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十七章 降服山越(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这天早朝刘宏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这段时间王病也好了,也按照刘宏的指令接管了御林军,此时御林军大营还有五万人左右。征得刘宏同意,王便把御林军重新分成几营,又裁汰了老弱病残,御林军只剩下三万人不到,王本想再招募一些军马。但是灵帝刘宏怕花钱,便道,洛阳城有西园军负责安全,御林军只负责皇宫的安全,三万人已经足以。王无奈只好把御林军交给许褚和典韦轮流训练,期望半年内御林军的战力提升一个档次,好应付明年的董卓之乱。

    大将军汉军道,陛下,荆南捷报,山越人被打退了,而且还递上降书,愿年年进贡,希望和我朝和好如初,他们还愿把他们的公主嫁给驸马爷为妾。

    王一听到,山越人要把他们的公主嫁给自己为妾,慌忙上前道,父皇,儿臣不愿娶那蛮族之女为妾,希望父王恩准。

    刘宏道,驸马,这可是好事啊,若是娶了他们的公主,他们就不会入侵我们。

    司徒袁槐上前道,驸马爷这可是好事啊。你若娶了他们的公主,就是他们的驸马了,就可以伺机控制他们的兵马为你效力了,到时方便你行事了,还有荆南的百姓就更加护你了。陛下,臣要弹劾征南将军,他在荆南这两年使得荆南百姓只记得征南将军父子却忘了当今圣上是谁?

    王连忙跪道,父皇,儿臣冤枉啊,司徒这是血口喷人啊,儿臣恳请父皇明察秋毫,还儿臣清白。

    张让这时上前道,陛下,老奴认为驸马无错,还应该大赏。陛下,你想,驸马爷算是你的半个儿子,他在外实行的惠民政策不还是你教的吗?至于司徒说的荆南百姓只记得驸马爷,那是因为驸马经常在外面替陛下做事,他们对驸马爷感恩戴德,这点构不成什么罪名的?不仅无罪,而且还应该重赏。

    大将军何进也上前道,陛下,臣也认为张侯爷说的对,应该重赏驸马。陛下,试想驸马爷对陛下忠心耿耿,我真不知道司徒是怎么了?三番两次的弹劾驸马爷。微臣觉得此事应该查清楚。

    刘宏道,不错,朕也觉的应该重赏,况且这次要不是驸马布置得当,山越人也不会降服,而且还递上降书的,来人拟旨,驸马,因平定荆南有功,改封楚侯,食邑长沙郡,再赏赐金银千两。钦此。

    王连忙谢道,儿臣,谢父皇赏赐,儿臣对父皇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只是儿臣老是遭人弹劾,心中怨气难除,儿臣恳请父皇让儿臣辞官回乡。

    刘宏还未说话,大鸿胪王道,陛下,万万不能让征南将军辞官,现在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若是让征南将军辞官,岂不是寒了众将士的心啊。

    何进及张让等人也纷纷向刘宏劝谏,刘宏道,朕不准,你先起来,来人把袁槐拿下,拉出去杖责二十,若是以后若再敢弹劾驸马,朕决不轻饶。退朝。说完便在张让的搀扶下离开了。何进那个郁闷啊,本来想让陛下赏赐荆南的将士,谁知被袁槐一闹,差点把王*到张让的阵营。何进此时怀疑袁槐是不是真心帮自己的,至此,何进和袁槐开始出现裂缝了。何进连忙向王恭喜,王道,此还得多谢大将军的帮忙,我今晚在天然居设宴,大将军一定要来哦。何进道,本将晚上一定来。说完便以公事未处理走了,王又邀请了王等人,便去御林军营巡查了。王知道,这下算是和袁家正式决裂了,不过他也不怕,他现在就有军马二十多万,谋士、武将数人,若是灵帝驾崩,他便会荆南做他的土皇帝,趁中原大乱,在伺机夺取天下。

    再说说,山越人投递降书及把公主嫁给王的事。徐晃带着五万大军绕过山越人的暗探来到山越人的聚居地,山越人大惊,因为他们族中的壮丁大多数都被石带着去抢汉军的粮食了,族中所剩的男子甚少,幸好徐晃只是带着大军围住他们,并不攻打,这时,沙摩柯嘟囔着脸道,公明将军,早知我就不跟你来了,本以为来到这里会有仗打,哪知山越人都去了荆南,这里只有老弱妇孺。

    徐晃道,沙将军,勿恼,我们也是事先不知道的,要知道何必带那么多人来呢?现在我们只好等着云长他们的消息了,总之这一次,主公会给我们记功的,来让我看看汉升将军都交了你什么?

    沙摩柯一听比武顿时来劲了,这时郭嘉走过来道,公明,我们的计策成功了,山越人已经派几批人去向他们的大王求救了,我们只需在此处故布疑兵,其他的人便可回去助云长他们破贼了。

    徐晃道,好,不过谁留下来合适呢?

    郭嘉道,公明将军,留下最合适,就让嘉带着他们去助云长他们吧,不知公明以为何?

    徐晃思考了一会道,不错,本将留下最合适,就有劳祭酒了。

    郭嘉道,什么话?我们都是为主公的大业着想。又对沙摩柯道,你去通知子龙、翼德来见我。沙摩柯只好乖乖的去传二人了,不大会二人来了。徐晃道,我打算亲自带领一万人在此布疑阵,你们就带着剩下的军马随祭酒回去援助云长他们破贼,听明白没?

    众将道,明白。

    徐晃道,好了,你们下去准备吧。明便往回赶吧,一切要听祭酒的。

    众将道,谨遵将军号令,然后便各自回去收拾军马了。

    再说,山越大王石收到族人的求救,决定带人回去救援,但是汉军又在此虎视眈眈,连石的大将伤的伤、死的死,可谓惨败,来时十万族人现在连八万都没有了。石此时知道汉人的征南将军手下果然猛将如云,再加上智谋之士,造成自己的惨败,这时有人来报,东越大王的使者来见,石道,快宣。不大会石便见到慕陀的使者,慕陀的使者见到石道,拜见山越大王,我家大王让我给你带几句话,他让你们撤回山越吧,这次我们抢到不少汉人的粮食,我家大王决定分给你们一半共度难关。

    石道,本王正决定撤军呢?不知你们大军的况如何?我们现在被征南军阻挡在这里,征南军中猛将如云,我手下大将几乎全部战死了。还损失了两万族人,只抢到一点粮食。

    那使者道,回禀山越王,我军刚开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攻占江东数县,后来汉人的朝廷派大军来围剿,我家公主和山越公主用计袭营,迫使汉军撤退,后又用计攻占豫章郡,自从荆州的黄忠带着人来援,我们的士气就低落了,先是黄忠手下的偏将黄盖杀死我军第一大将,后来我军被他们*迫只好撤离豫章郡,但在撤离的途中受到黄忠的埋伏,战死四千人,现在我军已被他们*迫到汉越交接处了,估计不久我家大王便会撤回去了。汉人的征南将军手下真是能人无数啊。幸好这次征南将军不在荆南,若是他在此坐镇,估计我们两军很难撤回去了。

    石道,使者风尘仆仆的赶到这里,也累了,来人带使者下去休息吧。然后石对手下仅有的几将道,你们也下去收拾东西吧,我们撤回去救援我们的族人。

    几人道,是,大王便告辞了。

    零陵郡中,关羽对戏志才道,军师,徐晃将军他们已经到达山越人聚居地,山越人聚居地只剩下老弱妇孺,公明围而不打,好让他们通知石回援,估计石此时也该得到消息了,现在他们正准备退兵回救自己的族人吧,我们的埋伏应该起作用了,我决定带着人去追赶石他们,零陵郡的事就交给军师了。

    戏志才道,云长,放心吧,我们成败在此一举,若是收服山越人把他们训练成军队,可谓是一支劲卒,对主公的大业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

    关羽道,羽晓得了。军师放心,我们这次肯定会成功的。我这就下去准备。说完便离开了。

    第二,斥候来报,山越大军撤了,关羽便开始带着军马在后追赶,关羽也不和其交锋只是在后追赶,石还以为关羽不放心自己是不是真撤走呢?也不在意,山越大军赶到一个峡谷里,便停了下来,休息,等山越人进入休息状态,四周出许多箭矢,石慌忙令人抵抗,这时,关羽带人从后面杀了上来。石看到关羽杀来,便命人抵抗,然后带着剩下的军马往后撤,撤出峡谷不到十里又遇到汉军,只听汉军首领道,文丑在此,石还不下马投降?石看到文丑二话不说便带人冲了上去,由于山越军马多,文丑未能抵挡住,文丑也不追赶,文丑心想前面还有自己的大哥颜良和三弟廖化呢?你石能逃出升天吗?要不是军师要活捉你,老子早就用刀捅死你了,这时有人来报,将军我们捉到石的儿子均了,文丑一听到均,便两眼发光这可是一条大鱼啊,便命人好生招待,自己又忙着巡视军营去了。石跑了一阵累了,便决定休息,谁知这时,前面又出现一队汉军,石只好带人冲过去,颜良一看到山越军冲来,便带人迎上,两军将领见到也不说话,便开始厮杀起来,石趁着颜良被阻,便带人冲出包围圈往前奔去,奔出二十里,发现此时手下还有三万人左右,石那个怒啊,决定后再找汉军报复,谁知前面又出现一队汉军,只听汉军的将军道,廖化廖元俭在此,石还不下马受缚。石大怒道,你放,儿郎们随本王捉杀此人为我族人报仇。山越族人士气迅速大增,廖化一看坏了,估计今天玩不成任务了。便带人冲了上去,此时山越人士气正旺不到半个时辰便突破廖化的包围往自己的居住地而去,廖化也不追赶,而是派人清理战场,把自己的伤员和山越人的伤员聚集起来让军中大夫为他们治疗。不到一个时辰,突然从后面冒出一股大军,廖化还以为是敌军,便要迎战,只见对面军中赵云走出道,元俭受惊了,是自己人。

    廖化看到赵云才放下心来道,子龙,怎么会在此呢?

    赵云道,此时说来话长,你看看我们带谁来了。说完便让人把山越王石押了上来。原来石逃脱廖化的包围圈后,便一路向南逃跑,正准备休息,谁知竟碰上回援的郭嘉等人,郭嘉便令赵云和张飞捉住石,山越族人一见石被俘虏,便不再抵抗,纷纷放下武器,让汉军收编。

    过了一会,关羽也带人赶过来,看到山越王已被擒,便几军合成一军往零陵郡赶去,并让人传信给徐晃,让他把军队撤回。不到两,徐晃便带着一万大军从山越回来了。

    零陵郡中,郭嘉他们齐聚一堂,郭嘉对山越王石道,山越王你可服气,你可愿降?

    山越王石道,我不服,你们杀死我那么多族人,我怎么可能降呢?

    郭嘉道,山越王,实不相瞒,我们这次受降你族中大概七万人,他们只是受伤并未战死,若是你不降,我们可以立其他的人为山越王,反正此时你族中很难聚集十万大军了,拥护你的人也会在我们的屠刀下臣服,你若降,我们不仅放你们回去,我们还会给你们提供足够的粮食让你们度过冬天。你再考虑一下吧。

    过了一会,山越王石道,我愿降。希望你们说的能实现。要不然本王还会反叛的。

    郭嘉连忙让人给山越王松绑,然后道,山越王放心吧,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山越王愿谅,来人摆宴席,今嘉要同诸位要一起大宴山越王父子,快点把小王爷均请过来。

    山越王石连道,不敢。胡扯,山越王敢说不吗?自己的小命还在人家手里呢?

    席上,山越王道,不知征南将军现在在何处啊?

    张飞抢着道,我家主公在洛阳呢。

    山越王又问道,不知征南将军除了公主外,还有别的妻室吗?

    王手下众将这时明白了,山越王怕他们反悔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主公,以巩固他们的地位。众人还未说话,沙摩柯道,我家主公,到有不少妻室,但是他们都比较恩,若是山越族公主嫁给我家主公肯定会幸福的,若是我沙摩柯有妹妹,我一定要把他嫁给主公。

    张飞打趣道,老沙,就你这个样子,估计你妹妹也好不到那里去?幸好你没有,要不然主公岂不是惨了。

    沙摩柯和张飞呆在一起时间长了,道,将军,说的是,我们的主母一个比一个漂亮,若是我有妹妹估计主公也看不上。呵呵,来大家喝酒。

    石一听他们这样说,把女儿嫁给王的愿望有强烈些。第二,郭嘉找到石道,山越王,你们虽然降了,但是还需派人向洛阳的皇帝陛下递降书及每年纳贡的东西。

    石道,这是应该的。二位,本王想把小女嫁给征南将军,不知二位一下如何?

    郭嘉、戏志才二人相互使一下眼神,好像说被你猜中了。原来二人昨晚在众人散去后,便商量要是王娶山越公主的好处,最后经过二人商量,决定让石把这件事夹在降表里,让灵帝刘宏做主,其实他们猜到灵帝刘宏为了安逸肯定会答应的,这样若是以后王发现山越公主长的丑,就不怪他们了。

    郭嘉道,山越王,你可把这件事夹在降表里呈给皇帝陛下,他一定会准许的。对了山越王我们打算从你们族人中抽出三万人训练像沙摩柯族人一样的军队,我们还打算让均王子统领此军,不知你意下如何?

    石道,你们不说,本王也会找你们的,本王看到沙摩柯的蛮军战力就很奇怪,待我观看了征南军的训练本王明白了,这是应该的,只怕小儿不能胜任此职,还请你们另派他人统领此军,小儿为辅即可。

    戏志才道,山越王谦虚了,均小王爷完全可以胜任的,还有请山越王放心,我们会派一名助手帮均王子训练的,他只要统领军马即可。

    石道,好,本王这就去准备降表,还请二位大人派一人助我书写。郭嘉便安排一名军中的书吏去给石谢降表。

    荆南事完了,再表一下江东,卢植用扰敌之计把东越人赶出豫章郡,黄忠带人穷追不舍,使得东越人不得不撤回聚集在一起。这天,慕陀召集众将道,我们现在斗不过汉人的军队,况且现在汉人的士族又联合起来驱逐我军,我们只好撤回去了。

    慕莎道,不错,父王,我们该回去了,我们抢到的粮食够我们两族食用两个冬季都用不完,让汉人的皇帝去头疼吧。

    这时东越的斥候来报,山越大军被征南军打败了。慕陀一听到这个消息便对众将道,赶快收拾东西撤回聚居地,要不然我们就回不去了。

    东越众将便开始下去收拾东西撤退。

    江东卢植大营,卢植也接到山越军被打败的消息,便升帐议事道,今山越被打败,东越人估计最近就要撤走,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筹集粮食,本将已经向扬州牧、荆州牧、圣上写信了,希望他们能援助粮食给我们来安抚百姓。

    这时,士族的张家族长道,南中郎将大人,我张家愿捐助一万石粮食暂度难关。

    张家的家主一说话,其他世家的家主也开始捐助,不到一会卢植便筹集了八十万石粮食,这些粮食差不多可以供给江东的居民用一个月的。

    果然,不出卢植所料,东越人在听到山越败退的消息,当晚便撤军了,历时半年的入侵,终于结束了,卢植总算完成任务了,此时,卢植办起事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便决定此次会洛阳便向皇帝告老还乡。卢植在东越大军撤退后便开始给洛阳的刘宏写捷报,并在此催促刘宏尽快调运粮食回来。在写好后,卢植命人快马加鞭送往洛阳。

    黄忠在看到江东无事后,便向卢植提出来回荆州驻防,卢植挽留不住,只好让黄忠带人离去,反正此时江东也不需要那么多军马,他准备过段时间把招募回来的壮丁遣散回乡,这样就可以少浪费一些粮食。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