回来,王道,你们难道没有看出汉室气数已尽了,作为汉室的大将军,一般是不轻易离开洛阳的,我这次离开洛阳说白是帮助董卓董仲颖,本将一走,洛阳再无他害怕的人了,他便可趁机罢战朝堂,把洛阳的水搅浑。也利于我们以后行事了。可笑,那袁槐还以为让董卓担任卫尉,便可掣肘于本将,没想到此时鲜卑、乌丸入侵幽州给本将一个脱离洛阳局势的机会。估计此时袁槐也不好受啊。你们愿不愿意跟随本将重新打造一片天地啊,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啊。

    典韦连忙跪下道,俺老典,当年是杀人犯,主公不嫌弃俺,一直对俺提拔重用,俺从那时起,就决定一生效力于主公,绝无二心。

    许褚也连忙跪下道,某出乡间,本以为老死在那,主公不惜贵躯到谯郡训我,我那时还不知天高地厚,竟和主公打起了赌,没想到主公真是神人,已预料中半年后的事,某那时就在心里誓,一生一世投靠主公。绝无二心。

    王听到二人的话,赶紧扶起二人道,好,就让我们一起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记住,今天的话,暂时不要外传,现在汉室还在,天子还在,若是传出去了,他们比认为我等要谋反,到时,必群起而攻之。

    二人连忙道,是,放心吧,主公,我们一定会保密的。

    王道,好了,你们下去休息吧,对了,你们遣人通知李敏,让他通知玄菟郡的大户,本将今晚在大将军行辕宴请他们。

    二人道,是主公,某告辞。说完向王行一礼便离开了。王在二人离开后,便来到了大将军行辕的后院,找到一个丫鬟打听到皇甫君仪在自己的房间,便飞奔自己的房间而去,皇甫君仪见到王进来了,连忙投进王的怀抱,哭着道,大将军,你终算回来了。虽然皇甫君仪在许褚面前表现出一种不怕的样子,但是见到王后,她便表现出自己小女儿的形态。

    王搂着皇甫君仪道,好了,不用怕了,一切都过去了。听说,你今天大胆的,竟敢去看那血腥的场面。本将不得不佩服你啊。怎么见到本将就哭了。

    皇甫君仪道,大将军,人家在外面是装的,其实,我那时也怕啊,谁让人家是大将军的女人哪,大将军不再只好替大将军鼓励士气了。大将军,你说奴家是不是红颜祸水啊?

    王把皇甫君仪抱到自己的膝盖上道,你确实是红颜祸水,没想到竟敢有人敢打本将女人的注意,要不是碍于公孙度的面子,本将早就在城外废了他,不过留着他也好,等公孙度回来,我们又可以敲诈一笔,不过这样让本将的小美女受委屈了,你怪本将吗?

    皇甫君仪把头埋在王的怀里道,人家是大将军的女人,当然遵循大将军的意思了,这样处死他太浪费了,还不如多换取一些利益呢?这也算是奴家为大将军能做的事吧。

    王一听皇甫君仪的话,那个气啊,连忙几巴掌打在皇甫君仪的股上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本将有让你牺牲色相为本将谋取利益吗?

    皇甫君仪一看到王生气,连忙道,大将军,不要生气了,是奴家生气了,请大将军责罚奴家。说完眼泪汪汪的望向王

    王看到皇甫君仪的表笑道,好了,本将是说着玩的,你也不要介意了,本将今天在城外达到不少猎物,等他们把皮毛扒出,你挑选几个好看的做个披风吧。估计,不久,我们就要离开辽东了,你要想做什么事?就给本将说一声,本将陪你一起去做。记住,不要单独行动哦。

    皇甫君仪看到王这样体贴人,把头埋在王怀里,静静的不说话。过了一会竟睡着了,王不忍心叫醒他她,只好在那坐着。

    ??????????????????????????????????????????????????????????????????????????????????????????????????????????????????????????????????????????????典韦、许褚再从王那里出来后,便命人去找李敏,让他去通知玄菟郡中的大户,就说大将军准备今晚在大将军行辕宴请他们。然后二人便道大将军的行辕去比试武艺了。

    李敏在接到人通知后,便遣人去通知玄菟郡的大户了,而他却去了公孙府去见公孙康了,公孙康一听到大将军王要宴请玄菟郡的大户,却猜不出大将军的意思,便问道,长史,你说大将军这是什么意思啊?

    李敏道,回禀,大公子,某也是美名其妙啊。大将军回到行辕竟没有让我等追查他潜入大将军行辕的人是谁派去的?而是要晚上宴请玄菟郡的大户。我看不如把二公子也交过来,看看他能不能猜到大将军的意思。

    公孙康本不想叫公孙恭的,但是此时他们二人猜不出大将军的意思,只好让管家把公孙恭请过来询问一下。

    公孙恭回到自己的卧室,怎么谁都睡不下,便让人去把自己的心腹找来,询问一下今天的事,为什么会失败?那心腹道,主公,某打听清楚了,原来大将军在离开大将军行辕后,许褚将军就带着人从城外的军营赶到大将军的行辕向大将军汇报军,正好现了我们派去的人,这才把我们派去的人全部擒住了。

    公孙恭听完心腹的话,道,照你这么说,我们的人被捉纯粹是个巧合,大将军还不知道这件事是何人所为呢?

    那人道,主公,小人敢以命担保,大将军确实不知道去大将军行辕的人是我们派去的,我们的人被捉纯粹是个巧合。许褚将军已经把人交给了大公子和李长史,小人正准备派人把他们营救出来,然后让他们出城躲起来,这样,他们就不会查出来这件事是我们所为了。

    公孙恭道,我说呢,这件事就我们两个知道,大将军怎么可能那么料事如神啊,我在城外差点被大将军吓死了,幸好我当时住了,没有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对了,你尽快去把他们营救出去,让他们在外躲一阵子,等大将军带人离开辽东,再让他们回来,记住每个兄弟都要给足够的银钱,让他们这段时间老实点,若是被查出,连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道,放心吧,主公,要是没有事,属下这就去安排了。

    公孙恭道,没有事了,你下去吧,则件事尽量做得完美一点,不要让人抓住把柄,现在真是关键时刻,能忍就忍。等大将军一走辽东就是我们公孙家的天下了。等到那时我们什么都会有的了。

    那人道,是,主公属下告辞。说完又向公孙恭行一礼便告辞了。

    等那人离开后,公孙恭便去了自己的小院去找自己的小妾娘了,要是公孙恭知道他派人去大将军行辕劫持人的事,是娘派人给大将军王报的信,公孙恭还不把她打死啊。所以她见到公孙恭心里有点畏惧,公孙恭现了这一况道,娘,你怎么了?体不舒服啊?

    娘一激灵道,老爷,奴家今天做了个怪梦,心里特别害怕。到现在奴家心里还怕呢?

    公孙恭道,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做噩梦,怕什么啊?那只是梦不是真的,想开一点就好了。等天晴了,我带你去给寺庙上一柱香,就菩萨保佑一下,就好了,现在老爷需要你服侍。说完便扑向了娘。就在公孙恭准备提枪上马时,公孙康派来的人,道二公子,大公子找你到议事房议事,公孙恭那个气啊,无奈,谁让人家是长子呢,便从上下来,穿上衣服往议事房走去。

    公孙恭赶到议事房,看到公孙康及李敏在,便连忙向二人行礼,待行完礼后,公孙恭道,不知大哥找兄弟来,何事啊?

    公孙康道,今有一事,我和李长史都参不透,特找你来问一下,看看你的注意?

    公孙恭连忙道,大哥,还是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对政事不感兴趣,还是你们商议着看着办吧。

    李敏出来道,说不定,二公子能够看透呢?此事甚大,有可能关于公孙府的存亡呢?

    公孙恭道,那好,就请大哥及李长史说出来,我就说一下我的愚见吧。

    公孙康道,你说大将军明明知道谁派人去大将军行辕行刺的事,回到大将军行辕却不闻不问,而是让李长史替他邀请玄菟郡的大户。准备今晚在大将军行辕宴请他们,你说这是何意啊?

    公孙恭道,大哥,你说大将军已经知道那事了。怎么可能啊?那件事就我和公孙丸知道,大将军怎么可能知道啊。

    公孙康一听到公孙恭这样的回答,怒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仔细想一下,大将军要是不知道,那么许褚将军怎么可能从城外回来,我问你许褚将军从大军驻扎在玄菟郡,总共进过几次玄菟郡,而且大将军已经把军事交给他及国渊几人处理了。你还在那里做白梦啊?我们公孙家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被诛啊,大将军,是谁?皇上的亲姐夫啊,皇亲国戚啊,若是被人举报你让人刺杀皇亲国戚,我们一家还不被灭门啊。

    李敏一看势头不对,连忙打住公孙康的话,道,大公子,息怒,我们是在商量如何面对今晚的事?而不是在追究二公子的事了?

    公孙康道,好了,我暂时先不说了,李长史,我吩咐你做的事有没有做啊?

    李敏道,属下,已经安排人去做了,正好今晚大将军宴请大户,他们趁机杀死牢中的人,让我们死无对证,相信大将军就是有理也说不出啊,我们可以暂时度过难关,剩下的等主公来再讲吧。

    公孙恭等李敏说完,道,大哥。李长史。依我看,大将军今晚邀请玄菟郡的富户,不过是敲诈钱财,不如我们就随他的意,我们公孙家就带着大家给他送点礼就是了。这样,既能堵住大将军的口,还能在玄菟郡树立我们的威信,我们下次也可以选择的向他们收税啊。

    公孙恭的话一说完,李敏思考一会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啊,大公子,你想,三韩联军已经开始撤军了,辽东的战事基本上结束了,大将军到现在还没有受过一份礼呢?现在他准备带人离开了,当然想办法受贿了,我们不如投其所好,送大将军金银。等大将军一走,这件事就算结束了。相信大将军也不会追究的了。

    公孙康听二人一说,也开始恍然大悟,原来大将军设宴是为了敲诈钱财啊,而不是追究那件事的责任啊,既然他想要钱,就送他一笔吧,于是,便道,晚上,我去参加大将军的宴会,二弟,你就不要去了,就称病在家休息吧,以免大将军提起今天的事。李长史你也下去准备吧,等会随我一起去吧。

    二人听完公孙康的吩咐,便纷纷下去准备了。公孙康等二人走后,命令管家公孙止去准备晚上送给大将军的礼物了。

    ?????????????????????????????????????????????????????????????????????????????????????????????????????????????????????????????????????????????晚上,大将军行辕,真是高朋满座啊,大将军请客谁敢不来啊,明知道大将军是所要东西的,但是他们还得来,若是不来,大将军随便按个罪名给他们,他们就吃不了兜着走。

    王听到典韦来报,道,主公,玄菟郡的大户基本上到齐了,王便穿着便服去迎客了,等王赶到大厅,辽东的富户便纷纷向王行礼,王接受完他们的饿行礼后,道,朝廷愧对你们啊,本将愧对你们啊,若是本将早来一步,辽东也不会便成这个样子啊。可是本将也是奋不顾啊,鲜卑、乌丸人他们那个凶猛啊,本将不得不收拾完,他们才能援助辽东啊。希望你们能考虑朝廷和本将的难处啊。

    辽东的大户的家主及代表们,纷纷道,大将军,客气,若是没有大将军支援辽东,三韩人此时还不会撤退呢?这都是大将军的功劳啊。

    王听完大家的奉承,连忙道,好了,你们都坐下吧,本将有些话要说。等众人坐下后,王道,据前线的斥候来报,三韩联军已经往三韩之地撤退了。你们可以安稳的生活了,本将不也要赶往洛阳了。现在朝中局势紧张,本将若一不会,恐怕会出现什么变故啊。本将,这段时间忙于军事,也无暇顾及你们,趁着这个机会,本将召集你们聚聚。来,让我们为大军把三韩联军驱逐出辽东,干一杯。王说完,便站起把一杯酒喝了下去。众人也纷纷站起,把那杯酒喝了下去。

    就在这时,许褚来报,大将军,不好了。

    王道,成何体统,亏你还是统兵大将呢?等会下去领五十军棍,到底怎么了?让你那么慌张啊?

    许褚道,大将军,三韩联军虽然撤走了,但是他们也带走了所有的粮食,使得我们在真番郡的百姓在那里挨饿,张将军来报,他们把军粮分给百姓,但是入不敷出啊,将士们一现在也只能一一餐啊,现在好多士卒都生病了。张将军传信给大将军,希望大将军拿个主意啊。

    王道,前几,不是往真番郡运了一批粮食吗?怎么会没有了呢?

    许褚道,主公,有所不知啊,前方难民太多,我们运去的粮食还没到张将军的军营,就分完了,田豫将军恳请主公责罚。他擅自做主把军粮分给百姓。

    王一听许褚这样说,连忙问道李敏,李长史,不知玄菟郡的仓库里还有多少军粮啊?可不可以全部运往前线啊。

    李敏在刚才许褚来报时,便和公孙康相视一笑,意思是果然是索取东西的,当下便道,回禀,大将军,玄菟郡的仓库已经没有多余粮了,有的也只能够供给城外的大军了。

    李敏的话刚说完,公孙康道,大将军,我公孙家,愿捐助一万石作为大军的军粮,另外再捐助银钱十万贯,用来购买粮食,援助前线的百姓。

    公孙康的话刚说完,辽东的富户,便开始纷纷捐助,你家一万石,他家一万石,不到半个时辰,就捐助出五十万石军粮和一百万银钱。王心里那个兴奋,古人云吗,藏富于民,果不其然啊,没想到一个玄菟郡的富户就那么富有啊。

    等众人卷完后,王道,本将替前方受难的百姓,谢大家了,说完向大家一礼。众人连忙阻止道,大将军,不可,我们是白怎么可以受大将军的礼呢?况且我们这也是为自己积德啊。

    王道,你们受的起的,好了正事说完了,大家今晚不醉不归。说完便开始敬起酒来,众人一看到大将军,如此随和,便不再拘谨了,有好多人想把大将军王灌醉,他们却不知道王千杯不醉啊,最后他们被自己的家仆扶回去的,经过这一晚,他们虽然被大将军王敲诈不少财物,但是他们也收获不少,王最后许诺他们道,他准备上报朝廷在幽州组建一队士卒专门护卫他们和鲜卑、乌丸人做生意。这样他们就不怕再遇到山贼和马贼了,虽然他们要付出一部分作为军费,但是总比血本无归好啊。

    王等众人走后,对许褚道,仲康的演技不错,竟差点把本将也忽悠住啊。本将交给你的你怎么没有说啊?

    许褚道,大将军,某这不是随机应变吗?这次能敲诈他们多钱财,还得多亏公孙康、李敏相助啊。

    典韦道,他们是做贼心虚啊,不得不附和我们啊。

    王道,好了,你们下去休息吧,本将有点累了。

    二人听到王撵人,便向王告辞了。王等二人走后,便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因为那里有个美女准备现呢: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