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三十七章 荆南乱,凉州反(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王在襄阳休息三天,把从汝南招募的新军全部留下,而是换上关羽训练的军马。张辽等人见到关羽等人训练的军马,才知道御林军不过如此,也开始更加努力的训练军马,以至于王的军马胜于中原各路诸侯,后来他们败了道,我们不是输在人数上,而是输在军马的质量上。

    王等军马聚齐后,便带着军马去讨伐长沙的区星,区星闻王带军来围剿自己,便令人发信给武陵蛮和山越人,令二族来助,但是二族自从攻占州郡后,便不再理区星了,区星无奈,只好收缩军马在长沙决定和汉军决一死战。

    陈宫等人闻王带军来讨叛贼,便知计策已经奏效,便各自离开叛军的队伍回到王的军中。这,汉军在离长沙三十里的地方扎营。王开始升帐议事。王等所有人到达后道,今本将奉陛下之命,剿灭荆南叛贼,不知诸位有何建议?

    戏志才道,回禀主公,属下在叛贼区星的手下待了一段时间,发现区星、郭石、周朝三人不和。郭石和周朝走的比较近,若是主公派人杀了周朝或郭石嫁祸给区星,然后主公在作出撤兵的趋势,叛贼内部必不和,肯定要自相残杀,待二者消耗殆尽之时,主公再回军,必可破区星。

    王道,此注意不错,还把损失降到最低。不知其他两处该如何破贼呢?

    陈宫道,宫在武陵待一段时间,发现武陵蛮群居,若没有战事,他们住的很散,现在他们占领武陵,其内部必然空虚,若是主公命一大将带军威胁武陵蛮老窝,武陵蛮必会救,到时主公在其回来的路上设伏,必可一战而胜。而且,宫发现武陵蛮战力非凡,若是主公收为己用,到时对主公的大业有帮助。

    王还未说话,就听郭嘉道,若是两处贼破,山越人必退。

    王道,几位所说皆不错,想一起实行,云长、公台听令,命你二人待五千军马突袭武陵蛮后方,以让武陵蛮回军自救。

    关羽、陈宫道,诺,接完令牌便下去准备了。

    王等关羽走后道,子文、子辉、子龙、文远听令,命你四人带两万军马阻击武陵蛮回军自救,尽量捉活的。

    四人道,尊令,便下去准备了。

    王等众人走后道,诸位就留下看好戏吧,今晚周朝必死,我军还要后撤三十里,并让造谣言道,黄巾军攻襄阳,本将回军自救。不出三天,贼军必乱,到时我等在攻城,便可一战而破。

    众人道,诺。

    原来王在众人商量的期间,命人送信给暗卫,让他们刺杀周朝嫁祸给区星。

    再说长沙,区星自从戏志才消失后,就睡不安慰,这时有人来报,最后一次发现军师出现的地方竟是周朝的营帐。区星便猜疑是周朝扣押了军师,便命人把周朝叫过来。等周朝来了,区星道,周将军这几天有没有见到军师啊?

    周朝道,末将,这几天未见过军师,朝还有问题问军师呢?

    区星道,真的吗?据我的人报,军师在失踪之前曾到过你的大营,你还不承认?来人拿下,拷出军师的下落。

    周朝道,大王,末将冤枉啊。

    区星也不理他,命人把他带下去。这时,有人来报,汉军后撤了。

    区星道,可知为何汉军撤了。

    那人道,据听说黄巾军围攻襄阳,汉军去解襄阳之危。

    区星道,再派人打听请汉军撤退的原因。

    那人道,是,大王。便告辞了。区星在那人走后便回屋休息了。

    第二天,有人来报,周朝在狱中自杀了,区星道,厚葬了吧。

    郭石闻周朝死,特地来问区星,区星道,周朝自知杀害军师是死罪,便自杀了。

    郭石不信,要验尸,区星也同音了,仵作道,回禀将军,周朝将军是被人杀死的,而不是自杀。

    郭石抓住那人的衣领道,你所说可是真的。

    仵作道,是真的,便开始给郭石讲周朝是怎样被杀害的。

    郭石在得知区星杀了周朝,心里开始不安,他的亲卫头领到,将军为何惴惴不安?

    郭石道,周朝将军曾为大王立下汗马功劳,没想到到头来??????那人道,将军,末将听说汉军已经撤退了。估计大王要动将军了。所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将军需要造作打算,否则下一个周将军的类型就可能是将军。

    郭石道,现在周朝的部署谁在统领?

    那人道,是周将军的亲卫在统领,估计不久,大王回收回军权。将军趁现在大王未收回军权,将军应该联系周将军的部署一起发难,否则,将军就会???????郭石道,容我考虑一下。

    那人道,将军在考虑就完了,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末将这就去联系周将军的部署,希望将军尽快行动。

    郭石道,好,干了,既然他区星不义,就不怪我不仁了,你去联系周将军的部署尽量小心一些,不要被区星发现。

    那人道,将军放心,末将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郭石联合周朝的部署时,区星接到一封匿名信,里面举报郭石准备联合周朝的部署造反。

    区星决定宴请郭石,然后再拿下他。郭石开始准备自己去赴宴,他的亲卫头领道,将军,要小心,区星使诈,不如让一人化妆成将军的样子去赴宴,看看区星的行动,到时,我们可进行下一步行动。

    郭石道,不错,好主意,就按此注意办吧。

    不大会,有一人走了出来,不仔细看还以为是郭石呢?郭石又把自己的举动交给了他,便让他待待人去赴宴了。

    当宴会进行一半时,区星的酒杯竟掉到地上了,霎时四周出现许多士兵,区星道,来人把反贼郭石拿下,他竟敢残害周将军。

    假的郭石道,没想到大王,如此卑鄙,幸好我家将军识破大王的计策,要不然我家将军今天非得死在这,将军小人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说完便自杀了、。

    区星见计策败露道,今郭石已造反,诸君随我去拿下郭石。

    这时,突然城内想起喊杀声,道,清君侧,诛佞臣。喊杀声四起,区星道,今郭石造反,诸位随我捉拿郭石,说完便亲自带人去捉拿郭石。

    由于郭石收拢了周朝的军队,两者兵力差不多,便在城内开始厮杀。王已早便知计策奏效,便命军队潜伏在长沙城周围,待两边厮杀结束在杀出。

    却说城内区星见到郭石,两人杀红了眼更是疯狂,若不是二人的亲卫,二人非得同归于尽,两边人厮杀一夜,死伤无数,王在听到城内厮杀声减小,便命人开始行动,在内应的配合下迅速攻进城内,此时的贼军比较疲惫,很快便攻占了太守府,却未发现区星的踪影。王命暗影及汉军地毯式搜查,一直到天亮,也未找到区星的踪影,只找到郭石的尸体。

    王也不急,命人统计此次的伤亡人数,然后开始张榜安抚百姓。

    王中午召开会议道,昨晚我军可谓全胜,只是跑了贼首区星。不过区星跑了也好,我军可继续追杀。这次大破区星多亏志才的计谋,当为首功,待平了荆南在封赏。其他将士也有功,死去的将士要给其家人抚恤。待平定荆南后一并赏。

    戏志才道,主公,体恤手下,是我等荣幸,志才带全军将士拜谢主公。

    王道,诸君,为我谋前程,某岂能薄寡义。

    众将正准备说话,典韦道,主公,有个叫黄盖的汉子求见。

    王道,快快有请。黄盖是谁?他曾仕孙坚、孙策、孙权三主,而且文武双全,黄盖字公覆,零陵泉陵人

    也。吴书曰:故南阳太守黄子廉之后也,枝叶分离,自祖迁于零陵,遂家焉。盖少孤,婴丁凶难,辛苦备尝,然有壮志,虽处贫,不自同於凡庸,常以负薪馀间,学书疏,讲兵事。初为郡吏,察孝廉,辟公府。孙坚举义兵,盖从之。坚南破山贼,北走董卓,拜盖别部司马。坚薨,盖随策及权,擐甲周旋,蹈刃屠城。

    诸山越不宾,有寇难之县,辄用盖为守长。石城县吏,特难检御,盖乃署两掾,分主诸曹。教曰:「令长不德,徒以武功为官,不以文吏为称。今贼寇未平,有军旅之务,一以文书委付两掾,当检摄诸曹,纠擿谬误。两掾所署,事入诺出,若有欺,终不加以鞭杖,宜各尽心,无为众先。」初皆布威,夙夜恭职;久之,吏以盖不视文书,渐容人事。盖亦嫌外懈怠,时有所省,各得两掾不奉法数事。乃悉请诸掾吏,赐酒食,因出事诘问。两掾辞屈,皆叩头谢罪。盖曰:「前已相敕,终不以鞭杖相加,非相欺也。」遂杀之。县中震栗。后转谷长,寻阳令。凡守九县,所在平定。迁

    丹杨都尉,抑强扶弱,山越怀附。

    盖姿貌严毅,善於养众,每所征讨,士卒皆争为先。建安中,随周瑜拒曹公於赤壁,建策火攻,语在瑜传。吴书曰:赤壁之役,盖为流矢所中,时寒堕水,为吴军人所得,不知其盖也,置厕中。盖自强以一声呼韩当,当闻之,曰:「此公覆声也。」向之垂涕,解易其衣,遂以得生。拜武锋中郎将。武陵蛮夷反乱,攻守城邑,乃以盖领太守。时郡兵才五百人,自以不敌,因开城门,贼半入,乃击之,斩首数百,馀皆奔走,尽归邑落。诛讨魁帅,附从者赦之。自讫夏,寇乱尽平,诸幽邃巴、醴、由、诞邑侯君长,皆改*易节,奉礼请见,郡境遂清。后长沙益阳县为山贼所攻,盖又平讨。加偏将军,病卒于官。

    盖当官决断,事无留滞,国人思之。吴书曰:又图画盖形,四时祠祭。及权践阼,追论其功,赐子柄爵关内侯。

    自己虽然武将众多,却缺乏这样的人,关羽、张辽、徐晃、张颌、黄忠、等也是这样的人,自己要想统一三国,必须有大量这样的人才才行。

    黄盖见到王道,下官拜见征南将军。

    王道,公覆,快快请起,不知公覆次来何事?

    黄盖道,下官向将军看一物便知,于是便命人呈了上来。王一看是区星的人头,道,公覆杀死贼头大功一件,待本将为你请功,你暂时在本将帐下听命。

    黄盖道,多谢将军。

    王道,现在国家缺少的就是公覆这种人才啊,来人摆酒,今晚本将要为公覆洗尘。

    黄盖连忙道,不敢。

    郭嘉道,公覆,你看就不要推辞了,我们大家期望主公摆酒宴已经很久了,公覆,你的面子真大。

    黄盖一听王如此赏识自己,便跪下道,黄盖,参见主公。

    王扶起黄盖道,公覆,不必信此大礼。公覆暂时任一偏将可好。

    黄盖一听自己刚来寸功未立便是是偏将,觉得晚上是明主,便决定誓死效忠王,以至于后来位高权重。便道,多谢主公。

    郭嘉道,恭喜,主公又得以大将。

    众将也向王恭喜,王道,今夜不醉不归。便带着典韦、许褚向大厅走去。晚上,王君臣喝的醉醺醺的才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