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十九章 救援益州(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王在江夏安排好任务,便带着典韦等人回到襄阳了。众人不明白王为何要那么快回去,陈宫道,主公的一位妻子要临产了,主公要当父亲了。

    众将此时才恍然大悟,张飞道,俺老张还以为朝廷要派主公去打仗呢?刚才还想求主公让俺老张当先锋呢?幸好,我未说,要不然溴大了。

    陈宫道,好了大家回去准备吧,主公准备**月份对山越用兵,到时你们有机会,现在休整好士兵,回长沙。

    众将诺,便开始回去准备了。

    王在离开江夏,带着诸人狂奔向襄阳,因为暗探来报,何燕快要生了,自己的父母希望自己在何燕生产前赶回去。

    说起自己的父母,王就不由自主的笑了,王睿第一次见到何燕便要给她下跪行礼,何燕连忙命人阻止道,如今,我已不是皇后了,我现在是王家的媳妇,怎可让父亲行礼。起初王睿是怎么不答应的,万年公主刘宛如道,公公,你不要古板了,如今皇后一死,站在你面前的是驸马的小妻,若是你硬要那样做,要是被人知道,告到父皇哪里,我们一家有可能被抄斩。

    王睿一想便吓出一冷汗,便道,就以公主吧。说完便以有公事未处理的借口溜走了。王听完后,父亲的表现,一个劲的笑。王睿知道后对王讲,儿,为父作为男人不得不佩服你,从先秦时起,历朝隔代,哪有娶几个公主的。并且你还把皇后??????经过十余的赶路终于到达襄阳了,还未进城,就见沙摩柯在城门外道,主公,快随我回府,主母快生了。

    王一听沙摩柯这样说,便纵马飞奔起来往州牧府赶去,到达自己的小院时,小院中的人都在忙忙碌碌,王看到王睿道,父亲,燕儿有没有生啊。

    王睿道,已经三个时辰了,还未生。

    王便要往产房走去,这时王的祖母赶来道,去,到外面等着去,女人生孩子哪有男人在旁边的,说完便用拐杖撵王,王只好乖乖的退回去。

    王睿道,儿,勿急,当年你母亲生你时,也是这样。话刚说完,产房传出一声婴儿的哭声,王抱起王睿道,我当父亲了、我当父亲了。特别兴奋,他兴奋王睿可倒霉了,王睿是文官,平时很少锻炼,被儿子一报便感觉到骨头咬碎了,王这时冷静下来,看到王睿的表道,父亲,是孩儿鲁莽了。

    王睿道,没事,快随老夫去看看孩子。王道,是便扶着王睿往产房赶去,这时,稳婆已经收拾好,见到王睿、王道,恭喜大人,少夫人生了个少爷。

    王睿听到是男丁,道,来人赏,每人赏十贯,众人一听是十贯,便更加卖力的工作。王睿再看王,发现王早已不在边了。王早在稳婆向二人恭喜时,跑进屋去了。王首先来到何燕的边,扶起何燕道,娘子,辛苦了。

    何燕道,幸好,燕儿争气为夫君生了个男孩,夫君以后可要好好对待燕儿哦。

    王道,说什么胡话,是男是女我都喜欢,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小妻,说完在何燕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何燕看王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亲自己,脸迅速红起来了。

    王的母亲把孩子递给王看看,王抱着他和何燕一起观看婴儿,何燕道,不知夫君给他起了什么名字?

    王道,燕儿,放心,老头子在他还出生之前,便给他起好名字了,叫????还未说出口,就听王睿道,我的孙子在哪里?快让老夫看看。王无奈只好把孩子递给王睿,王睿一抱孩子,孩子就哭起来了,害的王的祖母道,看孩子都不想跟你,说完便从王睿的手中抱了过来,又对王睿道,不知我儿为我这曾孙起了什么名字?

    王睿道,母亲,孩儿早想好了,就叫王凝,小名为冰儿。

    王的祖母亲吻着孩子道,冰儿,是不是饿了,告诉曾祖母。王的祖母刚说完,冰儿便哭了,王的祖母把他递给母喂,然后道,好了,燕儿该休息了,儿留下陪她,其他的人该干嘛就干嘛去。于是王睿便扶着老太太离开了,冰儿在吃饱后,母便把他交给了何燕,便告辞了。

    等人走完后,何燕对王道,夫君,我总算有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了。

    王奇怪道,第一个孩子,那京城的皇子辩是谁的孩子呀?

    何燕道,实不相瞒你,夫君,辩儿是宋皇后的孩子,我当年未怀孕,大兄便让我假怀孕,后来宋皇后被废,在冷宫产下辨儿便死了,当时我便哄陛下说我早产,于是辩儿便成了我生的了。皇上的那个不行,一直到现在皇上只有几个儿女,能存活的只有辩儿、协儿、如儿三人而已。

    王道,原来如此,娘子累了吧,就休息会,我在这看着你。何燕一听王的话,便感觉着累了,不到一会便睡着了。王由于几的赶路,在何燕睡后一会也睡着了。醒来时突然发现冰儿没有了,那个急啊,便对外面的仆人道,有没有看见小少爷。仆人道,少爷,不要急,小少爷被太夫人抱走了,太夫人特命我再次通知少爷。

    王一听是自己的祖母抱走了,便放心了。然后,便回到屋中,这时何燕也醒来了问,夫君,冰儿呢?

    王道,燕儿勿急,是祖母看着冰儿比较喜欢,抱到她那里去了,燕儿,我和你商量一下,祖母年纪大了,我常年在外不能侍候她老人家,既然她这么喜欢冰儿,不如让祖母抚养冰儿,你感觉如何?

    何燕道,燕儿,一切听夫君的。

    王道,好,燕儿再休息一会,我命人把饭送到这里,我喂你,我现在就去告诉祖母。说完在何燕额头上亲了一下,便跑向祖母的院子。

    正好,父母和环儿都在陪祖母说话,王的祖母柳氏见到王来了道,老,,到你房里看到你们夫妻二人在酣睡,不忍心叫醒,又怕你们不懂得照顾冰儿,特把冰儿报过来了照顾。

    王道,祖母,孙儿想把冰儿托给你老人家抚养,不知你老人家以为何?

    柳氏还未说话,王睿道,胡闹,你祖母今年已六十又一了,岂可帮你待冰儿,让你母亲带吧。

    柳氏听到王睿的话怒道,老,难道不可以吗?儿,祖母答应了,以前祖母感觉到活着没有什么意义,自从环儿来了,老感觉到有年轻了几岁?你要好好为我王家开枝散叶,生了孩子我帮你带。

    听到母亲这样说,王睿也不再说话了,难得母亲能找一份活干,而且是老人家自愿的。

    王道,多谢祖母。到时一定多生出一群大胖小子。

    环儿此时道,父亲,是不是有了冰弟弟,就不要环儿了。

    王抱起环儿道,怎么可能你们都是我的宝贝,记住以后父亲不在家,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哦。

    环儿点点头,王又对祖母、父母道,那孩儿告退了。

    柳氏道,你去多陪陪燕儿吧。冰儿这有我和你母亲呢?

    王听到祖母的话,放下环儿便向自己的小院走去,晚上和何燕在一起,一连三天。最后何燕为了*迫王到其他姐妹的房间,便搬到柳氏的小院中去了。

    再说廖化他们,他们并分三路进攻黄巾军,蜀中的黄巾军那是征南军的对手,不到一个月便被打得节节败退,刘焉闻到黄巾军被打退,便开始命蜀中汉军进攻黄巾军,奈何蜀中汉军的战斗力比较差,竟被黄巾军打的节节败退,刘焉无奈便派人向廖化求救,廖化接到刘焉的求救信,便召集众将议事,待众将到后,廖化道,今益州牧刘焉遣使来求救,不知是救还是不救?说完对贾诩道,不知军师,有何看法?

    贾诩道,救肯定是要救的,关键是怎么个救法,如今我军粮草不多,而且此次伤亡比较重,三万大军此时还有两万五左右,若是绕开黄巾军,被黄巾军知道必会来攻打我军大营。不过诩认为,我军应该冒险,诩从当地人口中得知一条通往成都的小路,从那里可过五千军马。

    廖化道,本将决定,本将亲率五千军马去支援刘益州,然后从成都杀来配合军师破敌,本将不在这段时间,军中大事全有军师负责。

    贾诩道,谨遵将军号令。

    廖化便在当地居民的带领下领着五千军马往成都赶去。成都此时打的比较激烈,自从刘焉把益州军派出剿贼失败后,益州军在未出成都一步,虽然黄巾军的首领在剑阁被颜良等人诛杀,但是黄巾军很快又选出新的头领,新的头领认为只要攻破成都,便可占领益州,便留十万军马抵挡贾诩他们,亲率剩下的军马围攻成都,刘焉在黄巾军围攻成都时,动员了一下成都的士族。让他们意识到黄巾军的厉害,他们便开始和刘焉一起抵抗黄巾军,此时的成都众志成城,打败你了黄巾军的一次次围攻。

    这,刘焉召集众人道,我们只需在抵抗黄巾军几,我们的援军就回来了。

    这时有个士族的家主道,州牧大人,不知是哪的援军?

    刘焉道,是征南将军的援军,征南将军的军队一把张修这个逆贼堵在汉中了,又在剑阁大破黄巾军,前不久,焉派人求援,援军的主将带着大军往成都赶来,估计五六后该到达成都了,那时黄巾军的末就要来临了。好了,你们下去准备吧,待破了黄巾军,焉会向陛下为众位请赏的。

    众人连忙向刘焉道谢,然后便回去准备了。

    黄巾军又攻了四五还是未攻下成都,江油传来消息,江油已被攻破,眼下黄巾军只有攻打成都的几万人,有人劝首领暂时隐藏兵力,待来再战。

    新头领却道,你们没看见,今天我们差点攻上城头吗?只需明再攻,成都便可破。

    众人见头领这样说,便不再劝谏而是下去准备了。

    晚上三更,黄巾军大营突然失火,黄巾军那个乱呦。黄巾军本就没有参加训练,也不知来了多少汉军,只知逃跑,到天明时,统计数据,汉军死伤四百,黄巾军死伤无数,经黄巾军辨认他们的头领昨晚被杀了。早晨刘焉听说黄巾军大营被援军破了,连忙派人去迎接援军。刘焉见了援军道,不知你们的主将是征南将军手下的哪位将军?

    那汉将连忙道,末将廖化廖元俭拜见刘益州。这支部队原来是廖化带的五千军马,他们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成都,到了成都,廖化并未让士卒直接攻打黄巾军,他经过两天的发现,黄巾军晚上防备比较松懈,便决定带兵突袭黄巾军,这才有今天的战果。

    刘焉道,廖将军,快随老夫进城休息,老夫前些子闻剑阁被破,没想到将军来的那么快。

    廖化道,大人错了,破剑阁的是我大哥他们的功劳,化早在刘使君的使者到达的第二天,便带人抄小路赶来的,昨晚发现黄巾军防备松懈,便带人突袭,没想到竟大破黄巾军,这里还是使君的功劳最大,若不是使君这些子的防守,化也不可能大破黄巾军。

    刘焉道,将军廖赞了,将军先去休息吧,晚上焉大宴众将士。

    廖化道,多谢使君了,化这就下去休息了,说完便令士卒去休息,剩下的交给刘焉去办。

    刘焉旁的许靖道,征南将军手下,真虎狼之师也,刚才那个廖化具有大将之才,若是使君把此人笼络到帐下,何愁蜀中不平?

    刘焉道,文休,认为我能笼络到此人吗?试想征南将军不过是一个校尉,如今贵为皇亲国戚不说了,焉在涿郡为太守时,曾试图招揽他手下的关羽、赵云等人,结果,你猜怎么着?人家根本不接受我的招揽,如今一个一个为高官,据听说关羽如今已是零陵郡太守了。若是他当初接受我的招揽也许混不到次低位,他们似乎能认人一样。要想招揽征南将军手下的人难啊。

    许靖道,主公,务气馁,我愿一试,想廖化这样的人不为主公效力,实在可惜啊,况且廖化说攻破剑阁的是他大哥等人,若是招揽成功,主公手下就多了几员良将。

    刘焉听到许靖这样说,便道,那文休就去试试吧,记住招揽不成,千万别伤了和气。

    许靖道,靖,晓得,便下去了。

    下午廖化醒来,亲兵道,将军,外面刘使君的人求见。

    廖化道,快请。不大会许靖走了进来,许靖见到廖化道,许靖许文休拜见廖将军。廖化道,许别驾,客气了。许靖是益州牧刘焉的别驾。

    两人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许靖便开门见山的道,不知将军在征南将军手下得意不?

    廖化听到这句便知许靖想为刘焉招揽自己,便道,我主征南将军,是天下少有的明主,实不相瞒,化在未遇到主公之前,不过是个为东家放牛的而养家糊口的庶民。主公看的起廖化,任命化为偏将军,化誓死效忠我主征南将军,我观刘使君,也不是豁朗开达之人,若是文休兄有不得意的时候,可投奔我家主公,以文休兄大才必能得到重用。

    许靖笑着道,元俭说笑了,靖次来是来请元俭赴宴的。

    廖化道,文休兄等我一下,待我换完衣服和你一起去。许靖道,好。

    廖化二人赶到州牧府时,众人已到齐。刘焉看到廖化来了,便开始为众人讲,这位是征南援军的主将廖化廖元俭将军。

    众人开始向廖化问好,席间分别向廖化敬酒,以至于廖化最后被亲卫背回大营。

    晚上刘焉的书房,许靖向刘焉道,主公,我刚想替主公招揽他,谁知他竟听出,婉言拒绝了。

    刘焉道,意料中事,文休明天准备粮草送征南军吧,估计廖化会向老夫辞行的。

    许靖道,诺,便下去准备了。

    果然第二,廖化向刘焉辞行,刘焉稍微挽留几句,廖化以汉中未平为理由拒绝了,刘焉只好命人为征南军准备粮草,待粮草准备好,廖化便带着征南军向江油赶去。

    却说,汉中的张修闻蜀中的黄巾军被剿灭,便找自己的谋士商议,最后谋士道,主公,我们可学韩遂,向洛阳张侯爷和陛下多送些金钱,然后把汉中太守买下,到时主公是汉中太守,征南军不攻自退。

    张修道,不错,便命人往洛阳行贿,由于张修送上的钱财比较多,灵帝一高兴封张修为汉中太守,这,徐荣正准备攻击南郑,突然有人来报道,圣旨来了。

    宣旨公公见了徐荣道,皇上,有旨,命征南军返回驻地,朕已封张修为汉中太守。钦此。

    徐荣接完旨后,命人送让金钱打发宣旨太监离开。等宣旨太监离开后,徐荣对庞德道,令明宣布大军撤回驻地,另外派人送信给高顺将军说任务完成,让他返回自己的驻地。

    庞德道,诺,便下去准备了。

    廖化在江油见到贾诩后,贾诩道,如今张修已被朝廷封为汉中太守,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主公命我们退往零陵郡,主公准备对山越用兵了。

    众将道,诺,便各自下去准备了。廖化并未走而是和贾诩聊起这些子发生的事。

    益州刘焉闻到张修被封为汉中太守,当场气得晕了过去,醒来后对许靖道,快上书陛下,不可让张修为汉中太守。

    许靖道,主公,你还不知吗?张修肯定向陛下供奉不少银子,我们暂时是斗不过的,主公需暂时隐忍,靖夜观天象,发现陛下时无多,等陛下西去后,我们再发兵攻占汉中。

    刘焉听了许靖的话,又仔细想想,道,文休传令下去,令邹靖严守剑阁,防止张修入侵。

    许靖道,诺。便下去了。

    刘焉等许靖走后,自言自语道,都怪自己啊。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