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六十章 灵帝死,洛阳乱(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此时已初平五年,王算算灵帝也就是这几要驾崩了,王害怕灵帝在宣他进宫,于是装病,奈何事不从愿。刘宏命王去迎接平定江东回军的卢植的灵柩。王郁闷了,历史上不是说卢植是公元一百九十二年去世的吗?再仔细一想皇甫嵩、朱隽他们去世的时间不是也比历史早吗?卢植怎么会去世呢?这还要从平定江东说起,、卢植就感觉到自己力不从心,就想等回到洛阳向皇上告老还乡。谁知这天卢植竟病了,卢植刚开始还以为是水土不服,也没在意。只是想休息几天,便把事物交给皇甫郦道,你着手处理御林军之事,老夫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皇甫郦也不疑有他,便答应了。这皇甫郦遇到点难题准备去请教卢植,这时,有人来报,将军,卢中郎病危,临终想见将军一面。皇甫郦道,怎么可能?本将前几见将军,他不还是好好的吗?你是不是虚报军?那人道,将军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皇甫郦便快速走向卢植的大帐,看到卢植大帐围着许多军官,便得知,是真的了。连忙走进大帐,卢植此时在大夫的帮助下已经醒了,见到皇甫郦道,你们都下去吧,老夫有几句话要和子校说。众人道,是将军,便离开了。等众人走后,卢植让皇甫郦做到他的旁边,道,子校,老夫,自知大限将近,有些话要交代你。可能你叔父在世时未能看清,或者未能告诉你。

    皇甫郦道,世叔,不要担心,你不过是小病吧了。皇甫郦还要往下说,被卢植阻止了,卢植道,贤侄,不要劝我了,我自己知道的,你也不要打断我,听我说完,当今圣上昏庸,致使十常侍和卖猪的何进混乱朝廷,搞得黎民苦不堪言,百姓不得不起兵反抗朝廷,这些年造反的一致不断,汉室将倾了,大汉的江山就要亡了。将要会进入群雄割据时代,据我所知现在天下有几人有可问鼎天下的实力,益州刘焉、扬州刘繇、兖州刘岱三人虽为汉室宗亲,但是却野心不小,别的不说,就拿益州的刘焉来说,上次若不是他想扩充自己的实力,也不会白白的便宜了张修。不过几人虽有野心,不过碌碌无为之辈,守城之君也。不一定能够统一天下,反而会使黎民受苦。幽州的刘虞更不要说了,此人太忠厚,若是在恒帝后继位,汉室也不会变的这样,可惜了,此人绝对不是能够结束军阀割据的人物,再说西凉董卓,此人野心巨大,早年在平定羌人之乱时,辽西太守孙坚就劝张温将军除去此人,以免后患。张温却没有照做,在平定羌人后,官拜凉州刺史,此人更加飞扬跋扈,据说此人手下又不下于二十万军马,手下良将无数,但是此人过于凶残,就算统一天下,也会被人推翻的的。冀州的韩馥,胆小懦弱,却占有富庶之地,早晚会被别人算计。有可能落到无家可归的地面,徐州的陶谦,谦谦君子,可惜却是太过于后道,一旦发生叛乱,徐州必不保。并州的丁原愚忠汉室,也不能成大事。说到这突然停了。

    皇甫郦问道,世叔,那你觉得荆州牧王睿如何?

    卢植道,荆州王睿不过徒有虚名,当年还是靠花钱买来的刺史之位。但是从那以后他便重用贤士,使荆州渐渐的富庶,此人却毫无争霸之心,但是此人却有一个厉害的儿子,年纪轻轻就做到征南将军的位置,又位列三公之一的卫尉。前途不可见谅,此人有可能统一乱世。

    皇甫郦道,世叔,我却不赞成你的观点,征南将军虽然会打仗,但是其毕竟还是小孩子心,未必有世叔说的那么好。

    卢植道,那是他在外人面前隐忍,其实他早就包藏祸心了,贤侄还记得,他屡次向陛下建议把黄巾降众迁往荆州抵抗蛮人,其实是一边在收拢人心,一边收集兵员。此人麾下,良将无数,你上次也看道了来援的黄忠等人了,黄忠就不说了,黄忠手下的偏将黄盖上来就斩杀了东越第一大将,后来在围攻东越人。履出奇计,是我等无法比拟的,当我夸奖他时,他却道,这没有山么?在征南将军手下根本不算什么?当时你们都以为他自谦,本将却知他没在说谎,东越十万大军见到被黄忠他们几人就轻易击退了,荆南的山越人呢?山越人善战,十万大军竟未能攻进荆南一步,还被征南军受降,你不觉得奇怪吗?早年你曾和征南将军一起围剿过黄巾军,应当知道他手下的将领吗?张角三兄弟,他竟然杀死两个,你说他厉害吗?

    皇甫郦道,不错,世叔,当年他手下的将领一个比一个厉害,我只记得一个红脸的关羽,如今现在已经贵为零陵郡太守了,擅使一把大刀,名为青龙偃月刀。据说重八十三斤。还有一个黑脸的张飞,擅使一把长矛,名为丈八蛇矛。此人武艺不在关羽之下,不知此人现在在征南将军手下任何职,有几个白脸的,一个叫赵云。擅使一把银枪,武艺和张飞相仿,还有几人我记不得了,对了还有一人使斧的,武艺也弱。征南将军手下还有两贴护卫,武艺不在关羽之下和张飞相仿。他们都一个共同点就是庶族出,还有的是杀人犯呢?征南将军真慧眼识英雄,这些人都具有大将之资。

    卢植道,你信了吧?据说征南将军手下军马不下于二十万,司徒袁槐曾多次弹劾他,但都被皇上呵斥了,道,朕的驸马对朕忠心耿耿,岂是你说的那种人,以后若在议,定斩不饶。从那以后在无人干弹劾征南将军了。你不了解袁槐,我却了解,此人一心为汉,绝对不会诬赖他人的。老夫到现在都奇怪,征南将军怎么靠荆南地区养活二十几万军马的。但是,又确实存在,想不通。老夫今天要给讲的就是,让你投靠征南将军,说不定你将来会封侯拜相呢。

    老夫的儿子们接碌碌无为,老夫走后希望贤侄照看一下他们,告诉他们不要做官,变卖家产,到荆州定居吧。无论,你相不相信,征南将军将来一定会的????????话还未说完,这位为大汉奔波一生的老将军与世长辞了。

    皇甫郦发现卢植去世了,大呼一声,世叔,走好。这时御林军所有将校都走了进来,一时大营哭声四起,皇甫郦一边命人向朝廷写报表,一边命人为卢植准备棺木。幸好此时是冬季,尸体不宜腐烂,闻到卢植病逝,江东许多百姓皆来拜祭卢植,御林军全军为卢植披麻戴孝。刘繇闻到卢植病逝,亲自来拜祭卢植,并写了篇祭文。

    灵帝刘宏接到卢植病逝的报表,命征南将军王带人去迎回卢植的灵柩,又传旨,追封卢植为太尉,加太子太保。谥号忠。荫其子为胶东国国相。

    本来王可以托病逃脱的,谁知张让对皇上刘宏道,陛下应当派皇子去迎接卢植的灵柩,方能显示皇恩浩,然皇子年纪小,不适合,臣认为驸马爷可以代皇上迎回卢植的灵柩。

    大将军何进道,张侯爷,所说甚对,然驸马染剂在,臣看不如这样吧,让驸马带着人在洛阳城南门外迎接吧。

    刘宏道。不错,来人宣旨,令驸马代朕在洛阳南门外迎接卢太尉的灵柩,钦此。

    王接到卢植突然病逝,心里开始打击不少,卢植是在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知己之一,卢植是海内大儒,王这些年从卢植出学到不少东西,他突然去世,王感觉到少了什么东西似的,接到圣旨欣然前往洛阳南门处迎接卢植的灵柩。

    卢植的葬礼很隆重,他的徒弟们从大汉各地来拜祭他,连不能回来的几人也拍自己的亲信来拜祭卢植,在卢植的葬礼上,王见到了卢植最器重的弟子公孙瓒,王发现公孙瓒从表面看其实就不是一名武将,而像是一名文官。真不亏是卢植的弟子,这点都像卢植,怪不得卢植比较器重他呢?王清楚的记得历史是这样记载公孙瓒的,:公孙瓒,白马将军。出贵族。因母地位卑,只当了郡中小吏。他貌美,声音洪亮,机智善辩。涿郡刘太守(刘基)很赏识,将女儿许配给他。后来跟卢植于缑氏山中读书,粗通经传。后又被举为上等郡吏。刘基因事犯法,发配南。当时法律不许部下随槛车同行。他就化装成侍卒,带上刘基用品,驾车护送。刘基将被流放到南郡的时候,公孙瓒备好酒在北芒山祭辞自己的祖先,他举杯祈祷:“以前为人子当尽孝道,而今为人臣当尽忠心,理应随同太守共赴南。南多瘴气,恐怕不能还,就此别过列祖列宗。”说完又拜了两拜,便慷慨激昂的站了起来,在场人无不落泪叹息。刘基在赴南途中被赦免而还。公孙瓒被举为孝廉,做了郎官,被任命为辽东郡附属国的长吏。

    公孙瓒之后靠自己的才能逐步作到中郎将,以强硬的态度对抗北方少数民族,作战勇猛,威震边疆。公孙瓒好战,与主张以怀柔政策对待少数民族的上司刘虞不和,二人矛盾逐渐激化,发展到互相攻打,公孙瓒靠自己的军事才能以少胜多,杀死了刘虞,并挟持朝廷使者得到了总督北方四州的授权,分派刺史,成为北方最强大的诸侯之一。公孙瓒与袁绍相争,初期占据优势,但因其只求自保的自私战略,逐渐失去了部下的信任,被袁绍击败,最终被困于自己修建的高楼之中,引火**,势力被袁绍吞并。

    王还专门登门拜访了公孙瓒,二人还就北方边境的事谈了一夜,王发现,果然像历史那样说的,一旦有了实力就开始对刘虞不满了,认为刘虞交好异族实不可取的,异族人贪婪,若是送一次他们必回想着你下次,况且现在幽州兵强马胜,他认为不应该再向异族人交好了,而是出兵让他们臣服,王从他的话语中知道,现在公孙瓒渐渐的生其对刘虞刘伯安不满之心,早晚二人会爆发战争,不过与历史上不同的,是现在孙坚孙文台被封为辽西太守,而且孙坚素与刘虞交好,若是公孙瓒和刘虞发生战争,孙坚必助刘虞。到时不知谁胜谁负。王又想,管他呢?现在又不牵扯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利益都在荆南,没有十年很难把手伸到幽州。

    王在卢植的丧事办完后,继续蛰居不在外出。御林军交给许褚和典韦二人轮流训练,自己在府中看书练字,这天有人来到驸马府求见王,王本不想见的,可是他看完拜帖只见拜帖上写道辽东王越,便让人把客人请到客厅,王越是谁?王比谁都清楚,历史上记载辽东燕山王越,当世大侠。18岁匹马入贺兰山,只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无人敢当其锋;30岁周游各州,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他力大无穷,豪气盖世,连吕布都不是其对手。此人心出仕,最后在洛阳开武馆谋生。连吕布都打不过,王当然要收入麾下了。

    在客厅王见到了王越,王越高九尺,白脸,须长三寸。腰中跨一把剑,王越见到王道来,连忙跪道,小人王越,拜见征南将军及卫尉大人。

    王道,王壮士,快快请起,不知王壮士来此所谓何事啊?

    王越起来脸红道,闻征南将军大人,礼贤下士,不计出,任用人才不拘一格,王某想在卫尉府任一职,不知征南将军意下如何?

    王道,本将也闻王大侠,武艺高强,这样吧,御林军缺名教头,就委屈暂时担任吧,若是表现好,本将再提拔你,不知意下如何?

    王越连忙跪道,多谢征南将军,小人一定不会让征南将军失望的,小人还有些弟子,不知可不可以当将军的亲卫呢?

    王道,就让他们暂时跟着你吧,过段时间,本将有用,本将现在书信一封,你可以拿着它去御林军处上任了。说完便开始写了起来,等晾干后,便让武王越拿着他去御林军处上任了。等王越走后,家人来报,骠骑将军弟董重拜访。王知道,董重来此处肯定有事,便让仆人把他领到书房,自己稍后就到。

    董重见到王道,驸马爷,不请自来,打扰了。

    王道,骠骑将军,哪里的话,还准备过几到骠骑将军府拜访你呢?

    董重道,我今来是发喜帖的,家母后八十大寿,望驸马赏个脸,驾临寒舍。

    王道,原来是太夫人八十大寿,一定会去的。

    董重道,驸马爷,我也明人不说暗话,驸马对皇子的确立有何看法?

    王道,立皇子,是皇上的家事,小子不敢妄加猜测,若是被人听了去,可是杀头治罪,前几次竟有人弹劾想拥兵自立,不敢再妄言了。

    董重道,实不相瞒,我是封太后的命来,太后希望驸马爷支持皇子协,皇子协聪明干练,太后认为次子必兴汉室,特让我寻找外援支持皇子协,太后第一便想起驸马。她对我讲,若是驸马答应此事,后必有重赏。

    王道,既然是太后的命令,微臣定当全力扶住皇子协登基。不知将军还联系了那些人相助?

    董重道,司徒袁槐、太尉张温等人,他们都愿等陛下归天后,拥立皇子协为圣上。他们还向我建议找驸马爷相助,驸马爷掌管着御林军,若是有御林军平衡西园军,大将军何进也翻不起浪来,等新皇登基称帝,就让他告老还乡吧。

    王道,哦,,必为新皇效犬马之劳。

    董重在得到满意的答案后,便离开了,离开时又不忘告诉王,他母亲后八十大寿。

    董重不知道的是,他刚离开袁府,袁槐就带人去见大将军何进了。袁槐自从被罢免后,一直住在袁府,很少露面。这次要不是事态紧急,他也不会露面。

    袁槐到了大将军府,见到何进便把董重所说的事全部向其禀报,何进听完后那个怒啊。袁槐不是和大将军何进闹翻了,为何还要向其汇报这些消息呢?原来是袁槐和李道长商议,他怎么能官复原职呢?李道长道,主公,你只需讨好大将军何进,就行了,何进现在是国舅,而且和张让博弈一直站在上峰,陛下不得不考虑立皇子辩,现在征南将军有蛰居。只有大将军何进能助你官复原职。所以今天袁槐一听到太后要董重找外援立皇子协的事,便来向大将军何进汇报。

    何进道,多谢袁大人告诉本将,本将会助你官复原职的,你先回去吧,过几就会有好消息通知你。

    袁槐道,多谢大将军,槐,告辞了。说完便离开了。

    这时,管家来报,。骠骑将军府送来一封请柬,骠骑将军的母亲虢旸君后八十大寿,请将军赴宴。

    何进本想把请柬扔掉的,但又想董重的母亲也是太后的母亲不去不合适,对管家道,你这两备一份厚礼,本将后要用,记住,一定要备好点,不要出差错,若是出差错,本将必不轻饶。

    管家道,将军,放心吧,老奴一定会办好的。何进还准备说话,有人来报,大将军,老夫人有请。

    何进问那人老夫人何事请自己?那人道,不知道,说,老夫人只是让将军去一趟,并未说什么。

    何进在此嘱咐管家,礼物要备好,便匆匆忙忙的去见他母亲舞阳君了,因为何燕的缘故,何进的母亲得封舞阳君。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