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五十六章 降服山越(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却说卢植晚上遭到东越人的突袭,无奈只好撤退,天亮时聚拢残军,发现三万人现在只有不到两万人了,卢植是哭无泪,只好就地驻扎训练军马,以防昨晚的事再发生。一边训练残军,一边等着两万御林军赶来会合。

    卢植却不知道,此时的豫章郡已全部沦陷了。不到半卢植的副将皇甫骊就带这两万御林军赶到卢植驻扎的地点,皇甫骊发现卢植等人很憔悴,便问道,将军,出了什么事?

    卢植道,都怪本将,本将戎马一生,没想到最后竟被敌军偷袭,还损失一万人马,若不能把东越人赶出江东,老夫真是无法见到圣上了。

    皇甫郦劝道,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你现在可要好好住,你是我们的主心骨啊,现在大汉能统兵的人不多,我叔父及朱伯父皆已殁,驸马爷又在洛阳养病,其他的人皆碌碌无能,江东数万百姓的生死全在大人一啊,士兵没了,我们可以在招募,但是???????卢植思考了一会道,你说的对,他们想让本将死,本将偏不如他们的意,你传令下去,让他们加强训练军马,本将择视察,训练出色的本将会重重有赏。

    皇甫郦道,是,将军,末将这就下去吩咐,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说完行一军礼便离开了。

    卢植在皇甫郦走后便在营帐中思考了一会下来该怎么办?不大一会便趴在案几上睡着了。突然外面的噪声把卢植吵醒了,卢植醒来道,外面何事如此吵啊?

    卢植的亲卫见到卢植醒了,便进来报,将军,外面来了一队军马,说他们是豫章郡的守军要见将军,末将见将军睡得正香,不忍心打扰,谁知他们却说将军是不敢见他们,末将便和他们理论起来了,没想到吵醒大人了,末将该死。

    卢植本想处罚他的,念在他是为自己好的份上道,这次本将就原谅你,若是再有下次本将必会重罚,以后若是有军,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快让那对驻军的头进来吧。

    那人道,诺,便出去了。不大一会,那人领着一个着校尉服装的人走了进来,那个着校尉服装的男子见到,卢植便拜倒,末将周毅拜见南中郎将大人。

    卢植道,你是那个郡的校尉啊?来见本将何事?

    周毅道,末将是南昌的守将,末将次来是希望将军派兵收服南昌的。此时豫章郡全部沦陷了。

    卢植道,什么豫章郡全部沦陷了?什么时候的事?我不是下令让你们死守吗?为何还会失陷呢?卢植越说越激动。

    周毅道,回禀将军,我们是到将军的命令,严我们出战,我们也为出战,只是靠着坚城和他们对抗,谁知昨天晚上他们竟穿着汉军的服装来诈城,太守一听他们是来援的汉军,便令我们打开城门,谁知这时越人趁机杀了进来,我们哪是越人的对手,结果连太守也战死了,末将侥幸逃出城来。

    卢植听完后道,不知你手下现在还有多少人?

    周毅道,回禀将军,末将逃出来时边只有五十亲卫,但是天明时又收拢了豫章郡的残军,末将手下现在有五千士卒,今早末将派人打探到将军在此驻扎,所以便带人过来了,对了将军,末将来时还袭击了东越人的运粮队,缴获了八千石粮食。

    卢植道,哦,东越人军队是不是缺粮食啊?

    周毅道,将军,不是的,他们是把从汉人中抢的粮食运回东越,以便他们度过这个冬天。

    卢植道,哦,本将知道了,来人带周校尉下去休息,另外把周校尉带来的五千士卒和大军一起*练,本将择视察,然后带领大军收复失地。

    卢植的亲卫便按照卢植的亲卫带着周毅下去休息了。等他们走后,卢植便开始思考如何把东越人驱逐出豫章郡了。这时,皇甫郦来报,派去荆州打探消息的斥候已经回来了,卢植道,快快请到大帐来。

    原来卢植刚到江东境界,怕东越人和山越人一起入侵江东,便派人去打探荆南的况,以便接下来的部署,谁知派出的斥候未归,自己的大军就被东越人伏击损失一万军马,一听到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卢植那个激动啊,无法用语言表达。

    不大会,皇甫郦便带着打探消息的斥候来见,那人见到卢植道,小人王三拜见将军,小人奉将军之命去荆南打探消息回来了。

    卢植道,快快请起,快快告诉荆南的况。

    王三道,回禀大人,山越大军被零陵郡太守关羽等人阻在零陵郡外,山越大军未能前进一步。

    卢植道,哦,你可知这关羽是何人?竟能吧山越大军阻在零陵郡以外?

    王三道,回禀将军,小人打探到,关羽是河东解良人,曾为了朋友打死过人,后流落在幽州涿郡,黄巾起义时,被征南将军发现,任命为小校,后随征南将军立下许多功劳,征南将军念起忠勇,便举荐其为零陵郡太守。还有,征南将军在离开荆南之前,已经布置好荆南的一切,这才使山越不能入侵荆南一步。

    卢植道,哦,原来如此,那就是说山越人不会来入侵江东了,我们只要把东越赶走就好,又对王三道,你下去吧,待本将驱逐出东越后,本将再对你论功行赏。

    王三道,多谢将军,末将告辞。说完便离开了。

    等王三走后,皇甫郦道,征南将军真是料事如神后,竟能猜到山越人会入侵荆南,早其一步便准备好了。

    卢植道,不错,这样我们就轻松一点,这样吧,我写信给荆州牧王睿让他派兵助本将破贼。

    皇甫郦道,将军恐怕荆州抽不出军马来助吧。

    卢植笑道,你有所不知,王荆州手下有一将名叫黄忠,此人以前只不过是一猎人,据说此人有万夫不敌之勇,被征南将军举荐给当时还是襄阳太守的王睿,王睿对黄忠也很重用他,他为了报答征南将军父子的恩,宁愿在荆州为一郎将,也不愿去洛阳为官。现在黄忠都未上战场,你说荆州怎么可能没有军马呢?

    皇甫郦道,将军,是怎么知道的?

    卢植道,是朱隽朱公伟给我说的,当年黄巾军,攻占南阳郡,公伟带人围剿,王荆州便派此人前往助他,后来在此人帮助下,公伟消灭了南阳一带的黄巾军,公伟便想把招致麾下,但是被他拒绝了,公伟便派人打听黄忠的过去,才知道此人是寒门出,竟得王睿重用,便决定一生给随王睿。公伟便不再招揽他了。对了,皇甫郦校尉,就麻烦,你去荆州求援了,老夫在此等你半个月,估计那时大军便可用了,再加上荆州的援军,我们必可把越人赶出。

    皇甫郦道,末将尊令,这就去荆州求援,说完向卢植行一礼便告辞了。

    皇甫郦经过几天的疾奔终于赶到襄阳,也不急休息便奔向州牧府向王睿求援,王睿听到卢植求援,便对皇甫郦道,还请将军在州牧府休息,我去和别驾他们商量一下,看可以抽出多少兵马前往江东救援。

    皇甫郦道,多谢王荆州了,末将就在此等着大人的消息了。

    荆州牧府议事堂,王睿道,今,南中郎将卢植向我求援,你们认为我应该派多少军马去呢?

    田丰道,使君,征南将军派人送信给属下道,若是南中郎将卢植派人求援,可让汉升将军带着公覆及一万荆州驻军前往江东相助。

    张昭道,不错,此时,我们不宜暴漏出实力,我们荆州的驻军的战力也不差,他们也不怀疑我们荆州有多少军马了?他们一看到汉升将军和公覆将军的武勇及志军严谨,就放心了,如今征南将军在京城不好受啊,我们在这里更要小心了,以免被人抓住把柄,王睿道,若是让汉升带人前往,谁可驻守襄阳啊?

    沮授道,使君,我举荐,藏霸和管亥二人驻守襄阳,此二人是征南将军比较看重的人,有二人在襄阳必不会发生什么事的?况且,张辽将军在南阳,张颌将军等人驻扎在新野若是有什么事便可相互照应,况且这些年荆州经过使君和征南将军的治理,宗贼也覆亡了,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我们现在要做到的是不让人抓住我们的把柄就行了。虽然我们的对头袁氏,门生遍布中原各地,但是分布在我们荆州却少之又少。只要我们稍加掩盖,他们也不会发现什么的,荆南自有贾诩等人主持,府君就放心吧。

    王睿道,听到众位将军这样说,睿就放心了,我这就让汉升将军准备一万军马援助南中郎将卢植。

    皇甫郦一听王睿让黄忠带着一万军马援助,心里那个激动啊。第二便向王睿道,使君,可否让他们现在,就走,南中郎将卢植将军就给末将半个月时间。

    王睿道,好吧。既然这样,你们就速去吧,又对黄忠道,汉升一路上小心。

    黄忠道,使君,放心,末将一定会助南中郎将卢大人把东越人驱逐出江东,让东越人知道我荆州儿郎的厉害,说完向王睿行一礼,便带着皇甫郦带着一万军马离开了。

    快到豫章郡时,黄盖道,将军不如我们去试探一下东越人的实力,给南中郎将送一份大礼。

    黄忠道,公覆,说的对,麻烦皇甫将军先回大营向南中郎将禀报,我等去试探一下东越人的底细。

    皇甫郦怕黄忠等人有失,开始苦劝,始终劝服不了,只好回去向卢植禀报。

    南昌城下,黄忠命人打起自己的大旗,只见一面大旗上写着征南将军,另一面大旗写着黄字。东越人发现这一况,便向慕陀禀报,慕陀道,难道是汉人的征南将军来了?

    飞雪对传信的人道,你说有一面大旗上写着黄字,是吗?

    那人道,是.飞雪道,伯父,我估计是征南将军手下第一大将黄忠黄汉升来了,此人不容小觑,我们要小心应对。

    这时,慕陀手下第一大将慕易道,大王,末将不才,愿意去领教汉人的征南将军手下第一大将。

    慕陀道,好吧,你就带着人去看看吧,不过要小心应对,既然飞雪侄女都说此人厉害,此人必有其厉害之处。

    慕易道,末将晓得,说完便去带人去迎战。

    慕莎在慕易走后对慕陀道,父王还需派人接应慕易将军,我总有种不安的感觉。怕慕易一去不能回来了。

    慕陀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到城墙上观战吧。

    却说慕易带着人出了城门来到阵前对黄忠道,你就是汉人的征南将军手下第一大将黄忠吧,我是我们大王手下第一大将,你敢和我比试吗?看看谁才是第一?

    黄忠道,有何不敢?说完就要上前接战。这时黄盖走上来到,将军,杀鸡焉用宰牛刀,让末将出战吧。

    黄忠道,好,就有公覆代本将出战吧。

    黄盖走上前来道,就让你黄盖爷爷领教你的高招。说完便持刀而上。慕易主要靠着力气大,黄盖斗着斗着发现这个秘密,便开始游斗起来了。

    这时,城上的慕莎道,父王快发兵救慕易将军,晚了就来不及了,说完便走下城墙,带人去救慕易,飞雪也去助慕莎。但是还是晚了,等二人赶到阵前,黄盖已经把慕易一刀杀死了,二女便发兵来抢慕易的尸体,黄忠便命令荆州军压上。慕莎一看荆州军压上,便带着东越军后撤了,荆州军一直追到城下,由于城上的箭矢太多,黄忠只好命人撤退。这时,卢植也带人赶来相助。

    卢植看到黄忠道,对面可是黄忠黄汉升将军?

    黄忠道,正是末将,末将拜见南中郎将将军。

    卢植道,老夫早就听说汉升的大名,真是闻名不如一见呢?走,随拜本将回营,我们好好叙叙。

    黄忠道,多谢将军了,说完便让人把慕易的尸体抬出道,将军,这是东越军中的第一大将被末将的副将杀死,末将认为此时敌军士气衰落,我们应该趁机攻打敌军。错过如此良好的机会很难再找回了,东越军经此一役,估计暂时是不会应战的了,所以南中郎将将军我们应该趁胜追击。

    卢植道,不错,汉升将军,实不相瞒,我们士气也是很低落。这里不是讲话的地方,我们先回营再讲吧。说完一个请的姿势。黄忠只好带着大军跟随卢植回汉军的大帐。

    回到大帐,卢植便让人把慕易的尸体挂在辕门外以增汉军士气,然后命人摆酒席大宴荆州将士,以便来好攻取南昌城。

    南昌城中,慕陀道,没想到黄忠帐下一小将都那么厉害,莎莎,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慕莎道,父王,不必担心,我们抢来的粮食大都运回我族聚居地,我们只需在此拖延他们几,我们便可撤回了。

    飞雪道,没想到,荆州还能派出那么多军马来支援江东,汉人的征南将军不简单,此人虽不在此,但是却掌握着荆南的一切,我族人想攻占荆南估计都是他算计好的。我们只能拖延几,还请伯父送信给我父亲,让他们撤回山越聚居地,后我们再做打算吧。

    慕陀道,目前我们也只能这样做了,我估计你父王那边也不好受,征南将军手下的大将都在荆南,我们这边只来了一个黄忠,我们就快顶不住了,我们的军心已经动摇了,我这就写信给石,让他撤回去吧,这次我们抢到的粮草够我们两族度过这个冬季的了。你们下去休息吧,本王想静一静,。

    汉军这边,卢植大宴众将士后,便私自召见了黄忠,卢植道,汉升,你今天也看到了不是本将不愿趁胜攻击东越军,而是我军的训练太差。上次就是这样被东越军偷袭的。

    黄忠道,卢公,不要担心,让他们和荆州军待一段时间,战斗力就会上来,实不相瞒吧,我们荆州的驻军,战斗力也是很差,后来征南将军带兵经过襄阳,征南军和他们呆在一起几天,他们便加卖力的训练了。

    卢植道,哦,真希望看看征南将军训练的军马是什么样子的?汉升你认为我们目前应该如何办呢?

    黄忠道,卢公,我们目前只有等,等征南军击败山越军,他们就会撤了,经过今天一役,我发现东越军的战斗力很强,单兵作战我军是斗不过他们的。

    卢植道,不错,他们是不会在江东待时间长的,待到江东军齐聚和山越军被击退,我等就可把他们驱逐出去。好了,汉升你这些天赶路也累了,下去休息吧。

    既然卢植下了逐客令,黄忠便道,那末将就不打扰卢将军了。说完又向卢植行一军礼便告辞了。

    等黄忠走后,皇甫郦出现在卢植的营帐,卢植道,皇甫贤侄,老夫没骗你吧,这黄忠非一般人能比的,就今天斩杀敌军大将的黄盖也不容小觑,怪不得袁槐等人弹劾征南将军,征南将军慧眼识英雄,别人不敢用寒门弟子,他却敢,袁槐等人怕征南将军当政,重用寒门子弟,所以才屡次和他作对。

    皇甫郦道,不错,世叔,我这次去襄阳增长了许多见识,就是王荆州的两个亲卫首领的武艺皆不在末将之下,末将开始只是无聊找二人切磋一下,谁知,我竟未在那周仓手下过五十会合便败了,后来听他道,这不算什么,他在黄忠手下也不过五十回合便败了,黄忠只能和征南将军大战五百会合后便回落败。末将以前知道征南将军会武艺,没想到那么厉害。

    二人又聊了一些关于征南将军的事,卢植便让皇甫郦下去休息了。卢植在皇甫郦走后,又处理一些军务便撑不住了。只好去休息了。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