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驰援辽东(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公孙康从大将军王的行辕回到家中,便窝在书房未出,但是公孙家的仆人们都能从听到公孙康在书房大笑的声音,久久不断。仆人还以为公孙康疯了,便赶紧去寻找公孙恭回来。公孙恭此时正在家中坐他娶皇甫君仪的梦呢?忽然听到外面的声音很噪杂,便起推开门道,怎么回事啊?

    公孙府的管家公孙止道,二少爷,你快去看一下,大少爷好像疯了。正在书房是公孙府的地,只有老爷、二位少爷可以靠近,其他人是不许的,我们只好来寻二少爷,去看看大少爷怎么了?

    公孙恭一听自己的大哥,疯了,心里那个兴奋啊,虽然二人是同父同母的,但是公孙度好像还是对公孙康好一点,公孙恭从小在家就没有地位,他不得不伪装自己,是自己在大家面前,一副无大志的样子,公孙康也慢慢的放弃对公孙恭的警惕。自己想除去大哥,但是,又不能让外人看出,现在他自己疯了,那自己老爷子的家底以后不就是自己的了吗?于是,便道,慌什么?我去看看。说完便带人往公孙府的书房赶去,公孙恭进到书房,现,书房有点乱,他心里想到,难道公孙康真的疯了?便试着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

    公孙康听到公孙恭的声音道,二弟,来找为兄何事啊?即使你不来,为兄也会派人去寻找你的。我有件好事要告诉你。

    公孙恭道,大哥,到底是何好事啊?使得你竟在书房笑了半天,下人们还以为你????????公孙康道,二弟,你有所不知啊,大将军再次晕倒了,而且是败那皇甫君仪所赐,你的机会来了。相信大将军,会答应给你做媒的。

    公孙恭道,真的吗?这消息可靠吗?皇甫君仪怎么会使大将军晕倒呢?大哥,你快快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公孙康看到公孙恭猴急的样子,心里暗骂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但是,并未表现在脸上,道,今天我探望大将军,看到大将军行辕的人慌忙的在做事,我好奇便抓住一人问道,怎么了,为何如此慌张啊?那人道,大将军昏倒了,是喝了皇甫姑娘熬得鸡汤才晕倒的。

    公孙恭听完公孙康的话,心里暗暗的道,这能说明什么啊?不就是皇甫君仪关心大将军,用错补品了吗?相信大将军也是不会怪罪她的。这话可不敢说出来,便道,那,大将军醒来后即使不怪罪皇甫君仪,大将军的手下也不可能放过皇甫君仪的。我要是去向大将军求这件事,恐怕有点困难啊。

    公孙康道,怎么会呢?大将军的属下,巴不得,皇甫君仪离开大将军呢?他们害怕皇甫君仪在大将军旁一天,大将军的病就不会痊愈啊,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若是你去求大将军,他们肯定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公孙恭道,那为何大哥会那么兴奋啊?搞得府中的下人心神不宁啊。

    公孙康道,这里就你我兄弟二人,我也不在隐瞒了,若是大将军病逝在辽东,为兄还有可能获取他的属下呢?你难道没有现大将军的两个护卫统领的厉害吗?若是二人肯投靠我们公孙家,我们简直是如虎添翼啊。大将军一死,他在辽东的军马不就是我们公孙家的吗?你难道未注意大将军所统领的军马比我们辽东的军马强了不知百倍啊。有了他们我们就可以称霸辽东,甚至三韩等地,若是中原大乱,我们还可以趁机问鼎中原呢?公孙恭未说话,而是静静的在思考着公孙康的话,他认为公孙康是在做梦啊,就算是大将军死在辽东,他的手下也不会投靠他们公孙家,这些人都是庶族出,大将军当年是从乡野之中,把他们提拔上来的,若是大将军死,他们也会追随大将军的后人,况且大将军已经有后了,大将军的父亲是荆州牧,他们怎么会投靠公孙家呢?自己的大哥真是做白梦啊?

    公孙康看到公孙恭不说话,道,好了可=,此事不可外扬,你下去吧,等我的好消息,我并保证你会报的美人归的。

    公孙恭只好向公孙康告辞,出了门,管家公孙止道,二少爷,大少爷是怎么了?大夫我已经请来了,要不要给大少爷看看。

    公孙恭道,不必了,我大哥没有事,只是喝醉了,你们不要去打扰他了,你们下去吧,记住此事不可外扬,若是别人得知,小心你们的狗头。公孙恭说完,便单独离开了,留下公孙止劝说众人离开,并要众人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王第二醒来,现嘴里好干,连忙起来找水喝,突然现自己屋内多了张,王走进一看现是皇甫君仪躺在上正在酣睡,王为了不打扰她,喝完水,便穿上外往外走去,此时,是典韦值班,典韦刚想向王行礼,被王阻止了,等二人到达一个拐角,王问道,子满,皇甫姑娘怎么会在本将的房中呢?

    典韦道,是这样的,昨天主公晕倒,大夫说是因为皇甫姑娘给主公送的鸡汤太油腻了,不适合主公服用,才导致主公的晕倒,皇甫姑娘又问了大夫,现在,你服用什么最好?大夫说,现在喝粥最好。皇甫姑娘又专门为你熬了粥,我们喂你,你就是不喝,皇甫姑娘一喂,你就喝了,皇甫姑娘怕我们一群男子汉找顾不了你,便要亲自在房间照顾你,属下,拗不过,只好命人在主公你的房中,加了张供皇甫姑娘休息。

    王道,子满,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这以后让她怎么见人啊?你这不是纯粹败坏我的名声吗?

    典韦道,主公,这还不好办吗?你直接纳皇甫姑娘为妾算了,皇甫姑娘现在也只是一个孤零零的人,主母她们现在又不在你边,正好缺一个照顾您生活起居的人。

    王听到典韦这样说,他真无语,便不再说话,而是要让典韦陪她练武,典韦不答应,说主公,你的子刚刚好,怎么可能轻易剧烈的运动呢?

    王见到典韦死活不让他去练武,便对典韦道,子满,你去遣人把仲康,叫过来。本将有事要问他啊。

    典韦道,主公,你先吃过早饭再说吧,仲康昨晚就回来了,还替主公守了上半夜,等你吃过晚饭,我就把他叫过来。你看如何?

    王道,好吧,本将这就去洗漱,你去厨房让人做一点补品给皇甫姑娘,估计她昨晚没有休息好,给她补一下子。

    典韦,道,是主公,属下这就去吩咐,就不打扰了。说完不等王明白,便跑开了,等王明白典韦的意思,典韦已经跑开了。王只好笑着进了卧室,此时皇甫君仪已经醒来,看到王从外面进来,便道,大将军,生病,怎么还出去啊?还不快快回到上躺好休息啊。

    王道,昨晚有劳皇甫姑娘了。本将今天觉得已经好多了,特地出去走走,你先去洗漱一下,待会再本将的房中用早饭吧。

    皇甫君仪本想拒绝的,奈何话说到嘴边,竟变成,恩,奴家这就去洗漱。过会陪大将军用早饭。说完便离开了王的卧室。

    王等皇甫君仪离开后,便在亲卫的服侍下,开始洗漱了。洗漱完后,趁典韦不在,在房中练习两遍拳法,刚收完拳,皇甫君仪便从外面进来了,道,大将军,怎么不躺在上休息啊。你的体还没有完全好呢?

    王笑道,多谢皇甫姑娘了,本将,不是那么个较弱的人,武人几天不练武心里难受啊,现在外面还在下雪啊,不适合练武,只好在卧室练拳了。

    这时,典韦带着人把早餐送来了,王便请皇甫君仪坐下来用早餐,二人用完早餐,王提议道,他们一起到行辕中的亭子里坐坐,起初,典韦,是不同意的,王道,你再*我,我可就不客气了。说完要去揍典韦,典韦为了顺王的意,只好让人打扫凉亭,铺好东西等着王去游玩,典韦知道王好弹琴,又命人寻了一把琴,放在那里。

    王进了凉亭现桌子上,放着一把古琴,王立即做到桌子旁,开始弹奏起来了,随着王弹奏的进行,典韦等人深深的被吸引住,好像进了梦乡,突然铮的一声,琴弦断了,王笑道,不能进入意境,好久没弹了,现在竟退后许多了。

    皇甫君仪道,没想到大将军的琴艺竟是那么绝啊。奴家,真的佩服大将军,大将军,真是世间少有的男子啊。

    典韦在一旁道,这算什么啊?大将军,还会吟诗呢?

    皇甫君仪道,那么说大将军是全才啊,奴家不知道大将军还有什么不会的啊?不如大将军,对着雪景给奴家吟上一诗听听吗?

    王道,那我就不献丑了,只见他嘴一张,便把的《沁园?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与天公试比高。须晴,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高祖光武,稍逊风。一代天骄,冒顿单于,只识弯弓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皇甫君仪听完王的诗,竟痴了,典韦现这一况,连忙赶紧给王鼓掌,皇甫君仪才醒来,道,大将军在,真是好诗啊。奴家真的佩服啊。人家说,大将军是武职,没想到大将军,竟是文武全才。我大汉有福了,百姓有福了。

    王道,皇甫姑娘,廖赞了,皇甫姑娘才真是有才呢,姑娘艳名远洋,连附近的少数民族都对姑娘倾心,本将佩服啊。

    皇甫君仪一听到王说这件事,立马就哭了道,大将军,是不是看不起奴家啊。

    王道,怎么可能啊?本将只是实话实说,姑娘可不要生气哦。

    皇甫君仪道,大将军,奴家没有生气,只是心里难过,大将军您愿听一下,民女的故事吗?

    王道,非常愿意,皇甫姑娘,你就讲出来吧,憋在心里难受,说出来会好受的。

    皇甫君仪道,我在皇甫家,是妾生女,从小到大,受尽白眼,便开始努力读书,争取将来自己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可是天不如意,父亲为了家族把我许配给襄平县令公孙昭的儿子,本以为自己嫁过去会幸福的,谁知道,大婚那天,新郎在迎亲的途中突然猝死,我成了望门寡,家里人不愿我呆在家中,我只好搬到祖父的遗留的房子中居住,奈何天不如人意,家中竟遭了马贼洗劫,幸好我那未在家,家中只有我一人存活了下来。这还不算,公孙度被任命为辽东太守,他便趁机报复襄平县令公孙昭,起因就是,公孙昭当年招募公孙康为伍长,公孙度却是白,公孙昭却趁机侮辱公孙度,谁知公孙度竟是如此记仇,还未在辽东站稳,便开始报复以前的仇家,公孙昭就是其中之一,他便找借口除了公孙昭一家,公孙度闻到我的美艳,便想趁机纳我为妾,奴家闻到,郑玄的弟子国渊伯伯在辽东,便去寻他相助,公孙度暂时碍于他的名声,暂时放过了奴家,若不是此次三韩人入侵,辽东,公孙度必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去给他做妾。说完已经泪流满面,王不忍她在哭泣了,便拿出手帕替她擦拭眼泪,劝导道,不要再哭了,一切都过去了,剩下的本将来替你做主,管她什么公孙度,统统让他滚到一边去。

    皇甫君仪听到王的安慰趁机倒在王的怀中,皇甫君仪现王怀好宽阔,真想一辈子躺在他的怀中,但又想到自己的份,便立即离开了王的怀抱,道,民女,多谢大将军了,恐怕大将军是斗不过公孙度一家的,他的靠山是先皇的阿父张让张常侍,如今先皇驾崩,张让的地位肯定会水涨船高的。

    典韦听到皇甫君仪的话,忍不住打断道,皇甫姑娘,放心吧,张让那个阉人,早就去追随先皇去了,公孙家的靠山已经没有了,若是他们敢得罪大将军,某等会带人灭了他全家,王道,好了,子满,你先下去吧,我陪皇甫姑娘聊聊天。

    典韦只好乖乖的下去了,半路中碰到了许褚,许褚问道,子满兄,你怎么不去保护主公啊,怎么私自跑出来了?

    典韦道,别提了,主公,怕我碍着他泡妞,特地把俺赶走了。这不俺正准备找你去比试一下呢?

    许褚道,是哪家的女子啊?说实在的,主公确实该再找一个了,主母她们都远在荆州,主公的起居没有女子照顾怎么能行呢?我们都是一群大老爷们,怎么可能会细心的现主公的况呢?

    典韦道,说的是,是皇甫姑娘,二人正在前面的亭子中谈呢?

    许褚道,某昨晚,就现皇甫姑娘对主公有意思了,她向某打听主公的事,某嫌多没说,只说了主公一些事迹,她就感动的不得了啊。

    典韦抓住许褚的领子道,好了,不要说了,我们去切磋一下,好久未和你切磋了。说完也不理许褚答不答应,便拉着许褚往演武场走去。

    皇甫君仪等典韦走后,便向王问道,大将军,你能不能给奴家讲一下你的事啊?

    王道,没什么可讲的啊,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说完王把皇甫君仪当成自己襄阳的女人了,把她抱做到自己的腿上道,那就让我给你讲一下吧,不过你不能太激动哦。

    皇甫君仪被王抱做到王的腿上,她竟不反抗,而是静静的听王讲他以前的事,王便开始从小时候开始讲起,讲的绘声绘色的,没讲到高朝部分,皇甫君仪总会给王鼓掌,若是讲到悲哀的地方,皇甫君仪总是眼泪汪汪的,等王讲完他自己的事,王现他的衣衫竟很脏了。只好笑道,你看我的衣服都被你弄脏了,你可要陪我哦。

    皇甫君仪只好道,大将军,奴家帮你洗干净就是了。奴家,哪有钱去赔啊,大将军的这件衣衫至少值二两银子啊,够奴家用一个月的啊。

    王打趣道,那很简单啊,你就把自己赔给我,不就行了。这样,本将,就吃亏一下,勉强的接受了,不知你意下如何啊?

    皇甫君仪一听到王的话,心里在扑腾扑腾的跳,她心里随愿意,但是想到自己的份,便按耐住了,并不回答王,王见她不回话,便道,你不说,就当你答应了。

    皇甫君仪反问道,大将军,难道不怕人说闲话吗?奴家可是望门寡啊,有克夫之像啊,奴家可不想祸害大将军啊,奴家就是想服侍大将军,也不能去啊。话还未说完,便被王打断道,本将,可不相信那哪些,你放心吧,本将祸害了你的清白,一定会对你负责的,虽然不能光明正大的娶你,但是本将会把你同我的妻子一样的待遇的。

    皇甫君仪听完王的保证那个兴奋啊,自己做梦,也想嫁给一个英雄,没想到现在竟梦想成真了,她自己掐了自己一下谁知没疼,只听到王大叫一声,才现自己掐错人了,只好向王道谢,王道,好了,本将告诉你,那是真的,等本将把三韩人驱赶出辽东,就会带你回荆州见我的父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本将可是有好多房妻子的。

    皇甫君仪搂住王的脖子道,我不管那些,只要大将军让我服侍你,就足够了。

    王搂住皇甫君仪静静的不说话,这时,典韦来报,大将军,该用晚饭了,二人才分开。王才现二人竟聊了一下午,王便牵着皇甫君仪的小手往吃晚饭的地方走去。

    典韦朝远处的许褚伸出手,意思是,看,俺猜对了吧,你小子服没。原来典韦和许褚打赌,王一下午肯定能把皇甫君仪搞到手,许褚打死不相信。谁输了,就请谁吃饭。结果现在证明,典韦赢了,许褚只好乖乖的认输,准备钱财请典韦吃饭: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