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驰援辽东(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王正在看书,突然亲卫来报,大将军,外面突降大雪,士兵无法行走,许褚将军让人传话给大将军,是否还准备行军。

    王一听到外面下大雪,并未理士卒说的话,而是亲自出去看了一下,果然外面突降大雪,王一想,这样就无法行军了,原来商议的事只好押后,便命令那亲卫传信给许褚,让他注意大军的保暖,暂时不行军了。吩咐完这些,王还是不放心大军的安全,便亲自带着人往城外赶去。

    等王赶到城外时,正看到许褚正命令士卒分御寒的东西,棉服什么的?辽东这一代自古就是苦寒之地,现在才十一月份就开始下大雪了。王冻得哆嗦,这时,有士卒现王来了,连忙要给王行礼,王连忙阻止道,不必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本将只是来视察一下,记住,一定要保暖哦。辽东的百姓,还指望着你们去驱赶三韩人呢?

    那人听完王的话,很感动,不在说话,而是去忙手中的事了。这时,许褚也现了王过来了,来到王边,准备行礼,王阻止道,仲康,现在尽量要保持士卒的体力,不要让他们生病,我们等天晴后,就出,对了,仲康,你遣人传信给子龙他们,让他们注意士卒的体健康。估计此时三韩人也在愁这大雪天气。

    许褚道,主公,现在外面天冷,你还是回行辕吧,你是我们的主心骨,现在你可千万不能生病啊。

    许褚的话,刚说完,王就开始打’喷嗪”,王道,你看这乌鸦嘴,好了,本将也不再这逗留了,你一定要安排好。刚说完,又开始留鼻涕了。也未听到许褚怎样回答他的,只是带着自己的亲卫往行辕走去。

    再说赵云这边,赵云他们正准备第二带人去进攻真番郡,谁知这天早晨,竟然飘起大雪了。士卒好多都冻病了,赵云等人只好停下来,让人为士卒看病。汉军大帐,赵云坐在主位,剩下的众将依次而坐,等大家到齐后,赵云道,诸位,你们也看到了,如今出现了大雪,士卒多有冻伤,我们只能停下来休整。但是,这样也不是办法,我们无法把三韩人驱逐出真番郡。

    荀攸道,子龙将军,担心的不无道理,我们暂时是无法行军了,只有等大雪停下后,才能继续行军,也不知子义将军现在在何处?

    张飞道,根据斥候来报,子义,现在被围困在离真番郡只有三十里不到,的一个无名的县城里。现在也不知况如何了?若是我们不去支援他,也不知他能否撑下去了。

    程昱道,大家,不用担心,此次天降大雪,相信三韩人也受不住,他们肯定会撤回真番郡,子义将军的危机就可迎刃而解了,但是这只是目前的形式,一旦等到天晴,三韩联军必会强攻子义处,我们又不能及时赶到,子义将军就麻烦了。

    孙坚道,我们何不趁雪夜袭击真番郡呢?

    荀攸道,此计,未尝不可,但是士卒大多冻伤,不宜远行啊,再加上,御林军多是中原之人,不习惯辽东的气候啊。

    孙坚上前一步道,某愿带手下儿郎去袭击真番郡,某手下将士,多是幽州、辽东一代的人,他们大多适应这里的气候,只要赵云将军为他们准备好粮草及棉服,即可。

    其实,荀攸刚才说那话就是在孙坚,让他带人去援助太史慈,他手下的士卒皆是幽燕之士,皆适应这里的气候,他带人去援助太史慈刚好。

    荀攸道,甚好,若是有孙太守带兵前往援助太史慈将军,我们就放心了,孙太守此去还要小心三韩人的斥候,一定不要让他们现你们,你赶到太史慈将军处,就在他驻扎即可,若是三韩人来攻,你们尽量招募城中的青壮,抵抗他们,赵云将军他们会带人从三韩人背后袭击他们在,这样,我们就可以歼灭攻城的三韩联军。

    孙坚道,某谨遵祭酒的命令,我这就下去准备,明便可带着士卒出。说完向赵云等人各行一礼,便告辞离去。

    等孙坚走后,斥候来报,他们现一条可以绕到真番郡后的小道,且此路上竟然无雪,适合大军行走。

    程昱赶紧问道,你们是如何现此路的?因为这条路对他们是在太重要了,又怕斥候探查的不准。

    那斥候道,我们是从附近的居民嘴里打探道的,他们经常从此条小路去到真番郡后的大山上打猎。采药。

    赵云道,不知,你们有没有把那人带过来?

    斥候道,回禀将军,我们害怕将军不信,便私自做主把那知道此路的人请来了。就在小人的营帐里,将军若是现在需要,小人这就去把那人请过来。

    赵云道,好,你去回吧,若是真有这条小路,本将会重重有赏的。

    那斥候听完赵云的话,慌忙去请那知道此路的人去了。

    等斥候走后,荀攸道,真是天助我们啊,若是有了这条小道,我们便可遣一将,带着五千士卒绕道到敌人的后,趁机袭击他们,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啊。

    程昱道,公达,此言差异,我们派过去的人不需要趁机进攻真番郡,而是继续往三韩之地赶去,并打着大将军的旗号。三韩的国王们必惊恐,必让韩古城带人回援,我们便可趁机在后追赶他们。

    张飞道,为什么我们不全力消灭他们呢?还要让他们回三韩之地呢?

    程昱道,翼德将军,有所不知,现在西凉董卓把持朝政,大将军一不会,皇上便一天不安全啊,若是董卓趁机向皇上建议除去大将军的职位,大将军就可能回不到荆州了。还有??????程昱本来还想往下说的,突然现公孙度在此处,便不再言语了。

    荀攸道,不错,仲德的建议甚好,凭我们目前的军马根本不可能将他们全部留在真番郡。荀攸的话刚说完,那斥候带着一名当地的百姓过来了,那名百姓见到大帐中那么多将军,不知该如何开口了。赵云也现了那人的况,连忙站起道,老丈,不用害怕,我们是大汉的军队,我们也是仁义之师,我们这次找你来,是想问问那条直通真番郡后的小路的,你就实话实说吧。

    那名百姓道,回禀将军,小人胡三,是这里的猎户,将军说的那条小道,也只有小人一家敢走,其他的村民是不敢的,据说那条小路死过许多人呢。从那条小路赶往真番郡后,只需两的路程便可到达。

    赵云道,哦,那为何老丈一家人敢从此处行走啊,难道不怕啊。

    那人道,回禀将军,小人年轻的时候曾是度辽将军皇甫规大人的斥候队长,对这些当然不害怕。小人的儿子比小人胆还大,况且从此处去打猎,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赵云道,本将想让老丈的儿子为大军带路,不知可以否?

    胡三道,当然愿意了。谁想让异族人欺压啊。要不是老朽年龄大了,老朽就为将军带路了。

    赵云道,来人,赏赐给老丈一百两银子,等事成之后,本将还会有赏赐。

    胡三赶紧向赵云等人跪谢。赵云道,好了,老丈你随他们下去吧,我们几后就出,让你儿子明来这里报道吧。

    胡三千恩万谢的告别赵云等人,便在斥候的带领下离开了大帐。等胡三走后,赵云道,某决定了,亲自带着五千士卒从这条小道绕向敌人后方,扰三韩诸国。我走后,有翼德将军为主将。你们明白吗?

    张飞道,子龙,不可,俺老张怎么可能做好主将呢?还是让俺老张去吧?

    魏延刚想说话,却被张飞瞪一眼不敢说话了。这时,荀攸上前道,不错,子龙将军,正是此次合适的人选,翼德将军,你就不要再整了。你不是喜欢上阵杀敌吗?若是你去了敌人的后方必然会出事,子龙却可以,他沉稳睿智,正是此次不二的人选。

    张飞一听荀攸的话,并未生气,而是仔细一想说的也是,自己天生喜欢战场,若是让自己去肯定会坏事。便道,祭酒言之有理,俺老张还是留在此处当主将吧,以往出征俺老张都是副将,没想到,这次竟弄了主将当当。该庆祝一番。

    程昱一听到张飞要饮酒,便道,翼德将军,你难道忘了大将军的军令了吗?难道还想受皮之苦。

    张飞一听到程昱提到大将军王,讪讪的笑道,军师,误会了,俺老张说的是等大军凯旋而归时,再喝,上次的皮之苦,俺老张,一辈子都不会忘得。也不知大将军,此时到了何处?俺老张怪想念大将军呢?

    赵云打趣道,难道是想,大将军的破天戟了?

    张飞一听到赵云的提到的破天戟,心里打了个冷颤道,子龙,难道,你不怕吗?大将军真不是人啊?我们几人联手也只是个平手,也不知道,天下谁是他的对手啊。

    公孙度插话道,度,根据玄菟郡的李敏长史派人来报,大将军前几已经赶到玄菟郡了。听几位将军说大将军厉害,某倒觉得奇怪啊,人人不说大将军是个文弱书生嘛?怎么可能是几位将军的对手啊。

    魏延上前一步道,公孙太守,你有所不知,大将军是深藏不漏啊,你看张将军和赵将军二人够厉害的罢了,二人只能和大将军的亲卫头领典韦将军打个平手。若是大将军的亲卫副统领许褚在上,二人三百回合内必败无疑。就是典韦、许褚二人在大将军的手下也不能撑过三百回合。说完一副崇拜的样子,魏延看到几人的比武,还是王刚当上大将军不久,那时王才刚刚痊愈,就那么厉害了,魏延心想,真不知此时的大将军的武艺厉害到何种地步了。

    公孙度听完魏延的话,心里暗暗的道,这还是人吗?魏延看到公孙度的眼神,便继续刺激道,太守,有所不知,大将军的父亲是荆州牧王使君,王使君手下有几将的武艺绝对不在张将军、张将军的武艺之下,其中就有一个叫黄忠黄汉升的将军,此人的箭法比子义将军还不成多让,可谓百步穿杨啊。弓马娴熟。但是到了大将军手中,照样三百回合不敌。

    魏延还想说下去,程昱怕他说不完,便道,武艺的高低说不了什么?大将军统领士卒的方法,才是我等该学的,大将军从黄巾起义以来,从未败过,而且料事如神。好了,这些都是体外话,我们当前还是为子龙将军挑选出五千士卒,在准备好粮草,让他们可以后可以出。我们明还要为孙太守送行呢?

    众人听到军师这样话了,便开始相继告辞去忙自己的事了。

    天降大雪,韩古城这边也不好受,二十万大军除了他派遣去围剿太史慈的三万还有去攻占乐浪郡的五万士卒,真番郡还有三韩联军十二万士卒,奈何突降大雪,他们毫无准备,已经冻死许多人了。

    韩古城便命人收集城中的棉服,为大军御寒,奈何“僧多粥少”啊。韩古城那个愁啊。这时,扶余池和金世山联袂而来。二人见到韩古城,先是向韩古城行一礼,待行完礼后,金世山道,元帅,如今天寒地冻,我们的士卒已经冻死数百人了,在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恐怕到时不用汉军来攻,我们的士卒就完全崩溃了。

    韩古城道,本将,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但是,现在本将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计策来度过此难关啊。也不知韩力的五万大军和扶余旱的三万大军怎么样了。你们有没有好的计策可以度过眼前的困境啊。

    扶余池道,元帅,不如这样,我们也学汉人制“炕”。这样可以暂时解决士卒的温暖。至于温饱,我们可以让士卒一多吃一餐饭,来保暖。

    韩古城道,此计虽然不错,可是那里有烧火的东西啊。现在城中的柴火也不多了。现在又是雨雪天气啊。

    金世山道,元帅,我们可以遣人往真番郡附近的山上砍柴,取暖,虽然砍回来的柴火是湿的,但是正好用来烧炕。

    韩古城思考一会道,不错,此计甚妙,若是能过此关,我们便能大破汉军,相信汉军的子也不好过吧,这场雪下得有好也有坏啊。对了,多遣斥候,打探一下,韩力将军和扶余旱将军的况。

    二人道,是元帅,若是无事,我们这就下去安排了。

    韩古城道,你们去吧,对了,尽量让大夫为受伤的士卒诊治一下,他们可是我们攻占辽东的生力军啊。

    二人道,是,元帅。末将告辞。说完便下去准备了。

    再说韩力,韩力奉韩古城的命令带着五万大军往真番郡赶去,一路上不知避开多少汉军的斥候,谁知快到乐浪郡时,竟碰到了公孙瓒的军马,被公孙瓒打了个搓手不及。只好又往后撤了三十里地。

    公孙瓒怎么会在此处呢?公孙瓒在丘力居大军撤退后,便回右北平处理一下右北平的军事,然后便把右北平的大小事务交给他弟弟公孙续了。他自己便带着五千白马骑卒和五千步卒往辽东赶去。一路上也是急行军,就在快赶到乐浪郡时,斥候来报,前方现了三韩联军,人数不知,公孙瓒的胆子够大,命令五千步卒在此休息,自己带着五千骑卒往对面的敌军中冲去,韩力的斥候并未现公孙瓒等人,此时他们正在休息,准备晚上到达离乐浪郡十里外的地方驻扎,没想到,公孙瓒此时竟带着五千骑卒冲了过来,韩力无法控制住士卒,只好带人往后撤退,公孙瓒看到他们撤退也不追赶,而是留下来收集三韩人留下的粮草,由于三韩的人运粮队并未和大军一起,公孙瓒也只是缴获了一些粮食,对于投降的三韩士卒,便让他们负责押运这些粮草往乐浪郡赶去。

    乐浪郡中的夏侯兰闻到,公孙瓒带兵来助,慌忙带人出城迎接。公孙瓒见到夏侯兰这么年轻。便起了轻视之心,闻到,不知,大将军此时在何处?

    要是以前的夏侯兰看到公孙瓒的表肯定会置之不理,这些年夏侯兰随着赵云学到不少东西道,回禀公孙中郎将,大将军,并未来此。末将也不知道大将军此时在何处?此地不是议事的时候,公孙中郎将,请。说完便在前面领路。

    公孙瓒只好跟着夏侯兰进了乐浪郡,等到议事厅,公孙瓒道,不知你们是如何取得乐浪郡的?

    夏侯兰的亲卫怒了,想要上前说话,被夏侯兰拦住了,夏侯兰便开始给公孙瓒讲起他们是如何取得乐浪郡的?

    等夏侯兰讲完,公孙瓒的手下大将严纲道,我还以为,大将军的属下多么厉害呢?原来是孙坚太守取得此城啊。

    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夏侯兰怒道,公孙中郎将,这是何意啊?虽然此城不是我们攻占的,但是它是汉军把它收服的。莫非公孙中郎将想自立吗?

    公孙瓒连忙赔礼道,夏侯兰将军误会,严纲,还不快向夏侯兰将军赔礼。

    夏侯兰受不了公孙瓒的假意道,不用了,公孙中郎将,本将今晚在太守府为你们洗尘,现在请你们回去沐浴休息吧,本将还有点事要处理。说完便带人离开了。

    严纲等夏侯兰离开后,对公孙瓒道,主公,你看他是多么的飞扬跋扈,竟连你的面子都不给,现在你是这里最大的官,他竟然当着你的面称本将,这绝对是犯上啊。

    公孙瓒怒道,严纲,够了,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他的主人是大将军,你以为我们的罪的起吗?你进来难道没有现吗?这夏侯兰的武艺并不比你差,而且他手下的士卒士气并不低于我们。闹翻了,谁也讨不了好处?况且现在大敌当外。我们一直对外。以免让三韩人趁机攻占此处,若是此处丢失,我等皆逃脱不了责任。

    严纲道,主公,怀真是宽阔啊

    ??????????????公孙瓒道,好了,我们去休息吧,晚上还要参加宴会呢?说完便不顾严纲,自己离开了,严纲看到公孙瓒离开,便也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