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本书来自|陆开中文网第十一章 陈留得大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家国天下123 书名:游三国
    王自从洛阳离别卞玉后,心里不好受。但又想到自己答应师傅的事,心里稍微好受一点。王一路走来发现许多难民,王可怜他们便施舍粮食给他们。由于难民比较多,王便把盘缠分发给他们,让他们去荆州避难。可是,王的盘缠有限啊。他便把眼光放向山贼和贪官污吏上,一路上也不知缴了多少银两。不过都分给难民了,自己没要一点,但自己落了一个王大善人的称呼。

    这天,王一行骑马快奔。突然前面出现一个长大约九尺的汉子道,要想从这过留下买路财,王手下听到此,便上前要拿此汉子。王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退下,拿我破天戟。两个侍卫把破天戟扛到王面前,王下马一手接过戟道,你若胜过我,我就把钱财留下,若胜不过,认我为主,可行。那汉子道,可以。

    说完,便从旁边的小喽喽手里接过双戟。便和王战到一起,两人你来我往,大概有百回合左右,那汉子渐渐不支,大概在一百五十回合落败。那汉子道,你赢了,俺典韦认你为主。说完便要向王跪拜。王道,慢,你说你是典韦。是不是陈留己吾人。那汉子道,是,说完又要跪下。王连忙扶住道,壮士,不必了,你可愿任我的侍卫队长。典韦道,愿意,可是,我又命案在。王道,无妨,待我到陈留帮你去掉。典韦连忙跪道,拜见主人。王连忙把他扶起,道,你后唤我公子即可,你可有字?典韦道,我字子满。王道,我后就唤你子满了。典韦道,是,请公子等我会,我去去就来。「典韦(公元?~197年),豫州陈留己吾人(今河南商丘宁陵己吾城村)。著名三国时期曹魏国将领。

    典韦,世称“古之恶来”。他形貌魁梧,膂力过人,有大志气节,格任侠。

    早年,典韦的同乡刘氏与睢阳人李永为仇敌,典韦便去为刘氏报怨。李永曾任富长,家中备卫甚为严谨。典韦驾车,载着鸡酒,伪装成正在等候别人的闲人;当李府前开门,李永亲自出府时,典韦便抽出匕首向前截杀李永,之后入李府并杀李永之妻,再慢慢溜达出来,取出车上刀戟,步行离去。由于李府邻近闹市,此事发生后全城惊慌。其后追捕者虽有数百人,但却无人敢近。典韦行了四五里,遇上李永伴众,双方转战不久,典韦脱而去,自此为豪杰之士所赏识。

    东汉献帝初平年间(公元190~193年),张邈举义兵时,征典韦为士,隶属于司马赵宠。当时军中的牙门旗既长且大,人们都不能把它举起,而典韦竟以一手便将其执而竖起,人们都以他为奇异,十分宠慕其才能巨力。后来典韦转属夏侯惇,随夏侯惇归属曹*。

    典韦善使一对重达八十斤的双戟,他在多次战役中皆斩将有功,被拜为司马。

    东汉献帝兴平元年(公元194年),曹*讨吕布于濮阳。吕布别置军屯于濮阳西四五十里,曹*前往夜袭其屯,翌清晨破之。但曹军尚未及时回还,吕布救兵已至,双方三面会战。当时吕布亲搏战,自早上至落双方鏖战数十合,互持甚急。

    曹*临时招募破陷敌阵的人选,典韦先占应募,另外带领其余应募者约数十人,尽皆重装两件盔铠,不执盾牌,一律只持长矛撩戟。

    当时西面战告急,典韦突进挡敌,吕布军中弓弩乱发,矢箭如雨,典韦尽然无视,向随从说:“贼军来到十步之内,便告诉我。”不久随从说:“十步了。”典韦又说:“五步之内再告诉我。”随从畏惧,立即便说:“贼军来到了!”典韦手持十余支小戟,大呼而起,以戟掷敌,所投者无不应手而倒。战了多时,吕布军众撤退。此时刚好是暮之时,曹*才得以引军而去。这次事件后,曹*拜典韦为都尉,引置于左右,让他带领亲兵数百人,常在军中大帐巡绕。

    典韦人既壮武,其所带领的亲兵都是严格挑选的战卒,每次战斗,典韦部队都常先登陷阵。典韦后来又迁为校尉。

    典韦格忠诚谨重,对曹*忠心耿耿,常于早上侍立终,夜晚便宿于帐左右,甚少归府私寝。

    典韦甚好酒食,饮食份量兼人,每有赐食于前,便大饮长喝,左右相属之人,都为典韦供给自己的酒食,曹*大壮其为人。典韦又喜欢携着大双戟与长刀等,军中有谚曰:“帐下壮士有典君,提一双戟八十斤。”

    东汉献帝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曹*征荆州,来到宛城,张绣迎降。曹*甚为欢悦,便邀请张绣及其将帅,一同置酒高会。曹*行酒时,典韦持大斧立于其后,斧刃径有尺余,曹*所至之人前,典韦都举斧迫视。酒宴至终,张绣及其将帅均不敢仰视。

    十余后,张绣因曹*纳其婶,颇感耻辱,于是接受贾诩建议,突然造反,奇袭曹*之营。当时曹*被杀的措手不及,出战不利,轻骑遁去。典韦在门前奋战,张绣军不能得入。张绣手下的兵将们于是分散从其它门进营。其时典韦部下兵校尚有十余人,皆殊死恶战,无不以一当十。但张绣军前后兼至益多,典韦以长戟左右击之,一戟击去,便将张绣军兵十余支矛摧断。

    后典韦左右死伤者略尽,典韦本亦被数十创,双方短兵接战,张绣军兵往前搏斗。典韦便徒手挟着两人击杀之,其余张绣军众不敢近前。典韦复前冲突,又杀数人,然而伤创重发,典韦就此怒目大骂而死。

    至此,张绣的军兵们方才敢于向前,割取典韦之头,互传而观,覆军就看视其躯骸。

    曹*退住舞后,闻典韦已死,为之痛哭,招募闲人为其举丧,并亲自临哭,遣其归葬襄邑,拜其子典满为郎中。车驾每次经过,常祠以中牢。曹*追思典韦,拜典满为司马,引为近侍。

    曹*之子曹丕即王位后,以典满为都尉,赐爵关内侯」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典韦带着一个妇人和一个小孩来到王的面前,向王道这是内子,还不快向公子问好。王连忙道,不必了,时间不早了,请嫂夫人带着令公子坐上马车,希望晚上可以赶到陈留。子满有劳你赶车了。公子那里的话,老典这就去赶车。一行人终于在关城门之前赶到了陈留。晚上吃完饭,王便找典韦聊天,从典韦处得到信息和自己在历史资料中所了解的一样,王道,子满真是古之恶来也。从典韦处出来,王便找来陈留的大掌柜道,你明天去给陈留太守送一百金,让他把追捕典韦的告示去掉吧,大掌柜道,是,公子。属下马上去办。

    果然,第二天追捕典韦的告示被撕掉了。王便带着典韦去欣赏陈留的风。就这样在陈留待了几天,王命人把典满母子送到洛阳卞玉处。并写封信给卞玉,主要诉说思念之,最后,嘱咐其照顾好自己的体,让其好好招待典满母子。在这几天,王一没事便会与典韦进行切磋。

    王想,我已把曹*的一个保镖收到手,下一个我也不会给你留。这天。王便决定去谯郡去找许褚。便带着典韦和十名悍明军去谯郡。

重要声明:小说《游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