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四十章 治理荆南(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贾诩一行经过十几天的赶路终于到达襄阳,此时,王也带着典韦来到襄阳,荆南有陈宫等人王也不怕。王睿见到王道,儿,为征南将军怎可擅离职守?

    王道,父亲,我来此是为了荆州的事儿来。荆州八郡如今七郡在我们手中,我此次来是为了各郡部署的况。

    王睿道,此事,不必和我商量,你自己看着办吧。

    王道,多谢父亲。

    王睿道,既然你来了,先回家看看你母亲吧。

    王道,是。然后便离开了。

    王回到家先给祖母、母亲请过安后,便回到自己的小院,环儿看到王道,父亲,好啊。

    王抱起环儿道,两个月不见,环儿又长高了。

    卞玉道,是啊,环儿这两个月又长高了不少,夫君怎么从前线回来了。

    王道,前线战事已经结束,为夫回来是为了看你们的,待事办完我就接你们去长沙。

    邹凤娘道,真的吗?

    王刮了一下邹凤娘的鼻子道,小色女。

    邹氏一听立马哭了,王一见到,邹凤娘哭了,便哄到,相公是和你开玩笑的,再哭脸就成小花猫了。

    “扑哧”,邹凤娘笑了,并用手捶打王道,坏夫君,就知道欺负人家。

    王道,我哪里欺负你了,晚上不都是你骑在我上啊。

    邹凤娘脸红道,你还说,手上开始用力捶打王

    卞玉道,好了,夫君,还未吃饭吧,来人为少爷准备饭菜。

    王便抱着环儿搂着周氏进大厅了,晚饭王一家吃的乐呵呵的。

    晚上自然免不了鱼水之乐,第二心想,幸好我的体质好,要不然非得被她们吸干不可。

    吃过饭,下人来报,贾诩求见。王一听贾诩回来了,便让人快请。

    贾诩见到王,跪下道,诩向主公请罪。

    王道,文和,何罪之有?

    贾诩道,诩在西凉私自买下羌奴五万名,望主公见谅。

    王道,文和,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这点小事,快快请起。说完扶起贾诩并道,羌奴,我已交给徐荣让他去训练了,文和,可是大功一件。

    贾诩道,多谢主公,诩向主公举荐两名人才。

    王道,好,现在我这正缺乏人才呢?不知是那两位啊?

    贾诩道,二人是兄弟两,大哥叫庞羲庞令治,弟叫庞德庞令明。

    王一听是二人,命人道贾府把二人传来。此二人在三国时期是非常有名的。「庞羲,生卒年不详,河南(治今河南洛阳)人。汉末三国时期人物。本为益州牧刘焉部将,刘备入蜀后投降刘备,官至左将军司马。历史评价张松:“今州中诸将庞羲、李异等皆恃功骄豪,有外意,不得豫州,则敌攻其外,民攻其内,必败之道也。”《三国志》:“巴西太守庞羲好士。”

    庞德(?-219)字令明,东汉末年南安狟道(今甘肃天水市武山县四门镇)人。曹*部下重要将领。官至立义将军、关门亭侯。谥曰壮侯。有一子庞会。三国曹*手下名将。少为郡吏州从事。初平中,从马腾击反羌叛氐。数有功,稍迁至校尉。建安期间,太祖讨袁谭、尚于黎阳,袁谭遣郭援、高干等略取河东,曹*使钟繇率关中诸将讨之。庞德随马腾子马超拒郭援、高干于平阳,庞德为军锋,进攻郭援、高干,大破之,亲斩援首。拜中郎将,封都亭侯。后张白骑叛于弘农,德复随腾征之,破白骑于两肴间。每战,常陷陈却敌,勇冠腾军。后腾徵为卫尉,德留属超。曹*破超于渭南,德随超亡入汉阳,保冀城。后复随超奔汉中,从张鲁。曹*定汉中,德随众降。曹*素闻其骁勇,拜为立义将军,封关门亭侯,邑三百户。侯音、卫开等以宛叛,庞德将所领与曹仁共攻拔宛,斩音、开,遂南屯樊,讨关羽。亲与羽交战,羽中额。时德常乘白马,羽军谓之白马将军,皆惮之。仁使德屯樊北十里,会天霖雨十馀,汉水暴溢,羽乘船攻之,德与麾下将一人,五伯二人,弯弓傅矢,乘小船还仁营。水盛船覆,失弓矢,独抱船覆水中,为羽所得,立而不跪。羽劝德降,德怒骂之,遂为羽所杀。曹*闻而悲之,为之流涕,封其二子为列侯。文帝即王位,谥曰壮侯」。王想既然二人来投,自己一定不放过。二人没想到征南将军竟那么年轻,二人见到王道,拜见主公。王道,快快请起。王仔细打量了一下二人道,令明,你就做徐荣将军的副将训练羌奴为骑卒。令治在襄阳暂待两天,等圣旨来了在安排你,不过,你可以到张别驾出帮忙。

    二人一听刚来,主公就那么赏识自己,便道,属下,愿为主公肝脑涂地。

    王道,起来吧,你们也在这听一下吧,我和文和准备派兵驻守荆州各郡,以防乱贼,现在荆州宗贼比较多。

    贾诩道,不错,不知主公如何安排人防守?

    王道,张辽张文远智勇双全,可驻守南阳郡。高兰驻守在新野。黄忠黄汉升驻守在襄阳,到时中原大乱可防止敌军入侵。

    贾诩道,主公,如此安排甚好,到时荆南呢?

    王道,关羽驻守在零陵,张颌驻守在桂阳,徐晃驻守在武陵郡,如此以来可形成掎角之势。张飞等人带兵围剿宗贼,确保荆州内部安全。

    贾诩道,主公,如今襄阳士族林立,可不是好事啊。

    王道,士族,倒不怕他们,我们可个个分化,我明便约蔡家家主蔡瑁,蒯氏家主蒯良。

    庞羲道,不错,主公,此意甚好,扶持庶族,打压士族,必回赢得民心。

    几人又商量一些细节,便各自离去了。

    这,王命人来请蔡瑁等人赴晚宴,蔡瑁一听征南将军邀请自己赴宴,便找其妹子蔡雅商量,蔡雅道,大兄,此是,好事啊。荆州士族林立,征南将军要想在荆州立足,必回拉拢我蔡氏一族,大兄擅水军之道,相信不久,征南将军就会聘用大兄。

    蔡瑁道,听妹妹这样一说,哥哥,就放心了。说完便告辞了。

    蒯家,蒯良闻征南将军邀请自己兄弟去赴宴,便找其弟蒯越来商量,异度,你说征南将军突然请我兄弟赴宴是何事?

    蒯越道,大兄,此去是好事,我蒯氏一族可能要发达了。

    蒯良道,异度,为何这样说?

    蒯越道,大兄,未发现,汉室衰退,今天下一开始出现群雄并立的局势吗?各州刺史佣兵自重,征南将军贵为驸马,当然要为自己做准备,况且征南将军的父亲是荆州牧王使君。王使君虽不是能吏,但是手下到有不少人才,如田丰、沮授等。

    蒯良道,不错,今征南将军刚平定荆南,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我兄弟要是投靠,必可大用。

    晚上,王等众人到后,王道,今添为征南将军,刚刚大破贼众,此时缺少人才可用,闻诸位皆襄阳才俊,特募众位为朝廷效力。不知各位以为何?

    众人道,多谢将军赏识,必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王道,我闻德圭善治水军,本将就封你为长水校尉,为我训练水军。

    蔡瑁跪道,瑁拜谢主公。

    王道,今陛下封我为长沙太守,异度就为别驾,子柔为司马替本将军治理长沙,本将时常要驻守在新野就有劳二位了。

    二人道,必为主公肝脑涂地。

    王道,好,今晚不醉不归。

    是,蔡瑁邀请王到其家作客,王也晓得蔡瑁的意思,况且蔡雅也是个大美人。王见到蔡雅对蔡瑁道,不知,德圭妹子有没有许配人家啊。

    蔡瑁道,待字闺中。

    王道,我纳令妹为妾,不知???????蔡瑁道,是小妹的福气,妹妹还不过来谢谢将军。

    蔡雅道,奴家,拜见将军。

    王道,好好,明我就派人送让聘礼。

    果然,第二,王睿派人到蔡府为王提亲,双方约定三后过门。纳妾不同娶妻,王的这次婚礼很简单,这次王一共娶了四个妾。一夜风流不在话下。

    这,王正在家陪妻子,暗探来报,万年公主的车架已到襄阳城外十里处,王慌忙命人去接,万年公主还带来了圣旨,圣旨的意思就是让王驻守荆州防止山越入侵,并让他自行任命荆南几郡太守。

    万年公主道来,王睿是要出迎的,不过王讲不必兴师动众了,王睿也就打消出迎的念头,回到王府,王先带着公主拜见祖母、父母。本来王的祖母要给公主行礼,万年公主刘宛如道,我嫁入王府,便是王府的孙媳,岂能让长辈行礼,说完就向王的祖母行礼,老太太无奈只好接受。

    待见过父母之后,王便带着公主们回到自己的小院,卞玉他们见到公主,本想行礼,万年公主刘宛如道,大家都是姐妹,不必行礼,况且你们比我先入门,理应小妹给姐姐们行礼,王道,好了,在家中,你们不分大小都是我的小妻。

    这时,长社公主刘玉本对王道,王郎,你过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王便离开众女和长社公主走了,长社公主刘玉本把王领到一间房子门口道,王郎,自己进去看吧。说完,便离开乐儿。王想什么东西,那么神神秘秘的。王推门走了进去,待看到里面的人,王惊住了。里面的人道,王郎,半年不见,就不认识奴家了。

    王道,皇后,你怎么来了?

    皇后何燕道,王郎,你好狠心,抛下我们母子二人,自己却在荆州潇洒。

    王道,什么?你怀孕了。说完王便走过去搂住皇后何燕。

    皇后何燕道,以后,就没有皇后了,奴家是王郎的燕儿。

    王道,皇上怎么可能放你离开呢?

    何燕道,他打的好算盘,待我离京后,他就宣布皇后病逝,暗地里派人暗杀我,幸好有许褚将军保护,要不然奴家就见不到王郎了,从今以后,燕儿就是王郎的小妻了。

    王道,好,来让我听听我们儿子的声音。

    何燕道,王郎,这个孩子老是踢我,估计是个男孩。

    王道,男女我都喜欢。几个月儿?

    何燕道,大夫道,六个多月了。

    王道,以后,多注意体,不能行房事了。

    何燕道,大夫说,可以。王郎你就给我一次吗?

    王道,好吧,你再上边让我来伺候起。不大会,屋内响起呻吟声。王一直陪何燕吃完晚饭,才离开的。

    王回到大厅看到诸女正在聊天,便也想掺和进去,谁知长社公主刘玉本道,王郎,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勾引皇后,还让皇后为你生子。快说什么时候勾引到皇后的?

    王道,什么啊?那哪是勾引?那是为圣上分忧,皇上不行了,做臣子的当然要为皇上分忧了。

    万年公主刘宛如道,如今,父皇已宣布皇后病逝,希望驸马能够好好对待皇后。

    王搂住万年公主刘宛如道,对不起,娘子,不该那么*的。

    万年公主刘宛如道,夫君,那个男人不*,只要夫君对我们好就可以了。我们做女人的无所求,只是希望自己的夫君对自己好就行。

    王道,今我王王子祥对天发誓,若是我对不起在座的娘子中一位,必遭天谴。

    长社公主刘玉本立即捂住道,我们相信你就是了,何必这样呢?

    王道,好了,众位娘子该休息了。

    卞玉道,夫君,你就陪陪宛如妹妹他们吧。

    王道,一起来吧,你们忘了我前几天不是特别定做一个大吗?原来王怕众女来了小,特别命人定做一个大的。

    卞玉等人拗不过他,便一起去了。晚上王又是一夜风流,第二上三竿才起。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